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苏瑾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19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苏瑾简介

(阅读:785 次)

苏瑾,原名苏琳。90后,辽宁大连人,首都师范大学文艺学硕士,系北京市海淀区作协成员,《作品》杂志特约青年评论员,华语作家网签约作家,北京城市文化艺术中心签约作家,白居易诗歌研究会会员。现任东方文韵辽宁频道主编,《散文诗年鉴选刊》副主编,《新诗馆》副主编。著有诗集《我忘记了一些事物的味道》。参选2020.首届《文学高地》女子诗歌奖,获“新锐奖”。

苏瑾的诗

(14 首)

我看见墙角的蜘蛛网

我看见墙角的蜘蛛网
也看见他抖落烟灰的食指
日子消逝的如此之快
让人叹息。

窗外,雪花飘零
它们还不曾被利欲沾染
也不知晓——
悲伤为何物。

我像个孩子般踮脚渴望
望着窗户失神
凝霜的枯枝告诉我:
她不会来了。


奔逃

我向梦,坦言一些
我从未犯过的罪行
梦伸手,让我握住
躲避中,一切结果——
尚未可知。
或如你说的,我已然
暴露了真相。

或在睡梦中,喃喃自语:
“只有我的罪恶需要申报。”
如此意味不明,转瞬即逝。
梦醒了,我的脸上
挂满了纯真。
在黎明的救赎之音中,
我甘于觉醒。


月季花开了

门前的月季花开了
意外地,我却想起玫瑰
一个误撞的念头席卷了我
宛如延长了一个世纪的
慢镜头
藏在我记忆里的时间
终于不再,缄默不语
他还在炉火前
身后是雪
玫瑰在花瓶里
释放出它的芬芳
那些被雪覆盖上的脚印
无声地空着
那未抵达之人——
仍未抵达。


青年人的故事

在纽约西区南部,风尘仆仆的年轻人
驶来,眼前的一切并不讨喜。
然而他累了,一个问题在舌尖上
打转,关于他的恋人。
这些年来,反复的奔波、打听,
却总是,徒劳无获。
一张张面孔,以虚伪的假笑,
回应了他的追问。

这个房间,写满了残缺,也
书写着他——一颗疲惫的灵魂。
他企图,企图透过这房间的细小痕迹,
去塑造一个完整的故事。
这时,他被气味唤起,被声音唤起,
他试图寻找,没有找到,
处于兴奋与失望之间。

像猎狗一样搜寻,一遍又一遍,
他正在寻求的她,却丝毫痕迹也未发现。
他开始怀疑,那芳香只是他的想象,
她没有呼唤他,她不曾到来过。
失望,破灭,他把枪口对准自己。
没人知道,这个房间发生的事,就像
没人告诉他,她曾经来过,也选择了
死亡。


