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彭晓杨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33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彭晓杨简介

(阅读:426 次)

彭晓杨,1996年生,安徽颍上人。《甲甲虫诗刊》编委。合著《唾沫诗选》4卷。

彭晓杨的诗

(14 首)

父亲

不知从何时开始
我不穿的旧鞋
父亲一定会
再穿一遍
就像他小时候
一定会穿
他哥哥的旧衣裳
不知道
父亲有没有对他哥哥
说过穿着舒服
总对我说
穿我的旧运动鞋
干活很得劲
现在父亲
开始穿我的旧衣服
我替他说
合身


免费的午餐

露天餐桌
食客刚走
麻雀就围了过来
啄盘子里的饭粒
没有树林
没有虫子
却有免费的午餐
一粒一粒的啄
替人类节约
这些熟食会不会使麻雀的胃
变得挑剔


马路边轮班到夜里
十点的环卫工人
为了安全
身穿带灯的制服
两排小灯泡
在他们身上闪烁
这也是灯红酒绿中的
一种灯吧


理发师问我头上怎么有朵花

是麦粒大小的花
在小区里落了一地
是刚才我给它们拍照
又删掉的时候
落在我头上的
如果我不来理发
不会有人告诉我头上有朵花
我不会知道我头上
除了打了一天游戏的头油
还有闻不见的余香


竹筐

问奶奶缺什么
明天回乡里看她
奶奶说上次
你爸挎走的竹筐
记得带回去
别丢了
我转头问我爸
竹筐在哪
我爸说你个大高个
带这个不体面
回头我给你奶送回去
我对电话里说
竹筐丢不了
放心吧
奶奶说现在集上
都没人卖筐了
你回来掰玉米
都没筐用
再不掰
玉米就老了


城管来了

菜贩子
开着三轮电动车
一溜烟就没影了
他还在慢吞吞
收着自己的货品
不是胆大
也不是有背景
这一货摊的
玻璃制品
急得他
想哭


五岁的妹妹

屋外
雨雪封路
妹妹一会看看电视
一会画画
春节时期
大人都在忙
此时没人与她
抢遥控器了
她很懂事
不哭不闹
抬头看动画片
低头画太阳
我问她要不要换个台
这部动画片已经
看了很多遍
她说不要
她还想再看一遍
并嘴角上翘
给了我一个微笑
然后她一会看看电视
一会画画
我问她是不是很无聊
她问无聊是什么


红绳

行李箱上
有根红绳
是上大学离家时
父亲系的
主要作用是
区别其它行李箱
并无深意
多次辗转
多次负重
手柄快断时
感恩这根红绳
分担了很大的力


无题

套餐内
剩余的通话时长
是那么的长
使我们
无话可说


哀曲

在大夏顶楼眺望
这城市高高矮矮的建筑
像不像乐谱上的音符
我听着
是首哀曲


自由

因为战争
主人公饱受各种羞辱
和饥饿的折磨
当他踉踉跄跄
躲进一片废墟里的时候
使我心酸的是一条弹幕
“坚持住
还有三十五分钟
你就自由了”


佛像

在返程中
遇见一家石雕厂
门口乱摆着
几尊佛像
它们没机会
被供在
高高的山上
受人跪拜
却恣意
在这山下
淋着春雨
长着青苔


麻雀

我想写写
日常见到的鸟
不一定
就是麻雀
只是我不分清
又喜欢叫它们麻雀
就像它们
歪着脑袋
一只眼
分不清
该害怕哪个人
就害怕
所有的人


画神

鬼最好画
因为都不知道鬼长什么样
我偏偏画神,你们也不知道
神是啥模样的
于是我把画好的鬼
涂了色彩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