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落雪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1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落雪简介

(阅读:874 次)

落雪,黑龙江人,回族。作品发表在《诗刊》《中国诗人》《北方文学》《岁月》《青年文学家》等纸刊及诗歌平台,入选《长淮诗典2018典藏卷》,《奔腾诗歌年鉴2018》,《中国网络诗歌年选2016》。获第七届“扎龙诗会”一等奖,《中国诗人》创刊30周年诗歌大赛三等奖。

落雪的诗

(18 首)

咿呀呀

衰老的桃花
闭上矛盾的眼睛

咽下一口春天的雪
枝头上正在上演百鸟朝凤

咿呀呀,牡丹亭
咿呀呀,张生与崔莺莺


隐忍

一只枯叶蝶趴在干瘪的树枝上
上演着深秋的假象

一小片寒风哭了
倒在自己洁白的泪水里

曾经,谁是谁的胞妹
谁又和谁
从恩爱走向别离

拥有春天的枝叉如今
枯槁成疾
这些万物的魂灵

每一次孕育
都是一场生的推陈


假象

钟情的人不会将自己和盘托出
他要练习些许矜持

就像天上那个赤裸的圆球
躲在假设的阴影里
与挺拔的事物,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该是爱吧
或是对人间幸事,做一个
短暂停留

如水中月,明明是应声而落
却偏要求证它的必然性
明明是雪落在屋檐上
却痴迷于它铺天盖地的过程

而假象也需要智慧
矛盾的复合体只有在冬天
才能滚成大雪球

我有一颗温柔心,深爱尘世
却早已厌倦
它的喧嚣,尖刻与森严


灰鸟

灰鸟没有躲起来
而是停在两根电线上
看从天而降的雪

有时抬头,似注目凝神
偶尔也低头
啄下几根胸脯上的羽毛

更多时,灰鸟们落在草地上
一朵一朵的雪
也落在枯槁的草根上

灰鸟就站在雪地里
很像蜜蜂
站在洁白的花芯上


后来

后来
我没有把南山
指给你

我们只是找到一个
叫南山的地方
日出而作

再后来
我们熄灭炉火
躺在星光下

青草的上空有
流星滑过
我们以为那是神
在看望别人时
偶尔经过


无根之水

我无法让一条河流站立
白蚁啃噬光阴,于无声处渐逝

而那时你漫过我
用针刺破体内的真空
白天用白水
夜晚用青水
黄昏用蓝宝石的光芒

我们在山谷里流淌
洗刷乱石并斩断枯木
以漂浮的落叶定义一个人的
江山,在炊烟里见证
一棵水草的命运

至此,我不再渴望逆流或被
悬空接纳。星空下
我们寻求到泥土并于地下伸展
那些分叉的支流迅速聚拢
接过我怀抱的婴儿
她不哭,在冰冷的水中
带领我们回家


堕胎

埋在雪里的孩子
被雪吃掉了
吃的粉碎,吃出灰
余下的部分露在阳光下

暗涌的地水比黑夜深
什么能比眼泪深
春天要来了,那些花儿
一朵压着一朵地
站上枝头

坐在堂中的人
不说话
起身站在窗前
伸手摸
磨砂的夜

泪水怎么比哭声美
薄情比深情更让人快慰


旅馆

这是一场虚设
通常它来自于想象
来自两条软体
在钢筋搭建的房子里
交换基因,用头部的触感
统一思想

在黑暗中,他们互射光芒
偶尔会走到窗前
看撤掉天规的星空
在那,他们找到哲学和美
找到叫做水的物质里
追逐的两只鱼

关于爱,他们只在床上谈及
一条白色的床单蓄满水
水流的出口是天亮
而现在,这个疑似旅馆的房间
再过几秒钟,就会有喧闹声
从窗外的街道上涌进来


流逝

此时灯光幽暗,我不得不
说到消失

一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
一滴水在人间蒸发
一道闪电登场即是结束
而我的爱人要穿过那条马路
他的样子历尽沧桑

