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沈浩波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2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沈浩波简介

(阅读:406 次)

沈浩波,诗人、出版人,北京磨铁图书有限公司创始人。1976年出生于江苏泰兴,199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为世纪初席卷诗坛的“下半身诗歌运动”的重要发起者。2004年受邀到荷兰与比利时举办专场诗歌朗诵会。出版有诗集《心藏大恶》《文楼村记事》《蝴蝶》《命令我沉默》等。

沈浩波的诗

(21 首)

我爱你什么呢

实际上我还远未老去
皮肤红润得像是新生
为何从不奢谈爱情
只是因为不太习惯
但我到底爱你什么呢
竟令我如少年般鲁莽
莫非是你深眍的双眼
使我想起初恋的童年
想起年轻的姐姐
想起同桌的女生
我多爱看她们眨眼的样子
如同爱看你头发半拂眼睑
但这一瞬的心动
怎就会成为爱情
什么东西在你眼睑后隐藏
就是什么东西使我心激荡
什么东西我看不见摸不着
就是什么东西在暗自闪亮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泓湖水
即使有时它会凝结成冰面
如果允许我在你的冰面上滑行
我定会在冰面下找到我的投影
我一直在你的湖水里等
等待另一个我前来寻觅
当两个我在你身上相遇
我就忍不住要说我爱你


来自西班牙的上帝

“上帝啊,请你给我们力量
让我们去屠杀那些
送给我们食物和微笑的印加人
从那些该死的异教徒手里
抢走黄金和白银
奸淫他们的妻女
拆毁他们的神庙
让印加大地布满您慈爱的光辉吧”

上帝微笑着答应了弗朗西斯科.皮萨罗的祷告
兴致勃勃地和这群西班牙人一起
杀死了那些印加人
抢光了他们的黄金和白银
奸淫了他们的妻女
拆毁了他们的神庙
十字架像剑一样竖立在印加大地上


白雪棋盘

再一次
回到冰凉的北京
从飞机上往下看
北京
铺着一层薄薄的雪
像一块
白色的棋盘
谁来和我对弈?
——没有人
我和一轮
血红的夕阳
在棋盘上对望


穿过

穿过是一件很暴力的事情,彻底得
就像高速公路穿过原始森林,现代
穿过蛮荒,带着优越感和占有欲
子弹穿过靶心,蒙古人穿过欧亚大陆
舌环穿过舌头——淫荡、色情的快乐
连水都能滴穿石头,孩子都能戳穿谎言
蚂蚁都能洞穿墙壁,和尚都能看穿世事
你在我的身体下大叫:穿过我吧
我在悲伤中奋勇挺进,但我不是和尚
不是蚂蚁,不是孩子,不是水滴
不是舌环,不是蒙古人,不是子弹
终究无法,穿过你的一生


现在他们全都知道了

我目睹过很多人
失去他们的爱情
在失去的时候
他们都不知道
此刻失去的
是人生最珍贵的东西
没有一个人知道
任凭那些闪光的爱
化为昨夜烟花
我想起了我认识的所有
失去爱情的朋友
眼前浮现出他(她)们的脸
看到了那些缩成一团
悲伤的灵魂
现在他们全都知道了
包括我


祭日狂欢

每到一个著名诗人或作家的祭日
那个已经死掉的家伙就会兴奋得像
出版了一本新书一样
从坟墓里跳出来
挥舞双手宣传自己
倾听哗哗如春雨的掌声
过瘾极了
过不了几天
疲劳得重新沉入死亡
这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我问自己
如果几十年后轮到我的祭日
而我竟享受不了这个待遇
会不会心有不甘
在坟墓里气得磨牙?


借钱记

做建筑包工头的小学同学
打来电话向我借钱周转
数目不菲的一笔钱
理智告诉我不能借
前几年回老家时听说
他好赌,欠了很多赌债
但我最终还是借给他了
他在电话里,一直喊我
小时候的乳名——“小波”


心是一尊虚伪的神

我怎么知道
我的心
今天还在不在?

为何不
将它剖出来
用剪刀
修剪掉多余的部分

慢慢烘焙
制成一盏
琉璃的小灯

看它在火焰中
变得完美
听它爆裂

我怎么知道
那怦怦跳动的
是我的心?

是谁把它放入我的体内
谁让它长出了胡须
谁让它此刻微笑

像一个虚伪的神?


飞翔与迈克尔• 杰克逊

迈克尔• 杰克逊死后
我一次次重看
他演唱会的影像
每次都深深为之感染
他把嗓音
修改得和天使一样
把身体
锻造成一片柔韧的羽毛 

但他依然飞不起来
我因此爱他
飞翔一般起舞的倒影


森林

就像夜色
从山岗上剥落
少女脱去了她的
黑呢子大衣
露出满身
母袋鼠般的温软
十八岁的少女
身体里已经蓄满汁水
像一只金黄的桔子
悬挂在绿沙发的枝头
我在远处看她
用的依然是
少年时的眼神


红尘往事

眼神坚定
盯着前方
手握方向盘
身体稳得
如老僧拜佛
道路在延伸
城市在倒退
道路在荒芜
城市在消失
青山在眼前
人间在身后
我突然被自己
吓出一身汗
灵魂陡然回归
立刻掉转车头
向城市方向
狂奔而去
像一个
饱含热泪的和尚
从山上冲下
一头扎进
我的红尘往事


有些东西在灵魂的黑暗处发生

有些感觉白天还不明显
但当她在深夜熟睡
紧闭着眼睛时
看起来竟是悲伤的
熟睡时的悲伤
恐怕就是真正的悲伤了
我能够进入她在白天的生活
却进入不了她悲伤的睡眠
我眼睁睁地目睹着她的悲伤
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悲伤
有些东西在灵魂的黑暗处发生
而我被阻挡在光亮里 


