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老贺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5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老贺简介

(阅读:583 次)

老贺,本名贺中,生于北京。2003年创办猜火车文化沙龙;2013年创办文化民刊《好食好色》;2018年出版诗集《这个世界我照单全收》

老贺的诗

(19 首)

一梦之地

列车在行驶
我一猛子扎下去
路程很远
我扎得很深
继续扎
潜伏于时间的中途

我一猛子千山万水
我一猛子海枯石烂
我一猛子河东,
一猛子河西
乘客都成了风景,
风景都成了路边的看客

当我挣扎着从黑暗中
探出头来
换一口气,喝一口水
偷眼看了看
远方,还有一梦之地


暗杀

在心里杀死一个人
才叫做暗杀
风不吹,草不动
尸体就滚到灵魂的阴沟里
继而微笑
打恭
握手
春风秋月
花好月圆

直到一日
你从大醉中醒来
看到满桌的荒坟
推杯换盏。


巨人之死

有没有一个通道
让所有人做同样的梦
睡前同样恐惧
醒来同样虔诚

这是一个巨人的梦
他梦到亢奋之处
吞掉了自己的梦
醒后,
七窍流血而亡


清明

春天
新鲜的死
绿色的死
生机勃勃的死
从墓地里伸出头来
完成一个盛大的节日

从四岁开始
我心里小小的死亡
就慢慢地生长
它有时尖叫,有时沉睡,有时胆怯地
偷看外面的世界,顺便吃两个
真实的日子

每到这一天,它与山坡上的死,平原上的死
庭院内的死聚在一起狂欢,燃烧,怀念盛世的祖先
每到这一天,我早早躲出家门,
藏在树上,看桃花粉红色的灵魂
洒落一地。


孤筏远洋

蓝石喜欢冷风景
他的想象力穿越冬海悬浮于薄冰
作品中最柔软的部分是海面上渐渐融化的部分
狗子带着小狗来了
小狗是他形而上思考的一个
形而下问题
他将在夕阳下继续追问
直到被大海删去记忆
删去耳朵
删去
海面以紫红色的速度融入天空
船只闲置在抒情之外
我们走着
我们微笑而静默
我们是来自远方的演讲者
各自比划着取消着自己的声音
我们是从空而降的道具
配合着黄昏慢慢排出体外
有那么一刻,色彩在天的边界上静止了
这个镜头被残忍地抛向远方。

当镜头再度回归
夜晚浓缩成一个鄙啬的酒馆
三兄弟赶到酒桌前
推杯换盏,抱头取暖,
努力着学习着
海蛎的尖叫
为孤独的现实做着伪证
当凝固的大海在酒杯里苏醒
牙签穿起一层层白色的泡沫
我们喝下去,喝下去
数着脉搏,孤筏远洋


止住风
止不住飘泊
止住声
止不住沉默
止住镜子
止不住时间
止住见

亲爱的,
这世界很小
空与空只隔着
六把椅子
六张糖纸
一场虚构的葬礼
床的疼痛再一次惊扰
陌生的冷,弯曲
渐渐长出
月光的獠牙
鬼魂漂浮于窗外
低端游走于瓦砾
整个黑暗攒足了力气
一寸一寸地
撑破光明
窗帘
遮蔽了内心的
红色记忆

止住火焰
止不住灰烬
止住世界
止不住虚无


小路

这个世界,还有另一个世界
那里有书,有围裙
风吹不动尘土
月亮悬浮于黑暗
 
小路没有尽头
树木反光着记忆
老人从后视镜中看见海
海看见孤独
 
我们继续前行
我们已被接走
小路没有尽头
昼与夜
已经融为一体


雕花老酒之梦

一夜清凉
一夜浮云
雨水慢慢地敲打
玻璃房顶
我知道是你在某处
敲击着这个夜晚
但你始终敲不开我的梦
因为你总在光鲜处入手
比如琉璃,比如翡翠,比如合金铝
这些都是白日梦的残片
 
你为何不敲打一棵树的影子
一阵风的尖叫
一个狂想的正面与反面
所以,你应该虚构一坛刚刚出土的
雕花老酒
慢慢地敲
然后听一听
里面也有雨声
有一只猛虎在梦中
鼾声辽阔


寂寞的耳鸣

今天,我想拍下完整的你
你的阴影,你的摇摆
你的遮蔽 阳光无法照耀的地方
必有眼神儿来过
你说你想开得慢点,躲过整个春天
躲过唐子城河深一脚浅一脚的呼吸
你通过时间躲进流水里
你通过流水躲进颜色里
你通过颜色躲进爱情里
你通过爱情躲进蝴蝶里
你通过蝴蝶躲在幻化里
你通过幻化躲进眩晕里
而此刻我拍下的
是一岸寂寞的耳鸣


午后

午后
南城老街
阳光落在暮春的青砖楼上
被杨树遮住的是多年前的阴影
 
阳光很旧
雾霾很新
 
没有雾霾的日子仿佛是一天
没有雾霾的日子走到晌午
就静止了
 
草地上跑过来的那个男孩
应该是我
正隔着栅栏眺望
多年后的样子


黑暗的余光

蜡烛,将一个人的夜晚燃尽
我是烟灰里最后一丁点火星
黑暗的余光。
 
梦与醒之间只隔着一层诗歌的扉页
正如夜空之上
你我的签名全部擦去之后
黎明才能升起


穿过他们

走在陌生的城市
就像走在德尔沃的画里
没有过去,没有未来
 
他们隔着镜子
喊我,跟我打招呼
挤眉弄眼,搔首弄姿
他们向我展示各种生存的形态
婚丧嫁娶,生老病死
 
他们想绕过黄昏
去我的故乡找我,
叫醒我!修改我的年龄
籍贯、性别、身世
 
而我此时正在穿过他们
就像穿越我的一生!


