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弦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4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弦河简介

(阅读:367 次)

弦河,本名刘明礼,仡佬族,1988年10月生,贵州石阡人,现为杭州某企业内刊编辑。曾创办、主编诗歌民刊《佛顶山》、《中国少数民族诗人诗选》。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作品见《诗刊》《民族文学》《作家文摘》《星星》《扬子江诗刊》《诗潮》《中国诗歌》等刊,曾入选《2011/2013/2014中国最佳诗歌》《2017年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2018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民族文学>精品选(2011-2017)•诗歌卷》等。

弦河的诗

(15 首)

致信奉者

你们醒来,要在怀里说爱我
这世界的光
出自我的宽容
你们所求的快乐
出自各自的胸怀
你们除去爱的部分
还有多少爱自己
你们除去爱自己的部分
还有多少爱我 


空谷巷

像所有风声和风声重叠
岸上的影子和水里的影子拥抱

一种事物和另一种事物的起源
必有存在即是合理的一部分

当一些花絮被调皮的小孩洒向
孤独的水面

月光升起,此时应该有,必然的回应


胃痛

我想开口,但
身边的人不让我开口
雨已经下过了
翠绿的叶子上
仿佛有阳光从
饱满的雨珠
穿透。云层
有时是灰的,有时是蓝的
更多时候是一片空白

我把水从浪潮里舀出来
盛入一只透明的杯子
抓住一把
空气,和尘埃
放入杯中
它们融化,腐蚀

我的胃开始痛
我想开口,但
嘴巴失去了说话的功能
我开始吃
它们生产的胃药

多么娇气的胃
我把它看得太崇高


苞谷魂

有一些绿被泥土吸食,所以叶尖发黄
苍白的面孔从不敢深入干旱的庄稼地
它们都是有灵魂的。
它们靠着风的搀扶,扯着你——父亲
被黄昏透红的衣襟;安慰你,体贴你
你多么孝顺的孩子,和你一起沉默在晚风里
 
父亲,你背影是多么仓促的一幅画廊
恍惚间成为山顶的一棵树
深入泥土就深入你血脉之中,深入你的骨髓
玉米苗在你的血脉中摇曳,在你的骨脊上跳动
我看到多么生动的灵魂
 
它们是你贴心的孝子,我无法比拟
尽管我流着你体内的鲜血,尽管我长着你一样的骨骼
父亲,我是一颗受了干旱的玉米
父亲,多少次我想大声的呼喊,父亲——
我是你受了干旱的玉米孩子
 
我的灵魂干旱了,我思想的净土枯竭了
他们都与节气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我开始失落,迷惘,眼睛里我的青春冒着怒火
这阻挡不了我的爱,尽管面向邪恶的诱惑
这内心的爱的光芒,它折磨我,灼烧我
让我如此痛苦,如此痛苦的活着
 
深入我的脆弱。我脆弱的部分源于诚挚的爱
多么纯洁的生命线,如何承受对于贞洁的玷污。


葬我的人

她起来
为我穿上衣服裤子
为我扣好每一个纽扣
为我拉好每一条拉链
为我梳洗,点好每一寸妆
为我即将踏路的石板上刻下脚印
为遥望的天空拉开画板
白云,飞鸟,太阳
那么清晰
纯粹
她为我钓来
水里的鱼
鱼在空中的欢乐
她为我备下酒樽,食物
为我品尝味,解说酒的色
为我的生起舞,为我的困安眠
她起来,布置好我的一切
我硬生生的看着她
把我的躯体从灵魂中剥走


每个诗人都不能选择出生的国家

她想写诗,就在纸上开出了一片新芽;
她想写诗,就在纸上开出了一朵花卉;
她编织过绿色的叶子,浇铸过叶子上那朵
永不凋谢的玫瑰。她抚摸过枝上的刺
她想到天空,多么简单
一哭泣就洒下漫天的雪花;


水里的鱼

隐匿的鱼
有水草一样的肤色
也可能是水底色
当我低下头,他刚好冒出水面
吐出水泡
多么小的鱼
我可能是
它遇见的第一个
它的眼睛在寻找
我也在寻找
可能不是它
却成为了彼此
看见的第一个
这时候女儿突然跟我说
“爸爸,你的眼睛里有一个我吗?”


松鼠

一只棕灰色的松鼠
眨眼间就消失了
顺着老樟树的枝干
爬进树叶丛

它躲在我爬不上去的地方
它躲在我一上去就会摔下来的地方
它爬过的路径
我不能走

那是一条孤僻的小路
我也有一条
别人跟不上
偶尔我也进入新的世界
在陌生人惊扰的一瞬间
匆忙逃离


罗阳路上的樱花

当我等待它的开时
它是一朵小小的隐晦的白

就是那一朵小小的白
洗掉了光秃秃的枝上
隐藏的寒

当我向三岁的女儿讲
小小的白开出来的颜色时
它是春风怀着的肚子里
调皮的小孩

我清晰的记着
她的脚趾、拳头在肚皮上打出来的痕迹

它的母亲并不觉得痛
它的父亲很幸福


在江南

我坐在屋里看冬天的阳光
它是暖和的。但它刺痛了我的眼
我坐下的位置
刚好要和他落下去的午后对视
我把记录日期的台历放了上去
我的生活,二十四小时已经固定
未来的某些日子也提前有了安排
我抬头看去,在江南看到夕阳下的
小山丘,从窗外传来鸟鸣
我不会去打开窗户,外面的冷风吹着
摇摆的树叶,也许是它们忘记了
秋天的叶子应该黄了
这样我才能想起,为什么到了江南


一群身不由己的鸟

有人仔细辨认金钱的真伪
有人仔细辨认丑与美的区别
有人仔细辨认权利和欲望
有人脱掉衣服,在尘世洗澡
有人从一个地方搬移到另一个地方
有人享受狂欢,有人仔细辨认孤独
身不由己的囚鸟挣脱巢穴,再也回不到子宫孕育


老家的狗死了

老家的狗死了
我突然很伤心
父亲说是醉死的
家里那坛
酿了大半年的米酒
尘封的时间太长了
老家的话是酿得太狠了
吃不下去
母亲把它拿去倒进了猪槽
老家的狗
它自己跑去猪舍里
吃了太多
余留的米酒渣
死了
电话里,母亲说狗肚子里还有
几个狗崽子
还说村里的狗从山上
死到了山下
我家的狗死了后
这个村子就没有狗了


中国底层民工的名字

我写他们的名字
他们的名字是扭曲的
我念他们的名字
他们的名字字正腔圆
我叫他们的名字
他们的名字清脆大方
他们的文字躺在档案里
安安静静,像躺在一副
别人的棺材
但我知道他们活着的
名字,在时代的碗里呼吸


回答

你打开门可以看见
我的影子
你要我怎么阐述影子呢?
它是我灵魂最真实的一部分


做一块石头

一块石头卧在翁子沟
你要做一块石头
漫山的石头卧在翁子沟
你要做一块石头
 
在石头上开荒耕种
你要做石头上的水
在石头上发芽开花
你要做石头上的花
在石头上载歌载舞
你要做石头的女人
 
你要做一块石头
首先要学会做石头的女人
做石头的男人
你还要学会做石头的孩子
做石头的革命者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