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老刀客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9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老刀客简介

(阅读:1120 次)

老刀客,本名朱鸿宾,山西人,诗人,记者。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有诗集出版。

老刀客的诗

(24 首)

枣花

娘生她,在血色黄昏
没看上一眼就隔开山高水远
从小她记恨
满树枣儿红的秋天

麻雀
年年催熟枝头的香甜
她跑到山顶上
放纵泪水向一堆黄土倾泻埋怨

日子在爹的酒气里
过去了十七年
一个满口侉话的老男人
第一次接她下山
落地的枣花躲进一把雨伞

一场暴雨冲塌一角天空
被矿坑压弯腰的父亲
彻底闹一回罢工

回 家
小村举起一树树枣红
一声声呼唤翻卷满耳山风
枣花儿
一颗结在心上多年的泪
在一座空坟前,砸下深坑


海魂

这是你的海,此刻如暴怒的巨兽围困于铁栏
你一生骑在它背上征服过数不清的险滩

父亲沉船那天刚好是你十三岁生日
你满目期待在夕阳里眺望熟悉的归帆
没有归来的父亲只留下匆忙的背影
十三岁的你读懂了海去碰海是不流泪的男子汉

从那以后你没有了生日只记着父亲的祭日
风中雨中升帆落帆赤条条来去  无挂无牵
没有笑没有泪甚至没有半句多余的话
只有野性的酒和父亲抽过的辛辣呛人的烟

这一晚你孤独你觉得很老了有一种预感
从外面的雷鸣电闪中隐约传来父亲的呼唤
你流了泪你奔出门你终于跪在海边
冲着你的海你醉了你疯了你斩断了船缆


老家来的亲人

钻出一场小雪
饥饿,拧响一串好听的音符
从西北风攻陷的小山村
赶来看我

我走后   是麻雀们
执拗地守护贫寒的老枣树
在喊渴的土地上
年年摇醒桃花 唱山歌
活着,陪伴满脸愁云的天空
死去,落下一片枯叶

清晨,我招呼亲人以小米
乡土与乡亲的气色
亲切且厚道

夏天,楼前的大树被放倒
鸟儿们哭了一天
我也想哭
一地落叶替我流泪


钟表匠

自打下岗后,就整日
躲在偷懒的表芯里
放火,埋地雷
媳妇去往深圳打工

唯一的儿子
穿制服,保卫一家夜总会
时间是手里的表
大的,小的都是哑巴
他设法让它们开口
说出人间冷暖
滴嗒就是完成一次抵达
送一个水鬼上岸
打捞在光阴之海淹死的叹息

