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管庆林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4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管庆林简介

(阅读:642 次)

管庆林,笔名青林,黑龙江省安达市人,1976年生,初中毕业农民工。

管庆林的诗

(22 首)

花还是花

若为心所动
有一些执念
必然遥遥无期
若为黄昏愁
有一些风云
必然有所思

有人夜幕不归
有人拖月入梦
有人留下晚安
有人已到中年

打开一首诗泥沙俱下
能在春天的门口坐多久
是不是此时这样醒来
就对不起夜的沉稳

道一声阿弥陀佛
看花已是花


小灯

那时候我提着灯在风中
把古老的街道走完
从西向东
走出少年的莽撞
去往春天的路上有橘色的光溅满了一地

那时候我提着灯走在雨中
我青春的翅膀有潮湿的水迹
飞也沉重,却还是飞过了雪山
把泥泞都留在了夏天
而故乡也被忽略

现在我提着灯盏在云端
大雾之上还是一片黑岸
我就是夜的心
有春枝一样的梦想
有针尖上锈蚀了的锋芒

我提着灯盏
一直都这样孤独


画一个天空

这样的午后昏昏欲睡
火苗不时地窜出炉膛
舔着嘴唇,它想吃掉整个房间里的冷意
他劈开柴,木头的香蔓延
烟尘都开始温暖
请相信我放弃了混沌的幻想
我坐在椅子旁边的土地上
一次又一次把柴投进火里
煮一壶水让玻璃窗挂满雾气
这个时候应该有落日
那就画一片天空


雪中的工地

我喜欢在没有修造好的高楼框架结构里看雪
在风中放下手里的活,心宽地阔
心就轻盈
裸露的钢筋保持沉默
那些砖头也开始安静
辽阔的苍茫我相信那些飞舞的翅膀
不是人间行走的钉子
没有被钉进生活的深处
伸开双臂展开风帆
我把苦难当做大海


西下坡的黄昏

看着远处的云,谁都会变成火里的烟
原来这个世界和我没有关系
听不到风起
风在草之上
看不到咸涩的泪水
肩头有断发枯萎
那些漂摆的歌声
多么柔软,划过半个夜晚
在芦苇之中
哭得像冰凉的月光


十年

十年,有些人离开世界
剩下的人来怀念
在无知当中准备去死
人们口中衔着悲苦
回头去看那些过往
真的只是一瞬间
一阵不留痕迹的风
世界没有因为空缺一个灵魂而失色
谁都不是那根钉进生活里的钉子
那只萤火虫亮了一下
它熄灭的时候,身体撞下向黑暗
听不到巨响
也听不到胡弦上轻微的颤动


倒伏的人生

有时候必须倒在生活的枷锁下
像北二节地里倒伏的玉米
而我们只是换了一个姿势挣扎
风吹起雪亮的尘土
骨骼挺立的时候有拔节的脆响
随着土地的起伏
有些笑悲苦,有些笑里含着风雨

坚信那些等待阳光的种子里都是力量
汗水闪闪发亮
秋天的格桑花有些沮丧
远处没有村庄
妈妈,我常常和影子说
你铁制的针尖点亮了窗
姣绿的鸟鸣沾满了露水

从左边的脚窝到右边的林带
等着朴素的风和我一起
推倒炊烟,等另一片风擦亮远方
我们不愿意说出来的更多的忧愁
和云一起变成了云


秋草地

星星们都闭上了眼睛
黑色就到处乱撞
我深知那些灯火都是假象
越到黎明前夕越是飘忽不定
在一片废墟之上舞蹈
星星们你们飞走了吗
还是不愿意看到黑暗里所发生的
阴谋一直都在
愤怒也在,二十年来爆炸的青春
翻身上岸去了
云之上的星辰光辉暗淡
不要失望,不要悲观好不好
秋天的草地不过是睡着了
流星落地生根,终会开出花朵


江桥

沿着松花江畔的小路
从东到西,就把一个下午送进了黄昏
背靠百年榆树的孤独

大江冰封,千里雪色
那辽阔随着呼吸闯入心胸
此时心田里大雪无垠
那些船都做着春天的梦

她把一个背影站成黑夜
第一盏灯亮起
沿着悲伤的路原路走回去
退回出冬天
退回到中央大街
退回到班得瑞的琴声里流浪

经历过生活的我
就是斑驳的桥
它摘下所有的翅膀
只剩下骨骼


工地里的人

他们的灵魂
在基石的底层
首先被岁月的那把锤
一声声夯实,沉睡
我知道那不是可以发芽的玉米
那些汗水都被摁进砖瓦

他们登上五十米的高空不是为了触摸星空
扛起流动的黑夜
在人间,在春的门前
我要听到风说
雪花一落
他们就想家


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在离开前一天的夜晚
让一个女孩子流泪

昨天是谷雨,天空也在哭
今天忽然想起我该忍住写下归期

就让悲伤掩盖星辰
沙哑的歌声飘在半空
我是多么落寞,孩子
想一想你呦
盼一盼春天
我点燃了黑暗
无边无岸


走过旧街道

走过旧街道
只有风穿过
雪和另一片雪
飞舞如蝶
在橘色的路灯里
期盼地久天长
在来路还是归途
手挽着手一起走过所有的回忆
就是幸福
一个人走过旧日的街道
走过冷清
自己安慰自己
原来分别
是为了更好的思念
只是害怕你越走越远
时光越来越淡


