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念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2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念奴的诗

(13 首)

薄荷

一丛薄荷令我想起童年
或是别的久远的日子
田野苍翠
溪流清澈
水草丰美
薄荷
疯长在记忆的水边

遥远的薄荷
此刻婆娑于一个女子美丽的手指
像是一种提醒,一种暗示
许多久违了的事物和情感
纷纷出现

清香依旧  梦魂迷离
仿佛一种亘古不变的气息
仿佛从来不曾放弃
仿佛一切都没有消失

遥远的薄荷
触手留香的薄荷
在今天你让我相信永远
你让我相信
所有的爱人,土地,家园
其实
都没有改变


吹口琴的人

吹口琴的人来了
几杯啤酒之后
那金属的声音
就会响起
吹口琴的人
令我们惊喜

爱尔兰画眉  爱尔兰画眉
我们听到了它的鸣叫
在牧场的深处和海岸的阳光之下
爱尔兰画眉
令人流泪

吹口琴的人
如此天真,如此美好
像一个童话,像一段记忆
他忘记了这时代的悲哀
令我们惊喜

吹口琴的人
我们看着你
像是坐在童年故乡的矮墙上
快乐中有一点忧伤
我们眺望远方
我们听着最初的风声和鸟鸣
天空明亮,心地纯洁
一切
都如此干淨


一个朋友

一个朋友来坐
寒暄不可避免
白开水略显平淡
椅子逆来顺受
空气中的某种变化等等
一切都显而易见

只是很随便地交谈而已
以种种语气和言辞
说起某人,某事
也可以毫无理由地沉默
以种种动作填补间隙
一切都无可非议

阿伦泰勒  阿伦泰勒
唱了一遍又一遍
没有人在听
但是不能中断
必须有某种声音
来掩饰我们的虚弱和不安

一个朋友来坐
当然没有什么
只是一段时间从此固定
像是墙上的一张照片
一切已经改变
一切都已无法改变


梦游者

1

我在黑夜的城市游荡,
想寻找一个梦游者。

然而这城市的黑夜
竟如此荒芜。

我只找到了
自己的影子。

2

我高估了我的城市。
我以为伟大的梦游者们,
会占领这黑夜的街巷。

我以为这黑夜的城市,
比白昼更安宁,更纯淨,也更真诚,
会受到梦游者的垂青。

不容置疑,
梦游者们已经抛弃了城市,
包括我引以为荣的城市的黑夜。

城市已寸草不生,
梦游者们销声匿迹。

只剩下

和我自己的影子


我在所有的黑夜看见所有的你

与你相遇 譬如与群星相遇
在所有的黑夜
一切爱与期望都不期而至
我们喜悦 并且不再惧怕
白天过于平淡 近乎庸俗
在白天 我们只能熟视无睹
在白天 我甚至闭上眼睛
让所有看不见你的时刻悄然虚度

我在所有的黑夜看见所有的你
眼里充满泪水 看你却如此分明
就好像在灿烂的苍穹 一粒一粒
细数群星
我看见决绝的你 鲜明的你和痛哭的你
我看见虔诚祈祷的你和热衷于想象的你
每一寸肌肤每一声叹息
都令我陷入狂喜和深思

我在所有的黑夜看见所有的你
所有的花香 全部的勇气
无法伤害 不容怀疑
这就是我们的理想和现实
狂风骤起 宇宙飘摇
任万物零落如泥
只有我们
坚如磐石


谎言

谎言高高在上
谎言到处流传

谎言
是我们这个国度里
所有的真相
是我们唯一的
通用语言


与一个独身主义者共饮

他转动倒满啤酒的玻璃杯。
啤酒金黄,
手指雪白。
他舒适地叹气,
目光慵懒瞟向窗外。

他长久地沉默。
我也沉默。
我们听到时光的声音,
轰然而过。

“自由是唯一的意义。”
他说,
然后一饮而尽。


雨声

雨声又一次不期而至
我关上窗子
然后打开
然后又关上

雨声令人绝望
因为
它像所有令人绝望的事物一样
无法反抗


读雷蒙德·卡佛

可爱的胖子
童话中笨拙善良的巨人
沉默的垂钓者
冰冷而纯真

读雷蒙德·卡佛
我意识到
生命的不堪
生活的严峻


雨停了

雨停了
我竟陷入尴尬之中
因为我仍不知何去何从
我多么希望,这雨
一直下

那样
我将不必选择
甚至
不必思索 


阳台

我和一个女孩站在阳台上交谈
我们逃离过于明亮的房间
逃离烟雾,酒气和一些习惯性的笑脸

我们端着杯子
偶尔小口地喝水
然后继续一些漫无边际的话题
譬如植物,薄荷的生长周期
譬如空气,白天和夜晚的空气
我们甚至谈到爱丽丝·门罗的性欲
东方和西方女人的区别
村上春树的翻译风格
我们不急于说完
也不刻意停止

后来我们望着窗外的城市沉默不语
夜色幽暗
街灯明灭
我回忆着这个夜晚所有细节
而我身边的女孩
面色苍白
眼神清澈

我们并肩而立
面对着深不可测的夜
仿佛站在人世的边缘
站在
冰冷的悬崖的一侧


想起些什么

总是在敏感而安静的黑夜
想起些什么
想起一些蛛丝马迹
然后歎息

像是一个谜
忽然有了谜底
却在刹那间醒悟
一切都毫无意义
或者说
更加无能为力 


潜水

很多年了
一直在潜水
不想浮出水面
甚至
不想呼吸

看客们渐渐相信我已死去
他们纷纷表示着怜悯或者鄙夷
然后忘记

只有我自己相信
我将不可避免地升起
当我有更坚强的肺
更宽广的羽翼

我会回来
而无知的看客
会尖叫着逃离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