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徐江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0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徐江简介

(阅读:582 次)

徐江,诗人、诗歌批评家。生于1967年。1991年创办《葵》。著有诗集《徐江的诗》(即出)、《猪泪》(即出)、《雾》《花火》《杂事诗》《雾中杂事》《杂事与花火》《我斜视》,诗论专著《这就是诗》《现代诗物语》,文化史《启蒙年代的秋千》等多种。编选《1991年以来的中国诗歌》《给孩子们的诗》。有作品被译为英、德、法、韩、日、马其顿、罗马尼亚等文。曾三度获得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先后获评《世界诗人》2006年度国际最佳诗人、第一届亚洲诗人奖、磨铁读诗会·2018年度十佳诗人、中国当代诗歌批评奖(2000—2010)、第三届“美丽岛”中国桂冠诗歌奖诗学奖、第二届中国当代十大杰出青年诗人奖、首届葵现代诗成就大奖、“新世纪十年中国当代诗歌精神骑士”、第二届长安诗歌节现代诗成就大奖、天问诗歌理论特等奖、《诗参考》诗典奖等。

徐江的诗

(17 首)

灵歌

烈日下
坐车
沿太平洋岸
在本州岛穿行
打开手机上的
音乐播放器
那些已经逝去的
正在逝去的
各个时代的
歌声的幽灵
——飘来
——飘远
我的岁月
你们都在呵
陪我一路
走走停停
倾听
写下
神赐的声音


杂事诗·浴

泡澡的人
基本走完了
空阔的浴室
只剩下我一个
把脚探入水池
然后腰
然后胸
然后脖子
(据说这是
最科学的顺序)
如果池子再深些
还可以继续下探
让热水浸没头顶
(要不是因为改造自
粮食局的库房
这么高的浴室屋顶就算
四五十年前也很少见)
我往水里下时
留意看了看水面
并没有上升多少
想起不久前
看过的视频
一个搞怪的家伙
举着一杯水
把一枚又一枚硬币
慢慢地
慢慢地送进去
水一次又一次
吞着钱
没漾出哪怕一滴
对,我现在
也在干同样的事
我把自己
慢慢送入汤池
水毫无表情
自顾自回忆


杂事诗·半月记

春雨前后
家中莫名飞蛾增多
怀疑是核桃里长的
每日手屠数只
每每手离近那刻
蛾在墙上纹丝不动
疑为自杀  


梦里

我试着在星空下去吹口哨
声音却先于我唇位的动作
破空而出吓了我一跳
松针上厚厚的积雪
绵密无声地落下
速度像沙漏
别的雪时断时续
又好像正源源赶来
我和空中某处打下来的追光一道
朝雪谷纵深处滑去
偶尔从胸前佩戴的微型监视器上
看一眼自己滑行的背影
这是一个追光照亮着的
深蓝下的白色世界
间或掺杂了一些黑黢黢的绿色
路两旁有时会掠过人群
就跟各种拉力赛越野赛路边的一模一样
我记得最后穿过的依稀是一片灯火下的闹市
人们穿着夏装在放鞭炮庆贺节日
那一刻我在奇怪
他们把春天就这么忽略了吗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时代

信了教的诗人朋友 
把《约伯记29·19》发到了微博上 
“我的根蔓延到水边,露水整夜沾在我的枝上”

他没说明
是作为教谕欣赏这段话
还是作为诗


艺术与刺刀

1940年的梅西安
作为溃败被俘的法军中一员
被送到了德国的集中营
他的命有点儿好
被乐迷看守布鲁尔特批了一个单间继续作曲
于是转年的一月
300多名战俘与卫兵挤在一起
听到了他新写的代表作