在雪中

原野宁静
风吹不动
蜿蜒的河水已冰封
鱼儿已经沉入水底
三尺三的冰雪下面
没有雾霾

白桦林
一半在土地里
一半在天空里
这世界都在雪里
要么让我如白色的蝴蝶
选择飞,而不是随风凋零
要么让我脚趾头生长成根
向沉睡的土地索取生命

在雪中
我仍然听见海的波澜
在雪中
我仍然看见孤独的飞鹰
在雪中
我仍然感觉到温暖的阳光
这一切众生
都来自心底
在雪中,就写一首洁白的诗
从山东半岛到东北荒原
直到祁连山
聆听雪的心跳
解开缰绳
任马独行


两棵树

不远的距离
却没有聚和离
静静的守望
努力向彼此伸展枝叶
不会有牵手
中间隔着天
一起经风沐雨
一起看彩虹
默默无言的世界
感觉到另一个的存在
就摇起风,
让阳光在叶片上跳舞
不用表达
把根深深的扎进泥土
向着爱的方向生长


清明

雨来为念
花开为安
别让这清冷的风
把你的忧伤牵扯
这一天我们只用来怀念
别国的故友
也不愿看见你悲哀
墓碑前扫除往事的尘埃
让那朵白色的花祭奠回忆
何须悲戚
所有的日子都不能假设
就让我撑开伞在这站一会儿
看雨里干净的碑文
别猜测心情
安静里我才能听清雨
滋润进泥土
把思念留下来
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仪式
让天地领会,让时间证明
面对宁静不用解释
沿着来时的路
悄然离开
离开的时候
北方的春天还没有来
雪和雨纷纷扬扬


焊花

铁水飞溅
喷撒焊花
黑暗中绽放出一朵朵金黄的野菊
生长着灿烂的坚强
在冷漠的钢铁交织中
照亮一条路
通往阳光明媚的春天
在每一个阴郁的日子背后
我都记住了你绽放的辉煌
你把力量移植给我
趟过苦难的岁月
冶炼之后,独自坚强
我愿意看你从高高的脚手架上
流金飞瀑般流淌
浇筑铁的尊严
和激扬我农民工平凡的信仰
要把这卑微的思想融化
掀起岁月波澜的……热浪


走过来
是个世界
走过去
是个世界

别在上面停留
会挡住希望
别让思念在此断了
行行叠踏的脚印
既是来路的 也是归途的
遥望千里
你将离开
回首千里
我欲归来

从天边到身畔
从梦境到心田
爱与爱都是彼岸


希望

我在垄上,在畦上播种绿
也会长出草
也有喇叭花开满阳光
纤细的手脚攀爬满篱笆墙
紧握着春天
是谁给了蜻蜓的翅膀
乘着风,煽动轻盈
摇动蒲公英的金黄
我卑微的向生命力致敬
生存给生活以勇气
经历了一个寒冬
加剧了生的渴望
就在春里写诗
就像在诗里等你
等你到来
我们一起和春同住
因为快乐,也因为幸福


在生活的脚下

匍匐在生活的脚下
忽略了多少春天的鸟鸣
无数个夜晚
也只有疲惫和我在一起
睁开眼睛
不见我的村庄
漂泊的路和生命一样长

擦洗夜晚里的窗
我想掀开黑暗
寻找散落的星光
有没有碧绿的野草
在寂寞中铺开希望
让另一个黎明忘却悲伤


父亲

在草原里父亲不孤独
可以和辽阔对话
风的背后
是季节的冷暖

每一天都赶着寂寞
在天空下抽烟
一瘸一拐地扛着夕阳
甩响鞭子

看见满天的云海
会想念父亲的羊群
还有父亲的酒杯
溢出来的香渗透进月光
挂在花白的胡须里
沉默在思念里

我也学着父亲的模样
端起酒
远不及厚重的沧桑


蹚开一片月光
让一片雪域足够开阔
让青涩的目光瞭望那些细碎的光芒
沙沙的磨去岁月的棱角
我看见时光陨落
我就是这样
卑微的爱着我的生活
和我的漂泊
就把那些坎坷一并打磨
在焊缝里,除了铁
还有蓝色的青春
以及我们种下的汗水
锉除沉重的叹息吧
接下来是一个又一个黎明


一只漂泊的鸟

飞过山水
却飞越不过自己
所有的风景
只不过是过客
戈壁,湿地,河流,雪山
都不及一个枝头
终会托起一个梦
向着远方
在天空的豪放中逆风而行
撒落的鸟鸣
有忧伤,有思念
种在季节的深处
怀里有拼接的月光
高高的飞翔
俯视草莽一样的人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