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徐建纲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0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徐建纲简介

(阅读:490 次)

徐建纲(1961年1月—),笔名三峡老船长,内蒙古包头市人。2004年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访问学者,2008年美国孟菲斯大学交换教授。现任职于湖北三峡大学外国语学院,英美文学教授,硕士生导师。1983年4月年在《星星诗刊》发表处女作。在各级各类杂志发表文学学术论文100余篇,出版译著一部,发表诗歌,散文200余篇。2013年出版诗集一部,《一首老歌——徐建纲的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被《中国诗》杂志及中国网络诗歌学会评为2013年度中国诗星。2015年5月出版第二部诗集《悲歌欢唱-徐建纲的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第三部诗集《老船长咏叹调》(暨南大学出版社)。

徐建纲的诗

(18 首)

南海抒怀

在南海,在海边
海水像苏格拉底的思想一样
起伏着一波一波
古老又崭新的思绪万千
不知疲倦的海鸥
一如往常伴随着海风
徒劳地涂抹一道
毫无创意的风景线

在南海,在海边
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
各领风骚数百年
在时间的隧道里
渐渐退却在大海的深处
留下的只有
沉默的诗篇

来自大海深处的风
构思着黄昏的本色
谜一般的南海,依然
固守着不变的执着
昭示江山易改的本性
无语诉说历史的变迁


彩虹哦,彩虹

一道彩虹
弯曲成一个“人”的字形
悬在半空
艳丽,如缤纷的落花
耀眼,如旭日的东升
诱惑着一颗赤诚的心灵
似乎很近、很近
却又很远、很远
让我一等
就是一百年
脚步依然匆匆

一道彩虹
像一个久远的传说
美丽着,而又陌生
据说你来自遥远的国度
隐秘在神秘的苍穹
跨过高山的阻挠
涉过险滩的威胁
一次次向你走近
却一次次陷入虚幻的梦境

一道彩虹
如少女初绽的笑靥
为一身疲惫的土地
展开一道绚丽的风景
于是,无数的目光追逐你
无数双手臂伸向你
可你为何
却始终无动于衷?
抑或你就是一个海市蜃楼
让期盼的眼神
一次次无望而终?


我想活着

我想活着
因为这个世界让人着魔

活着,我想
弄清星星为什么闪烁
为什么四季
变幻莫测
春天有种子发芽
夏季有四面八方的诱惑
秋季不仅有丰收的庄家
冬天有白色衬衣般的雪
还有对来年的承诺

我想活着
虽然我知道最后是一样的结果
活着,我想多陪陪我的年迈的父母
他们需要我的不是多大的名利
活着,我想呵护我的妻女
无数个夜晚
一个家的灯亮着

我想活着
虽然我知道很多人祈祷
我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活着,我可以去看看
等了很久的爱琴海
更有海伦和苏格拉底得传说
蒙娜丽莎微笑得神秘
跨过两百年,依然那么困惑

我想活着,活着
就可以经历痛苦,希望,失望
灵与肉死去活来的快乐。。。。

活着,就真的活着?
死了,难道不是依然活着?


