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浪子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6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浪子简介

(阅读:342 次)

浪子,原名吴明良,1968年生,广东化州人。诗人、专栏作家、前媒体工作者。著有诗集《无知之书》等多部,编有《东荡子诗选:杜若之歌》、《诗歌与人:俞心樵诗选》等多种。《中西诗歌》杂志创办人之一。2014年底创立小洲烟云种植研究所。现居广州,专事写作。

浪子的诗

(18 首)

幻像

沉默足以导致幸福 惟有沉默
可能导致幸福 当她无话可说
在日常生活感到厌倦 她决定离开
她知道一些事情 并在内心经历着它
她只是不知道自已要往何处去

惟有沉默可能导致幸福
沉默足以导致幸福 当地上的岩石
在无可挽回地破裂之前 烈火缓缓熄灭
时间从不间断 消逝了
总会模糊 有些原因和意图总是无法确认

沉默足以导致幸福 惟有沉默
可能导致幸福 她在继续往下走
也许已经是很深的深处 她知道
她所需的 她只是不知道幸福背后的故事
在故事里沉浮的敏感的心


呼吸

就在夜晚的岗顶
就在会意的杯盏碰撞之间
水倾泻  它的声音霎那模糊
在忍耐中坚持的音乐
在一座城市幸存的良心

从简单的叙说中突围而出
几乎看不见  像风吹不醒的黎明
像寂寞呼吸的泥土  像泥土喂养的百合
这生活  这短暂的夜晚
被内心的火光注视

我们呼吸  我们喂养这座城市
素昧平生的人  我们认识的人
或者是一生无缘一见的人
就在夜晚的岗顶
就在短暂中相倚相靠  忘记对方是谁


我仍然生活在欠帐之中

为了一只半熟的水果 我逃避
我还要逃避多久
痛继续它的习惯
我有错  我从不隐瞒
而且付出岁月
却换取不到一份保证
风在吹  狗在叫  春天就要走到尽头
我仍然生活在欠帐之中
我跃起  但忘记了怎样飞翔
谁也不会在意  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重逢的时刻  在想像中也让我感到疲惫
我不由自己  再次
逃避  为了一只半熟的水果
我无法说明的  请给我说明


空地

一个人可以在人群中旁若无人
把人头挤涌的平安夜教堂
视若空地 你可以不理解  事实上是这样
当你伫立于教堂一隅  以祷告的心聆听
诗班的唱诵 哦仿佛黄河之水天上来
濯洗你的一切  哦总有一些什么在丧失
总有一些什么应该获得
在赞美诗中承接季节的更替  敬畏和宽恕
带着感恩的心  就这样穿过城市的空地
回归生活的核心
那一瞥静寂


界限

忧伤没有界限  城市没有界限
爱恋没有界限
但事实上存在距离  它容易被忽视
没于夜色之中  梦幻
把可能的生活推迟了多年
 
后来终于知道  一切都在等待
新的  在生活的短暂之夜
我押下生命赌注
继续一度中断的旅途
再后来我就回来了

而城市围困着  我的心
像它的沉默  无始  无终
不由自主  恐惧与虚妄  启程或停歇
并非完全因为你  一朵突然莅临的蔷薇
忧伤  还有城市遮掩的孤单


4月6日

从圣地到街口,像从这里
到那里,甚至来不及犹豫。
仿佛不是离开与抵达,不是地点
在迁徙,不是我。黑暗传递的灯盏
无人知晓。庸常如同这一天
前面有清明,后面是谷雨。


浪子

身份证上不存在的名字。在人群中
不断后退与转身的背影
孤单地唱着自己的歌。当森林
霎那间呈现在眼前,雨张开了
它全部的翅膀,少女们
回到烟火缭绕的家,彻夜难眠。


春分记

在寂静的夜里让我们聆听音乐吧
直到惶然如烟花散去。当过去
不再照亮未来的道路,心灵
将在黑暗中徘徊;当敞开的怀抱
接纳短暂的逗留,爱中的谎言
所欺瞒的,是看得见的尽头。


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午夜虚妄的都市,唱诗班的醉汉
在喃喃自语,但清晰可闻
哈——利——路——亚
像浮出海面的漂流瓶,它能到达
谁的手里?在何时?若能被拾起。


玫瑰

它绽放,它枯萎,它让人伤神
消融过许多拥抱。看见了
错失掉,居住于花蕊的人
借助视线的一星火光。到处
都是对它说话的男人。
它并不存在,花园也是。


天堂

我需要一个天堂。尘世间
人人都需要一个天堂。有福者
去往的天堂,惟有爱情可以
接近的福祉。我常常眺望
也曾很多次试图倚靠,又总是
愈行愈远,不知所向。


听见

春风吹醒了大地,吹不醒
酒醉的人;他乡夜行人
有了栖身的居所,找不到
依偎的人。这些话
说给你听,你不想听也没关系
我知道谁也无从听见。


美人

见到美人,大家
突然一阵沉默。接着
又是一阵沉默。仿佛
不能适应的时光,令人
无端伤感。谁首先打破
沉默,谁就是伪君子。


一个梦

冷呵,还不是最冷的时候
今夜,一个梦就足以
让一个人通体炙热。我爱你
在空洞的洞中,不为余生
留下湿地。你仍在那里沉睡
我已经醒来,写下梦境和诗篇。


立春记

春天从大雾中出发。冷雨
敲窗已多日,我也在寒流
以及肥皂剧的冗长和茶盏的幽暗里
挥霍着岁末的时光。这样的日子
从那一面看都愈来愈可疑。是不是
这样的人,更值得身体信任?


飞翔

梦境就是日常生活,我们未曾拥有过的全部
它安抚卑微的心灵,它慰劳疲惫的躯体
它像一种征兆,在一无是处的包围中
让每一个人都能找到那些遗失了的良善
跟随它的气息,学习自身的分离
完成从纸到白纸的飞翔。


残酒

我对白日的山还有话说,每天
我透过一堵墙和一幢楼面对它。
在夜晚,我总是沉默不语。
一盏灯,意料之中的音乐
我可以说出什么?又没有少女
熄灭那盏灯,为我喝完杯中的残酒。


自己

我在波浪上自由行走。
呵自由,多么的自由
天空被打开,大海被穿越。
而岸越来越远,而心越来越虚空
最初的村庄,最后的城市……风去了又来
乌云让我不能相信自己。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