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双鱼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4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双鱼简介

(阅读:531 次)

双鱼,原名尹远红,原籍重庆,现居香港。诗文散见《星星》、《2013中国诗歌排行榜》、《北海晚报》、《新潮》、《自便诗年选》、《北部湾文学》、重庆《几江》诗刊、《富阳日报》、《太行诗刊》、《白天鹅诗刊》、《华语诗歌双年展》、《长淮诗典年选》、《泛粤东短诗经典》、《长淮文学》、《中国微信诗歌年鉴》、《大风诗刊》、《香港诗人》、《洎水诗刊》、《诗意人生》、《诗刊》等。2018年《诗人文摘》年度诗人。诗获几个奖励。出版过两本书。

双鱼的诗

(21 首)

创世纪

时光回到原乡与创世纪
那一天
你们割据夜的南北河山
熊熊升起原野篝火
助云又助雨
助空灵的雨覆盖空灵的夜
因为匹配与合拍
只一会儿就沛沛潺潺

那一季
你们劫了春风
又劫桃花
一认真,又差点
互劫对方为
大王与压寨夫人
你说到时你们就“搂着
鼻息,放平受惊的身体
横卧天下,不走了” 


一想到你

就红了起来
像石榴、苹果
像远山一抹虹,踏雪访梅情
像玫瑰低下惭愧的头颅
不必在裹挟如流的人群里找寻你
只因你的独特与不羁
低处那么多温软得让人酥骨的词语
你偏爱江山、激流、雄峰、高天
冷峻中更铸风骨的这些
你是征服,你是霸气,你是
自己的灯塔与风帆,你是
逼视高寒的鹰翅与星芒
你是我鄙陋的精神木筏
永远到达不了的高远风景
甘苦你知


就这样

就这样,把沉默沉入海底
与哑掉的鱼族们在一起
向深处广处索风景

就这样,把感官挂在树隙
看树木在冬天怎样化繁为简
听鸟儿怎样把春天唱高唱綠

或者,在岩石边
邀约远山、雾霭、晚霞、风涛
看它们书写一首首自然诗

夜来,升起烟火
亲近蔬果们
生前的两袖清风
死后的果腹与体香

枕衾暖晴
唇上燃烧的风景

就这样,把自己埋在今生
埋在今生的安静里
深一些,再深一些
不让前尘往事找到


我是你笔下喂养的爱宠
线条与词语赋形

我是你脑海放生的垂钓
偏偏爱上你棋高一筹的
欲擒故纵

我是你梦境与深渊的伸延
从白到黑不停游动
水花拍击爱抚
无声无影

我是你饥渴的抚慰
我是我筷下甘愿的诱饵
渴望被你吻化
誓死在你口中腹中
肉体与你赤裸相见

我是自由象征,精神符号
我是你深潜的呐喊与欲望
我是你的海阔天空
水中默中活着
与你灵魂的蓝质相认


省身

临睡前审视今天的自己
没有闲言碎语吐唾沫星子
没有指着桑树骂槐树
没有动乌鸦嘴预言任何
词语没有对心仪的山水
蜷曲赞美的舌头
也没有伸出利爪投掷抓扯远方
没有对一粒移动的微尘
投去不屑不敬的眼神
没有挪脚踩死一棵草一只蚂蚁
爬过墙上的壁虎我对它表示了友好招呼
可还是有需要致歉的
迎着强光,误把黑发当白发
错拔几根黑发,误判它们生命
如此黑白混淆不分
为此得向我的黑发致歉


守夜者

此刻,夜的守灵与亢奋者
滑入沉睡之幕中
白天的苏醒并不时时值得赞美
你刚刚丧失过夜的陪伴,幽深
神秘,火的传递
种子的创造与播撒
传奇的见证,绿茵的神往
竞技的呐喊与勇者的王冠
星子在暗夜亮出光芒
茧子在暗夜倾吐丝线
佩刀宝剑在夜隅熠熠闪光
蜡烛、灯塔、萤火虫
夜莺、薪火、旧时代的掘墓人
新时代的提灯者
夜的同类好伙伴好战友
催生更多的另一种星子
白天黑夜只是时空
虚掩的门户与幕景
夜的深潜者触到
发光的身体与本质
听见海螺吹彻号角
海妖飘起黑色诱惑
听见昙花莲类升起
洁白灵音


六月,船歌

六月
竖琴悬着肋骨
云悬着月
蜜蜂把对花朵的承诺悬在
多雨的雾途 
六月
风吹麦浪
也催她的罗裙
他的兰舟
 
六月
邂逅植物沙漠玫瑰
像邂逅沙漠里掘泉
荒地上种花
艰难中坚持的
人与物


来处

可以如山水赤裸相对的人
一定是关系不一般的人
言语亲密无间
肋骨契合无缝
一根针都落不下
雪白的原野上
落雪白的音符与和声
落雪白的闪电
雪白纷扬的雪
结晶与消融都是雪白的
覆盖融汇一起
极致处释放一种天然的
富含DNA的蛋白混合物
这生命的密码
上帝的杰作
造物的恩宠
这哭与笑最初的细胞来处


