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月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5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月丽简介

(阅读:513 次)

李月丽,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从事小说、诗歌创作。短篇小说《花儿为什么这样的红》曾获2000年至2003年度“赵树理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曾获《山西文学》优秀作家奖。出版个人诗集《早年的荷》《用悲情唱歌》 ,中短篇小说集《花儿为什么这样的红》。作品早年散见于《黄河》《山西文学》《北京文学》《诗神》等刊物。近年来先后在《大家文学》《世界文学荟萃》名家有约栏目,《诗立方》《大河文学网》等文学微刊发表诗歌。

李月丽的诗

(14 首)

幻像

雨,一直就这样
不轻易下
它为一只孤鸟的挣扎
泪流满面,落地成珠

远处一只二哈在叫
这狼的草稿
认清自已后
就一直为成为宠物装疯卖傻

黄昏越来越清晰地显出轮廓
睁大眼睛看天空黑下来
若隐若现
一切都越来越远

雨中的夜晚
树下之火灼烤着绿夜
光的飞白象幽灵在黑暗中出沒
路上,一抬脚,光束就被踩的尖叫
在最熟悉的地方邂逅陌生
人间就这样
下一场雨便能长出千般幻像


草芥

从黑暗中探出头与光明对话
是草芥对世界的初衷

抽枝长叶是晨勃的冲动,也是
世俗之路上努力攀爬的行为艺术

荒野里春风的几度抚摸
让这些草芥空渺的天空草长莺飞
无数次的呐喊,竟然能听见蓝天的回音

呤唱春天的声音破土而出
抽枝吐芽的骄傲与卑微
坑坑洼洼一路走来,静下来
看蚂蚁荒地里的迁徙。与它们谈心
谈着谈着就哭了
哭着哭着又笑了 

卑微穿梭而过的岁月
阡陌纵横,千苍百孔
在无人理会的地方
悄悄的长今生最好的模样
修因果。结来世


命运都在根部藏着

这个下午,沒有目标
惊讶。 就是目的地
亲手采摘
把秋天放进口袋
吃一口空气
青草的味道活色生香

一群闲人对着旷野呼喊
喊天空中一群行云之马
喊藏在云后的雷公电母

河枯叶卷的秋天分外焦虑
它们的孩子有的已奄奄一息

满山的植物
有的死了
有的却活着
命运都在根部藏着
在雨水不到阳光爆晒的宿命中
谁的家乡都挪移不动半步

有水的沼泽
小草汲水而疯狂歌唱
阳光的直射地
无辜的。无名的
叶。草。稼禾
都在集体受刑


一只小妖

一只小妖
把中秋夜一口咬下
一年便被她咬去一多半

在她牙齿落下去的瞬间
过去便成为永远

这个无辜的小妖
叫做时间
她用两泓清彻的水
经过我们
也经过自己


有一种眼泪

有一种眼泪
要是能流出来就好了

可它就是出不来
它蹲守在疼的边缘地带
象静止的琥珀

琥珀中的昆虫
被时光封尘
那种窒息与绝望
是上亿年的困惑


她的世界只留下挣扎

对!就是这小孩
一场车祸让她丢掉一条腿
她是谁?谁家的小孩
我不认识
我只知道疼痛这个词将穿透她的一生

不幸的人生降临
小孩还不知道什么是不幸
她甚至不知道麻药过后的疼能颠覆明天
她更不懂剩下的一条腿如何支撑生活
她还不懂,一条腿的行走注定孤独
这个世界两条腿都难抵达的路
一条腿如何抵达

