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师力斌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2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师力斌简介

(阅读:870 次)

师力斌,笔名晋力,诗人,评论家,文学博士,《北京文学》副主编。1991年毕业于山西大学政治学系,200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93年开始发表诗歌,曾获全国首届新田园诗大赛、巨龙杯首届高校诗歌大赛、第三届名广杯诗歌大奖等奖项。作品入选《诗歌北大》《中国当代实力诗人作品展》《中国诗歌民刊年选》《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3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主要从事文学评论和文化研究,著有《逐鹿春晚------当代中国大众文化和领导权问题》。编有《全球华语小说大系•海外华人卷》《北漂诗篇》。

师力斌的诗

(21 首)

我的庙宇

终于知晓,笔是撞钟
诗是我的庙宇

布满煤气的厨房里
偶尔会吹来迎面的山风

顿悟时我就洗碗
或者,把肉体放在碗里

对劳动的信念,像草对春天一样持久吗
多少回问起油烟机

有一次,受了气回到家中,躺在沙发草地上
把天花板望成白云,乘着七楼飞到了昆仑山中


黄昏,抑郁这个词找到了我

它轻易就穿过了复杂的街道
强大的阴暗面,比流水更漫延
脑海中的光线消退时
小区千百般难受,却无法从通州脱身而飞

抑郁这个词找到了我
闪耀的霓虹哪去了?
脑子里缠绕着电影中的亚历山大
他肌肉强健,却没有爱情


从月亮看你的行程

有一刻快要疯掉
不能晕倒

告诫自己,轮胎要保持气压
跑够二十万公里

跨八十条山脉
涉一百条河流

你的幸运。五颜六色的宫殿
摆放在九百万平方公里

和北京握手
你的脚肿胀而光彩

风云喘息,朝霞壮美
你疼过的褶皱已上了燕山

那不仅是长城
不仅是绵绵不绝的血管

还有你受过伤的肌肉
和辛苦了一辈子的花园

故人啊,遥望你的时候
我按住自己的心脏

我这一生你都看在眼里
还有我身边青春的山河


文字花

又一天过去
想一想,唯有这些写下的文字

喜鹊贡献了欢乐的鸣叫
多肉贡献了养眼的绿色
水泥为我遮挡风雨
故人呵,有好多话
却不能为你朗诵我的心声

他们建桥
他们拆迁
他们卖掉你住过的房子
他们变换你经过的城市
故人呵,有好多话
可是一天又要过去
想一想,唯这些写下的文字
是我开花的切身过程


压抑不住的旷野

中午,在明媚的阳光中,走向远处
道路静得像月球表面
空无一人,让我安宁

他们的困扰使我堕落,失眠
又脆弱无比。张牙舞爪的钢筋水泥
有一刻,阳光拔除了所有的阴影
包括市场,残垣,与小心翼翼的防盗门

是的,我把它们换成杨树的枝条,排列起来
指向蓝天
没有装饰,朗如迎着春风的少年


造物

黄土叠加了水泥通道,这是现代;
道旁叠加了一排国槐,这是绿化;
槐下叠加草皮,这是整形。
五年之后,草皮上叠加健身器材,
休闲的居民从未见过建设者。
一场雨叠加深秋,露出湿漉漉的天意。
就在上周,北京一冬的干旱之际
一场雪叠加到楼下,上面飞机轰鸣
下面特意叠加了三个活蹦乱跳的孩子。
那一刻,在七楼向外张望的我
被阳光叠加在欣悦的空中


生命交易学

早上刮胡时,发现剃须刀腔里
蓄满了碎须,像一堆胡子的大地
停留于无情的电动工具
这让我怀疑,死去的每一个细胞
一定像落叶,掉在世界的某个角落
再也捡不回来,却闪烁遥远的星光
镜子的夕阳,每照,头发更稀薄
每掉一根,时光就充实一根
它光滑的高速路,酷爱收取我们的青春
安慰的是,鲜花知道回报,昨晚
北航的白梅含苞欲放,跟我聊天的养花人
比半年前又少了几绺头发,但情绪大好
仿佛从宇宙中捡回了几根精神 


