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陶发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35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陶发美简介

(阅读:1118 次)

陶发美,诗人、独立批评家。笔名小园、缶玉乾坤。湖北赤壁人,现居广东深圳。主要作品:萤魂系列长诗五部(被称为“本世纪最后的抒情”)、新寓言体长诗《上邪!上邪!》等;文学评论有:《太阳为何是雄性的?》、《当今中国为什么产生不了伟大的诗歌?》、《谁写出了高尚的诗歌?》、《海子的情场》等;报告文学有:《与天路同行》《蒲纺的背影》等。出版有诗集《萤魂》、《狩猎者》,庄子专论《庄子随笔》,主编有《中国诗歌民间读本》。

陶发美的诗

(22 首)

抽象的镜子

我喜欢你收起翅膀的样子
我看见你翅膀上的血痕和飞翔同在
我喜欢你把天空变成一枚抽象的镜子
我看见一些很像行吟诗人的鸟儿
在镜面上走来走去
而一些喙儿很长的鸟儿
全都冲着镜面
——猛啄


夜夜铁声

偏偏在我犯困的时候
铁们就开始叫唤
是不顾人家安宁的叫唤
每一粒空气也灼疼
天花板上的尘埃都在垮落
铁们还不甘寂寞
不但跑进了我的梦里
还在一只梦蝶的翅膀上跳舞
梦蝶的翅膀上晨曦初露
美丽而诱人
突然,翅膀碎裂
蝴蝶落在了地上
我也落在了地上
为了夜夜铁声,为了铁们不断的壮举
我就这样睡着
——我不打算醒来


塔尖

那个罪孽的孩子
她在天上炫舞
音乐的波流荡彻心扉
一切地下的止水和幻想
扶摇而上
哦,那个罪孽的孩子
她把整个宇宙带进了自己幼小的身体内
她是在自己幼小的身体内炫舞
她是一个精灵
一个台柱子
她是天上的孩子
她,只有炫舞、炫舞
无休止地炫舞
这光芒四溢的舞台
——才不会塌陷


一只小小鸟

一只小小鸟在枝叶间
叫来叫去
它真是一只小小鸟
它叫着,简直看不见我的存在
它叫着,我倒是看见了
一小片翠叶落了下来
又一小片翠叶落了下来
它还叫着
像是没事找事
非要把远处的雷声拉过来
拉过来
——再留下来


一把锈蚀的锁囚禁了矩

一把锈蚀的锁
囚禁了矩
矩啊,遭受了从未有过的劫难
我往锁孔里看去
一个原形的面目
一个深陷的面目
一个睡意沉沉的面目
一个石头一样不死的面目
像我
像我
——夜的替身


四月的花祭

残忍的四月
被一场无常的风暴证明了
我一把抓住的全是花粉的尸体
还有台阶上的
还有石缝里的
还有躺在叶掌上的
金黄色的身子
这太阳血炼制过的微尘
我得凭吊呀——
我轻轻地、轻轻地将它们撒在一片湖上
像莫奈的睡莲
它们漂着,漂在波光里
——全都不像是死了


光合作用

当天空陷落于一方手帕
我心眼里的那点儿想象,犹如
一只远古之鹰的豁然坠亡

窗棂边,那只胆小的小鹦鹉总算安静了
这不禁让人喟叹:黑夜啊
为了屈从太阳的意志
你没有懈怠过一次,你锵然的脚步
有着多么大的惯性

当一粒萤光绕着故乡的竹林飞旋
我便知晓了,母亲已离开了墓地
她的美丽弥漫了整个星空

拒绝光照的原野,却有一束磷火在闪烁
我恐惧极了!这灵魂的绝望
怎地讲述给那片曙色?

