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马随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0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马随的诗

(14 首)

那夜

那夜不会喝酒
只有少少的月饼
一吃就吃完了
那是一九八九年
霜花来临
死去的鬼魂
会来到身边
远处的坟堆
并不远
就在月光下的
山坳里
那里有太爷爷
和他的邻居们
而爷爷和奶奶
爸爸和妈妈
叔叔和邻家姐姐
都在长凳上
风吹过来
就把他们都吹回屋里了
我的窗户
月光进来
更远模糊一片
我不曾去过
远方好黑
好怕
电视里的世界
有千万里
那里不可到
我想起那夜
十八楼的月亮
照着我
路灯也照着我
我看汽车的灯
和上海的霓虹闪烁
我和父亲
相隔一千里
还会两万里
一光年
不共婵娟


嵩阳书院

嵩阳书院早已经死去
它只有丑陋的故事
还在
四千年的
大小将军树
从一开始
就是权力的强暴
佛道儒三教接替
南朝烟雨断壁
谁人主宰
谁人又有何不同
孔丘杀优人
万世师表
禹帝治水而大权
舜帝假南巡而亡
程朱二子
是德是天道
是非人
千年又千年
依然当时月
我来过
要与谁续同行


不变

阳光也变了
风也变了
空气早变了
口口声声的不变的王朝
只是口口声声
有些人热爱美貌
有些人爱趣味
所有人
看你们表演
不变
就笑那么多
变了可能更多
时间一直流过
如果
我们不知道
时间
的流向
我们就什么也不知道
默默地
轻轻滴
不说任何话
世界还能平等和
甜美


关于美好的想象之二

要抵达深空
在银河系的边缘
一条巨大的船
穿过虫洞
一光年之内
只有你和她
把复制的电子生命
发回地球
约朋友们
你们向深空走去
只有你们
见证你们
用一颗钻石星球


树顶清晨

当清晨
我回到人间
望清楚
阳台外的树顶
余毒已经消失
阡陌纵横的上海
他说城市交通
太不发达
一千米就要走十万里
就不一起中餐了
这三天我们都在一起啊
他坐在冠生园路
烟贩的椅子上
看匆匆人流
他想做这条街最慢的仔
这个世界最慢的仔


一个酒醒清晨的小酒馆

一个小酒馆
就是一座教堂
那里的吧生就是神在人间
温暖的使者
而你在酒馆遇见的好人们
大多是神赐予你的力量
他们陪伴你
不求回报
他们喝得喝你一样
让你笑让你哭
让你放下此生的一切烦恼
就喝着
喝到天光大亮
喝到不醒人事
喝多了谁还介意
天塌下来
要死也是嘴角上扬
大笑赴黄泉
活着总是人类一生的绝对优势
当我们醒来
撒旦早带走了黑夜和
吸血鬼
大踏步向前吧
毕竟平凡是我们人类的宿命
不要愧疚 不要羡慕
由人而圣的他们
将艰难曲折
且漫长
太阳升起
恒星永恒
这个小酒馆要酒醒
就在清晨


有一些词语如恒星

喝酒的时候
小林说
你很偏激
之前也有一个
一辈子也没聊过世界
阴阳五行的
隔壁班女同学

你太偏激
在这个世界
我一直被定义的
就是偏激
我热爱这个词语
它就是我
是时间
和被时间刻下的人
屈原 哥白尼
乔布斯
我不会用偏激这个词语去评论他人
它是愚蠢之人的
自我胜利耻辱柱


虚构上海情书

我要拥有内环高架桥
把所有的入口和出口都封闭
只留下两端
以便你想我的时候
心可以畅通无阻的
抵达
在每时每刻
你需要的时候
我都能以人间极速
把一百六十斤的马随
靠近你 抱紧你
泡在灼热的爱里
顺手挽起黄浦江的风
在这狭小空间
凉拌了我们这对
狗男女


我们本是这个世界的敌人

让生继续活着
让死亡就在
死神来的时候
不要挣扎
那些人类之间
的恨又有何意义
不过是三碗饭
两次交配
作为这个世界的敌人
我选择做个叛徒
对你好
保持对阳光的渴望


我所述的世界

如果云是白的
雨不会来
天将露出星空
如果你是美的
你不会被赞扬
只被陈述
眼儿弯弯
山在那里
海在那里
世界不需要赞美


把气球埋进土里
等它坚固
在高速公路的水滩
放生一条鲸
我要跳到你的头顶
拽下一朵云
温柔的砸你
砸碎你
风吹过
就让风钻进肉体
走不动
拉住太阳系上绳子
把一天变成白昼
我缝住嘴巴
刺穿耳朵
挖出眼珠
把自己吹大
伸出双手 
把地球捏成一块方型平地
向前奔跑
直到掉落深空


举杯敬千里

明月太遥远
没有朋友
冰冰冷冷
举杯无人
敬千里
千里迢迢
有殷明
不管开头宇宙
还是感冒
药房老板和诗人
当我们谈论什么
我们就在谈论什么
有屈原聊天问
两千年里无诗人
有鬼怪山海经
此生无有超脱时
自知为奴
切换奴隶的世界场景
一切合情合理
任水深火热
任血肉模糊
在世界的概率里
必然存在悲惨命运
无论你我聪慧几何
殷明你是个诗人
也是个奴隶
我也是
举杯千里


两处

有两处地
他和我都呆过
那处是他和我家
这处是我家
他一直在那处
出生游荡再回去
现在他的父辈已经逝去
而我离开那处
我想着也许我们还能相见二十年
一年的谈话可能有二十多小时吧
有时候我去到那处
那山那水那人还在
有时候他来到这处
在霓虹闪烁中茫然
而拘谨
我们在两处相遇
我有两个家
而他此时
是个附庸


大白话之五

故乡是你的起点
起点和一个
两个三个
你已路过的目的地
距离相同
你走
无论多远
回头的时候
就是你的第一个起点
你停下
这就是你的墓地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