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吕本怀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3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吕本怀简介

(阅读:1028 次)

吕本怀,笔名清江暮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生,湖南省华容县人。曾在《诗刊》《中华文学》《和平》《天津诗人》《湖南工人报》等发表诗文。

吕本怀的诗

(20 首)

从远处看,无疑是干净的,甚至抵达绚烂
却有彻骨的冷,及被掩盖着的污浊与糜烂

再大的雪,只要不在极地,终有融化的一刻
而某些雪,却在北回归线两侧,终年不化

我说的是一座神奇的雪山,或者什么也不是


中华人族

当这片土地上
公民成敏感词
凡出现公民的
屡屡遭删除

建议像当年李世民那样
避讳,改“民”为“人”
中华民族,相应地改作
中华人族


暮色苍茫

连那枚硕大的睾丸
也被扎入
地球
深处

整座西天
成为一块
通红



母亲节,母亲跪在大街上

一个年逾古稀
一个犹在豆蔻
一个曾经的老母亲
一个未来的小母亲

中间应还有一个;却死于
贫困,由贫困所导致的
梅毒

隐私!却不知为何白纸黑字
每天,每天,被无数脚步
碾压,或忽略

那女人,让其中一个没了女儿
那女人,让另外一个没了母亲

一个接一个怀抱康乃馨的,人
从她们跪着的剪影之前,经过

脏兮兮的黄瓷碗里,纸币
硬币,比平日多出来一些


人毒猛于虎

她用农药,浇灌花骨朵
她的花骨朵:八岁;五岁;五岁;三岁

她,分别对他们说:这药
可以止哭;可以止咳;可以止饿;可以
不流血

不知她是否知道如今正在精准扶贫
却能如此精明地抓住了每个孩子的
软肋

她先用一小口验证农药的真假
最后用一大口,与人间作别

不知她为何会如此绝望?绝望到
自己离开还不够;坚定不移
决不留下,儿女里任何一个

虎毒不食子。这位母亲,却依次
将四个孩子带下悬崖;最后
她,还要用死亡,窒息丈夫

为什么“人毒猛于虎”?她只留下
“你不理解”;这是她在人世间
最后的发声


父母坟上的草

一年两次,雷打不动地喷药
淋柴油,将斩尽杀绝进行到底
却依然,不得不面对你的
葱茏与枯黄!直到有一天
父母都在梦里说,莫跟草较劲
谁,都不是它们的对手

我因此放下,对草根,对自己
草,一年一年绿,一年一年黄
父母,本来就是草根的一部分
我也是;何必再对它痛下杀手


秋白

水越来越清浅,有时候
鱼肚闪亮,像一方方
饱满,而润泽的
银子

滩越来越硬,芦苇
举着摇晃的穗,像一支支
越来越,黯淡的
火焰

我想起来一个人,他说
送我,去该去的地方
然后,指着一块草坪
说,此地甚好

云层下闪烁着一些鹅毛般的影子
是不是去年的,鹤鹳
即将还家


魔力

究竟是什么魔力,我被钉入这座城市的
版图,动弹不得

是山,是水?是湖,是楼?或是那座
叫鳊山的,飘摇着的岛屿?它的周边
是否还游弋刀鱼的传说,江豚的微笑

或许什么都不是;那个只因一句承诺长途跋涉的书生
正在附近那座叫柳毅的井口,轻叩,静待水底的回声


看月亮

榕宝宝指着月亮,喊亮亮,等转到
看不见,她便使劲在我怀抱里挣扎

月亮粑,跟我走,走到南县打笆篓
笆篓落,换牛角;牛角尖,尖上天

这歌谣,是接龙,一句句接下去
这月亮,是恒远,一代代望下去

看月亮的人,有的大了,有的老了,有的走了
而我的榕宝宝,正咿咿呀呀,摇摇晃晃

月亮粑,跟我走,走到南县打笆篓
笆篓落,换牛角;牛角尖,尖上天


水往高处流

一团
一团
一团

稻草

温暖
前来
投奔的


城中废墟

签过字的,长出来了草
不肯签字的,露出来烛光
斗大的“拆”,隐隐约约
巨大吊臂伸展着腾腾杀气

近看,是小片绿洲
鸟瞰,却如一个肿瘤
去年来的野兔做了祖父
刚教翅的麻雀边飞边走


删帖

有太多的
瓜熟蒂落
被卡在子宫口
这片土地
因此而充满
腐败的气息


冰火两重天

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
他们是这么说的;铺天盖地
标语,都是见证

吊颈不解结,喝药不抢瓶
他们是这么做的;再多悲剧
也无法抵御鬼子进村

终于,想生的不能生了
终于,不想生的必须生了


这些年

有时候
红灯停
绿灯行

有时候
绿灯停
红灯行

难怪那么多
被致残的
难怪那么多
被折杀的

死不瞑目的迷茫
正瞪着这个越来越
迷茫的人间


击中


他来了一个点射

砰砰
他来了一个连击

砰砰砰砰砰
他的枪口,狂轰滥炸

猛然间他倒下
不知是遭遇了复仇的子弹
还是被自己的想象,击中 


摔跟头的地方与摔跟头的人

在一个地方摔跟头
在两个地方摔跟头
在三个地方摔跟头

摔跟头的,其实是同一个地方
摔跟头的,差不多是同一个人

站起来,咧咧嘴,拍拍手,然后
请大家帮他交学费;一部分或许真的
交了,一部分则可能藏进自己的口袋


菩萨

很少听见菩萨说什么;她什么都不说,却将什么都说了
很少看见菩萨做什么;她什么都不做,却将什么都做了

手忙脚乱的是我们;低眼敛眉的是菩萨


寡妇矶

那座矶头上的寡妇,最终一狠心
便随了月色,随了流水,是否能
找到她的男人?或,找到
她,能左右的自己

留下一个传说,几分阴森的窒息
偶尔有水漫过,牛羊季节的脚印

一些并非孤男寡女的人,常在这里垂钓
揣摩徘徊时的犹豫,与纵身一跳的决绝
长长短短的诗文,一条条顺流而下的鱼


疯狂的石头

电锯与挖土机,驱赶着朴实的
石头,它们本在地底

悬崖削壁,唯飞才可以抵达
却,没有谁给它们以翅膀

飞不起来的石头,飞起来
除了绝望坠毁,还能怎样

剧烈碰撞中,极个别成为鹰
成为鹰,是所有石头的榜样


楞鱼寺

再小的物也能成神
再小的神也有寺庙

比如楞鱼,再长也长不过一指
比如楞鱼寺,落叶舞动秋风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