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青蛇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19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青蛇简介

(阅读:593 次)

青蛇,原名蔡丽萍,曾用笔名青儿、梦多多、钟鑫雨、优钵罗花、如青等。祖籍潮汕,生于青海,成长于拉萨,毕业于华东师大,常居广州。已出版译著《我无法停止爱你》(灵魂歌王雷•查尔斯传记,江苏人民出版社)等。曾主编/主笔《音乐天堂》旗下多媒体畅销集子《穿过骨头抚摸你》。诗作《在高处的静》获上海榕树下网站贝塔斯曼杯第三届全球网络文学作品大赛诗歌大奖,并入选《百年诗歌百篇导读》(1919-2009,吉林大学出版社)。2017年7月26日病逝。

青蛇的诗

(21 首)

吉祥

这右手里的风袍
闪烁金刚光芒
它经过万事万物
照耀被它解放的瞳孔
暗沉的面孔一亮再亮

这左手中的红潮
转化生死波涛中的苦浪
水水相会的时刻
幸福的滋味
一滴一滴被顿然知晓

广场上空无一物
除了一件大花袍

沉睡的人都将醒来
因我们时时呼唤


边界

这是什么
这是为什么
你是我的谁
我是谁

瘦高个今天第21次问
他在看镜子:“自闭的
孩子不丑,不臭。”

无话可说的下午
没有风。
黄颜色的。

黑皮包里有胡椒粉
和圣地亚歌地图
海里面有一艘
睡觉做噩梦的潜艇
也是黄颜色的

无话可说的下午。

一些东西在到来
一些什么在离去


确切的时刻

1.

这是确切的时刻
了解自己的骨骼
那些月亮留下的美人鱼
和刀片,小小的蓝色火苗

剑兰剑兰,你要去哪里

2.

建好的房子有两扇窗
雪花:多年的装饰
它们见过的燕子和喜鹊
都回家了
谁还在这里守着

3.

台阶上的青苔哑了多年
我不忍心呵 

我不忍心看她们,微张着嘴
被我抛弃

4.

大木船在远处启航
经过一千座城市
船长的航海日记
她在一千年前已经读过

一千:一个被诅咒或预言的数字
像中国古人说过的帆
像她上一次昏馈的热恋

5.

马兰花正在到来
水面酸甜

穷苦的黑人在舞蹈
白白的牙齿碰来碰去


新鲜影子

妇人拐进街角。已经
很久没人说这个词了:重复
重复是块好面包。电子重复的时候
就有些特别美丽的毛毛爬出来
你被你自己忽略。这让你着迷
书页和树叶,互相侵略的样子,童贞
散出错落重叠香味。人们望过来,心事都是
透明的。这有一点美和好。盘子里
红红屡屡的烟。诱惑
我吧。记得撬开我的嘴


一些事情

飞机坐在云上
云哭的时候
鸟也跟着死了

更大的一群蜜蜂  
紧跟着来了

没有人能肯定
最后  大家都
去了哪里


爱情

她带你
上到悬崖
让你
第一次
看清楚
海有多狰狞
就有多宽广

金毛狮子
隔空重来

百合花深处
开着青海湖
已经不止
一天两天

感恩两个字
也已大过天


成人仪式

关掉一支铁灰水龙头时
一支外太空水龙头在打鸣
响亮的三声,是的,三声

电子埙锅里的饭蒸好了
数张绿色胃口腾挪过来

今天天气气派:好风好云
好景。心心小子长大成人。


荷兰之光

在东边
慈祥的小屋
不说话
爷爷走了后
奶奶也走了
然后是妈妈

两条白银铺就的路
指向北
它们交汇的点
开着粉红色大花

仔细看:
那些白银
原来是碎玻璃渣
那些路上
有人去,有人来
几十个世纪过去
没有谁留下影子

荷兰之光照过来
湖水在波动
青草在复活
只有秋天
依然不说话


弧形

她像
一声柔而韧的 叹息
到达我们不知道的
领地

那个人在笑
两个上翘的嘴角

高处的爱
在夜里消弥了踪迹

她把自己抹去


黑物质,圆香波

黑物质
以光速前进
这一次的鱼有两条

嘴角的微笑
从金字塔下游过来

红色格子的中心
曼陀罗花
开了又开,开了
又开

对,就是这样
在尖角错落的
最高点

把圆香波撒下来


是啊

是啊
我心有花蕊
所以能见你美

大朵小朵的雨
滴在你头上
大片小片的云
回到天上

是啊
风吹过   我的花蕊


橙红天空的飞行器

胖娃娃
菱形格子和你
有什么关系

这么多月夜
你和你的钢铁篮子
满肚子神奇墨水

云层背后
那奇怪的蓝绿东西
来回划拉弧线

胖娃娃
我现在很有力气
我来消费你

透明来过了
地方上的水牛
赶着回去了

胖娃娃
你也下来吧,下来
一起溜达吧


生气

生气的时候
我掉了下来
弯弯曲曲的一堆红色
被蚂蚁和白鼠经过
有五只还哼着歌

我想扯它们的腿和尾巴
可是又懒得动
我知道有很多福气就从懒里来
这是件有点奇妙的事情

再这么想下去
我就要笑了


异色

他在写诗
空气很潮湿

他们进入一面镜子
忽然成为彼此,忽然笑

七条金色小蛇
游来游去

有人在拉圣桑
有人咳嗽

印度很香
天在摇晃


钢丝上的鸟

钢丝上的鸟没有秘密。
它寻找音乐, 但 找 到
镜子。  巫婆是很远
的东西。词语挂满墙壁。

“你们都在发黄,这不好”

这个时候适合回忆和作爱
如果能纯粹就算得上幸福
时间不敏感。  它 只 是
规矩。像所有的伟人故居。
你漫骂过谁吗?  记住 !
不要 责 难 鼓。 灵魂有它
小小的耳朵。你书写不过来的
——请 稍 稍  往后挪。


云中的镜子

柔韧的树长在乡间橙红的土上
水色和天都进入它的睡梦,柳叶
拂来拂去,它看见慢慢走动的

影子。虚无的墙有两面或更多
一些可以抚摸的移动还很温热

镜子出现在另一处。总是另一处
80层以上,高出摩天楼顶,云上

晃来晃去,许多人被皮影打进墙的
表面。皮肤光滑,骨头还给
地面和寂静。啊,四下里真安静

树自在地呼吸,微微仰起它的头


在高处的静

车轮压过身体的瞬间
我和许多花儿见面

那些音的美
我说不出来

我像婴儿一样微笑
你们怎么猜都可以


第六个戴眼镜的人

终于
第六个戴眼镜的人来了
举着黑色的旗帜

而天线是红的
好像天空的某一层
都是血


后来
我就看见自己复活
在有白色石头的房顶上
24小时跳舞
画世界地图


早晨

到达
最远的事物
之后

你又回来

花香是一滴
一滴的

人们开始劳动

圆圆的鼻头
很有福气的样子


十八只杯子:让细胞死掉

那里是十八只杯子
我总觉得少数了一只
这是人间的罪过
我是凡人
允许我犯错

三楼有谁
二楼的人摇头
我看见一些
却装作不知道

不要惊讶
树叶也是会撒谎的
这一点我昨天知晓

来跳舞吧
让细胞死掉
那些敏感的


听度母心咒的下午

在那里
事情总是更加离奇
树林里飘过一队穿黄衣的人
离傍晚还有两小时

人们真年轻
有雨后树叶的味道
城市的房顶全部飞走了
蚂蚁、蜗牛、狮子
鱼贯进入大厅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