清早,一头磕在菩萨面前
一屋子大钟都撞响了
是佛在喊他,他飞了起来


小说家

一个被故事掏空了心的人
大半生支付给了稿纸
吃的是情节 娶的是虚构的女子

一箩筐书稿是全部家当
十平米的房子装不下他的想像
廉价香烟熏黑的手指
在梦里指点江山

焚过稿 流过泪 自杀过一回
没见一篇小说换回过钱
那个冬天专门给他设了一道坎
一屋子煤烟呛死了半部红楼
成为了一条抢眼的新闻
登上小报头条


黎城风物

谎言鬼话,统统交给洗耳河
干净的耳蜗
适合放进一声虎啸

耸立的山石,都是黎候虎
那年枪声一响,复活了

金鸡寨,站着世上最大的母鸡
每天早上产一颗金蛋
在东山顶上

秋风放一把火,四方山就着了
只等一场大雪来扑灭

石头在山中,长出石墙石房子
人在夜晚化入石头
咀嚼更坚硬的寂寞


佛在山巅

山顶招风,招惹最大的风
山顶孤独,老鹰爬一回也嫌累
雷电一甩鞭子
云的陀螺就哭了

山顶有芸芸众生
小草 野花 灌木和虫子
苦命孩子没有生到好人家
吃石头,喝大风
替一座大山受罚

一到秋天,满山树叶哭出心底的血色
必须有佛保佑,必须有小庙
在山巅盛开
飘落以吨计算的阳光


在佛寺

灯一直亮着,白天也不灭
黑,不止在夜里

有风无风,风铃都在塔檐下
风来,打一声招呼
风去,就在一寸寸鸟语里
念佛

石狮子护送
声声木鱼穿过夜色,累了
在大门外打个盹,眼睛睁着


金沙滩

沙里没有金子,有的是凝血
战士的,战马的
从此,滩上寸草不生
不能活着,苟活是对血的亵渎

这里的鸟是飞刀
云是板斧,都是一门忠烈的后人
金沙滩不缺英雄
杨家将士的恨埋在沙土里
大火着了千年
又被多雨的天空一次次浇灭

夜深,一阵阵喊杀声
敲开我居住的客栈
惊醒我,抽出枕边的老刀


壮行

河水,一路冷下去
岸边只有芦苇在守岁
一把刀,在杀死秋风后
暗藏于心底

国破家亡的愁
在一大碗酒里燃烧

夜色以深不见底的黑
酿一腔热血

头颅尽可以挂上旗杆
有一大群鹰在等他归来


蚂蚁

神说
鸟是过河的蚂蚁
我爬了半生,终于上岸
等着长出翅膀
鸣叫出心底的苦水
等来等去
终被打磨成一只萤火虫

黑夜 最见不得光亮
我就装死
秋风入梦,再不能醒来

闪电隐藏在山那边
收藏闪电的人在午夜出门


后来

你走后,一场大雪就来了
屋子里炉火醒来
酒醒来
睡着的是手指
吉他冷落在墙角

雪不会停了
一想你,天就黑下来
好冷,用你的名字生火
一粒火星跳起来
我在梦里疼醒

遇见你,不过是让我的心
被一片雪花击穿  
而不能说疼


初恋

月亮,距离我家仅隔着
两条街道
小时候,我不敢去找她
院里的大黄狗很凶

上初中,她家搬到乡下
那天夜晚,来找我
说再见时拉一下我的手

月光的美,够我仰望一生
夜夜都走下来,我老了
而她不会

鸟雀从山野来,我打探故人
它们说认得

雨在窗外,月在我梦里
停电的午夜,火柴是月
被叫醒的蜡烛是月

一想,她就出现
多像传说的海螺姑娘


收藏

你抓到一颗星星
摊开的手心里,果然
有一点亮光

葡萄架下,听故事
黑夜看连环画

长大后,你带到海边放生
不舍得给我

手轻轻一抖,
它一下子飞出去
擦亮被黑夜锁住的钟声


隐者

诗被泉水漂洗,雪睡入一朵梅花

我住在大唐的乡下,竹林清幽
杜甫从一幅画里走出来
约我饮酒

竹叶青不过瘾,杜康不够喝
拿去兑了满满一大壶
月亮的眼泪

喝了不到一半,人间就醉死

剩下的火,我倒进汨罗江心
被形容枯槁的老先生一把拽进水里

他太寂寞了,留我小住三天
都是去年的事


老电影

黑白分明,看不出色彩的花
开在村庄额头
我下地种田,拨弄春风
你打开弯月的水闸
换洗过季衣服
当一列火车拽着你远去
胶片就断了

空白的银幕,一个人守着
一遍遍去到片尾,听
南山寺的钟声

去年,你在我在
那一对小树也在


长河饮马

行走一天,夕阳
终于烧开了一条河水
战马大口大口饮下
比夜路还要漫长的水声

流水在眼睛里歇歇脚
还得上路,家在千山的那边

风在路上,有鸟做向导
黑骏马望一眼刀客
头低下去,多像害羞的情人

弯月,被一夜北风打磨成刀

关山万重,马蹄可以丈量
烽火连三月,家书系在
大雁的翅膀上

不冷的,是一支羌笛
吹出的乡愁,融化边关积雪


神的小羊

跪在寺庙里,一只小羊
村子里一对夫妻送来,还愿
眯缝着眼睛,有一点泪

七 八岁的男孩坐在小羊旁边
刚刚喂完一根胡萝卜
爹娘烧香叩头后,要下山回家
那孩子死活不肯走

一家三口当晚都住下了
我也没有下山
半夜里,还听见争吵
一大早,我去大殿里进香
看到那孩子在院子里哭
小羊已不见了 


醒来的人

夜已大醉,夜光表的指针
被山鬼定住
劈木头的男人
惊醒于大门外的风雪

斧头压在腐败的秸秆下
父亲新坟在后山
孤独牧云

整个冬天的西风灌浆在
木材的年轮,铁硬

斧子劈下去,像在敲一口钟
早年间,小学院子里那一截铁轨

公鸡打鸣已是陈年旧事
野草昏睡地下,深山惹不起的野猪
从咆哮的饥饿里
盯上叮当火星


魂归

天空浪费多少云朵
墓地的月光却不会多余
爱过的植物,现在拥抱着他
冬天的雪暖暖的
比心柔软,是她的

河水必定要路过的村子
是家乡,他只在夜里回来
担水劈柴,吻她后
在花香里走开

不会流泪,手里的斧头
钝了,砍伐不动
门口的臭椿树

她一边织补黑夜
一边在炉边烤心头的雪


圪梁梁上兰花花

长着一双单眼皮的妹子
念到大一  就辍学了
娘得了癌症,
爹在工地上,摔断了腰
弟弟妹妹不能失学
她回到村子里
收拾破烂的家,留下我想她
后来,不能想了
她嫁给县城一个哑巴

去年中秋回老家,听说她不在了
梦游症,上吊在厕所里
36岁,逢本命年
留下一儿一女,长得像妈


牛郎织女新传

牛郎在城里一处工地上
隐姓埋名
上个月差点被阑尾炎要了命
织女进了一家足疗店
一天到晚
伺候一只只臭脚
一对儿女锁在大槐树下
的出租房里
相差三岁的姐姐照顾弟弟
眼看到了上学的年纪

耕田织布
那都是老黄历里的故事
爱情山上的茅草屋
坍塌在那年的一场大雨里
三亩半坡地只长荒草
不长责任

凌晨回家的老婆
兴奋地告诉他
一位客人的公司正缺个保安


搓澡工

每天和一身又一身
白肉较劲
不想看,眼睛还必须睁开
见多了羞耻
不过是最本真的裸
管他是谁,脱光了放倒
都是一团肉,一件20块人民币
前年十块,去年十五
翻过来,侧过去
左右上下,不得见人的角落
打扫干净为止
在乡下,老爹照料孩子与自留地
过年回家,他俨然已有
城里人的派头与口吻


借口

儿子进城多年
孙子带大后也走了

去年老伴去世
还没入祖坟
一个孤老头独占一个院子
喂养一头老驴说说话

昨天,儿子回来送米面
叫他一起走
他不去
怕丢了破窑洞里的棺材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