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霍小智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5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霍小智的诗

(22 首)

王室许可证

你是内定的那个人这些
幸福感随餐服用两粒我们为你
打造一枚巨大的勋章让它在
你的胸前熠熠生辉它足以
掩盖你的心跳以及你想要
掏出来看清楚的什么现在你
感到幸福了吗只要给出一个
否定的答案你就可以
得到额外的两粒


失踪

我怕走得太远
会被忘记
所以皮囊留下
灵魂给你
从此关于爱的一切
不再关于我
而关于恨的
若是嫌弃
那就扔了吧


天地一骚客

如你所愿
天下良民酒足饭饱
养更多精,蓄更多锐
提起笔来
也能骂你几句
你只要
放下嗔恨,慈眉善目
收起红肿的左脸
微笑献上右脸


自我辩白

就像所有的告别一样
先走的人裹紧自己
以防审视的目光
从背后
射中肩头
击碎留在那里的
一层又一层的温柔
所以你先请
你先请


互相伤害吧

我把所有罪恶全都
陈列在这里你可以
挑选几样或者
统统接受希望你也
开诚布公一场正义的
互相伤害应该没有
任何隐瞒收起人畜
无害的嘴脸有什么
武器都亮出来


翻过一页

这是寻常的一个下午
有人按响门铃
有人端起咖啡
有一只手
抚过牲畜的皮毛
有一个声音
悄悄问起远方
他在脑海中
翻过这一页
继续守着无人的荒野
和一辆熄火的车
在他回不去的地方
谈笑间
什么都听不见


你就应该在那里

我不确定下一个
是不是你
也不确定还要多久
才会是你
如果你愿意
悄悄混到队伍前头
我会视而不见
假装理所当然
你就应该在那里


不期而遇

爸爸你好羞涩
你脚下的硬币
已经被踩进泥里
人潮来去
谁都没有看到
你低头时的忐忑
和抬起头时
对我无声地说
“差不多,该你了”
可是爸爸
我也好羞涩


世间时日,良辰美景

就像情到深处
压低声音的一句话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世间的时日
一天少于一天
若是得到一个拥抱
一定相信它是真的
若是有人说,不要走
一定停留到来生


把我推到大海深处

我划到窗前,妈妈揉着面团
开门吧,我想回家
妈妈揉着面团,蒸馒头
还有豆沙包,都是我想要的
妈妈揉着面团,她的家人
坐在客厅,看电视
或者报纸,写作业,玩二十四点
等着刚出锅的热气熏上眼镜片
我划得近一些,敲着窗子
开门吧,我想回家
妈妈开窗,用炒勺
轻轻拨动我的船头,把我推到
大海深处


一个放弃治疗的人

她有很高的艺术修养
把最坏的日子过得
有尊严过着坏日子的
人们把全部筹码押在
尊严之上好吧既然是
这样反正尊严对我来说
毫无意义我的全部
诉求只有不要管我不要
让我去爱什么恨什么
也不要再把我送进
重症病房还有在我身边
摇旗呐喊的人们天色
已晚你们是不是也该
消停一会儿了如果我
可以活到四十岁我将是
一个忧伤的父亲在路边
吃盒饭买大杯的速溶
咖啡把节省下的金钱和
力气用来宿醉以及
拈花惹草过最垃圾的
单身生活不在任何地方
度过第二个夜晚我的
全部财产只有一摞
单程车票起点与终点
总是一致在新的
一年也许会多出
一张也许再也
不会


盛世不平等条约

他感到无聊
把神从保险柜里
取了出来
观赏一阵子
再放回去


你的名字有点甜

似乎没有什么必须
等待的事情当看到一个人
对另一个人持续的忏悔从昨天
再往前一天在沉睡的人看来
并不漫长但清醒的眼睛或者
清醒的心中甜在舌尖与
甜在舌根这一点距离也会成为
不久之后熄灭自己的理由


不再有所牵挂

中士我们背负太多没有
必要的东西当我卸下
包袱轻装上阵我又找回
丢失的力量你不妨
也试一试不再有所牵挂
中士我们的道路是背道
而驰下一次相遇请把你
缴获的新枪送给我而我也
愿意握紧你的余温
再次走向荒芜


Mr. you

时间并不多所以
我是珍贵的
有我在的空气
我衣服的气味
与我面对面
看到的我的眼睛
由我戳破的谎言
以及我笑一笑
不会在意这样的
时间并不多
更多时候
空气里只有
酒精飘散开而我
很远很快地
就会被忘记


仙境

当天才们端起冲锋枪
向人群疯狂扫射时
我想邀请你一起
撬开我装在地上的门
把我们精心挑选的
那一个俘虏带到更深的
地面以下给他端上
一杯热红茶安抚他
慌乱的心跳倾听他
最后的哭泣与忏悔然后
合上他的双眼用匕首
按住他的喉咙分解他
一生的忧虑我们要
更小心一些更缓慢地
享受这样的节奏让呼吸
谨慎地搁置在我们
身处的仙境中


灵魂避难所

庆幸的是当我们决定
走出灵魂避难所让每一个
角色安于自己的位置他们
有的在哭泣有的在叹息
有的放纵欲望有的破坏着
理应遭到破坏的一切
很庆幸我们还爱着
爱过的所有以至于连不爱的
也变得可爱起来如果明天
或者更远一点的明天可怕的
不测尚未降临那么我们就有
多一点的余下时光站在
灵魂之外去品尝未知的
滋味在踏入深渊之前
不枉此生


私人领地

在你的
房产之下
心头之上
是私人领地
里面有亿万资产
三千佳丽
军火
冷兵器
你夜夜笙歌
吃喝玩乐
伤几个女人的心
再缝了她们的嘴
挥霍荷尔蒙
挥霍爱和恨
只为寻找那一个人
她会走进来
给你的私人领地
浇一点血


像诅咒那么深,像怨念那么久

被奴役的人们搬运
石头建造统治者的墓穴和
纪念碑那时的太阳有乏味的
毒辣月亮也是无法复制的
清冷有人滴了一滴血在
地基的截面还有人割开
喉咙把更多的血洒入地底
没有人愿意说出不被
允许的话语只把秘密埋在
未来的永恒里像诅咒
那么深像怨念
那么久


一只驯鹿角

在驶向西部的蒸汽火车上
男人们围坐在餐厅
八号桌四周面前摆放着
一只驯鹿角被雕刻成
镂空系着红绒线
男人们注视着这一只
驯鹿角没有人打算放弃
占有的权利但只有
一个人可以用它装饰
自己的身体一群丑陋的
男人想要占有一只
驯鹿角用它装饰自己
丑陋的身体而一只安详的
驯鹿躺在东部平原的
血泊里又度过
生命以外的一天


赶考的人

进京赶考的人们
有的快马加鞭
有的睡在路上
我慢慢走过去
不想跑
也不想睡
无论几朝几代
赶上什么
就是什么


为自己送行

天气冷了
战火依然持续
我侥幸活过不知多少个
烈日与寒冬交替
故乡是一个
不存在的地方
我们生来寻找自己
未寒的尸骨
在战火的炙烤下
它们的温度
就是我们栖息的家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