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陈傻子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1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陈傻子简介

(阅读:530 次)

陈傻子,原江苏篮球队运动员,现代诗人,独立写作者。著有《嘴唇新生了》《落日就像睾丸》《挖掘机》《陈傻子随笔》《高压线》等书。现居江苏无锡。

陈傻子的诗

(19 首)

我愿意做梅花

赞美梅花容易
做梅花难
我常问自己
风刀霜剑
你敢做梅花吗
我想了又想
百花凋落
万木萧疏
我愿意做一株梅花


想起父亲

我已经不太想你了
有时偶尔会梦见你
走在前面的路上
我还想
你不是中风了吗
怎么还会走路
醒来才知道是梦
后来又梦见你几次
都是你走在路上
我在旁边叫你
有人说
老是梦见死去的人不好
要给他烧烧纸
他就不来看了
可我不怕
自己的父亲
活的时候不会害人
死了难道还会害自己的儿子
我想你的时候
是走在去看母亲的路上
母亲还住在你们一起住了十多年的房子里
这条路
我也走了不知多少次
越到家门口
我就会想到你
你坐过的藤椅还摆在院子的走廊里
我总要往这张藤椅
多看几眼
和你一起嗮太阳的人
又有两个人走了
太阳已经晒不到你们身上了
你撑着拐杖散步的路上
麻雀还是叫得
那么欢
它们有的老了
有的又生了小麻雀
小麻雀叽叽地叫
我好多次
都听到它们在叫
父亲
父亲
我就想
这些小家伙
还能有父亲可叫
而我
已经没有父亲可叫了
我又想
如果人真有魂魄
那就请你们
把他的魂衔回来好吗
我常常望望天空
站立一会
上楼
叫妈妈
妈妈开门
门开了
妈妈站在门口
这时候
再也不会有
另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人说
锡民
你来了


我喜欢这个时代

对我来讲
这是一个好时代
是出大诗人的时代
不自由的人越多
恐惧的人越多
平庸的人越多
拜金的人越多
诗歌被人骂的越多
对我来讲就越好
就看我的生命力有多强
就看我
对这个时代的认识有多深
就看我
能不能与他们对着干了
如果
人人都自由
人人都不害怕
人人都视名利如粪土
人人都不受招安,
人人都不违心写作
还有我什么事呢
所以
我喜欢这个时代


扎根

我总是想把根扎下去
可下面是
水泥地
柏油马路
大理石地面
我走出了城市
经过化工厂
塑料厂
水泥厂
采石场
城镇化
兵营
监狱
一直走到了沙漠
还没找到
扎根的地方


我不仰望星空,我看一个个人

仰望星空有什么用
星空又没有我的父母
没有种粮食给我吃的人
没有盖房子给我住的人
没有修马路给我走的人
没有理发的人
没有洗脚的人
没有打扫厕所的人
没有做小买卖的人
没有失业的人
没有一切有名有姓
要吃要喝的人
我不仰望星空
我看一个个人
看他们房子被拆了
人又怎么点火自焚了
看他们孩子长结石了
人又怎么被抓进去了
看他们进城上访
又怎么被精神病了
看他们在街头卖菜
又怎么被打得头破血流了
看他们躲猫猫死喝水死睡觉死
这个死那个死千奇百怪死
我不能帮什么忙
但我有一双眼睛
除了见证我还能干什么
我看他们
也就是看我自己
他们是你你你
你你你又是我我我
就是这样的
老天爷
给了我们不大的眼睛
我们需要寻找
另一双被看的眼睛
并替他擦去泪水
作为一个人
和他站在一起
一介草民
无力改变世界
但我们可以相互看看
只能这样
就是这样的


一群麻雀

飞下
飞上
飞上
飞下
飞下
飞上
飞上
飞下
除非死了
才不会这样紧张


梅花是怎么变成罂粟的

在梅花上
画一朵罂粟
然后对天下人昭告

这不是梅花
是罂粟
有毒


铁屋里的春天

当言论自由
有一天
如漫山遍野的野花
喷薄怒放
刺破铁屋子的屋顶
我说
春天来了
含泪
向这些小花敬礼


无名烈士墓

清明节来了
人们去扫墓
祭奠自己的亲人
我也扫墓
站在广场上
仰起头
望向天空
那里有一座
很大很大的墓
不准宣传
不准谈论
不准纪念的人
都埋在那里


问一问我们每个人

你被打时
你被抓时
你面临侮辱审讯和种种不公时
为何没人帮你说一句话
没人向你伸一只手
别人被打时
别人被抓时
别人面临侮辱审讯和种种不公时
我想问你
你在哪里
你在做什么
你把头转向了何方


游戏结束

万人云集
摇旗累了
喊口号累了
游戏结束
万人散去
挂着满脸汗珠
还得自己找饭吃


国家宪法日

十二月四日
国家宪法日
我侧耳听着监狱的铁门
现在已经是
十二月五日
零点十分
铁门没有打开
因为相信
宪法三十五条
而坐牢的人
没有放出来


数花

白玉兰树上
开着白玉兰花
我在树下数
一朵二朵三朵
数来数去就数乱了
一朵二朵三朵四朵
又乱了
又乱了
十朵十一朵十二朵十三朵
又乱了
又乱了
二十一朵二十二朵二十三朵二十四朵
又乱了
又乱了
我又重数
我不断地重数
又乱了
又乱了
花不断地在多出来


落日就像睾丸

落日就像睾丸
挂在城市的西头
里面有无穷的精液
留待夜晚的喷射
有人神态疲惫埋头骑车
有人略作观赏便又忙于交谈
我被这落日感动
硕大 鲜红 壮美
我把它想象是一个男人的睾丸
最健壮的男人
永远不死的男人
才会有这样的睾丸
敢于让全世界来欣赏
我惊喜于我的想象
我觉得我今天才是一个诗人


每一条马路都是我的朋友

马路可以不怕打扰
和马路在一起可以不说话
也可以倾心交谈
谁说我孤独
每一条马路
都是我的朋友
我在马路上走
我和我作倾心交谈


落叶

地上铺满了
落叶
我踩着落叶
就会想起
那些
先行者的尸骸
将来
也必有
一片落叶


我们还要不要说话

我们还要不要说话
当然要说话了
我们还要不要说真话
当然要说真话了
如果被呈堂证供呢
那就呈堂证供好了
如果被判有罪呢
那就有罪好了
如果要坐牢呢
那就坐牢吧
你不怕吗
当然怕
那你为什么
还要说真话
因为人
就是要说真话


妈妈

前面走过来
一个老太
怎么那么老
我以为是
别人的妈妈
走近一看
是我的妈妈
妈妈
仍然记得
你轻盈的身体
红扑扑的笑脸
送我去上学


雪是我们的玩物

对一个吃饱了喝足了的人来说
雪是我们的玩物
我们对它践踏了再践踏
而对一个年关到了
老板拖着不给工钱的人来说
雪是什么
我不知道
任何一个吃饱了喝足了的人
都不知道
我们看不见他们在哪里
只看见雪在山顶上
雪在屋脊上
雪在树梢上
雪在一切能够容下雪的地方
不时有人发出一声尖叫
那肯定不是他们的声音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