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蝌蚪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1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蝌蚪的诗

(20 首)

单车年代

我有一张单人床,床头有柔和的灯光
屋外的风在窗玻璃前折返,乌云遮挡了星辰
我搂着我的影子互诉衷肠
对面的楼道里门铃响起
是谁将手指摁在我的心上
当一只猫发出孩子般的喊声
心中便有湖水荡漾
那些逝去的青春
何时从头再来

那年,骑单车的少年
你还好吗
梦中的姑娘
你还好吗


爆米花

时光就是这样一圈一圈摇动着
炭火在冬季里多么温暖
随着爆米花机那“嘭”一声
便炸出了通往童年的豁口
你看,左边是水稻田
右面是玉米地
前方长满了大豆
身后的红薯拼命追赶

当我们再一次捧起岁月的香
乡愁如爬满墙头的藤蔓


春水

这个季节,应该是春水荡漾
行走在雨后的阳光下
你看,那一条条河流里
飘满了花瓣
细凌样的波纹
是风的情人吗
几只乌椿在树枝上
喳喳喳,喳喳喳
我抬头看看它们
吹一声口哨


一个人的夜晚

先是去河边走了一遭
温湿的气流里夹带着雨前的讯息
在一条无趣的河边
我只想替河岸对面的你再叹息一声
之后便是和你告别
捧着自己青春的骨灰
一头扎进茫茫夜色里


故园

当一只猫踩碎夜的宁静
春色便蔓延开来
在月光这件轻纱下
是谁“噗”的一声吹灭了那盏油灯
那时的风里常常裹挟着一两声嘤嘤的啼哭
我紧紧地贴在奶奶怀里
不让女鬼靠近

最先醒来的,是墙沿上的蕨类植物
和屋檐下的那枚鸟蛋
奶奶支起窗格
放阳光进来
跟在阳光后面的
是一朵朵梅花
咯咯的笑声


员工宿舍

那些晾晒在狭小走廊里的短裤、乳罩和袜子
分别是盛宏、王晓华、崔静和刘大毛的
在这栋历史并不算悠久的楼内
202和303的区别在于
202的窗台上时常有一盆花端进端出
而303的始终空着

我不想对这栋楼揣测什么
每次看到分布在墙沿上蛛网一样的电线
我就知道在夜晚的静谧中
充斥着迷失的梦
和青春的躁动


归于诗歌

露水里有一个自己
草叶间吸纳着无数个自己
床上躺着一个自己
路上走着一个自己
青楼里的自己
书院里的自己
提刀的自己
落笔的自己

一首诗伪装自己
另一首诗脱光自己
一首诗囚禁自己
另一首诗解救自己


那时小雪

风在窗外呼啸
屋内评弹艺人吴语细软
手抱琵琶的时光
开叉旗袍的风韵
一波三折的爱情
一碟瓜子、一壶热茶、几个伙伴
暖暖的一下午


你会相信吗

我非常非常非常渴望
却将渴望一次次压住
看书,写诗,种花,踱步
然后在梦里歇斯底里呼喊
那些阳光般的孩子
永远的走失了

在这个被唤作春天的季节
我捡起一只死去的蝴蝶
夹在人生的扉页里


纸房子

这就是一座纸房子
任何修饰都将无济于事
啤酒瓶在输送链道上发出噪音
旋转的机械拽住了一个人
冤魂在半夜里尖叫
蚂蚁们抬着麦芽和同伴的尸体
被探头捕捉进去
又放了出来

我每天出入这些房子
却再也找不到青春的印记


幸福时刻

安静的躺在白色的世界里
眯上一会儿
再睁开眼睛
看那纯净的水滴
一滴一滴地
流进体内
不去想尔虞我诈
也不纠结成功失败
无关柴米油盐
更无烦心琐事
人间的博弈多么无趣
死神如此美丽
她拒绝了我
死亡如此香甜
我触摸了她


盛夏时节

行人保留着最后一点羞耻之心
地面用银色将光芒归还太阳
分不出是蒸笼还是车间
齿轮箱表面发烫
塑胶气管默默地爆裂
输送链道上白光闪闪
啤酒瓶在尖叫呐喊
我把安全帽摘下
向流水线上的人们致敬
安全检查的时候
有人咔咔拍照
用来满足私欲、向上级表功
在经过黑水河边的香樟树时
我看见一群蚂蚁
怀着悲伤的心情
将死伤的同类们
抬到了树下


手术

内心一万次拒绝
都被身体出卖
抽血、拍片、打镇定、麻醉
然后在昏睡中接受命运的安排
甜蜜的往事抑或是愤懑的日子
再一次在劫难中插播
从黑到明是一种怎样的旅途
像那三块结石
或轻或重地落在白色托盘里


真相

是一个母亲被卷入输送链道上之后家人的悲痛欲绝
是包装员工自杀时吊在黑色电缆上绝望的眼神和眼角淌下的苦涩泪水
是冷冻氨管爆裂时那一声巨响和弥漫在空气里的刺激气味以及周边居民永远也得不到的答案
是高处坠落的老人小腿腓骨发生错位时惨白的面庞和额头上渗出的汗珠
是到处漏雨的厂房内灰暗的灯光下锈蚀的设备和漏气的声响、磕磕绊绊的地面
是小骗子骗大骗子,大骗子再去骗更大骗子的流程
是事故调查组将A 说成X或者Y的过程
是一群人被少数人洗脑和奴役的历程
是一个诗人徘徊在黑水河畔或者站在发酵罐顶寻找黎明时被夜色淹没的呐喊


我用另一种方式活着

在这里,我已经死了
和破旧的厂房一起死了
和麻木的人类一起死了
和锈蚀的铁窗一起死了
和秋天的落叶一起死了

是灵山的钟声让我重生
是释迦摩尼的经卷让莲花从淤泥里昂起头颅
灯盏下,闪电如期而来
狂风夹带着砂石


归来

拂去经年的蛛网和尘灰
修缮破败的庭院和窗台
用纯白粉刷灰色的墙
扫尽门前的落叶
剪除一株老梅上的枯枝
更换老琴中那些断弦
将荷花的遗像挂在正厅里
往炉灶中添柴点火
然后去爬一爬故乡的山
给故去的亲人们磕三个响头
在山之巅
郑重地
邀请燕子


对死的理解

垂死的人有两种
一种是对生无比渴望
另一种是恨不能立即死去
这些天里
奶奶常在我的梦里
她牵着我的手
走在田埂上
野菊花一簇簇开在路边
血红的夕阳
落在秋后的田野上
蚂蚱们在夜色来临之前
纷纷躲藏
翻耕后的田地里
闪烁着无数只眼睛


逃离

一万只蚂蚁渡河
一万只牛羊迁徙
一万只鸟雀飞走
当灰尘无法落下
当梦像一粒投入水中的石子
当四周都砌起坚固的墙壁
我是那万分之一


隐秀苑的深秋

一些开过的花已凋谢
一些来过的人已故去
梁溪河静卧在我的身旁
半枯半绿的藤蔓永远缠绕着游子的脚踝
诵经声从这一栋楼传到那一栋楼
地上白色的圆圈被雨水洗刷干净
几只鸽子在我的前方飞起
树丛里的落叶从这一面翻到了另一面


去打开一朵沉默的花
去闻一闻苦涩中透出的香甜
很多时候,我喜欢冷色调的灯光
比如上次,我坐在酒吧的一角
望着窗外冷冷的雨
一扎黑啤就见了底
杯沿上还挂着一些
往日的泡沫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