无题

谁说春天就一定是绿色
我看见夜晚天空星星的泪眼在闪烁

谁说花开了就一定是绚丽多彩
我看见那些花儿命中注定的归宿

谁说白天就一定是阳光明媚
我看见躲在一旁的风暴随时会发作

谁说人生就一定有轮回
我看见死后的洞穴里
不会留下什么

谁说既然看穿了一切
就糊涂点过
我看见死后我的骨头可以点燃一支烟,也可以点燃一把火。


窗外

窗外
沉静一夜的空中
有清新的空气流动
思绪,便沿着道路
延伸,飘渺在无尽的苍穹

那颗信号灯
在凛冽的风中孤独
像天上最亮的星星
时刻守卫着心底
无法流出来的恋情

那棵枝丫秃落的樟树
残雪还在枝头悬挂
如沙漠风暴里的绿洲
一片萧瑟的落寞里
抱紧属于自己的一盏明灯

几朵萎缩在雪地里的蟹爪莲
忽隐忽现,倔犟的如海边的岩石
一次次努力
试图传达新一轮的复兴

窗外
有残雪的窗外
一个诗人,俯瞰
大地,把思绪收紧
开始一次新的憧憬


关于岩石

一尊雕塑
孤独突兀的屹立在
历史一样古老的海岸

冷眼旁观
无尽的海水一次
又一次的潮涨潮落
冷峻审视陆地天空
反复无常的风云突变

目睹过风和日丽的平静
欢声笑语的沙滩
体验过朝霞的瑰丽
夕阳西下遐思无尽的画面

惊涛骇浪,风起云涌
的时刻,记忆一样深刻
深深嵌入身体
每一道裂痕里
写满一行行诗句一样的语言

根,深入到岩层里
头颅,昂首在天地的云雾间
任凭时间的流逝
默默无语,固执地
站成一道风景线


渴望冬天

旅途才走了一半,秋阳
还未完成表演
哦,心,我的心
已经在渴望,那个久违了的冬天
藏污纳垢的季节
漫延成了饥荒,思想
已经开始霉变;
贫瘠的想象力,在湿热中
逐渐糜烂;充满诗情画意的星空
失却了迷人的浪漫
急需一场彻骨的风
冷却浑浑噩噩的思绪
让眼神,抚摸——
静默的皑皑白雪
留下几行深一脚,浅一脚的足迹
让心情在无际的雪原上缠绵
不须畏惧寒冷的夜里
双眼流下几颗不冷的泪滴
启明星,偶尔的闪烁
会把萎靡的灵性点燃
  
虽然,街边的灯火,
会在寒风中踉跄
但是,更有挺立的航标灯
时刻,守护着它的庄严
饥渴的土地,等待
一场漫天的大雪
荡涤污浊的弥漫
让清新,冷略的风哦,在天空、
大地,肆意渲染
 
哦,
身体,还在路上
我的心,已经把久违的的冬天期盼
因为,我知道
冬天的后面,一定是雪莱的预言!


致沉默的敲钟人

那年
你把沉默的钟声敲响
企盼
万物的重新命名
岁月
撕裂了你的声音
天空
仍悬挂着无数饥渴的身影

夜幕
张牙舞爪策划一场新的风暴
海燕
一次次发出凄厉的哀鸣
汹涌的海浪
气势汹汹地扑向耸立的礁石
不甘沉默的敲钟人
奋力敲响刺耳的钟声

沉默太久的铜钟哦
没有自己的语言
一旦发出震怒的吼声
一定,是石破天惊!


走近大渡河

走近大渡河
便走进了一段历史
一部史诗
一个神话
线装书一样古老
岷山一样巍峨
俯下身,虔诚地跪在你身边聆听
我知道
奔腾的河流下
一定掩藏着
无数个古往今来的传说
多少帝王将相的故事
在你咆哮声中湮没
只有岸边的岩石
执拗地见证烟波浩渺的斑驳

不老的太阳
目睹过灰飞烟灭的悲壮
夜晚的星星
旁观了 岁月的波澜壮阔
昨日的壮怀激烈
在波涛声中渐渐隐去
今天,雨后的两岸
一切都归于一如既往的静默

山,还是那座山
树,还是那些树
太阳,依旧升起
星光,还会在夜晚闪烁?

哦,大渡河
我看见的是
不息的河水激情依旧
反复咏叹着岁月如歌的执著


旋降

历经艰难的跋涉
站在山顶
深呼一口气
把生死,交给一根细线
生,是我之幸运
死,亦是我的上签
与其在抑郁中寡欢
不如尝试一次冒险
死了,
也许是一次愉快的解脱
其实,
苟且地活着
更难!


百里洲印象

一个传说中奇迹
孤傲而又热烈地
独立于一隅
无在乎天
无在乎地
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
热烈着自己的热烈
表达着自己的自信
绽放着野性的气息
一座顽固的礁石
硬是把浩荡的江水
在此一分为二——
南河,北河
像一对灵魂的知己
短暂分离后
在一个未知的时刻
又再次不期而遇
一位传统
而又现代的红衣女神
殷勤着固有的殷勤
时尚着时代的步履
夫还是夫
媳还是媳
一首古老的民谣
低吟着花生调
棉花曲
一曲流行的摇滚乐
时而高亢
时而低语
激荡在高举的酒杯上
弥漫在有月光伴随的碧波里
百里洲啊,百里洲
散发着泥土的芳香
挥霍着时代的轰鸣
粗卑里有高雅
高雅里有时尚
一半诠释着过往的故事
一半昭示未来的奇迹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我在家里摊鸡蛋饼

面粉,凉水和俩土鸡蛋
面粉,是老家的味道
拨动悠悠中原的气息
一盆眼泪和着思乡的愁肠
一起搅成面糊糊的柔情

凉水,有点冷
像极了高原儿提时代的风
一面挥着冻红了的手
一面偷看穿红色棉袄的女生
可惜,人家根本不领情

该说说土鸡蛋了
从当地农民手里买的,五块钱一斤,嘿嘿。。。
金黄金黄的蛋黄
像瞪着一双清澈的眼睛
在电子锅的协助下
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
黄金鸡蛋饼!