短诗十三首

(一)交汇

我们这一瞬间
仿佛回到初次目光的交汇里
然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只留下静默

(二)名字

我时常忘记我的姓名
我不知我的父母
为何从众多名字中
选了这一个给我
但是我要保持有——
这个名字该有的内涵

(三)誓言

我曾对你说过“深爱”
世间的一切物种都知道
我的誓言
如今我的爱已消溶不见
就像燃得再烈的火焰
也有熄灭的一天

(四)飞鸟

从不知名远处
飞来一只鸟
它不知把什么带来
又把什么拿走

(五)失眠

我把黑夜分成两半
一半沉睡,一半清醒
它们在各自的时长里
安然运行

(六)故乡

一张陌生的唇
吐露出乡音
罪恶瞬间席卷了我
我早已忘记——
我从何而来

(七)墙壁

失眠者
在等候黎明
他已发现黑夜
想吞噬一切白光的企图
这时,洁白的墙壁发出洁白的呼喊
——还有那寂静在胶着着。

(八)自己

我们存在于不同的空间
唯有上帝能打破
我们之间——间隔的那扇门
有时我们明明在注视彼此
却浑然不觉
空以为在镜中

(九)虚无

我躺进了时间老人的词典里
我把自己从头翻阅
却发觉,关于我此前的注解太少
于是,我偷偷把词典颠倒过来
我就成了一个“倒着”的人

(十)等候

黄昏时候
风来看我,云也来看我
可你没有来
我痴痴地等着
直到天空吞噬了最后一抹亮色

(十一)静

这一年
我与静物为伍
有时我也自说自话
后来,这些言语
自动排列组合——成了诗

(十二)抢时间

地铁里,
一拨人接着一拨人,
喧闹,拥挤,
匆匆的来,匆匆的走,
都在“抢时间”。

(十三)影子

远方来人问我在干嘛
我说我在看影子
他撇撇嘴,不屑似的


他存在这世间二十余年
也会迷惘和茫然:
他是否存在?
是否是这个世间的一部分?
在所有这个、那个“人”之间
他找到了——最接近他的
那一个
他对他产生了近似于友谊的
感情
此后,他的生活除了读书、散步
渐渐多了一种——等待

他那朦朦胧胧的思想
原来隐匿在深海之中的
渐渐显露出冰山一角
他开始写书
把自己的思想化作
言语
这个时候,他的手指
开始展现它们的功效
双手无休止的劳作
像极了鸟儿伸展的双翼
他自由了,至少在某些
领域,在他身体的某个部分
这时,他开始恐惧
如此完美的一双手——
该把所有美好隐藏。

有一天,那个人突然出现
那个最接近他的,他一直等待着的
却没有收到回音的“友人”
他说:“你在毁灭自己。”
“你和这世间的人一样——机械。”
他慢慢由惊恐转为淡然,
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终于醒来
“我们都该忘记。”
“我们每天都在做梦,且善于夸夸其谈。”
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像是什么在指引他似的)
他的心里突然滋生了一种渴望
他想用他引以为豪的这双手
摸摸——那个人的脸颊
他忍不住这样做了(在他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
那个人愤怒了,像是经历了一场十足糟糕的事情

他把这一切事件的发展归因于
那双手
这双手有着神奇的魔力
他抚摩过的每一个人
都忍不住进入梦境
夜里,他们在梦里幻想
清晨,他们把一切当作事实
全盘托出
于是,一个又一个悲剧
发生了
人们围攻他,他的那双手
终于没了思想,“死”了。


荒唐

整个世界就是个舞台
每个人都在用力的表演
而诗人,不过活在
他自己编织的谎言里

他虚构了一个时空
他做了那个世界的审判者
他罚富人去乞讨
他给穷人富丽堂皇    

梦始终是梦
富人高傲的等待施舍
穷人匍匐在高贵的殿堂
诗人啊,你究竟改变了什么?


谎言

日暮时分
我喝酒,我读波德莱尔
我开始搞不懂自己
我的理想已逐渐在繁忙的日子中沉没…
我的心中有一团火焰
我相信少有人同我一样疯狂

事实上,“有时候人生真的不如一行诗”
可是我们总要吃饭的
生命总是那样短暂,管他的生活呢
我们总是被一个个复制品迷了眼睛

我开始想念雨了,音乐那样激昂
雨也该是猛烈的
我希望我会被生活感动
可令人难过的是,我什么都不缺了

我渴望,一切都是玫瑰色
然后,天空刚好有颗星星闪烁
玫瑰是什么味道的呢?
我要的星星在哪里呢?
你可知我的寂寞。


黎明中醒

如果我的日子是枯燥的
那我完全可以把它解释为“堆砌动作”
(大量的、并不是很有用的、重复几个已知的动作)
难道我们已经如此靠前机械化了吗?(简直可笑。)