此时我就坐在马路的对面
看繁华落下
听钟声沉闷

你们都说光阴似流水
流啊流啊
可我分明看见我爱的一切
正奔赴在旷野里
越走越孤单
越走越缓慢


瓦解

掏出果仁的
不是我
也不是铁钳

一条虫子
雪白的
充满质感
一步三摇的
软体

天生就懂
钻心术


诗歌

人类在稻谷的低垂下得以生存
在一次次迁徙中找到水

人类还有什么不能拥有
在牛羊的栖息地
男人敞开夜晚的胸襟

女人压低身子
哦,这夜色里的沉迷
高原睡了
羊群又一次集体繁衍

人类啊,跳进大海的漂流瓶
那些原路返回的变成鱼

而那些永远都回不来的
被写成了诗歌


立生

我第一次感受窒息
是在母亲
即将临盆的子宫里

我被一根脐带缠住脖子
我的母亲
冒着生命之险要我降临

她看着我双腿露出
两手高举
这个场景日后被她
一再描述

以致后来
她离世,我辗转多处
站在结实的土地上
我曾无数次举起双手
练习立生


刀客

也只有此时
你才肯拿出刀
在黑暗里仔细雕琢
仿佛垂暮的人
一刀一刀刻着自己
年轻的身体

额头应饱满
脸要力求干净
内心要善良
那些卷曲的头发
要在某个夜晚
被一个人轻轻抚弄

要有光,站在刀锋上
要有爱,握在刀把上
要有思想
分辨世间冷暖
要有一双手
不停地
摁住旧伤


我的眼睛越来越不懂得流泪

我不断地麻木自己
时常在事物的边缘游离
我的眼睛越来越不懂得流泪
它习惯于向上看
那些高的,大的,甚至空的
倘若招架不住,就会接住
一枚硬币的反面

我视虚无为空气
视良宵为药引
喜欢当归和决明子
热衷于一双鞋子的反穿
一只掉茬儿的瓷碗
它的豁口为什么不可以
和我无限相亲

有时我故意放慢脚步
等走在前面的人
折断一截树枝
我绕不过这枯竭之物
且愈发相信,所谓命定三分
不过是雷在虚构的内部
用了七分气力劈开一场雪


绳子

那根绳子像条蛇
在井口晃动
偶尔有光从顶部垂下

我们谈论爱情
谈论大片的草地和冬天的雪
以及躲在树干上的两只
飞倦的鸟

当说到死亡
说到绳子顶部的那盏灯
说到冬日里缄默的闪电
乱草丛生中那枚
落难的种子

我们谁都没有留意
那根晃动的绳子
越来越细


洗时间

一个热衷梳洗自己的人
必是从头部开始
朝如青丝,然后暮成雪

向下是身躯,这个树干一样
挺着胸脯的肉身,里面除了五谷
还装有几十年的波涛

而我们不是树,我们没有新绿
我们是母亲蹲在河边
反复敲打的衣物

一个被敲裂的钮扣
一个刚刚缝合的补丁
流水和风,谁能最先解开
套在它身上的绑绳

这些搓衣板时代的悖论
一浪比一浪升腾
我们越谦卑,它就越像水


雪祭

‌你,铺天盖地
‌白茫茫从天而降
‌将大地哭成一片玉洁冰清

‌你,宛如北方女子
‌性情刚烈有气节
‌即使哭泣也要凝固成
‌独立坚韧的六边型

‌你流的泪不是泪
‌是寒风中挥洒裙舞的
‌片片飞羽
‌你的柔情亦不是柔情
‌是呼唤一枝梅开的绽放
‌以及百花的苏醒

‌当然,你也有爱的冲动
‌也会放下心底的矜持
‌在一片圣洁地赞誉中
‌羞涩成耀眼的晶莹

‌最倾慕你的男子当属骄阳了
‌他深自一整冬的缄默
‌捧出满腔炽热将你
‌拥入怀中

‌你终究是个懂爱的女子
‌瞬间化水柔成妩媚
‌不,还不够温情
‌你要化成春风
‌来回报
‌春天的爱情


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

‌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
‌大雨之前万籁沉寂
‌吸几口燥闷的空气
‌听惊雷声震,看云破电闪
‌倾盆一泻洗尘埃
‌像极了我,停靠在窗前

‌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
‌听一曲别人的沧桑
‌足以让我泪流满面
‌遂拿起尘封的镜子
‌看两鬓稀疏的白色
‌以及躲在回忆里的流年

‌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
‌真的,没有人知道
‌就连深爱的你,不曾忘怀的你
‌也无法感受我的初衷
‌放得下心底的矜持
‌却放不下彻骨的伤痛

‌没有人知道我想要什么
‌那一声雨后的舒缓
‌有如划破夜色的闪电
‌抓住黑发就像抓住命悬
‌还有消瘦成水一样的顾盼
‌堪比一生的经年

‌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
‌没有人知道我想要什么
‌真的,没有人知道
‌我只是想在心里的夜晚
‌与白天的命运纠缠
‌最好遇一次峰回路转
‌哪怕在日落之前

‌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
‌是的,没有人知道
‌树入云端树也畏寒
‌那只逃离的喜鹊
‌正蹲在最温暖的楼台上
‌欢快地喊着春天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