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西毒何殇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40 首诗歌,总阅读 48983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西毒何殇简介

(阅读:466 次)

西毒何殇,口语诗代表诗人,小说家。1981年生于陕西,现居西安。著有诗集《人全食》《绿祖国》《屠龙术》,译作《在露台上组装天使》,主编《中国先锋诗歌地图:陕西卷》。《戴眼镜的老民工》入选英国济慈诗歌协会《人权诗选》并获奖。参与发起“长安诗歌节”,并历任秘书长、主席。《口语诗》主编。

西毒何殇的诗

(16 首)

我以为再残忍的病
都抵不上
我母亲的朋友
患得那种
他舌头失效
尝不出任何味道
不到一年
由一个胖子
衰变成老人
我心里想
他可真苦啊
可他自己却尝不到


亚种

长假无事不远行
秦岭深处看猫熊
才知道

远古那些主流的
吃肉大熊猫
都死绝了

现在的国宝
都是边缘化的
亚种

它们硬生生地
收敛了血性改吃竹子
才活下来


否认之否认

我梦见自己
数次被噩梦惊醒

掐着大腿宽心:
这是假的!

我梦见自己不疼
才意识到:这也是假的!

终此一生
我都在否认噩梦

死神掐着我的大腿追问:
你疼不疼?你疼不疼?


关口镇

沿着河道向下
山口的公路旁
是两排平房
矿工每周出山一次
洗热水澡
吃野猪肉
在这里打完炮
再回矿山上打炮
姑娘们都是老面孔
平常闲的时候
她们养肉肉
窗台下一排排的花盆
清一色是
开了洞的矿工帽


价值导向

我相信
有一部分
原始人
反对把野牛交媾
画到岩壁上


以小何之心难度君子之腹

我以为我不要的
别人也不要
我以为写作者
尤其是诗人
与体制文学决裂
是常识
是常态
是与生俱来的品质
以前的人没干成
是趋吉避凶
而如今已经具备了
这样做的条件
事实一再证明
是我的诗意有点多了


菩萨磨牙

庙重修以后
和尚还没来全
看门的老张
每晚趁香客散尽
拿块糟木头
打磨正殿门口的
青石
他的任务是
在试营业的三个月里
磨出两个
形似跪出来的凹槽
附近有夜游神和失眠鬼
向老张打听
为什么半夜
庙里老有声响
他说
是菩萨在磨牙


美国

金发碧眼的小学生
蹦跳着跑过街口
嘴里欢快地唱着:
“我爱白宫那院门
白宫顶上太阳升……”


幸运

透过咖啡馆的玻璃
一个长发美女
和一位白发老者
坐在户外喝东西
咖啡街区周围
高楼反射的阳光
照在这对祖孙脸上
如此温暖而光明的场景
让我想起父亲去世后
查尔斯对伤心的妹妹说:
你比我幸运
你这么大还有爷爷
我这么小
已经没爷爷了


县城好的若干理由

不会在超市结账时
顺手再拎一盒高档安全套
那里只有便宜的
口香糖和可乐

不会发生在出租车上
心脏跟着计数器早搏的险情
上面的数字不跳
永远是“5”
跑远点司机才会告诉你是“10”

你会突然发现
德克士的汉堡如此可口
圣代也有三种口味可供选择
多么神奇

银行不用排队像等狱警叫号放风
吃饭不用排队修指甲喝豆浆
在任何场合
都可以肆意赞美祖国和吸烟
不会遭白眼

在县城
不认识的人会叫住你
打出你的鼻血
再递给你根中华烟随便聊聊
他这是你三年来交的第一个新朋友

从此
你可以视红灯若无物
交警视你若无物
要是有兴致还可以进他的岗亭
坐着说说心里话
就像告解

在县城
上帝从来都宽恕任何人


伯格曼的生与死

年轻的瑞典人
伯格曼
不信上帝
很怕死
他拍了很多电影
都在探讨
死的问题
有人说好看
有人说不好看

有一次
他做了个小手术
不小心
被注射了全麻
这种感觉
我在做胆结石手术时
体验过

从有知觉到
无知觉
再到有知觉
感觉也就刹那光阴
期间的两小时
我没活过
可称之为“死”

死过这一回的
伯格曼认识到
死亡是一件
简单的事
生与死之间
严丝合缝
存在之后
就是不存在
根本没有所谓
灵魂出窍

此后
他拍的电影
基本都是围绕
夫妻关系
父子母女关系
这些生的
主题来拍
死而复生
宛如别后重逢

当麻药散去
恍惚之间
我看见家人
围在我周围
那是我
第一次
近距离看不清
他们的脸
那种感觉
很有意思

比死有意思
比写死也有意思
比写本身还要有意思
那种有意思
就是活着的意思


听不见

那里的人说话都很大声
几乎是在咆哮
让我这个访客很不习惯
待回到酒店房间
当地的朋友才对我吼:
像你这么小声说话的人
在我们这里都消失了
他们的人和他们的声音
一起消失了


邻居

楼下
别墅区
不见有人
只有两只八哥
互相问候
你好
你好


兽皮高速公路

西宝高速
那些被撞死的猫
和狗
像被丢弃路边的皮革边角料
每每当我驱车驶过
遇见
才会想起

它们似乎在说:
别担心,
我们还在这里。

一周又一周
我来来去去
像一片树叶
吹起
又落下
徒劳无功

而它们
几乎每次
都有新同伴加入
这是种诱惑……
暗示

我有时走神
随即收心
紧紧握着方向盘
目不斜视
驶离它们
交费
再一次
忘记


第三者

我和我的妻子
出了问题
我看不见她

是谁充当了我们之间的第三者?
是雾霾么?
鼻息吹不散它
是镜子么?
我们都照不出自己
初始的表情
难道是一头体型庞大的公牛?

是谁?
让我看不见她
不是白内障式缓慢地看不见
是一下就不见了
可我知道
她还在那里
一定是有什么东西
挡住了我的视线

不是海
我听不见撕裂
不是一粒沙子
我还没有揉红眼睛
就算是一块苍穹无端坠落
也该有尖利的鸽哨声

究竟是谁?
在那里
像个微型黑洞
扭曲了我们相约亘古的时空
顺便
吞噬了爱情


戴眼镜的老民工

工地有三四个老头
老得就像是
刚从土里
挖出来

干活儿很慢
一个栽警示牌的小坑
需要挖一整个上午
没办法,
工头说:
已经找不到年轻人了。

他们很少抽烟
埋头
缓慢地
挖土
他们没了土地
玉米
被挖掘机碾压在土里
还有一些坟
挪到
更靠近河的那边

他们从夏天
干到春天
整个冬天
都在挖土
我每天都能见到他们

跟那些爬脚手架干活的
年轻人不同
他们只在平地上挖土
不戴安全帽
却戴着眼镜
每一个
都把眼镜
用细绳子绑在头上

我从没用绳子
绑过眼镜
如果滑下来
我就用多余的手
把它
推上去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