我感到疼痛

雨中,我看不清世界的脸
我看不清楚一棵树
因此想亲近它绿色的灵魂
如果它有灵魂的话
没有灵魂的,恰恰是那些人
下雨的时候你才能看清
明媚阳光下的脸虚假得
像陈列在世界的蜡像馆中
我看着雨中那些树状的事物
和那些人状的事物
一切都变得含混、犹疑
无数根电线切割着雨滴
有一些东西专门收割灵魂


苹果挂在苹果树上

苹果挂在苹果树上
一个苹果
和另一个苹果之间
保持着
彼此独立的距离
苹果把自己
深藏在
毫无瑕疵的圆中
阳光透过树梢
在内心成熟的苹果上
形成斑点
苹果坐在苹果之中
一个苹果坐在
一群苹果之中
苹果挂在苹果树上
柿子挂在柿子树上
石榴挂在石榴树上
柿子孤独得耀眼
腐烂的石榴咬着天空
苹果渐渐
变得透明
满树都是
神的心脏


花莲之夜

寂静的
海风吹拂的夜晚
宽阔 
无人的马路
一只蜗牛
缓慢地爬行
一辆摩托车开来
在它的呼啸中
仍能听到
嘎嘣
一声


喊出她们的名字

我从河边走过
喊出河流的名字
我喊——洱海
河流立刻奔涌成海洋
翻滚着大蓝鲸的肚皮
我喊——嘉陵江
它立刻从嗓子里
吐出纤夫的鲜血
一口血,一捧沙

我从河边走过
喊出河边柳树的名字
喊出翠鸟和白鹭的名字
当白鹭飞向天空变幻的白云
我为不能喊出每一朵云彩的名字而懊悔
总有一些事物
不允许我喊出它们的名字

我喊出杜鹃的名字
满山鲜花为我开放
满树林的杜鹃鸟为我啼血鸣叫
在人群中
我想喊出每个人的名字
但他们像云一样从我眼前飘走
不为我停留

我喊——花琴
28年前坐在我身边的小女孩抬起刘海覆盖的眼睛
茫然的看着我
转瞬
消逝在时间里
我喊——刘英
我喊——杨慧
你们躲起来
听不见我的喊叫
我对着每个走过的女人喊出你们的名字
没有人为我停留

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白云
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乌云
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高山
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村庄
都不肯为我停留

我喊我的故乡
我喊——沈家巷
我用尽了力气,甚至提前用尽了
子子孙孙的力气
所有从家乡走出的人们全都抬起头
看着白云和乌云
我们一起喊

沈家巷消失在时间里
这个名字已经不存在
我们喊不回它的魂灵
如同喊不回花琴、刘英和杨慧


亚细亚的悲伤

一个民族的悲伤
有时静如虫鸣
丝绸般光滑的黑夜
谁在呜咽着
奏响仇恨的乐章

成见是通红的烙铁
仇恨是火中的油
亚细亚,你必须遭受这酷刑
人心如经受不起疼痛的飞鸟
逃生成为一种意志
飞行不再为了自由

哪一片废墟敢声称
瓦砾下埋葬着正义
悲伤是一封不准被传递的信
谁把耶路撒冷的凌晨
写进乌鲁木齐的黑夜

一个民族的悲伤
有时静如虫鸣
如果侧耳倾听
如同暴雨雷霆


温暖的骨灰

父亲越来越苍老
令我感到陌生
既不像年轻时那样暴戾
也没有老年人应有的温柔
仿佛失去了人类的气息
像一个木头做的
摆在家里的盒子
这感觉令我惊恐
我试着靠近他
伸出双手感受他的温度
我在他的体内
握到了一把温暖的骨灰
这下我放心了
父亲,他就是你
如此轻盈
被我珍爱的
抱在手心


每次

每次
你都出现在
我伸手够得到的距离之外
每次
你从教室外走过
从同一扇窗户
向里看一眼
每次
只有我一个人看见你
我想大声喊你
张大嘴巴
发不出声音
每次
我跑到传达室给你打电话
像有千里眼
清楚的看见
你在电话那头的样子
每次
我都没有来得及
听到你的声音
就已经从梦中醒来
每次
我都固执的觉得
并没有真的失去你
因为每次没有全醒的时候
我都误以为
时光还停留在3年前
5年前
10年前
18年前


约翰不吃煮鸡蛋

离婚前不吃
离婚后不吃
将来再婚了
一定也不吃
约翰离婚
因为趁老婆出差
把女人带回家
过夜
女人走后
约翰像杀毒软件
一丝不苟的
扫瞄卧室和客厅
不放过
任何一根毛发
老婆回来后
迎着约翰坦然的目光
打开他们家
从不生火
尘封的厨房
发现一摊
有些新鲜的
煮鸡蛋蛋壳
约翰崩溃了
那个女人
不但自带安全套
还自带
煮鸡蛋


云南上空的云

云南上空的云
像新疆的羊肉
一样肥腻
我想捏一把
云的肥脊

不是盐,透明是对云的侮辱
不是雪,花瓣是对云的侮辱
不是棉花,劳动是对云的侮辱
不是泼墨,写意是对云的侮辱

云南上空的云
自己站在自己的悬崖上
自己把自己
摔得粉身碎骨
自己在自己的海洋上
冲浪
一架飞机
把自己当成舢板递过来
云们
不理它

云南上空的云
自己雕塑自己
雕塑的目的是通往永恒
但在云的世界
雕塑的目的像一个吻
吻过之后的吻
吻过之后
的吻
在哪里

就在哪里

云是空气的眼睑
云是小姨子的嘴唇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