新诗馆:伤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0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伤水简介

(阅读:957 次)

伤水,原名苏明泉,出版有诗集《将水击伤》《洄》二部;入选《中国先锋诗歌档案》《中国新诗选》《当代传世诗歌300首》《中国当代诗人100家》等五十余种选本。“北回归线”成员。教过书,办过校,编过报,当过官,开过厂,失过业,破过产;作职业经理人多年。

伤水的诗

(26 首)

那条特别的河

隧道内壁一幅涂鸦
两大人各执一词:是倒映云彩的河
不,是天上流动的星星
小朋友仔细端详,确定了:
那是流在云上的河

今晚我特别想到那河边
脱鞋,赤脚趟过去:人间的一切就
可以哗哗丢弃
挽起的裤腿湿了,一些历验
总留下痕迹

假如河流过于湍急
或河水过深,就应该使用渡船
人间的思维在天上或也适用
我突然庆幸:这十多年的努力
即是在打造一条无形的舟楫

更庆幸:还怀有不能奢望的期冀
陪我度过了无数渡不过去的
河流。虽然难题接踵而至
比如现在:该如何
把那条隐秘的船,抬到天上?


剪指甲

旅行袋里有把指甲刀
我在固定位置
找不到它了

它曾经剪过另一个人的
指甲
总说要把他手指剪掉
每次,我都会
认真地辩解

然后,知道这是一种
撒娇的方式
我为自己不合时宜的认真
有些羞愧

生命就是这么一下一下
剪出来的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
就没了


还原

我死了
别给我穿衣戴帽
即使死前最后的附着物
也请扒掉
我一贯反对粉饰
哪怕蔽体
我更不想有人借机把我扒光
误以为我的衣钵
重要的是,我生前
一直没有机会在人群中
赤裸裸
哪怕一刻一瞬
即使最炎热,我还有条
短裤
看过、摸过、亲热过我裸体的人
亲人啊
总那么少,那么少
死后的裸体
当然比生前更丑陋
伤疤和病痕
都想展览一次
透透气后
随我火化西去


骨灰

下午看天空,只看到灰白
夜里,黑幕之下,我记起那种颜色
冒出“骨灰”这个词

是的,骨灰。
你的,我的,我们的骨灰。
死去的,以及尚在呼吸的我们的骨灰。

为什么还活着
我们的部分骨骼就被焚烧
为什么不葬于土地而扬飞于天幕

你可以作任何解答
我只领悟出:那是不死的冤魂
警示着还存活着的自身


悖论

你们都睡了,我醒着
仿佛一个悖论

睡眠是死亡的模拟
活着,就是睁着双眼的逝去

那么,我不睡也不醒
一条河可以有第三条岸

“你逻辑能力再强大,
能推理没逻辑的事么?”


半夜厂区

泊在夜的中央,我放下电话
那凉凉的声音倏地
抽了回去。像我不经意间碰到了
邻座的胳膊

夏虫的低鸣被放大了
我摸索得清它们各自的心情
那些暗淡、无望、哀求
而静默,像死亡从四周向我逼来


疼痛使我看到陈旧

好吧,不想。
雨停了,或是小下来。
我下床,一只会飞的东西
咬了我一下。或是刺了
我左腿膝盖一针。
我没有看到它的利器。
剧痛是种美妙的感受,使我
立马怀念以往。
坐等着红肿的到来。
当时我一手把它挥到地板。
现在我紧张起来。
很快确定了疼痛的方位,却
找不准它攻击的核心。
那里我有太多的伤疤,新鲜的
疼痛使我看到陈旧。
我想起一个个死去的人。我们
生存的地方多么陈旧,
他们有了新去处,把用过的
留给了我们,
这些疼痛的部位。


蒂凡尼的早餐

醒来,霍莉已不在
当你找到她,她已不再
食用早餐的嘴巴是虚假的
偷来的面具使人变脸
而偷盗是确凿的,还搁在床边
戒指是假冒的,而手指是真实的
只是手掌的主人已悄然更换
假的还有笑声,谁能再现曾经
不用涂改,什么都会自行消失
霍莉,我们去做一天
从来没有做过的事
尽管没有什么事,你没有做过
饮尽香槟后我们相挽散步
看起来走不尽的路
一拐弯就不见了


依薇说劳动和工作的区别

我们被落在月亮后面
时间被快进了

而你的月亮落在我的手提电脑旁
奶茶,指甲刀,以及缠绵

书,看一页就失踪一页

她在我的天空飞着
仍旧采用我起的名字:耶仔,更多时候
叫点点

你梦中肯定有跑道,尽头是草坪


怒者

一个疲惫的人
也就是一辆耗尽了油气的
汽车。它泊在路中央时
你们都得避开一只饿虎

为不使自己发火
我在车里读着淡泊的诗行
比如“在你阴侧,通过巴赫,
被平静梳了头。”

