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阿坚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7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阿坚简介

(阅读:1678 次)

阿坚(1955- ),原名赵世坚,出版有小说与诗合集《正在上道》,长期从事搜集整理当代民谣的工作。

阿坚的诗

(12 首)

怀念过去也是生活

自己缝制棉袄自己发面做馒头
想起姥姥揍我和揉我的手
那时有轨电车比现在飞机可爱
那些冒出咸菜气味的旧照片
像一扇扇小窗,窗外的古代
三十年前的古代啊
仿佛推窗可得,远的反而近

感动于昔日的细节
眯上眼,就能重来一遍
再用一回那位阿姨的上海香皂
再把那根三分冰棍用舌头舔光
在大人舞会的食堂和女孩说话
那时的星星全是仙女的眼睛

怀念过去,这实实在在的生活
仿佛反刍,第一遍是昔日的味道
第二遍才是真正的营养

时间从来就在那呆着,横贯前后
向前用身心,向后只能用心
我们经常返回过去,过一把瘾
却无法赖在那不出来


儿子老子

你爸不爱你的妈
心思只在别家的妈
别家的妈,像你姐
你爸管她叫小姐

你妈流泪你留级
你爸买来大鸭梨
你妈捶他像擂鼓
你爸揍你像揍驴

你妈不跟你爸离
管不了你爸管得了你
放学只许回家玩儿
就怕你去找女孩儿

你的女孩像青蛙
为啥慢慢变蛤蟆
老师告状你告饶
爱顿小打你大嚎


养育

你屋里的老鼠爱富不嫌贫
它们偷完富邻回到你这
你扔在炉边什么它们就吃什么
吃不了兜着走,不浪费一粒
你忘了喂食,它们就啃旧书
因为新书的油墨味太恶心
你省一小口,顶它们一大饱
它们住地下室和屋顶
你看不清那些精巧曲折的楼梯
只听见软弱的足音,点点滴滴
它们把你这间当成大会堂
你一放音乐,它们滚着跳着
笑出芝麻粒一样的小牙
可是那只母鼠很久没有下来
它拖着大肚子在梁上散步
那双小眼里满是慈祥
半个月后它下楼带着三只小崽
小崽们晃晃悠悠打量这个世界
一看到你,仿佛看到上帝


梦不是你

被子是盖在外面的东西
你睡觉时贴身盖的是梦
从你眼帘一下就滑满全身了
一旦盖上你,就觉不出是梦了
单一种你的生活,仿佛模子
却又扣不住你自日的生活
梦是生活反面之说不适合你
那夜你在梦中向枯井深望
越想看清可井底逐渐模糊
你象个编蝠已倒挂在井沿了
井底一股吸劲,你先听见古冬
那声很近,从你额到耳那么远
接着你和梦里的你忽然疼痛
摸摸并底,很凉,摸摸脸很粘
终于想起井壁上可能有灯绳
一拉亮了,井底是房间的地板
镜子里你的脸有处滋润的红
你靠在床上找这梦的原因
你钻过矿洞找到过美丽的石头
曾把头探进一大酒缸舀出缸底
把头探进过小窗,漆黑的芳香
也确实扒这一眼古井向下望过
象扒住一个女人望她的心眼
可这落并梦一下把你摔在梦外


小晨

你又团结了个农村丫头
她老家专出伺候人的天才
你已计划她给你生个两男两女
你可躺在床上抽烟看报打哈欠
等着她抚睡了孩子把浓茶端上
她长得也象东洋旧式妞女
白,眼睛长,步履和话音都小
每次把晾衣绳饭桌弄成风景
然后惭愧地笑笑,牙齿一亮
她不跟你谈文学音乐什么的
也不用夸她啥,拍她一下就行
你的所有虚伪在她那儿没地用
带她下馆子,加同你有四报筷
到了夜里她跟个小青藤似的
可她为何不嫌你又老又穷呢
她说我党你象农村人可不一样
跟她相处比跟城里的省心省事
她拿起你的文章问真能卖钱呀
这要是个大学生不定怎么夸它
偶尔你也想想过去的文化姑娘
你承认自己象个自私的地主
周一到周五活在乡下村姐身边
周未去那个名媛沙龙文一文化
无所谓声张,那村姐体谅你呢


