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白桦(重庆)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6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白桦(重庆)简介

(阅读:624 次)

白桦,笔名舟晓川,《中国微型诗》社长、主编、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理事、短诗原创联盟副会长、重庆市南岸区作协副秘书长、重庆杂文学会会员。

白桦(重庆)的诗

(14 首)

晚菊

临别的云来看你
来迟的人来看你
 
你累了
你也不情愿躺下
 
好像你有什么话
还要诉说
 
你脸色枯黄
却没有留下一丝泪痕
 
风雨中的一团火
吞噬着最后的秋色


玻璃

几朵云在一块玻璃上   划船
一点都听不出   流水声
仿佛那些摇晃着的树叶
就是被溅起的浪花
或许浪花就是星星的化身
打湿灯光   打湿某种手势
泼上花的芬芳   芬芳便很锋利
像一束光芒   可以点燃水

时间的刀子   睁开一双眼睛
栀子花做了阳光的骨头
有人说   夜是一口鱼缸
我们这些人   就是里面游来游去的鱼    
夜的身后仍是一片丛林
更远的北方还飘着雪那些来不及躲闪的呼吸
散发出久违的烟味

静时   才能听见一只虫子的叫声
梦   已放不回到原处
那不露声色的湖泊   渐渐
养殖出能够治愈伤口的羽毛


微型诗四首

1、喝酒的月亮

谁看见谁   在桂花树下喝酒
醉醺醺   一下子扑在海里
淘洗   乡愁

2、从未有过

趁你睁一眼闭一眼的时候
我朝海踢上一脚   落日
成了我手上的一枚煎蛋

3、虚构

把生活比喻成一口锅
树叶走失在夜里
我只好叫来海,一起谈谈人生

4、影子

或许那正是我在这个春天
修筑的一口鱼塘
我写好一首诗   当作鱼杆


这一年

去春天的路上依然很拥堵
我能眺望的只有那山
那山,挥动着手臂
我却把自己叠成一架纸飞机
掷向天空

云是多么安静
它可是我心目中最美好的湖泊
即使我被一只乌鸦逮住
不尽人意的夜色
依然会惊涛骇浪

穿梭在人流中
我的影子倒像是默默无声的田埂
活着的落叶,还在自言自语
我却以写诗的方式
兑出时间的盐水

或许我只是自己
随意放在窗台上的一片桔子皮
好似冬天的一束阳光
溜进我灵魂某处角落
与我寒喧问短


地铁

这座城市的肚里
喂养的几条蛇
胃口   极大极大

谁也不知道谁是干啥的
都往里面钻   
嘀嗒嘀嗒的脚步声
把时间拥堵得喘不过气
而另一群又一群人    
被吐出来
像是被驱散的蚂蚁    
各自盘算着 
今天的开始
或者结束


如果

如果要我认领一些东西
我必须把时间当作女人

我的影子被谁咬了一口
我并不喊痛    其实时间女人
是我骑着的一匹牧马

如果你还相信我
我就是你眼中的那座雪山
即便我走到一个陌生的巷口

藏在秋天里的村庄   仍有树在咳嗽
傍晚捂不住脸上的皱纹   微弱的灯光    
好像是你的手指   触碰到
我心里的一处暗礁

我不会妥协   我以我的骨头
许下诺言   风永远不会生锈    
即便一些石头哭出声来
我也不会以梦作钱币   与你交换

直到有一天   我可以用诗下酒
山也要弯下腰来   与我干杯
如果你不嫌我慌乱    
我要像抱住那朵云一样    
抱你


某种过程

夜,向窗外扔了一粒鹅卵石
击中风的心窝
一束灯光在时间的深处
提取疼痛中的盐水
影子里的两棵树
仍然紧抱在一起
并没有着火的预兆

远处一座雪山
应该沉默不了多久
风不用叫喊
空气不必恐慌
被捏响的花影
决然不会戴上
死灵魂的面具

夜,已不是原来的那只陶罐
虽然月光与红酒
发生着些纠葛
梦的嘴里却一直
含着一枚苦难的蜜枣


杂念

有时候,你是根不肯扔掉的光骨头
一匹挨饿的马,仍在嘲笑着闪电
旧日的风卷土重来,刺住灵魂的眼睛

夜过于自信,也会误入春天的泥潭
影子总想抬起头来,捡起一块石头
也未必将阳光拧成绳索
只有当你踩到自己的脚趾的时候
你才会明白,杂念并不可恨
只有杂念不成为摆渡灵魂的毒药