偶读陈独秀诗

也许什么早就在等候
也许你永无接近之可能
冬天啊,你如此寒冷

缘分有时候靠运气
有时候靠勇气
更多的时候,靠对生命的尊重

冬天的落叶,你必定
有过少年的憧憬,青年的意气,和
中年的辉煌

此刻,我正在寒冷的文学史中翻捡
心灵史,就像我翻捡杜甫一样
你曾打倒过他,现在他又征服了你

输于死者,一点都不可笑
你的敌人有时候是你的朋友
你的朋友有时候恨你入骨

冬天的落叶,你必定
有过春天的憧憬,夏天的意气,和
秋天的辉煌

冬天并非不义。冬天啊
也许什么早就在等候
也许你永无接近之可能


城的嫉妒

对于朝霞醉人的笑靥
它是碎了的酒瓶
对于春风自在的远行
它像拴牢的云朵
对于山峦起伏的腰身
它水泥坚硬
对于星光闪烁的飞眸
它的霓虹气得要死

上苍呵
别看你雄心巨大
掌握着世间无比华美的城堡
对于时光的飓风之爱
你经不住她轻柔一指


太原行

老朋友们有的染发
有的谢顶
相同的是近距离时,额头的皱纹
和往日趣事

设计一座立交桥
就会诞生一百座缠绕物
进入一个建筑物
就会围拢十三个更高层
从酒店探头
常常能碰到转过来的塔吊也碰不到
四面升起的太阳

反正这两天的感觉
你住过十几年的城市,现在被城市化得
既完全陌生
又完全熟悉
那就是,水泥包围城市


饭后小睡

很快在沙发上睡着了
红得困倦的枫叶啊

夕阳恬淡,大地伸出温暖的草甸
冬天,我们躺在打拼过的地方
思念曾经牵手的季节 


大风福利

大风发的福利人均一份
躲在室内的人收不到,而我撞了个满怀

天啊,你的胸这么大
那不下班的白云,蓬松的,柔软
甚至能放下我这样的石头

我不断举目望远,以伸展雾霾时
被压抑的冲动。压抑的云下雨解压
放松时便在天空耍魔术,疯跑
抱住十八层写字楼狂吻
追着四环路哗哗大笑

你知道我的心事有多重,烦恼
有多无聊,肉体有多狭窄
你知道,我每一次从现实中挣脱出来
都像一个心事重重的同谋
 
我不爽快,不干净,不透明
经常性地,我把打印机用成了抹布
办公室的垃圾堆拖住了后腿

多么琐碎的抱怨,地上的树叶
电话里的通知,你作为移动通讯
从边陲驰来的动车载的不是人,是雪山
跑得却像慢镜头,充满了千万人
一生的自由


记吃掉的一根竹笋

该欠下那座大山多少情呵
它的名字我不知
想起小时候,松针下
孩子般嫩小的蘑菇
欢快地牵着手来到人间,看雨

万物都爱世上的好天气
想出风头的竹笋,含着
股市没有的单纯,以及
城市没有的木香味
某山峦的一截手指,抚摸过草地
带着某竹林母爱的眼神

昨夜在校园散步
道路如此坚硬,以至于我想
脚下的街道属于倒下的悬崖
而国贸是京城最高的竹笋
要把许多人吃进去


西配楼办公室的窗前柳

天注定它要把灰楼挡在对面
我极讨厌的建筑,我不敢说

它没建过一个机场,可为何
从它起飞的几群鸽子那么漂亮

鸽子不置地,不买房,安心飞翔
我为住宅操碎了心

京城的五环啊,那么远,远得像国界
这棵小小的柳树做了我邻居

它时时刻刻看着我,不管刮风下雨
每当我抬头,柔软而绿色的一面大镜子

躯体上千万道生活的皱纹,多么美
春来三月,我想起曾做过年轻的新郎


一天即将结束

上午补过衣服,缀过扣子
过去一段时间的瑕疵
在修鞋匠的手里轻松抹去
仅花七块钱就完好如初
地摊整形术带来的快乐,短暂得
像一次草根的闪婚
谁能修补心灵裂缝,除了
取消天壤之别的彩虹,和广告?

