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牛冲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7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牛冲简介

(阅读:462 次)

牛冲,1991年生,河南周口人,毕业于郑州大学。郑州大学花鸟诗社荣誉社长,作品发表于《中国诗歌》《草堂》《延河》《青年作家》《飞天》《牡丹》《海峡诗人》等刊物300余篇(首)。参加2014年《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创办有元诗歌平台,主编民刊《元素》。

牛冲的诗

(21 首)

林子里的雾气

从早晨到晚上都能看到画眉
像开在枯枝上的花,像飘在冬天里的雪
从它的舌头卷曲中听到
所有人都在远走他乡,所有人都在回归故里
小路深处的林子,雾霭漫漫
 
西边角落的太阳以一个背叛者的速度
返回林子,樱花含苞待放,在一片绿色
草丛中,你在数着刚刚洒落的露水
这让人想起以前,从来都是樱花开放的时候
他乡的雨水开始倾泻
像断了线的思念,在地上滚动成泥


春光无限好

1

树林里的岔路摆放着春天
往日,这个时候会出现鸟鸣和露水
在桃枝的的末端我依稀看到阳光的羞涩
满在枝头的信,去年的时候已经败落
何时何地,正是这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离别
像一城春水繁花
 
2

在白天我为你写过黑暗
在夜晚我为你写过光明
挂满樱枝的画像摇摇欲坠的心
爱情已经消逝,时光已经不在,相依相偎
的心已经坠落
没有东西比早晨的露水更加晶莹,没有春天比
含苞待放的你更美
还记得,一路走来你洒落一春的雨
都化作黑暗,在夜晚闪闪闪发亮
 
3

无数个零点,我写过你的名字
像跳动的病句,背负着错误的使命
在北风的呼啸中渡过寒冬
那个时候寸草不生,手指通红,想着
明日的画眉在树枝间盘旋,在鸳鸯戏水的
时候停止鸣叫,那正是你一年一次的生日
我们已经错过了万水千山,什么时候忆起
我还心中忐忑,懊悔不已
 
4

曾经想过数着你的银发度日如年
在林中种上樱桃,等百花齐放的时候
借来冬天的白雪,在来时的路上迎接迟到
的暮年,屋后的枇杷亭亭如云
搀着年轻的你度过下一个春天
 
5

我们离别在秋天,正是黄杏挂满枝头
倦鸟回归巢穴的时候
无声的沉默出卖了一路的风雨
在夜晚的广场,时光开在人群是花
开在心中是毒,我们
再也不会相见,就像露水情缘


秋天的冷是突然的,远处的景色如,
倒挂的琉璃搅动喉咙深处的块状郁结,
湖面上,绿藻再也无法从鱼鳞上脱落,只,
松枝边的肺泡还余音绕梁。
 
没人,此刻记住一片飘落的黄叶,记住
同一只乌色的大鸟,只有时,
早晨的冷让人就忆起湿润的吻,在舌苔上,
挂满秋的露珠。


凉皮妇

她飞速的转动手中的搅拌器,
顺时针将生活离心,醋,盐,及绿色的蔬菜。
在水城路,浮光掠影的午后也有沉重的呼吸,
在绿灯未亮之时,下一碗已经被我的胃占据,
我只看到,建筑工人离去的必然成为她加速的原因。
 
丈夫黝黑的脸泛出难堪之色,没有夜晚比这今日更早的黑,
他快速拿出一次性碗筷,将最后一碗如数交还,
交出一个傍晚的沉默,他想追赶人来人往的悲欢离合。
就这样总被迎面而来的城管打断。
 
她迅速转动脚下的踏板,他们为今日的逃离而幸福,
没有比此刻的鸟鸣更悦耳,
没有比此刻的马路更值得尊敬,
是什么拯救了他们,我知道,
他们的远去的背影正在赎回往日的生活。


小姐

我猜想,她以前是个学生,每天都在加速成长,
曾经她被人暗恋过,去过公园,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牵手,接吻,在月光下,
在溪水边,像一个绣在锦簇中的午后。
 
她绝非想到此刻的命运,她热爱这里的每一男人吗?
她渴望回家,在每一个夜晚,她要站成一排,脸上的妆容,
像冬夜里的雪,像病句中的逗号,
她知道,她的人生遥遥无期,是上帝的一个惩罚,
 
她的腰肢紧紧的靠着男人,她说:“很开心。”
真的“很开心。”
没有比今天“更开心”的夜晚。
跃过今夜,还有一个漫长的冬天。


一个失魂落魄的姑娘

就是要,要夜静下来,她要。
滚动在他的怀里,
点燃最后的悲伤,吞咽大片的漆黑,
她在思考,未来她的所有都会用来换取,
此刻的所有,此刻的所有都透支在火里。
让火再滚烫一些,她就是大海。
一定要凶猛的让船只遨游,
如果不够,那就再凶猛一些,让浪花飞溅,
让波涛汹涌,就是要让水浸润到他,
让他溺死,让他喝,喝个够。


表现主义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我是谁
我要写什么,
我写土地,土地里就住进了河流,
我写山川,山川里就住进了鸟鸣,
我写女人,女人里就住进了浪花。
每一次写作我都如醉如痴,
就像从身体里开花,结果。
那些成熟的秋天像果实一样坠落。
这使我想起一些岁月。
大家谈天说地,在一片火光中欢声笑语。
 
我知道,我每一次写作都是对它的缅怀,
甚至后悔我长大的太快。


大霾弥漫

每天都会重复上演阴冷的魔法,
眼睑,下骸,鼻孔,嘴巴大力吮吸,
因生活的压抑而废弃的脏,
工厂,企业,学校被迫运往医院,
何其壮观的场面,仿佛
上帝行刑前的广场堆满欢快的火焰,
肢体的喜剧让语言开始收缩,
他们紧紧的挨着,来自于天国的抵抗,
正寿终就寝,那一天他们开始
庆祝童年的蓝天光滑,美丽,耀眼。