其实,杂念也可以成为
映亮美的柴禾


遐想

你假设自己是穿靴子的猫
想钻进时间洞里探个究竟
然后给梦洗澡
再邀来一颗星星
一起给夜揉揉背

也想把自己写下的诗
栽成一棵苹果树
叫天上的云朵不再忙碌
让鱼儿撒娇般浮出水面
甚至给山植上耳朵
哪怕风扛不住阳光
你一点也不在乎
春天对你的嘲笑


即便

即便花瓶摔碎了
那束花也无力哭泣
即便屋里已熄灯
夜就是守在枕边的一只猫
即便咬痛了梦的手指
你一觉醒来
也只能先跟自己打声招呼

你多想在自己的身内开凿一条河床
即便杯里的茶水模糊了你的模样
即便你在空气中摔了一跤

要么  你的眼神是不会退缩的漩涡
要么  你真把流不走的时间
贴在了墙上


靠近

此刻
秋天就住扎在一本书里
搁浅在我的手上
我却不时往窗外望去
紫荆花攀在屋顶上
偶尔飞来几只麻雀
翻出一些声音的颜色
 
我却寻觅到一丝风的缝隙
让声音的颜色潜入心中的城堡
我幻想着
无眠的花朵被月光弹响
那黑夜便是一只温顺的豹子
欲念总是那么斑斓
倘若影子也是致命的漩涡
 
我望去   太阳
是那飞翔中的巨鸟
或许太阳更像一把
扎满鲜花的弓箭


某种场景

鱼像是游动在河里的盏灯
来自一些声音的光亮
迫使太阳成为一座火山
谁在四处寻找命运的黑匣子
土出的瓦罐   不再哭泣
饮酒的人  从嘴里吐出炊烟
一朵无名的花   开在时间的枝丫上
一些影子渐渐发烫  眼里有潮声
 
晚点的火车  打住了徘徊的灯光
目光与风拥挤在一起
挥动的手   不时惊扰着可怜的小虫
栅栏边的杜鹃   红得流血
一声叹息逼在烟蒂上
怀旧的站牌   烙上火一样的斑点
夜静得很深   深得月亮不敢露面
这时憧憬   像一张薄薄的纸
经不起一粒灰的穿越
 
场里场外   梦都在画妆
梦与人撮合   上演一出戏
五颜六色的故事   茶色的心事
藏心的诗书   破绽在一连串的台词里
梦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角色 
灵魂的面孔   血一样的深处
不可失手的骨头   在诗中行走
无法滞留   惟有诉说和徒劳

一些情景被修剪   一些心迹若隐若现 
将日子的房间搬到台上
表情与梦对话   找到合适的借口
表情如烟   梦醒来
该是谁的化身


遇见电话亭

我的眼神是一滴雨
墙上的旧砖有些   来历不明的倾斜
马路对面的电话亭   看起来很安静
 
我一步一步靠近电话亭
里边有人   我假装低着头
其实我并没有装出不快的样子
我好比小小的插曲
 
打电话的姑娘时而比划着手势
时而不经意弄着帽檐 
时间悄悄地溜走 
空气都没露出半点倦意
 
我想象着   电话亭是一部电影
有人念叨时   它是不肯转身的站点


站在夜的路口

不时碰见一些陌生的面孔
心里那盏灯   撩开一声声叹息
我像一棵树   紧紧抱住自己的身影
匆匆一阵风   拂过贪婪的河流
 
我抚摸不出夜的皱纹
远处的喧嚣   去了另个河岸
欲望长出稚嫩的羽毛
萤火虫   就像闪烁的花朵
沾满卑微的欢愉   谁在我目光里
荡起双桨   喝不完的月光
半醒半醉的荷塘
 
梦是一把刀么
一旦火流出血
我头顶上的那只鹰
一下   飞不见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