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纳兰寻欢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0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纳兰寻欢简介

(阅读:556 次)

纳兰寻欢,本名蔡逸秋,贵州威宁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居草海湖畔。

纳兰寻欢的诗

(21 首)

太阳雨

我们在田里插秧
热火朝天
大汗淋漓
突然下起雨来
岔沟那边还挂了一道彩虹
好半天我们才反应过来
田埂上面的洋芋地
竟然是干生生的
用手去摸
还是烫的
于是我们就有得玩的了
爬上田埂又跳下
爬上田埂又跳下
妹妹突然滑倒在田里
爸爸妈妈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他们正站在彩虹下
哈哈大笑


君山

马孔多的南面,这里
原本没有路,只有
兔的足迹,鹿的足迹
秋天,我们刨开腐叶
寻找什么,我们不会说话
你的眼神羞赧,温顺
像是百合,玫瑰,罂粟
云一层层盖下来
松针在你脖颈后面
在暮色面前


浮世

村道上
一个少年
一边奔跑
一边哭喊
“妈妈
妈妈
我要死啦”


一个中年男人

一个中年男人,在深秋的早晨
拍打着老桉树皮
 
一个中年男人,在深秋的早晨拍打着老桉树皮


有一个人在向我颠梦境
卧槽
怎么可能
但实实在在的
这个人正向我走来
一边颠着梦境
并将我惊醒
在彬州街头


晚上我打开窗户
想让风和夜色进来
但只有风进来
夜色并没有进来
反而出去了大量的光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一条回家的路上
天已经黑定
隐隐约约的星空下
青松的树干比现在粗壮多了
它张牙舞爪地偶尔跳出来吓我
我能听见自己胸膛的搏起声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
风刮得耳廓生痛
我随意捡起一根棍子
时不时挥舞一下
但我不知道我在抵御什么
有一段时间
我能清晰地看到所有沟坎
我在上面箭步如飞
但无论我有多快
至少有30年了好像
我一直在树林里走着


我想我是飞不到对岸去了

我想我是飞不到对岸去了
我的肉身多么沉重
 
虽然这里鲜花盛开
阳光照着芳草地
松鼠迅速从这个松果
跳到那个松果
间或有一两声鸟鸣,三四缕微风
仿佛安慰 仿佛安慰
 
我想我是飞不到对岸去了
我的肉身多么沉重


距离

我们拥抱、分别
像夜幕合拢,又撕开
我们之间的距离
像一个伤口
风在其中吹
人在其中
东一趟西一趟


城市

正当芳龄的婊子
你离她越远
她越风致楚楚
若离得足够远
只让她出现在梦中
你便会爱上她
但若你接近她进入她挖掘她
便会越深入
越痛苦
甚至会
落下病根



大人物

那些年
我们常常怀揣抱负
在街上游荡
偶尔也因为悲天悯人
到山上拔出木剑
长啸
打斗
直到累了
饿了
才在苍茫暮色中
悻悻散去


今天的阳光很好,普照万物,阴影的部分,刚好祭奠你。
今天的心情很好,无忧无虑,出神的瞬间,刚好祭奠你。
去掉日历,今天约等于昨天,误差的部分,刚好祭奠你。
去掉爱恨,肉体约等于精神,将它们混合,刚好祭奠你。


庄子

白天读庄子
晚上一直在想
放弃一切
听风
沐雨
吐纳星云
假期
就带女儿去乡下
玩泥巴
饿了
采些野菜吃吃
渴了
掘井而饮
累了
就睡在
故乡的柴草垛上
做不做梦
都行


愿清风拂山冈
愿明月照大江

愿火苗只亲吻锅底
愿刀锋都爬满锈迹

愿上帝的归上帝
愿凯撒的归凯撒

愿世间人都得到安慰,特别是你


子君

蓝天如盖
云影抚着山岗
黄蜂伏在菜花上
你薄薄的身子
渐渐饱满
阳光发出细碎的声音
仿佛我们没有出生的孩子
来到身边


山茶花

清明上坟
顺便去看看二太爷爷
他没有后人
生卒不详
也找不到坟墓
在一块
一尺见方的石头前
我们烧纸、上香、放鞭炮
临走时
女儿欢天喜地地
折了一枝山茶花


无题

夜幕下
酒店、餐馆、超市,一派繁华景象
情侣、乞丐、刽子手……纷纷深陷其中
 
此时,若不抬头,仰望空茫夜空
便不会有惶恐
便以为你刚刚离开
还会回来


般若波罗密多

闭上眼睛
会好些
双手合十
会好些
缓缓呼吸
会好些
内心的羊群
有一只
猛然
抬起头来


在向天坟

我们没有一起去过的地方,多么遗憾。
鸟鸣是绿色的,野蜂的嗡嗡呜呜是黄色的。
蚂蚁过着细细碎碎的生活,在世外
你不在,磅礴乌蒙,更磅礴了。
我停下来
停一阵子,停一辈子,是一样的。
祖国的名山大川太俗了,不如小地方的寂静。


八戒

多想隐居高老庄
九齿钉耙
用来种菜、锄草
秋天深了
去南山
搂一箩松毛
明晃晃的太阳
轻灵灵的风
我竟睡着了
你在我耳边喊
八戒八戒


东门

几十年了,东门
依然是县城最繁华之地
鸡鸣狗盗之徒,又来摆摊设点了
他们是我的老乡、亲戚、仇人
他们都长着衰老的脸,狡黠的眼
他们曾经在尘世里深深伤害过我,又把我忘记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