这些人眼底的血迹

他(她)们都有悲惨的童年
悲惨的生活
悲惨的理想
悲惨的搁坏了的
豆浆或酸奶

他(她)们视彼此
挣脱悲惨的努力
如无物
仅仅因为趣味来自于
不同岁月

岁月冲淡了这些人
眼底的血迹
没借助任何外力


猪泪

听过猪叫,见过猪跑
也吃肉,我没有见过
猪泪

一周前,在四号路市场
我看见卖熟食的桌案上
有什么东西闪光
走近才知道,一个猪头
眼眶下有两道冰痕

它们透明着
一点不像冻住的泪水
也奇怪,那熟得发白的猪脸
冰痕像泪水流淌

那时路灯
天哪,路灯是那么暗
甚至比不上
一瞥间我头顶的星星
夜晚,我看见猪泪流淌

而我不是
一个素食主义者
那一瞬间,我走了过去
我想,
也许有什么出了错


金银滩

这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发旧址所在的草原
这是本地绿色农家鸡基地所在的现场
这是大家尽情飙诗的时刻
高原反应的我
偶尔会出现那么一丝卡壳儿
我凑巧看到基地旧址上方有团云
它不像鸡,像狗
而且是草原上没有的萨摩幼崽
小萨摩向着云深处奔跑
只见背影
不见前脸
几分钟以后
萨摩不见了
那团云还在
此刻它像是另一种更小的
泰迪狗幼仔
还是背影
小小的泰迪
正朝着云深处
萨摩的方向
追去


排队

生于20世纪60年代
我们都有过
秋天里提篮拎筐
在粮店外排长队
等着买按人口配售
红薯的经历

那两三列的长队里
几乎每一个行列
都会有班上的同学
但排队的时候
一些人不再说话
他们只默默地排队
好像从不认识


听力不行

组织合唱革命歌曲的人
竟然还选了文革歌曲
“比如《大海航行靠舵手》
结果出事了”
讲述的人说道
“这不是疯了吗”
老李一边插话
一边疑惑地
试着比划了一下
菜刀切手指头的动作
“在大海航行……
怎么能靠剁手”


花火集

371

又停电了
烟头开始让世界温暖

541

我自生病
蟋蟀自在窗外锯它的秋天


洁癖

人至中年
开始讨厌
人在诗文中
频频亮出死人

相干的死人
不相干的死人
知名的
无名的
无辜的
死有余辜的
头靠着头
脚挨着脚
那么一排排
从尽头铺到跟前

那些铮亮的皮靴
就这样晃眼的
在众尸头顶和脚边
踱过来
踱过去
有时它们叫正义
有时它们叫深情


死人

在死者的眼底
夜色是什么样的
楼群在水洼里的倒影
新一轮的秋天
睫毛固执地遮挡着
胡子还在冷硬地
试图从残存的领地里
长出一些

码头在不远处
从来没有海鸥
从来没有
蓝绿色水域
已经很多年没有鱼
已经很多年
阳光照在浑水上
照出金色

死人挣脱开肉体
挣脱疼痛死人
站着死人
飞着死人
在路灯上死人
在交通摄像头上死人
在听蟋蟀声大起来死人
在盯着空中的网络电波死人
一点点由红变黄变绿变蓝

死人
把半只月亮
半只太阳
徒劳地
往一起拼 


第十七天的想象

整个下午
他们聊生日
诗歌

草原
把一条巨大
散发着气味的死鱼
从缸里捞出去

在70公里以外的
码头上
还会有死尸吗
如果有
他或她会带着
怎样的气味
被打扫废墟的人
搭出去


阿迅一族

开出租的鲁迅
卖报纸的鲁迅
写诗的鲁迅
在电视台当主持人的鲁迅
研究了鲁迅半辈子的鲁迅
失业的鲁迅
每周集体去郊外
爬一次山的鲁迅
半夜上网的鲁迅
梦想着青春诗会或鲁迅文学奖的鲁迅
卖笑的鲁迅
1.92m的鲁迅
女鲁迅
长6趾的鲁迅
留莫希干头的鲁迅
不停摁响门铃
派送超市清单的鲁迅
骂鲁迅的鲁迅
美丑胖瘦
不一而足的鲁迅

还有
吾家门前一棵鲁迅
门后还是一棵鲁迅


胡适的早晨

坐在酒店写东西
窗外有喧嚣
夹着洒水车声音

那是一声电子版的
歌曲《兰花草》的旋律
不管我有多讨厌这个人的虚伪

在这个早晨
那一刻属于那个
清秀、天真

写起诗来口不择言的
胡适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