出人意料,一个女人的泪光不再照亮我了
从此,我常在梦里看见
一座诗人的殿堂
在一把黑布伞下坍塌的影像


水母的故事

时间啊,一副苍凉的表情

你逃到了蘑菇岭
便有了蘑菇的梦境
你逃到了白云山
便有了白云的梦境
你逃到了女娲的心底
便有了五色石的梦境

与其说你还活着
还不如说是海之幽魂还活着
与其说你还是生命
还不如说,你就是我飘零的化身

与其说凡偶像者都逃不过被摧毁的命运
还不如说,你幸而带走了那万古一息的
水性扬花的记忆

与其说你给遥远的纪年
留下了一张芬芳的遗照
还不如说,你留在我额际的
恰是一瓣猩红如初的吻印


看水

最盛大的游戏开始了
水,不过三尺
天空,却无限深远

云朵们率先登场
于是率先掉落
四分之一瓣的花蝴蝶翅膀
紧跟着掉落

石鼓上的故事壮烈展开
一炷香火孤寂如梦
它们的掉落
只是时间问题

时间之魔
铸造万物之魂
回眸,已被拒绝
仰望,无异于自欺

岸上的行者
以及我爱过的女人
一律穿着单薄,表情木然
他们本是桃花源来的
可是,穿过粼粼波光
居然,向着一个天国
掉落

南岸,一对年轻男女
刚刚还互相指着鼻子尖痛骂
此刻,双双携手
像两条交媾的章鱼
也在掉落

我倒头,看看自己
也在掉落

这就意味着
我的道路、我的思想
我的全部光荣和屈辱
也在掉落

这也意味着
一场盛大的游戏,以掉落开始
也必将以
——掉落结束


昨天的演说

每一场演说之前
我会在一张抄写纸上,用潦草的字体写上提纲
我会标上一些只有自己看得懂的符号

一旦要演说,那心里头要出风头的意思
就像一只趴在榆树叶上晃荡的虫子
想装着悠闲也是装不了的

一些真理的句子不用我发明
我的演讲词里没有“上帝”,但心里
一支吉祥的红烛总会随机点燃

不苟言笑的人,总是选择庄严的题材
当有鲜艳的旗帜突然被罪恶打穿
我便暗地里攥紧了拳头

雄浑的乡土音撞击在四面墙上
偶尔,我会走神,我会想起小时候
和小伙伴们一道,往一个黑咕隆咚的岩洞里
扔进石头时,听到的回响

告诉你们一点秘密吧,不管在那里演说
总有一只知了贴着我的耳际拨弄出金色的琴音
还有亲密爱人一直守候在我的背影里
——她的呼吸沉静而芬芳

时光荏苒,一些令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比如那个烈焰一般的昨天,突然收住了自信的脚步
比如我的演说,已是一摊灰烬
比如那些真理的句子,成了残存的火星 


他的号角深情依依

这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老猎人不要往高处看
只要往眼前的山塘里看
就能看见山色青郁、树影婆娑、白云缥缈
刚好,太阳吻过翡翠一样的水面
刚好,山塘边的树上没有可以猎杀的野鸭子
刚好,他很乐意地
看见自己一身栗色盛装的倒影
刚好,他的号角深情依依
也刚好,在无数细密而鲜亮的波光中
他看见了自己扑通、扑通
——不断翻着筋斗的样子 


一个冬日的正午

雪地上
一路雪豹的脚印像一路零落的梅花
他的猎狗狂吠着、飞驰着
像一道栗色的闪电
一路梅花飘进了一个洞穴
哦,洞穴!
又是洞穴!
他的洞穴
——回想的洞穴
——沉思的洞穴
——柏拉图的洞穴
——宇宙的洞穴
——雪的洞穴
——梅花词覆盖的洞穴
一个不可留下任何血渍的洞穴!
他不得不离开了
他的猎狗怏怏地尾随其后
——像一个栗色的影子


走向山脉

爱过之后
恨过之后
就该走向山脉
——就该聆听这伟大骨骸的奏鸣!
就该平心接受,那一叠一叠乌云的存在
它们横空出世,并不构成生物性的恐吓
它们,或以山岳的名义
或以马群的名义
——只为仿造一场绵延不绝的梦幻
那古冢里陪葬的铁器
——除了终年冒着栗色的火焰
还隐约发出苍凉的男声
那爱河,从天上落下
——已化作乳峰
乳液,哺育着山魂水魄
一切流淌的、奔涌的、变化的不是叛逆,也不是离散
是拥戴
——是这伟大骨骸的和声
顺着先祖们的背脊看过去
再看过去
一直看过去——
横空出世者早已退场,星们刚好完成膜拜
山崖们就接着眺望
一片红云里,踟蹰而行的
尽显一路
——献祭的羔羊


时光里的斧子

时光里的斧子
没有灯,就让松节油燃烧
把一切黑、一切夜
还有炉火的影子
一家人的咳嗽声
孩子的读书声
——全都烙在了墙上
烟熏火燎的日子格外疼爱斧子
斧子也成了长不大的孩子
它会掉到黑夜里淬火
会在一个男人的眉眼间跳上跳下
会在一个女人的叨念中磨洗于夜空
它还会学着小松鼠
展现飞跃在栗枝间的绝技
还会化成一道春日的犁沟
水哗哗地叫唤
斧子,时光里的斧子
就像一句古老的格言
从没有放弃栗色的闪烁
它最后的光阴
还被一节虬龙般的诗意
——点燃