而被听出一个帝国的坍塌
的乐曲,是勃拉姆斯的
哪座建筑?一句话不能太长
折到下行是最好办法

一口气也不能憋得太久
不及你制动,它已经趴了
断断续续
不如反反复复


响雷记

那一刻,我正和午后一起昏沉
一声响雷,轰然把我掀翻
我静默不动
本能使我缩小身子,绷紧筋肉
我开始克服着僵硬
我知道,我无可逃避,我只有
被任意安排
我从来不构建蔽身之所
空中的爆破,等于内心炸开
那由内而外的摧毁
世间没有避难所,哪怕一个微笑
雨中,一把慰籍的布伞
多么可笑啊
直到某天有人告诫,要不带感情地
交流。仿佛那死去的闪电
闪烁时也没有声音
可我不带感情就无法勃起
缺乏乌云,我永远不下雨
我会在水边干渴而死
会自己爬进棺材,笔直地躺好
在第二声巨雷
引爆之前


我仍能被落日吸引

我拥有无数的最后。这一次
岸上的我仍旧被落日吸引
沉默。而每一眼都是回望——
看到了辉煌
也亲临破产,一个帝国在我眼前
崛起一样灭亡
我伸出了无数的手不作任何挽留
所有的坍塌是无声的
所有的无声赋予我苍茫的巨响
最后。我又一次参与了埋葬
没有比海底更深入
比淹没更消失
此刻,所有光芒的收敛却为了
储存更多更久
我曾经爱过,现在仍然爱着
我放弃过又狠狠地被抛弃
我在海面破碎,又
仿佛坐拥万两碎金


当他抵达另一个世界

当他抵达另一个世界
空椅子迎候他,恰如我刚站起
我给他开门,让座,上茶
和我一样,他点支玉溪烟
简单地告诉我一些人间的消息
共和依在
一些海水变成了陆地
他说来不及探听爱情破产的成因
该做的事还没理清头绪
我回答他,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任何关键都不是关键
我想转述这里没有规矩的规矩
他摆摆手说
你明白我也就明白
他终于放松下来
仿佛瞬间通晓了人间的生活哲学
只张口不出声音
只坐下不接触座位
做出喝的姿势,不惊动杯里的水


艳遇

处于逆境,仿佛置身艳遇
草长莺飞都是熟悉的
这个四月肯定是上个四月的复制
尽管,失败无法抄袭
而赝品照常沦陷我
我呼救,叫红了枫叶,原来红颜就在枝头
不是秋天才有悲伤,欢乐不靠颜值
四月。万物复苏而我凋零
万物凋零而我消失——
我总能抢先一步。就如我知悉结局而
预先演示
我多么不合时宜,让过程毫无意义
酒不论时间,醉就无论地点
那恰好适合的灵魂,是每个恍惚的黄昏
和谁一起,时间突然加快
明天叠在今天,多么杂乱不清
而我第一次说出了永远
滴滴打车运走我沉睡的躯体
去库存,就是去掉这个世界上多余的我
鱼太多而水太少,醒来就是愿者上钩
下一个。下一个艾略特,下一个李商隐
没有下一个伤水,在下一个四月


我目睹有人溺水
就在我眼前
双手不规则扑腾着
仿佛一场街舞
舞得没有身体
待我要看清他面孔
只有平静的水

我知道那是水在
努力平静

我没有伸出手
我见死不救
因为我已经没有办法
救自己

我脖子以下都是水
我最终不是沉下去
而是浮上来
那发胀模样,体积的增加
就是我平静的努力 


失灵

乌岩是块卧在溪边的大石头
没什么稀奇
照例不知道时间,因而
傻呵呵地蹲到了现在
我因此对所有没有生命的事物
保持最高的礼仪
比如刚踏过的这块泥土
它们扩大的可能
显然小于缩小的机遇
被围剿的命运仅仅在于它的沉默
不抵抗策略
恰如这时代造就的无数
残疾人
每个器官均在,却一件件失灵


活死人

那里死人甚至失去了他们的残骸
——这句话打动了我
整部《荒原》让我
急迫地在你们之中寻找残骸
如那匹寻找骑手的黑马
我有激情的四蹄,歌颂一般的鬃毛
它们被我内心强压着、驯服着
马眼穿透了重重岁月
在你幽闭的地方孤独地发亮