然而,你还是要承认
你的存在就是这个样子
你周围的其他人也是这个样子
这个时代的先知者还没有出现,至少你还不曾遇见

此刻,你决定跟民众来一场演说(管它是什么主题)
幻想中,你已经声嘶力竭,“瞧啊!我的后面粘着昨天”
(好像真的有一根呈液态的胶状细丝穿附在空气中,隐隐若现)
“我的面前又摆着明天”
“可太阳也在我前面,它灼烈地太刺眼”

说到这儿,你真的像不敢走近似的
就只是,静静地等候黎明
不知道哪一刻,你醒了
你记不起已发生了什么,你的大脑去哪里遨游了
就只是,仰头看看天,噗地笑了


孩子的心愿诗

我想要书写出草木的芬芳,
我用历经风吹雨打的大树写作。
我用蜷缩在一旁渺小又懵懂的石头,
打磨出语言的质感。
我用一切我听到、我看到、我闻到,
去打造我心灵的乐土。
在那里,
泥土会释放能量,
花朵会说话,石头会呼吸,
而我,在诗的国度里自由飞翔。


查无此人

“走啊!离开我!”
(这是个听得到声音,
却又无迹可寻的人。)
她是个写传记的人。
她的一生
顽固而认真地信守着:
某个生命的终结,
以突然消失的方式。
她获得了一种沉默:
明显地感受到绝望,
却看不到丝毫的撕心裂肺。
我们有着各自的凄惶和悲伤。
写信是她唯一的乐趣。
我惊恐地发现:
她房间里积压着好多信件
抹掉上面的浮灰
醒目的红色大字:查无此人!
这时,
我想逃离这一切。
她浑浊的眼睛会吃人!
我发现
我的手指在慢慢消逝
在那个女人诡异的笑声里
我也成了一个没有面目的人
我分明听到:“很好。”
她还在笑!那么慈祥!
“很好。”
又多了一个“查无此人”
“叮———叮———叮———”
“叮———叮———叮———”
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


不是死,是爱

我想起,那个希腊诗人也曾歌唱:
“一个甜蜜的年头儿,我满怀希望的炽爱着它
这时候,有个人来了。他慷慨的出现
把礼物分给世人——给老人、给孩子”
当我试着像他这样想(一个诗人独有的腔调)
接连的场景穿过我泪眼...
我看见欢乐的、忧伤的日子,那些忧郁的岁月
都是我自个儿的生活。谁,轮番的
撞击着我?黑影把我穿过。(而后,我觉察到我哭了)
在移动,怎样神秘的一个影子在移动
在我身后,拉拽我头发...
压倒性的声音在头顶盘旋...我努力的...挣脱着
“猜猜是谁抓住了你?”“死。”我回答。(不,你猜错了。)
那银铃般的声音蛊惑道:“不是死,是爱。”(是“爱”)

(注释:苏瑾译,译自:《勃朗宁夫人十四行诗<第一首>》)


深爱(十四行诗)

下面我要记些诗句,就像我此刻——
如此清晰的向你传达“我爱你”(以我的名字和加诸在我身上的一切词汇起誓)
我从头到脚地爱你,理性却不失热度
我是一个孤独的自由的人,偶有怀疑自己(眼神如一团冷火,指向有关“永恒”的宣称)
我孤傲,就像一叶扁舟飘零于一片汪洋
而你就是在岸头等我的人(柔美的令我眷恋的微笑)
前方有我的理想,我怯懦——未来是不可知的
我有你,比无边无际的未来更实在
我的感情不在诗里,在心里。
我沉着而冷静的爱你,想同你一起,坦然地接受一样多的光
这就是我们的故事——不为旁人所知但为我们欣喜的故事
白天我谱着乐,晚上我哼着曲(然后,你的梦里可能会有:一片草叶的出现)
它有着最原始的活力,不加掩饰的
默默地喜爱着你


听雨

大雨游荡在无人的街
这时,不明星光还是灯光
开始照亮一切
我失落的梦
撞击在这密雨的柔肠
留下了一曲离殇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