公关小姐

她热衷于四两拨千斤
从酒里我们喝出她的略施粉黛
她的嬉笑怒骂,她的风情万种
在游戏间穿梭
此时,被挑动的鸭血肥肠
被清掉的拔丝土豆,以及嘴唇上的口红
像被挤压的生活
陀螺一样转着,带着任务


烟火

这里的事物,比如青草,灌木
比如失去平衡的人群和车辆
正在渐渐消失的白云
都因膨胀而变的扭曲
我从窗口向外,更远处的聚焦
失去方向的结果令弹丸大的土地
感到烦躁,一个小小的物件,比如
头上的虱子,脸上的毛发,胡茬
开始埋怨,那些卖凉皮的,胡辣汤,炒面
以及灰色的人群仿佛严重
打扰了一个清晨的欢畅


活术

那个小贩,那个站在暮色中的小贩
必须用满是油污的手
托起生活的形而上
下坠的词语像天桥上的人群
交换的彼此的沉默
是时候卷起袖管擦掉汗水了
是时候加快速度了
只有这样,沉默中的生活
才会升华,像书中的形而上一般
让知识分子看到,歌颂,同情
甚至引起他们的注意


秋天

黄叶开始往泥土回溯
远处小贩的回音越来越小
此刻
那些小公司的职员,湿透的心
像被风击溃的雨
集聚到生活的腹部
一块五的饼,十元的套餐,六元的麻辣烫
这是怎样一种景象
落幕来的太早,人生才刚刚开始


新的一年

你就坐在我的对面,就这样
万籁俱寂,一如去年的大雪
挑胖鱼头中的刺,川粉,豆腐
以及回顾去年滚烫的贫穷和不安
新年从门口涌入
无法想象,此刻
我们碰杯,热爱彼此所做的一切
为命运节省了寒暄和热泪
我们回走,踏着来时的风,十指相扣
一个小小的家已经排走了两个孤独


春运

这移动的音响,嘈杂,混乱
它们以柔软的方式嵌入祖国
流动,挥发,凝固
这些渴盼龙门的鲤鱼,逆流而上
梦里常见
万里长江驮运故乡的草木
从外省到内江,所有的水土不服
都在草木中抚慰
这些小小的分子,像极了
天空中的白云
它们洁白,善良,奇形怪状
但是总飘忽不定


初雪

读李白,杜甫,元稹,欧阳修
知雪满太行,草堂微冷
残雪压枝,冻雷惊笋
想起古代,能听到雪落地声
像红泥火炉,冬踏雪泥,每一次
外出都被细微的冷感动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所有都慢下来,慢下来
窗外的雪继续下
压住树根,树枝,树叶
压住人心
仿佛压住了一切使人安静的东西


在春天

从南门,从西门,从北门,从东门。
滑板车已无力承担莲湖的重。
你的额头刚刚长出新绿,
脚下的春风便已发动马达。
迫不及待,
一场春雨就要到来。

我爱你此时此刻,满载而归。
故事的内部,修辞如少女剥落的衣裳。
无数个粉红穿行而过,
旋转的桃枝挂满雨露,海棠含苞待放。
“春江水暖鸭先知”,我能体会到
绿水如何唤醒天鹅,它们的羽毛
微风吹拂下,低垂,炽热。
——笑声颤颤。


孤独

我的孤独是一只鸟
它跃地而起
在道德和秋风中飞翔
可怕来自于人流涌动的水
流到哪里
哪里便像岩石一样坚硬
我的飞翔是单调的
我的鸣叫是暗处的雪
它的融化是无声的,像燃烧的火焰
燃烧道德和秋风
我的飞翔是无声的


啤酒花园

露天广场,我们用晚风挑起
食欲,义乌龙虾,扇贝,螺丝
头戴国际贸易的皇冠,撑起
浑圆,装满腐败的啤酒肚
举起生活的大词,无往不胜
对于剥壳,去头,掐尾的人生
如数家珍,如何用幽默消解
赚钱的尴尬, 大哥啊
我们必须合作,说到这里
啤酒的浪花漫过沉醉的夜晚
快乐如期而至


听雨

早晨的雨降落,一次次撕裂
体内悬浮的星辰
我们无所事事,互相指责
谁的人生更为失败

夏风卷起我们干枯的沉默
焦虑,向谁诉说,谁会听
浪花的抵抗终归虚无,一朵朵
低垂的阴影,像一个个美丽的句号


荥阳手记

从字典里掉落一队秋雁
它们一字排开,啄破黄昏的阴影

这里曾栽种着帝王和土地
这里曾拥有泗水和蝴蝶

战争被蝉鸣褪去,美丽的妇人迷路
它们是房屋,石头,战车,人类——想喝水
只有遮住晚霞,它们才活着
一切都消失于历史的权谋中了

而我,越发
对荥阳,挂在风中的一个小小的住所
感到满意


诗豪园怀古

托起一片秋风,一片怅然
你我缓步于鸿儒亭,尤然记得
贞观九年,拔少年剑,举千古目
胸中春秋荡漾,意旨天下苍生
酣然而至,斩断历史藩篱
英雄皆出壮年,用大唐丈量命运的高低
可乎?

归隐岛湖有白鹤,欲展翅,水面涟漪飞溅
卷起内心的黄粱,何曾想,贞观二十一年
竟不得已手握失败的丹青,秋水催促
你的忧心,与宇宙比
沧海一粟,人之所能也,治万物也
不止江海,何以被溪涧所阻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