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小引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2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小引简介

(阅读:1133 次)

小引,男,1969年出生,现居武汉,著有诗集、散文集《北京时间》《即兴曲》《悲伤省》《世间所有的寂静 此刻都在这里》。

小引的诗

(21 首)

捡蘑菇的人

捡蘑菇的人把车停在白桦林边
他独自深入落叶之中
这一切非常自然

斑头雁的鸣叫带来了野鸽子
接下来是布谷鸟和云雀
而昨夜的雨,已成为往事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不安了,亲爱的
父亲在我身边轻声咳嗽
捡蘑菇的人听见天上静静的雷声


利斯特维扬卡镇

白桦,云杉,落叶松
睡懒觉的人
喜欢落日
有五条山谷
深入海湾
还有一个院子
开满秋天的鲜花
我去的时候
刚刚下过雨
木屋顶
正在滴水
玛莎告诉我
莫斯科离这里很远
高尔基大街
是镇上唯一的一条街


唯有下雪,值得喜悦

雪已经下了整整一夜
天亮
就不下了
这一刻
将是两个世界的重逢
冷风吹过所有的屋顶
下雪的声音
突然停止
你将听见一个人在家门口轻轻咳嗽


桃林下着毛毛雨

别的地方都在下雪,
只有桃林静悄悄的。
我们该做什么呢?
还是什么都不做。

我倾向于把寂静的事物,
理解成孤独。
桃林的鸟都飞走了,
剩下几间空房子。

那些消失的,
刚好等于剩下的。
那些暮色中的空房子,
并不值得长久讨论。

人须有疲倦的心境,
才能进入冬天。
桃林马上就要天黑了,
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过长阳

榔坪在下雪但是长阳没有下
长阳如果不下雪的话
宜昌也不会下。
沿着清江走了整整一天
我知道
你的家就在这里。
青岗坪的下面有好大一片苞谷
这让我感到忧伤
穿过一条长长的隧道
我的牙齿一直咬着嘴唇。


河流的两岸

河流的两岸相互平行
河的这边是条公路
河的那边是面山坡
河这边的人
要到河那边去
(他为什么一定要过河呢?)
只能坐河岸边的那条小船
小船从河这边出发
顺着河水划向对岸
河这边的人大声喊着
河对岸那个人的名字
河水静静流淌
河水带走了两岸


往昔

冬天我来过这里,秋天我再次到来。
仿佛一年之中季节颠倒,
一个看过落雪的人,重新目睹了落叶。
斡难河的流向会不会因此变化,
但也许只是错觉,
晨光中袅袅炊烟安慰着大地,
而大地沉默,安慰着我。


在室韦

黑暗中缓缓流动的不仅仅是河水
我们坐在屋顶
静谧中传来的不仅仅是星光

我们面面相觑
也不再徒劳的相互指认
这难言的夜晚并不需要光明

也不需要圆满
像落叶一样茂盛
像大草原一样无声无息


菜场之歌

红辣椒、大葱以及土豆
与政治无关。菜苔是甜的
据说可以跟冰糖媲美。
(为什么还不下雪?)
茼蒿像是疯子
芹菜近乎于淑女。
豆芽在旁边静静地唱──
你的骨灰在我身体里
朋友啊,你好。
朋友啊,再见。