水滴筹正在为她蓄水
即使一池水满
她的世界也只留下浑身挣扎


独自成歌

她的一颗心脏被生活围追
三根大血管堵了两根
百分之九九的狭谷太窄

血过不去
人过不去
诗过不去
远方更过不去

熟透的果子。这些
她用一辈子醇成的酒
就窖在一行行伸手可及的诗句里

精疲的黄昏
夕阳已力竭
西去的路上
她与诗,只能
独自成歌


回到母腹被点评与定论

什么时候入了土
就安静了
我们不是还在土地上吗
所以吵。所以争。所以还为好恶
撞东倒西。顾此失彼

中元节。在去看父母的路上
一阵吵闹在尘屑里上下翻飞
谁都难堪。谁都不让谁
针锋相对,刀刀见血

阳光照着
一株又一株的草芥
现在还都好好的

过了小寒大寒
土地就会张开口。带着你的
枯荣。经历。疼痛
回到母腹
接收点评与定论
好坏母亲都会认你
一切都是土地的孩子


自我囚禁

黑白相咬
天地在一条线上相见
旷野放小万物
一株树。一间房。一个人
都如尘埃

把这里看成禁区
风能跑出去
鸟也能。雨也能
唯独旷野本身的自我囚禁
不能动。不能挪
就象一个自闭的人


与它们对话

1
一次地壳的运动?
让生灵变为石头
亿年以后,我在家里
与它对视

被封尘的瞬间
它的头昂着
是寻找出口
还是被埋葬前的挣扎

看着这个叫化石的龟
我宁可相信它的头昂着

2
它没有耐心一直顺溜的好下去
浑身的沟壑象谁的嘴
突然裂开,用露出的骨头
先伤自己。又伤别人

3
天空中的云朵变幻花样
天的影子喜怒无常 
一会哭。一会笑
人群在尖叫

无常是规律
一切在其中沉浮
直到被淹死


我们是谁

我们是被逼走在人类边缘活着的磷火
我们是游走在黑夜里,用喉咙嘶唱的夜莺

失眠是夜的阴谋
它蓄谋已久,掠夺着宁静
许多事故
让焦虑成火,炙烤善良
让不平成山,埋葬人性
让辗转反侧成为夜的强者
強行植入

石沉河塘、泥牛入海
怎么都杳无音讯?他们在路上
到底遇到什么

被无视与程序
冷寞与麻木?高做与偏见
做了流产?

一朵花的盛开要与季节相遇
一滴雨从天而降要有云先做铺垫
一个念想变成花开雨下
也许永远只在梦中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我们是骨骸上再生的花朵
我们是孤独丢弃的卵虫
成群结队。踽踽独立
苍穹之下
用赴生的冲动跳下万丈豪情


彻底

大多数时候,
彻底是形容词或者副词
它清彻通透放在水的下面
一任东流
什么也毫无保留的撒手

如果一个人有被彻底的经历
那么彻底就该是动词
你象水底无辜的石头或水草
被挪移。被通透。被河深彻底冰

在以牙齿为主流的森林
虎狼彻底高高在上
弱小的羚羊及使跑的再快
也只能被彻底虏掠


树的疼树知道

一树桃花要开
你能怨谁
怨三月吗?怨春风吗
三月的风很大
它急切地吹,桃花就急切的开

一个果子长的结实与空虚
你不能怨树
果子有果子的命运

挂着的理想。发出的叹息
早年的夭折。无尽的泪水
因果关系纷繁又简单

阳光注定从东边升起
再生机勃勃也有穿不透的角落

一树的花与果拥挤又渴望
它们既亲密又仇恨
它们满含热泪,望呀望
东张西望地看。看见的 
都是自己活过来的过程

树的疼树知道
其它的,都是看景的路过


一路向西

有一天,有人告诉我
春华榭了
我跑去春天,看桃花真的榭了一地
花们生下的桃子却拥抱着睁开眼睛
青涩经过生长的路
拥挤。长大。香艳吐蕊
怀藏春事
 
又有一天,有人告我桃子要出嫁了
我跑去庆贺的路上
发现满山的新娘新郎都长成了桃子
他们沉甸甸的压弯了岁月
 
出嫁是岁月成熟的仪式
蒙上眼睛跳下去
好与不好,都叫日子
 
又有一天,有人又告我
秋天死了
我驼着背扑到晚秋怀中
与好多叶子在黄昏中集体黄了
 
我抱起黄昏向西行走
满山都是黄昏。所有的黄昏
都在这里集合。一路向西
 
轮回是个问号吧?
或者是传说吧?真的假的
是另一场盛开的的事吧!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