是啊,我还有锋利的牙齿
咬啮你们敌手的咽喉
当我缺少躯体内无形之物的时候
我就是活的死人,就是无生无死的人
荒原上我吹成野风扑倒着你们的枯草

那些我剪下的指甲
它们月亮一样升空

我听见断下的发丝流出带血的呻吟
我山一样的气力却撑不起一滴水
当我发现无数残骸
已经没有一具尸体 


挣扎

小时候,看大人钓鱼
从河里拉上的,是活蹦乱跳
我知道那叫挣扎
你说你一直挣扎,我就看见
所有看不见的
钓钩
但我不会挣扎
我在水里就已经死去
我生来就是尸体
我羡慕挣扎,羡慕那鱼身
蹦起,又啪地
摔在地面的声响


我要用它杀死一个人

这样的钟点,黑暗
把什么都罩住了
但我必须去杀一个人,以把自己
拯救出来
武器已经丧失,拳头都握不拢
我看见了月牙儿
那么亲切,亲切得仇恨一样
我要用它杀死一个人
我死命地捅了进去,自己
倒了下来 


飞鸟集

不见飞鸟,唯闻鸟声
一叶比一叶鲜亮
没有翅膀的地方有密集的飞翔
痛而知道什么在潜伏
挖出特务需要侦探和人民战争
而抑郁不是一种心情。病毒仿佛
某类鸣叫
听得见而摸不到
也许与长喙有关,与深喉无涉
阐述病历等于交代身世
何时披着涛声又何时爬出礁石
脚癣复制了波浪
但我毕竟不是游动
我握有一把喂鸟的米粒
张开手,掌纹密布
我掌握着迷宫
感觉不作数,它一直良好地欺骗
而你要相信我,如果背离
我会用鸟声追你
如果爱我,我会石块般从枝头摔下


我只认识庄稼

原以为的枯藤绿得一塌糊涂
是爬山虎还是常春藤?我一概不知
老实说,我是个花盲,自然也草盲
我只认识庄稼:水稻,番薯,花生,紫云英……
知道一粒米
可以爆成米花 


碎瓷

梦见在一个瓷器店 
我爆炸了,瓷器碎了一地
我为什么如此按捺不住呢
我必须挽回
抢救涣散的瓷器
把每个碎片拼凑成整体 
这是件细致的工作
考验着耐心和毅力
但我忘了,还需要高超的
修补技艺
现在我想到了
但还没有意识到,这还需要
天赋
就如我能爆炸
但自身无法收拢
我炸了瓷器同时也炸了自己
我看着我破碎的骨肉
在整理破碎的被害物
一直到醒来
我仍在破碎的工作中


我看见阳光

那些房子的阴影
缩短,再缩短,以至消失
像吐出的舌头收了回去
人们额头发亮,无声地滑过
脚底藏着无形的轮子
我看见阳光
静静地亮着,那么陌生,那么威严

亲爱的,没什么,我只想
让阳光看见我突然的泪水


掌灯时分

天色开始过度,掌灯时分
街上拥堵起来
人群像归林的倦鸟
相对的运动成为可以抵消的正负
掌灯时分是零度,是地平线
好像另一种人生就要开始
在大革命之后
无论胜败
我穿过车流,找到一家温州面馆
看落地玻璃橱窗外这些匆忙
仿佛翻阅一本
日常史诗
晃过的面孔就像恍惚的历史人物
无数往事发生在他们身上而
无法钩沉
职业、家庭、收入和烦恼
一片天光丧尽,无数烽火爆发
灯火缤纷地亮起,像众声喧哗
这些替代物
总有她们的妖娆之处
我内心总记挂着相反事物
比如那些将整个城市南北或东西切开的
水的集合 
在无灯可掌,无光关照之下
大河仍旧坚持着一个方向


再次归来

把沿途风光,挥挥手断开
洗把脸、擦把身
行李箱内掏出换下的旧事物
内衣和断断续续掀完的书
旅途的日子助长了手指
在可有可无的新闻重播里
修剪坚硬的指甲
再对着镜子取消胡须
右手自唇髭到下巴摸了一圈
好像随手抚掉了
周而复始的积怨
砂布一样的特殊手感
对应着一段粗糙人生
是的,有些松弛等同于紧张
所有积压的疲惫
此刻突然释放
揭开杯盖,没有热茶
推开窗户,淅淅沥沥
有匹马,从远处,雨水中疾奔
当年可以随手抄起一把吉他
现在我在卧室团团转
不知何时把乐器遗忘在路途
一定在那:风骤雨急之处


一只鸟废除了千山万水

雪就要飞遍全身
像血,我割开任何地方都有鲜红流出
另一种飞行是鸟,在被替代之前
它飞出了千山万水
看过、飞临过,在重要处叫唤过
仿佛刻下一个标志

我就站在所有转折的地方
等待一声鸟鸣, 从体内点一盏灯
被纸拥抱的字
挣脱了纸
那在潦草的天空
拼凑成的句子,我不曾写出

一切都那么随意,我躺下一身疼痛
我的五脏六腑充满含义
越过作废的千山万水
我飞临哪里,哪里就有新天地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