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康苏埃拉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5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康苏埃拉简介

(阅读:399 次)

康苏埃拉,1990年生,于国内比较文学系毕业,在美修习跨语言教育学,后长居旧金山,从事艺文类翻译出版。获未名诗歌奖、重唱诗歌奖、樱花诗歌奖,入选“2016年全球华语大学生年度诗人”。

康苏埃拉的诗

(12 首)

祝酒——于异国新年而作

我心如酒宴
你身在这酒宴之间,
是子夜唯一的烛台
尚未由我点燃。
眼里有薄雾,有发着低烧的琴
拨开,就有宫殿在其上建成。
为了痛饮,而继续痛饮
饮到醉时更要敬一敬古人!
如果忘了,就另斟上一盏:
敬给那群用乡音
为我们洗杯的塞壬。


白垩——是日海崖速写

飞行几乎是一种罪恶。
如果往世之风又一次选中我,
给我闪电,教我嘹亮地折返
如果仅仅为了骤临于此刻,
让我观看这年代久远的白垩。

而我竟记得,我竟记得:

一页绝望般平整的时间,
光与暗的手势久久咬合。
还有海,毫无意外
在海自己的意愿之中躺着……
随后是什么声音将我捕获:
“没有出路的在场,不如死去
不如这风”,它说。

我不再扇动我。

现在,白垩岩上某位旅行的少女
正以温柔的天气结束一场目击:
“小小银鸥,千万别跌落
也不要去吃月亮催熟的苦果。
那白色曾怎样朝向我低唤——
赦免,赦免!我至今还记得
失神者的轻盈是致命的。”


在那之前唯有有寂静胶着

终于,雪不远了:
埋处女的沙漠上正在日落。
我已认出白光在疾行中吞噬一切的企图,
也认出那只与我同名的死鸟但却无法为它停留
因为仍要再穿过一次坚固的渴望,
我才能抵达上一个雪天……

在那之前唯有寂静胶着。
 
我从体内升起温冷的星群,
它们离猝然坠下也不远了——
好像死亡,在我虚掩的双肩上久久凝视着
为了让人类倾心于某个盛大的节日,
让我肩头连绵的雪意随时准备降落却又无法停留。

或许我应该长大,像你一样成为风暴?
用渐已成形的野心为自己造屋,
让虚构之羽吹毁每一条歧途?
但在那之前唯有寂静胶着。

直到返回初次落雪,我才又赤脚走出时间
这座擅于背弃的子宫终于又是我的。
我会像大雪一样停下并准确地撕裂它
那时,你便真正离我不远了——
凭借手中最清凉的骨骸我将重新说出你的名字!

但在那之前……
在那之前唯有寂静胶着。


春歌

绿中有我,春水的收割始于惊蛰
蛇的三次坠井,始于惊蛰
沉默之树,慌张之树
正毫无准备地长出许多种风,
和与你眉目相似的荫影
它们或已失散,或并肩走得更远
走上青翠以北的那段路途……
——听我说­:
一座湖与另一座湖中间,
不必隔着皮肤。


你无法两次在镜中

你无法两次在镜中
注视同一双眼睛,同时
摘下因果倒置的酒杯
两枚,先后经过的死者无法
接近更深的黑色
而复数的你早已结痂,脱落而走失
尽管全无目的
为什么此刻还不开始谈论?
谈论火,和所有响亮的树枝


旧金山海滨

海滨的守火人食字,也偶尔饮海
尽管火种并不忠诚
但你熟识热带,这么多
不可逾越的纬度,这么多通红的眼睛
你站在里面捕捞词藻,用直觉的斧子砍柴
而那片被划分出内外的水域仿佛某种决定:
一旦搭建,就意味着劈开
现在,守火的人请告诉我
如果今天还不是时候,
那是不是就在明夜,在鲸歌响起的海上
你将拾起第一颗盐——
总有一捧焦土还留有远祖的姓氏
写下它,使我的燃烧像海一样开始 


绿中有我

绿中有我,春水的收割始于惊蛰
蛇的三次坠井,始于惊蛰
沉默之树,慌张之树
正毫无准备地长出许多种风,
和与你眉目相似的荫影
它们或已失散,或并肩走得更远
走上青翠以北的那段路途
——听我说:
一座湖与另一座湖中间,
不必隔着皮肤


缺席即永在

你不在这个黄昏,不在
与鸽群有关的颤音之间,替我熄灭
雪,熄灭一场死雪纷飞的叫喊。

你也不在宇宙心里,紧握这束渐红的时辰
敲着同样渐红的我,因赤裸
而未能敲响的大门。

你不在那扇门外,不在它已到达的
一切暗穴,也不在我的半空
那些比意义更野蛮的焰火之中。

你不在这簇词语,迸裂
闪着光亮的末节,也不在它们体内
黑与黑的间隙。

你不在此时,此刻,只在你——
因被我称之为罂粟而灼伤的唇上
在唇的创痛所能触及,一整片
对其他事物广阔的摧毁里。


秋日的起因

是的,在这个缓慢的秋日
又将响起预言般迟来的雷声
又是我,因最后一个睡去
而竟目睹了光的起因,是的
在白昼眼里我又一次看见
老虎——竟以情人的温度站起
没有对我言语。而更多老虎,
已由一丛死水仙的暗影背面步出
它们也与我一样,活着,疲于口渴
但我们都曾于某种战栗深处
甘甜地爱过:雨季时分,
一丛死水仙的暗影……
是的,我至今仍能摸到那些
纯金色的碎瓷,缓慢割在我骨头里
是有生之年的下一个秋日
是的,是的,是的。


爱欲

上帝之手经过我们而穿透——
一扇窗的记忆,越敲越清凛
一场火灾深处,灰烬喊着“灰烬!”
一树由苦味构成的夜莺……
上帝之手经过我们而收回——
一双濒死的眼睛,黑暗绞碎自己


与天使对谈

“如果你有心,
或比心更为轻盈的跳跃
就赠你一只红鸟,
作为彼此天真的口信。”

“再捎一捧多羽的火吧,让你
细密地注入我……
注入被晚云捧起的山峦
每一轮晕眩,和带刻度的柔软。”

找水的红鸟们在我眼中集合
——“日落了”,你说。


悬崖

躺进暮年的词典,我会把世界从头翻阅
会把我途经的一切读给你听:
一群蓝色马,悬崖,失真的雨依然在下

为了和你相认于雨水,我会抹去自己的脸
会走回镜中,把世界颠倒过来、重读一遍:
失真的雨依然在下,悬崖,一群蓝色马

——无论如何,每次都要途经悬崖
是的,我看见悬崖始终处于最中心的位置
正如每次途经你时,
我所握紧的那片陡峭的静止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