俺摊的不是烙饼
是一份冬日里浓浓的牵挂
无人能懂


秋天里,我收获了凄凉

沉默的山脉,把长满苔藓的希冀
掩藏
裸露的土地,依然
没有思想
脚下的河水,照旧起伏
呜咽着数千年深深的
忧伤;
这个,本该收获的季节
我,却收获了
凄凉

幽暗的夜里, 群蛙
集体呐喊着愤懑
炎热的午后
蝉鸣, 一起浅薄的呱噪
当一切静下来,
半遮着弯月的迷雾,仿佛
是一堵触不及的墙

年迈的山路
依然,步履蹒跚
失修的路基
摇摇晃晃
黄沙,肆意的掀起阵阵狂风
掠过田野
撕裂了一棵棵发芽的梦想
乌云和雷电
再次合谋
策划一次窃取丰收的的分赃
一扇沉重的门
威胁着,开开张张

沉默的山脉,把长满苔藓的希冀
掩藏
裸露的土地,依然
没有思想
这个,本该收获的季节
我,却收获了
凄凉


我就是那冬天里的一把火

我就是那冬天里的一把火!
熊熊燃烧在夜空的辽阔
我要烧尽虚伪的黑暗
我要点亮一个真诚的天国!

我就是那冬天里的一把火!
我要荡涤群山万壑赴荆门的盲目
我要让森林,湖泊的上空
流淌的都是山泉一样的清澈!

我就是那冬天里的一把火!
我要撕碎大海上肆意妄为的乌云
我要让纳西娅的帆船
和今天晚上的万吨货轮
共享这片蔚蓝色的碧波

我就是那冬天里的一把火!
尽管燃烧的如此微弱
即使知道前面就是飞蛾扑火
也要点燃我每一根血管里的激情
把自己烧成灰烬
让世界变得暖和


致我的女神

一棵疲惫的老树
在沙漠风暴里
折戟,是你
放下少女的矜持
用如水的柔情,滋润
老树干涸的躯体
哦,你,我心中的女神

一艘破船
在风暴里搁浅
孤独地任凭风吹,
雨打,是你
装扮成《老人与海》
中的圣地亚哥
把我,从海底深处
高高的托起
哦,你,我心中的女神

一只山鹰
在雾霾里,渴望
为人类再次盗取火种
你,拭去眼角的泪水
无私的放手
让我自由的在苍穹
去搏击,哦,你
我心中的太阳
不管时间,走的
无论有多远,你
永远是我心中的女神——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我衷心的谢谢你!
不论今天,还是往后
谁,都代替不了你!


我要去巴黎

我要去巴黎
那里有我年少时的梦幻
——比如凯旋门的威武
——比如埃菲尔铁塔的不屈
——比如塞纳河的缠绵

我要去巴黎
那里有我青年时的偶像
——比如卢梭
——比如孟德斯鸠
——比如伏尔泰
——比如狄德罗

我要去巴黎!
那里有我一生膜拜的大师
——比如福楼拜
——比如《茶花女》
——比如蒙布里哀
——比如《红与黑》

我要去巴黎!
那里有我
血脉相连的
牵肠挂肚
撕心裂肺的思念
我的天使之恋的女儿——
我的那颗天边的星星
在巴黎!

我,要,去,巴黎!!!


给保安点赞

突然想起
十一在苏州的网狮园
人头攒动
熙熙攘攘
人声鼎沸
怒火冲天

一个保安
普通的保安
中年男性,穿着制服
蓝色的制服
金色的纽扣,一闪一闪
大声对着游客呼喊:
靠右行走!靠右行走!
脸上透着威严

我从他身边有过
竖起大拇指:
兄弟,好样的!
我给你点赞!
他愣了一下,接着
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眼睛里有些许的感动
瞬间,整个世界
都在灿烂!


社会

田野,摆放整齐的萝卜
废弃,疑问写满天空
锄头,汗水,诅咒
疲惫的眼神
包谷酒,麻将
幽暗的灯火,以及
麻醉不堪的日子

脚手架,很高很高
一群工人的身影
很小很小
矮成平面设计

学生:老师,
我爸爸修了一辈子高楼大厦
为什么城市里
没有一套属于他的房子?

菜场,谦卑的笑容
讨价还价,苹果,桃子们
阳光下,风雨里的无奈

爱情,婚姻
在婚纱的掩盖下交易
权利,金钱上了美色的床
深情,躲在一隅哭泣

海边,度假酒店
山里,避暑山庄
高速公路上,奔驰宝马
卡迪拉克,玛莎拉蒂
把距离拉的越来越长
脚下,晃动着历史的地基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