巧合的不是灵魂是什么

走在下过雨的山上
安详而熟悉
黑暗中有什么声响
分不清好坏

相信安静是永恒的
相信你
相信美好和空虚
与巧合无关

要心存感激
在刚下过雨的山上
要忍住欲望
站在松树旁

多么漫长的夜啊
一直在下雨
又不停电
又不能在这首诗中写完自己的一生


落叶

你看见红叶在落
也看见黄叶在落
它们混淆在一起
并没有别的意思。

清明节的雨水清洗过化肥厂
也清洗了墓地
这似乎与往日不同
像个游戏。

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你去关心了
除了亲人、晚餐
和天气。

你知道吗?树枝从不关心树叶
树叶一直在落
而树叶从未减少。


致敬

十年前我看见过
星空下的河流越来越慢
清风磨损着山岗
与你无关

再也不能这样盲目了,亲爱的
家具要对得起木头
衣服要对得起棉花
酒要对得起粮食


在黄昏

1

冬日的黄昏正在降临
仿佛一场久等不来的大雪
你独自走在回家路上
仿佛那场久等的雪突然下了起来
在解放路
你突然感到了悲伤

2

许多事情就像黄昏时的火车
一列火车开过大桥
即便你看见了
你也不会在意
一列火车此刻正在大桥上开着

3

雪越下越大
天慢慢就要黑了
关于人生我已经无话可说
眼睁睁看见树叶在落
在盘旋,在腐朽,在歌唱


关于金沙江我还能说些什么

从山顶朝下看
看见河流是必然的
看见公路也是必然的
你必然看见公路上的汽车
就像看见一幢白色的房子
但你不在房子旁边

橘子树连着松树是必然的
松树连着竹林也是必然的
世界在这里倾向于下游
必然有风从背后吹来
顺着河谷吹
吹到你必然看不见的地方

当然了,如果是深夜
可以换个角度来理解
推开白房子的纱窗
你发现月亮低垂在山谷
有人还坐在原地
但你不在他的旁边

作为某种神秘的交换
你将看到一次偶然的流星
夜已经很深了
空荡荡的山顶有一颗流星
它倾斜的划过天空
让你在寂静中听到了轻轻的雷声


江水

阳光照着江水看上去很温暖
江底有什么东西
没有人知道
以前我坐船过江见过死人从上游来
好像是夏天
江水猛涨的季节
许多人指着江心喊
你看,你看,你快看啊
现在大雾弥漫
那里什么都没有
江水静静流淌
江底有什么东西
没有人知道


去美领馆的人

一个聋子问一个哑巴
去美领馆怎么走
芳邻路上的酒吧真不错啊
哑巴打着手语说
成都的天气很好,很好

阳光洒在盆地里,像什么
谁也不知道
关于世界的问题
关于革命和背叛
只有聋子一个人明白

昨天的消息就像一团树荫
你再怎么说也没有人相信
从人民南路转过去
前行三十米——快跑吧
菜市口的馒头明天涨价吧

松柏啊继续的长这是秘密
哑巴们坐在苍蝇馆中继续喝酒
乱劈柴呀,乱劈柴
聋子不能代表你——但是
你必须代表你的尸体


理发店

暴风雪,就要来了。
云层很低,压着
理发店旁的电线杆。
一到秋天人就掉头发
我很生气。

这是为什么?电视里说
霍尔木兹海峡局势紧张。
我们反对极端行为
气候变化
和政治无关。

落叶飘满水泥路
那么相似
每一天都不可预言。
我知道
理完发我将重新做人。

剃刀约等于寂静之物
人民约等于无。
改变世界就是围脖勒紧
我看见理发师的脸上
有着民主党派的忧伤。


完美的黑暗

一艘大船开过水面
我们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冬日即将来到
汽笛声中
大船即将靠岸

水面正在恢复平静
冷风中的码头
要被最后一根缆绳套住
或者,仅仅需要
一阵喧哗过后的寂静

那艘船就要靠岸了
多么可怕,夏天开走的大船
即将靠拢过来
明天的太阳依旧照耀东半球
并将照亮它的桅杆

只有岸上的无产者尚在酣睡
在梦中练习着轮流执政
也许事情就是这样
谁屏住了呼吸
谁就将拥有这完美的黑暗


山顶之歌

后来我都忘记了。
再后来
你也忘记了。
青山靠着青山
然后是平地
然后
是海洋。

站在山顶
也看不了多远。
就算你唱歌
也传不了多远。
事情就是这样
你不知道的永远
比知道的多
人间寂静
并不多我一个。

蜻蜓飞的很低
清风吹的正好
坐在山顶突然想起你
苹果是男的
番茄是女的
有一阵我恍恍惚惚发现
河水绕着山岗
宇宙围着地球。


空虚

天上有什么谁也不知道
山坡寂静
下面有家邮局

喝酒时我大声说话后来不说了
好像下了点雨
又好像没有

醒来时阳光真好
梦中做过些什么
我全忘记了

只记得落叶的悬铃木长在山下
不落叶的松柏
长在山顶 


下雪的中午在菜市场想起你

菠菜和胡萝卜
堆在木板旁
外面在下雪
冬雪刚刚到来还是新的
仿佛一句话
说了很久才说出口

辣椒是蔬菜
黄瓜算是水果
蘑菇过于肥美了
一个还价的女人穿着羽绒服
里面是西红柿
饱满又多汁

我要在生姜和大蒜间做出选择
就像一条可怜的鱼
还想回到从前
新闻说后天会降温
大白菜反对国家
但价格一定保持稳定

像每一个过去的冬天
冰雪中带来某种暗示的温暖
熟悉的事情就像一把大葱
墨绿中的雪白
它来自某块铲平的坟地
身体中饱含了逝去者的骨灰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