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樵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7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樵野简介

(阅读:458 次)

樵野,贵州省桐梓县人,生于1964年12月。2007年加入第三极神性写作文学运动,并成为其重要成员,在该文学运动中发表诗歌作品若干及文论,主张神性写作,反对兽性写作。2007年5月,加入现代禅诗研究会,成为其基本会员,在该研究会中发表诗歌作品若干及文论《不着禅语,尽得风流》、《现代禅诗性味说》、《现代禅诗小瞥》等,后自动退出该研究会。诗歌作品散见于《星星》、《诗人》、《北方作家》、《关雎爱情诗》、《世界诗人》、《芙蓉锦江诗刊》等报刊。作品入选《21世纪中国先锋诗歌十大流派之现代禅诗派6人诗选》、《芙蓉锦江诗刊》九人诗选、《世界现代禅诗选》、《2015现代诗经100首》等。出版诗集《素月空花》。

樵野的诗

(18 首)

我是我的囚犯

我是我的囚犯
我在我的锁链中挣扎
我在我的牢笼里煎熬
我记不清何时被捕
我猜不到出狱的时间

我是我的囚犯
也许会有出狱的一天
那时灵魂就是天空自由的野马
超脱了,疯得最痛快
我就把我过去的囚犯撕烂

我是我的囚犯
也许我会偶尔给我放风
让我得到片刻的欢娱
呼吸空气中飘来春天的气息
看看天空里呈现爱的彩虹

我是我的囚犯
可能人人都是自己的囚犯
一辈子被活活囚死
可能也会砸碎锁链
自己解救自己


当河流混浊
你以为暗藏滔滔恶浪
尽管对面的古树上红花盛开
放射幸福的光芒
你仍不敢涉水登岸
而他
仅凭一颗童稚之心
竟然踩过水面的宽阔
热拥上岸的喜悦
回望你还踌躇
水深,原来不过齐踝


鸟栖处

飞鸟来栖
篱墙残断处
见花落满地
便问匆匆春雨
这是谁的错?
四月无声
轻叩小院里
空空的回音
疾风清冷
忽有红衣的美人
一闪即逝


秋山行

九月
我向一只鸟儿
打听秋山深处的秘密
想不到满林子鸟声
争先告诉我
是寂静
石上的青苔不语
山客呀
你和阳光一起到来
像风一样离去


空圆月

抬头一望之间
你已关照我千年

星光。荒寒
天空外面是不是更明亮?

今夜,同样是孤单
平水无波时,安静圆满

不知千年以后的荷风
此地,是否依然?


鸟儿飞过桃树

上次,悼惜的
枯条,铁一般死寂
悲叹低回

这次却是声声尖叫
枝枝吐出婴儿的小嘴儿
吮吸红扑扑的春天


登魁山寺

千万只虫儿
以掌声
把我一步步
从曲折幽暗的小路
推上去

雾锁烟藏的顶峰呵
怎会什么也没有?

 一阵清风伸出沉思的二指
恍然弹开了寺门
红霞降下瑞光
映一地雪影

紫香匆匆
又送我回到来处
沿途轻抚
几根白色的稗草


我等的那个人

郁积的心情 一亮
好像是我等的那个人来了
可是风 还是微微叹息
缓缓的月光带着淡淡的愁

好像是我等的那个人要来了
夜的眼神流动潮热
可是星空 还是冷
只是秋水味的树叶飘在我脸上了
 
好像是我等的那个人来了
千年一刻 万物都屏息
这多柔情的夜间
突然充满了桃红的体温


耕种

用一生的劳碌
把命运种进荒芜
任繁密的秧苗疯长
像波涛汹涌
一浪高过一浪
以为要收获秋天的荣光
结果全是无花的秽草
不如早早把握春耕
铲除芜杂的幼芽
让所有的信心都守护良田
当桂香阵阵时
稻香也阵阵


崎岖之路

假如我
为负重的驮马
让路
脚下就必然宽阔
必然把
所有心悬的陡峭曲折
一一放平


花豹

在我体内潜伏的
那是一只花豹 如
沉默的夜正躲进草丛
伺机 捕食朝阳

当你目光如电
电击之处 甚至灼伤自己
河水在荒野上飘一道白光
听风的唯一 刺破黄昏

奔驰的满足停下来
慢慢躺下 一任星月的温暖
在高高的树枝上为你疗伤
如果我是层层的网


白纸

一个伞点,圆圆的并无棱角
开始于你的空白上跳动
从苍茫到苍老
一路弯弯曲曲的虚线

而光的背影
来去都扛着匆忙
谁在飘渺的云上静观
那水的依托被吹干
雨线佝偻,谁
从未远离你的虚无


月光浴

那寂寞 把月光
从山顶倾倒下来
宁静不语 夜亦不语
风 硬要拉我去山谷中沐浴

而一只银白的孤鸟在飞旋
分不清来时的故乡
也找不着远空
这山谷一时消失了
又好似永存

月光流淌着
流淌着
夜 更加模糊起来


旅途

行色匆匆,若是小半的夜
算给了白天,这入舍的空闲
也就所剩无几
推开窗,把河水的声音
也放进来挽手流淌
霉味的愁绪已散去
无畏晚秋的寒气
当沾月的芦风吹起
那一根思乡的游丝便一长再长
回首崎岖,虽险峰历历
已是欣然的香鼾了


山影独语

几滴残霞
已被冷冷的黄昏卷去
长长的,黑黑的夜袭来
像千万只黑手欲把我掏空

却总是掏不走一线春水
春水一发,记忆便发芽
沉默重如碑
也压不住蓬勃的新枝

谁,把一片无色的误解
挂在星空?谁把风声
藏在了最高最远最迷茫的地方?


湖与山

湖与山的,无语或者私语
是一种默契,厮守千年

日日夜夜的悄然意会
月起月落,叶青叶黄
有时,你轻唱娇羞的晚曲
拍醒我静夜的心事
你也偶遇风雨而脸色青白
心中便涌起阵阵任性

可是啊,你的心底我是知道的
能作温柔的梦,且任我灵魂的深入
梦涨也深入,梦消也深入
湖与山等于山与湖,以致
无语或者私语。一种默契,厮守千年


像只山羊一样

低洼之处,或者一个死坑
石壁上凸现它的轮廓
它活了,跳出来站在岸上
甚至是只巨型的白山羊

神采飞扬,它兴奋
狂奔,日夜追逐它的母羊
凝望自己,好像一只天鹅最后的环视
而飞向天空,飞走了,没有回顾
只闪过一道白光


大山之音

深山本是寂静的
一条铁轨线却横穿如刺
钢铁的声音
轮番撵过我心尖

以及无声的痛里
点点滴滴与零零碎碎
全都被窃取被掳去

晃如花瓣终将抛向天宇
空余枯枝的愤怒
任风吹任雨打
任强暴粉碎无数个来回

幻影流沙
竟在又一个春天里飞逝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