宿命

经过海洋,洗去一些尘埃
穿过风暴,抖掉一些负累
飞越重林,你们就是自己轻盈的风
 
你把雄性的豪爽倾进杯具
和些南方雌性海水的盐
兑成一条河温性的酒
 
关掉腕上的时间
醉就醉它一次吧
何必掂清你左边的江山与右边的玫瑰
谁重谁轻


沉默

那日,你压低圆润的秋枝
隆重地问:“沉默是什么?”
答不了你

迷惑时,不如我们去访问:
刚端坐高枝的蝉
潮来不动弹的磐石
蛛网上的织娘
穿上羽衣前的蝴蝶

或者膜拜一束光——
静默中坚决刺破黑暗的曙光,附作于
黎明与真理的身体之上

回首,听那握着胭脂扣的美男子
在云端里雪白地唱:沉默是金
你秋枝上的金果颤了又颤


宝贝的权利

名字之于昵称
界限如公共之于专属
客厅之于卧室,敞开与隐秘
爱的蜜语与胎记

那个世间唯一唤你宝贝的男子
一把风花剑,一把雪月锁
取体内小兽万万年的骨
蘸玫瑰的蜜,淬取
日月古朴的火光打就

哪怕壁垒坚硬如花岗岩
生活空旷如荒漠
只需于寂静处轻轻
轻轻一呼一唤,就软,就满
剑在心,眉锁开
城池开,玫瑰也开


秩序

昨夜,整栋楼不安分的水的血管全部爆裂
当水从水中走出,从流向的秩序中出走
人体内的河川匮乏水的走入
面目蓬头垢面,口臭、焦渴
卡在深喉的那枚芒刺剧烈咳嗽
生活的无序
 
就像诗人摆弄手中的词语诗意地安置
落叶重返老枝,落花重立桠上
夏秋长生不老,冬天马蹄
失足,春天胎死腹中
 
就像有人渴望在冬天的寒枝上
激活夏日玫瑰的心跳
在流水的中年打捞少年走失的脸庞
以及唇上青苹的纯然风景
时移、世易都不答应
 
有多少事物、世象潜伏的秩序你不知道
或者你像拒绝盔甲一样拒绝知道?!


风从海上来

此刻,瞭望的苍茫衔住海的辽阔
紫荆举起手臂诚实作证:
这一漾高过一漾的蓝浪
拍打岩石的心壁,焦灼复胶着
多像我就要蹦出心房无处搁置的思念!
如果这思念,能侥幸搭上那只渡海的航船
能否如约驶进你的心海,你的苇岸?

我从紫荆的海上来——
带来海天一色的韵致
带来解读鱼族爱情的密语
——这寂静的呐喊,这漂泊的
深渊,镶着深蓝
还有你喜欢的海鸥
它书写航海日记的勤勉
——帆与缆上,系着风浪盐粒的
写实与喻言


碾压

一个诗人说
结冰的湖面没被碾压是寂寞的
没被碾压的人生
也是寂寞的
原谅我不合时宜说一句
没被碾压的肉体
也是寂寞的
而被碾压过的肉体
更加寂寞


装睡的人

不止是乌鸦在黑枝上
为人间挂丧钟
乘风撞击飞溅
语言,泡沫与灰烬
还有那些蓄意
熄灭年轻火炬与灯盏的人

钟声早泅过洋流
越过孤岛
洞穴黑蝙蝠扑棱棱窜飞
真羡慕在丧钟里
继续装睡的人呐,已不问
黑白与东西


女儿的眼睛

两颗杏核的镶嵌
东西两扇窗户的内核与意义
“小眼睛也能有大视野”
一句哲理的话
一个葱茏的愿望
一种结实的推动力
脚步安上时空轮子
眼睛安上显微镜望远镜
星空,国别,洲与洋
疆域,肤色,种族
见识,见闻,心胸
每一个闪光体都是一颗星
小眼一开一合
传输接通大脑枝桠
收藏悬挂更多类别的星
于是她的眼睛
也成为优于母体
优于昨日的
两颗星


怀乡

怀乡不必非要李白的明月光与地上霜
桌上一盘凉拌鱼腥草的家乡菜
清洗前,向它借一点田埂泥土的亲与腥
凉拌时,借一点川渝妹子的麻与辣
下肚时,再兑一点江湖同寄的苦涩与酸甜

刀下,鱼腥草的根越挤越密
嘴里,越嚼越腥
下至腹河中,竟兀自生成
一条故乡的血腥脐带
越涌越大,越绕越长
从长江之滨直绕到香江之畔


懂音者

一架琴频频陷入联想
身体是身体,灵魂也是它的身体
如果身体不能发出最美的灵魂之音
它是否宁愿重回森林或树丛
把自己还原成最初的一棵树

有懂音者欲来
一架琴知道
那双最佳弹拨的手
会重新把自己的肋骨奏响


剑与箭

有人说一早用桃花瓣擦剑
真是有趣新鲜
只不知是旧年的桃花
还是今春的
也不知那剑是钢的,石的
还是木的,或者还有一种特质的
想必是一把长而劲的宝剑

她说她那里也有一把优质古箭
自他走后一直高悬
金色的,只射擦玫瑰的心


血玉

年轻时我得到过一块
质地上好的血玉
那玫瑰样的血性红里
看得见爱情清晰的经络
后来不小心被生活的利石磕碎了
一同磕碎的还有年轻的爱情
以致于直到今天我对玉
又爱又敬,小心翼翼
既渴盼,又害怕拥有与拿捏


不争

不需同乌鸦争它的黑
不需同夜莺争它的亮
我有避开的脚步
我有倾听的渴望
 
不需同花朵争
青睐的目光
我有荣枯随缘的草木心
见过云淡风轻
 
不需同枝头争
果实的悬赏
我有藏金纳玉的书屋
我有低眉可拾的食粮
 
不需同来途争
掌声与荣光。历史的
江山,帝王的荣光
尚在书页焚过的风骨间
起伏闪耀
 
我有欣赏的姿态,不卷曲的赞美
我有赞美的词语,有时烈焰气质
有时清水模样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