某个寂夜

某个寂夜,他带着纯净之身
扑向一粒灯豆
扑向自己的影子
扑向母仪的大地
扑向
——栗色的光芒
他的壮举,令一片片西天的云彩
——耻于飘扬


他的猎狗一身泥渍

他仰面朝天
直挺挺地躺在了一座小石桥上
恰如一杆天上遗弃的樯橹
享受着时间的漂流
如果他有一梦
那一定是森林不见了
但有叶笛的回声
那一定是河流不见了
但有波涛的舞步
那一定是天空不见了
但有一颗蓝盈盈的星星
在古老的逼仄的小巷里跳动
他的猎狗一身泥渍
卧在一侧,似乎
再也没有兴趣显摆出栗色的生动
它不时地起身嗅了主人一下
再嗅了一下
又嗅一下
然后哼哼几声
唧唧几声
又重新卧在一侧
它仿佛深知——
猎杀、信念、里程碑、驰骋的方向
——以及家的定义


不要疏远猎枪

他用一种神圣的口吻告诫我们
不要疏远猎枪,总有一天
——它不再是猎枪
不要疏远陷阱,总有一天
——它不再是陷阱
不要疏远走过的小径
——总有一天它不再是小径
不要疏远那个抚慰过我们的红月亮
——总有一天它不再是那个红月亮
也不要疏远,藤蔓上那颗酸酸的葡萄
不要等到一个昼夜
它就悄然偷换了我们的味觉
他说,千万不要怨恨这一切的改变
要怨恨也只能怨恨
万千物种的声音
多么像
——我们心灵的声音


麦地!麦地!

凭着一位伟大父亲的铁剑
麦地里的孩子们得以住到光芒之上
得以像舞起彩虹一样舞起锁链
得以一边吟诵崇高的诗篇
一边鞭打阳光下的小人
然而,一位伟大的父亲
却在麦地的皱褶里又饥又寒
遭受白眼
遭受飞唾
他还发着高烧,奄奄一息
——最后死去
伟大者死去了,并没有带走铁剑
铁剑还代替他活着
还代替他发出光,发出声音
还代替他,立在麦地的中心
铁剑,还在麦地里画出他的肖像
麦地!麦地!
恨也不够,爱也不够的麦地
麦地!麦地!
天行者们伴着你凛然的心跳
——接踵而至


小木屋的门上钉着一张麂子皮

老猎人还记得清楚
一只麂子在西边山脊上一路奔跑的样子
可是,不到一袋烟功夫
它的一只前腿就踏进了他埋下的圈套
山坳里传来了婴孩一样尖厉的叫声
不错,是一只母麂子
他用很娴熟的刀法,剥下了麂子皮
然后,像展开一幅血色地图
将它钉在了小木屋的门上
不知是一个习惯,还是内心起了波澜
——他看着麂子皮好一阵子
半个月后的一个早晨
他背着一张风干的麂子皮
像一个轱辘,沿着村前的青石路
一寸
一寸
——往下沉落
傍晚时分,又见他背着一袋子口粮
还像一个轱辘
沿着青石路
一寸
一寸
——升起来


谁在骂你,沼泽地?

荡妇!
——谁在骂你?沼泽地
我在护着你
殊不知,骂你的和护着你的都是同一样理由
一滴月亮的精血让你意外受孕
肚子里飞出来了十只白鹭
荡妇!荡妇!
——又是谁在骂你?沼泽地
我还在护着你
殊不知,骂你的和护着你的还是同一样理由
那么多疯狂的苇小子被你占有
那么多阳性的噪音被你占有
十只白鹭生养出一千只白鹭也被你占有
荡妇!荡妇!荡妇!
——谁还在骂你?
而且如此地没有收敛
沼泽地!
沼泽地!
我还在护着你
——屈辱的沼泽地
——光荣的沼泽地


伟大的道路是流淌的

那些留在森林里的道路
不过是道路的面具
一切覆盖和背离的游戏
丝毫不会损害道路的本质和真相
伟大的道路是流淌的、闪烁的、昂然的、生机的
是用雷电的节奏和汁液的旋律铺展的
侧耳细听,传来了大地的回声
打开所有道路的横切面
正好看见太阳的金铲子
一铲子一铲子的金色印记
年轮里,铺开了壮丽的图案
一旦真诚地爱上了它们
它们就会显露于率真的情态
我们么,我们的血脉与万物的茎脉是相通的
我们么,一路走来
也是气象万千
也是伴着大音的节律
——虽有桃花的飘落
却不少有
——手杖的化生


栗色!栗色!

有说,老猎人的号角
是从久远的死人堆里捡来的
有说,它是从家乡的一片消失的栗子林里捡来的
更有说,他曾经养了一头老公牛
老公牛本有两只栗色的角
可是,有一只角被取下后
居然变成了土黄色
就仅剩下一只角是栗色的了
也有说,没有那么多稀罕的故事
不过就是他家祖传一物
用的时间久了
自然就变成了栗色
栗色!栗色!
——老猎人的命里所系呢!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