玩掇刀的男孩

雨后,一小洼水的绿色童年
慢慢地长出红砖、青苔
季鸟猴,树坑旁
男孩子的掇刀游戏
一小块青泥是他们
潮湿的世界。
 
再往深里看
还会长出合作社、粮店、小学校
提着网兜取奶的老太太
我在放学的路上
无聊地踢着石子
 
傍晚六点,楼前会准时长出个大哑巴,
他坐在自己的菜圃前
一边吃面,一边空洞的看着前方
他听不见一点声音
却能发出全楼都能听见的动静
玩掇刀的男孩们
四散奔逃


我要在你眼皮底下,携带着秋天过冬

昨晚,我蹒跚归来,带着一路狂醉的北风
一只树叶悄悄飞了进来
他身体很轻,下降的速度略显缓慢
我要把他踢出去,踢出这个安静的夜晚
可他却往里跑,显出无辜的样子
原来他是被严冬追捕的秋的士兵,仅存的火种
就像一个受伤的战士想躲在老乡家里,
养养伤,吃吃鸡,看看风景

于是,我捡起这片小小的树叶
秋天衰竭的心脏
我把他轻轻地夹在书里面,代替书签
兴许深夜,会从书里走出一个弱冠书生
与我长谈,与我对饮,奏一曲“秋江夜泊”。

北风你听好了,我要在你眼皮底下,携带着秋天秘密过冬


身后的岁月

放下你
如同摘一片树叶
没有知觉,转身就走
越走越轻
走出身体与灵魂
走出轮回与古籍
走出走

穿殿堂,过午门
见一妇人路边叫卖空心白菜
张口欲问,却喊出了前世的疼痛

只见银幕上一黑衣男子
手捧叶形心脏
身后的岁月凋零成
一棵枯树


睡觉时,一只舌头挂在窗口

睡觉时,一只舌头挂在窗口
你的尖叫只能惊醒
夜行人,与两三只诡异的小猫
如果是夏天
我们会怀念一条河流
有白色的小船从欲望的上游飘过
整个夜晚都在航行

我们在虚无里诞生 在虚无里老去
在虚无里风起云涌,
时间是红色的
花朵是酒国的粉黛
开满冉冉升起的明月后花园
今夜还是牵一牵手吧,虽然我们早已忘记
但彼此并无仇恨

酒醒时,另一只舌头挂在窗口
代表闲人免进,或明镜高悬
还不明白吗,寡人有疾
已黑白颠倒,混淆视听
为了羽化梦蝶
大隐隐于诗,
第一次,将酒色与情枝寄给远方的孤独的小镇

如果此时,小镇的路口有棵大树
那就把舌头挂的再高些,再远些,面朝南方
并向未来所有的情人及其助手们宣布
从明天起,
无腿的人将出门远行
有嘴的人请停止歌唱


钓鱼

当夕阳燃尽了最后的炊烟
宇宙的铁栅栏在人体里若隐若现
月光已悄悄磨亮了牙齿
一条条夜晚草草上船


黑暗的余光

蜡烛,将一个人的夜晚燃尽

我是烟灰里最后一丁点火星
黑暗的余光。

梦与醒之间只隔着一层诗歌的扉页
正如夜空之上
你我的签名全部擦去之后
黎明才能升起


阳光下,一伙野草想疯长出铁窗逃脱花朵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南方的记忆
南方是花朵的记忆

一滴水在雨中变成了泪水
在怀旧中是盐
流出骨骼与大海的内心——
腊肉般小镇的表情
翻手为云
覆手往事浪子般蒙面归来
满城皆落花
人间的六月 有我潮湿的半壁乡愁
漫过金山
漫过北方乌骓的马蹄

我的记忆是六月的记忆
六月是花朵的记忆

一辆火车疲惫地运送着归途
在青春里提速
在欲望里出轨
在时间的阴暗面挂满星辰
今夜,是谁在思念中打开了远方的小门
毛茸茸的童年被你寄养在往事的陈酿里

记忆中的花朵总是沉睡的
落叶总是飘零的
火焰总是孤独的
就像用过的日历越擦越黄
就像千年前的女儿醒来是一种疼痛
就像黎明的诞生
源于一次青春梦游的走火

亲爱的,可以在月光下等一等自己
家乡的铜镜为你保存了往昔的容颜
沉默是前生
张口就是来世
今生的茶花
在三月的书笺里叮当作响

我的记忆是书笺的记忆
书笺是花朵的记忆

如果幻想可以瞬间到达
那么思念就必须通过童年、青春与永生
必须通过河流与唢呐
必须穿过针眼与伤口
必须慢于家书
静止于岁月的空弦

阳光下,一伙野草想疯长出铁窗
逃脱花朵的记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