78年过关

78年四五平反时你也成了英雄
基本算追认,英雄就虚了
政府召你去吃饭,饭前非坐谈
别的英雄比你激动,如返广场
忽被抬举,他们的虚荣深不起
你心里发痒想笑只好多吃猪爪
你的报告是浅灰黯黄的调子
介乎李玉和跟王连举之间
人们听惯高音,你的中音时髦
你虚的荣是一种大荣,很空阔
这种大荣远不是社会和党给的
是你心里的一种气功,合天了
当时在广场你也跟吃错药似的
比疯狗高级,算疯马吧
觉得广场是那么光荣的草原
任青春奔跑嘶呜践踏撂蹶子
但你的神经却悄悄留了根线索
虽是一根,却象灯绳一样
一拉,就提前跑出明亮的包围。
否则你被抓进去很难不当叛徒
那几天惶惶等待备好了牙膏肥皂
成天吃好的,象最后的晚餐
风头一过,你的心依然灰溜溜
正好,灰色的心永在黑自之间


川天之秋

哥们来信说她自杀三次未遂
现送进精神病院己无危险
说她觉活着没劲不见得是为你
你算了算,她刚离开你半个月
这个身体单纯内心多欲的姑娘
临走时没理你悄悄登上列车
她同学说她来京是为将你一军
看你敢不敢和她痛快恨爱一场
可你对她好而不烈,象剩仆人
奔走在她和另一姑娘之间
她离京后来信说对男人已失望
信中没按许诺把钥匙夹上
那是最后一封信,信就几行
她喜欢变态的舒曼画死的蒙克
投身于死和疯的姑娘是珍贵的
那珍贵属于世界,你失之交臂
你冤成使她失望的最后一块砖
整座大厦在她那儿先倒了
你这最后倒的一块砖承担罪责
若不倒世上还剩一块砖的建筑
一块砖立往也是碑可你委糜了
你成为过她的房间却是大帐房
记得她说,你这伟大虚伪的人
为了轻松爱她,当时你没否认


那一片大楼基

那一片大楼基,久无动静
连绵的水泥柱子像一座石林
是我们的乐园、战场和猎场
春打麻雀捉蚂蚱秋天打蛐蛐
那里的虫鸟们没有我们狡猾
弹弓仗,抓特务,常常变成打架
那里的野草乱石沾过我们的血
尤其夜晚月影斑驳风声如老猫
屏息走进练习胆量,不敢咳嗽
一群蝙蝠被我们吓得乱飞
我们靠在柱上大口地轻声喘气
灰白的柱子比圆明园里更多
我问大人这里也着过大火么
大人说苏联人盖完地基就走了
又骂了苏联修正主义了背信弃义
我告诉伙伴们放心地玩吧
苏联人不盖楼了送给咱们玩了
大家嗷嗷欢呼像占领了国家
可一个大孩子说你们就知道玩
大楼都没有了也不心疼吗
他用纸叠了苏联红军船形小帽
开仗时异常勇猛,用土坷垃
打得我们这边德军都快哭了
打到最后我们骂他是修正主义


网球

飞行的网球,绿色流星
对面的大款一身肥光如月
他夸我喂球喂得舒服
又让我喂他春夜似的情人
她以为大款的朋友也是大款
朝我发出卧室般的微笑
她弯腰拾球若撒娇翘尾
让我舒服得忘了自己穷富
大款说要去谈判不带我去吃了
她问我呼号,给她潇洒写出
却没告诉她那是公共传呼
他们上了轿车,我上了自行
半道饿了,碰见拉面馆
钱只够买西餐的主食和冰棍
拉就拉面吧,真像我满肚柔肠
拉面老板的儿子叮嘱网球拍
喊爹,咋有这么大的苍蝇拍
那小童怯怯地望我像望着猎人


饿是犯罪

吃了么,没呢
吃了么,吃了
吃了么,快了
吃了么,怎么着

地湿天先湿
问人先问吃
人嘴张天地
饥饱最先知

吃肉的人,不要太肉
吃面的人,不要太面
大师能喝西北风
倒指东南练气功

吃饱无愧
饿是犯罪
犯了第几
破坏自己


天天日出

天天日出,天天夜亮
我说不信,能撞不上
我的身子空了
她的肚子大了
正好她没地方再要
正好我没东西再倒

摸摸她的肚子
我说是个儿子
她说女孩就留下
男孩就流走
我说老天给咱块肉
哪能挑肥拣瘦

她说她要卧床保胎
我说孩子不想发呆
孩子正趴在车窗
你就是一个车厢
她问车窗在哪儿
我说是你两眼儿


上帝应该有个哥

猪是最脏,最是健康
人最干净,最爱得病

越洗越脏的是水
越想越近的是鬼

进完了教堂进洞房
盖完了寺院盖医院

人拿自己当要紧
活不够来活上了瘾

阿弥陀佛挺绕舌
是佛还是阿弥陀

老天是爷该娶个老婆
上帝是弟该有个哥哥

没跟神仙握过手
也能活到五十九

去信什么,都是什么
不信什么,不算什么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