下午有点精神恍惚,像乘坐
不靠谱的国际航线
市场化以来,幸福感
相应提高了价格

晚上,雪花突然来临
仿佛袭击


看丹路所见

父母在接孩子的时候
最美

下午偶到此地
坐在幼儿园外的街椅上
落日坐在首经贸附小的红楼顶
一棵老槐,两株山桃花
三个巨大的塔吊俯视我们
红色的马自达驶过来
幸福地接走一家人

城市陌生于我的时候
最美


中科院力学所微雨中捡枣

真正统治这个世界的是
意外,它比庸常还多见
今天上午,忙于赚钱的全球并不知道
有甜蜜掉落大地

一层头破血流的红枣
平铺在京城的水泥地面
残缺不全的红色肉体,既是土著
又是从天而降的难民

你恰好路过
像面对电视画面里的欧洲边境
前来越境的人群纷乱如蚁
罪魁祸首的来历却一向不明

每一种生命都有归宿
但如此密集地碰到你,肯定是天启
啊,你这四十五岁的幸福孩子
顺手把它们捡起,却无法递给饥饿的兄弟


不刮胡

偶然摸了一手
嘴边一圈黑硬毛发,让他想起
前门西大街的街心护栏

弗洛伊德用后视镜才看清
站在城市深处的交警
潜意识往往比意识长得快
腿脚利索的权贵总会
出其不意地站在面前
大屏幕是他的家
大企业是他的玩物
还有别的什么来着?奴隶
私生子倍增生命的乐趣?
那么,弃婴和吸毒的富二代又算什么
干旱是不是历史
对于浪费粮食的善意提醒?
同床共枕是不是夫妻的最高宪法

早起第一件事就是
拿起革命的剃须刀


日思录:读一篇晚清的文章

生活不乏乐趣
一枚黄杏的甜蜜,含樱桃的玲珑
心情好的时候,五道口菜市场
整个为你服务
电视里幸福的有钱人,穿着得体,脸面白净
直把雄心取向政治

带花的黄瓜接近小康
私家车超越了驴的梦想
所有的都已经硬化。水泥,钢筋,道路所向披靡
车轮攻占了一切地方
怪了,衣食越丰富
你的忧虑日夜加重


周末家中杂想

买菜时并未遇到
老友从海外归来
众目睽睽之下
隔海重逢的拥抱
我们独有的青春落空了

我曾无数次设想过
电影里的场景
心潮澎湃
热泪盈眶
两杯茶相对倾诉一生

正如屋顶的国际航班
我从水泥墙无数次飞出
在上班的车声中,向燕山以西
小雨的太平洋空气清新
我肋下的翅膀印着北京文学

最终我在沙发上昏睡过去
杜甫的诗
欧阳询的字
邀来这些远古的朋友
已花费了半生精力

生活终究以生活为原则
但我总改不了一个习惯
把剁碎的排骨和白胖的馒头,分隔开来


路上的水声是轮子发出来的

夜归的私家车比白天疯狂
发动机不甘落后
把怡乐西街变成了赛道
新世纪以来,天空早就
24小时营业
飞机的轰鸣如连续的虎啸
让拔地而起的楼群山鸣谷应

晚风从杨树林梢飘来
挽住我的手,用连衣裙的温存
以弥补妻子出差于千里之外
我脑子里迅速写下以上句子
害怕它们丢失,是因为
水泥路推动强劲的时代
我不想忽略微弱的感觉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