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碎岁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2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碎岁的诗

(18 首)

梦中的女人,猫毛一样柔软
迎面撞上的爱情,猫爪一样尖利
命名春天的不是鲜花
是猫求救般求欢的叫声
 
欲望和历史,都有走火入魔的习性
大开爱戒和大开杀戒,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
唐朝的洁癖患者,被电脑管家当作病毒杀掉
人们拧开水笼头,市政供水变得鲜红

白龙疯了,白乐天也疯了
医生再三嘱咐勿见风寒,他还是坚持到外面走一走
他明白破伤风的厉害
也明白从诗歌的窄门穿过,要留下买路财

当摊开手掌的城市握紧拳头
情人们的骨头碎了
但有什么比为爱负伤更美呢?
爱上杨玉环,只需要一秒钟

猫,从历史的屋檐上掉下来
掉进动物虐待者的圈套,掉进文艺青年的怀中
既然逃不掉,就让我们排队等着它的爪子吧:
春琴、云樵、你、我、玄宗……


烧秋

当又一代青年通过死亡变成婴孩
一定有一双长茧的手拔开夏天的玉米却探见秋风
一定有一把不甘退休的镰刀在生锈前割伤姐姐的手
一定有一只铁抓被忘在花生地里
等着来年春天,扎透弟弟的脚板

那个扛着铁锹回到故乡的青年,他不会告诉你
把金色的秋天变成黑色
只需一根火柴。他更不会告诉你
大火通过手指的缝隙扑向姐弟俩
捂着眼睛的手指,顿时变得鹅掌一般鲜红

三十年后的弟弟,没了姐姐的弟弟,沦为纵火犯的弟弟
再也看不到那样美丽的鲜红了
荒芜的不只是秋天的原野,还有重复上一代悲剧的人生
不要再挖下去了。风化的家园没有宝藏
在弟弟理想的灰烬下面,埋着姐姐冻成冰块的爱情


15岁

15岁是一个闹鬼的十字路口
往哪儿走都是死胡同
只有刀子告诉我们
伤口是唯一逃生的门

春天锈迹斑斑
鲜花卧床不起
管用的
只有疼痛

新的日子纱布一样来临
将创伤记忆层层缠裹
但那伤太深了
缠了很多层还是渗出血来

每次失眠
都是一次卧轨
火车从记忆中开出
将他碾得粉碎


这城市对不起这场雨
我对不起你
推门而出的年轻人不会回来了
老人们把记忆,摊在雨中

痛苦像窗外的建筑工地
每天都在坚固地长高
野蛮生长的违建
只有爆破拆除

他举起双手
向生活投降
她仰起脸庞
收集雨滴


瞬间的秘密

把田园牧歌上交国家
把牙咬碎往肚里咽
交公粮的车队里
从不动手的父亲
打了儿子
他呆住了
这是父亲第一次打他
但他很快就原谅了他
他看到这个大山一样的男人
打过自己后眼里噙满泪水
看到面对凶神恶煞一样的质检员时
他笨拙陪笑的表情
“我要改变这一切!”
他下定决心的时候
忽然明白长大原来这么突然
只是一瞬间
他的童年一去不返


城市的后半夜

薄暮时未亮的灯,总在后半夜亮起
梦游者在街上抛洒梦的碎片
环卫工人偷偷焚烧垃圾
小姐送走客人
清洗下身

成群结队的孤独
挨户搜捕佯装快乐的人
黑暗像哑子一样不会说话
却撒了一夜的谎

这城市有一千个地方藏匿逃犯
却没有一个地方安放青春


北京

给我一套新房子
还有让我中毒的浓甲醛
让我在欢乐的假象里昏迷不醒
牵强的微笑
用膨胀丝打在客厅
前女友的照片
用胶水粘好挂在卧室
理想被烹炸后端上餐桌
欲望就是闪闪发亮的刀叉
电视机24小时都有节目
一切多余的念头都毫无意义
不要从窗口扔下花盆
会砸到买菜回家的自己
每当有人提醒我们乐观
亲爱的,你都比我装的更像
为了幸福
我们是多么不择手段
你咽下砒霜和我接吻
你是这美好生活里
揪不出来的卧底


仪式

当火车从我的胸口冲出,你用双臂
为我辅下轨道。窗帘
忽明忽暗,每一条隧道都是
一次昼夜的轮流

当我用湖水
吮吸你的月光,你反过来
用海浪吞噬我的岩礁。破碎的飞地
拼出了完整的天堂

我指给你看的麻雀,为一穗谷子
飞向了电网
你指给我看的流星,在我眼中砸下
永久的环形山


春天1990

当年我所有供词,都是屈打成招
春天不是罪魁祸首
春天,只是春药中最猛的一剂

所以有人冒着电击的危险,在云上做爱
所以我对春天的背叛才更加无耻
我猜你肯定看到了:空中飘满了劫狱的风筝

岁月和法院一样,不会洗去任何人的不白之冤
哪怕蒙冤的是美丽的春天。哦,等等吧
一个刑满释放的春天,将把你的爱恨连根拔起


致故乡

把动脉切开,可以浇灌几棵玉米?
我给你
我咳断的肋骨,我变卖全部家当买来的疼痛

把静脉切开,可以浇灌几棵花生?
我给你
火光冲天的原野,和原野中被拔掉牙齿的野兽

我的方向盘失灵,刹车失灵,但我的油箱还是满的
我给你
通向远方的彩虹,及彩虹上的连环车祸

我的头发白了,尸体干了,但我的灵魂还是你的
我给你
仅有两页的圣经,仅有一平方米的天堂


情人的周末

你像一个氢气球
当我们牵手穿越城市
我的身体在你的牵引下上升
我喜欢这个过程
哪怕贴着玻璃幕墙
被打开的窗户切掉鼻子
哪怕双脚被紧紧拽住
像草绳一样被轻轻拔断
我喜欢看着地面的人群和我们的影子
越来越小
而我们接吻的缝隙
成为光斑的一部分
我喜欢这种晕眩的感觉
只要你不爆炸
只要耳朵没有被巨响刺穿
我就可以向世界炫耀


教室

我们抢到了一间教室
抢到了钢笔、暖瓶、书山题海和安神补脑液
抢到了十年前神秘的动乱,十年后笼罩全国的雾霾

透过高度的近视眼镜,班主任把没收的篮球砸向窗台
“是谁偷走了张琼的遗书?是谁告诉了她的家长?”
有人哭泣,无人回答

为了对得起父母的血汗和老师的白发
我们在考场杀得片甲不留:
没有瘦掉十斤肉的决心,是不可能把成绩搞上去的

我们抢到了一间教室,我们忘了抢一个床位和餐桌
但,不吃不睡又有什么关系?
面对未来,我们要备足饥饿,以及,一万个失眠的夜晚


还阳

在还阳的三天中
我解决了生前三年没有解决的问题
恋爱、结婚
在她的身体里播下种子
在还阳的三天中
我报了生前三十年没有报的仇
在手起刀落的痛快中
斩断了射进黑暗的阳光
在还阳的三天中
我洗清了三百年惨遭污染的河流
篡改了三千年代代相传的经典
焚净了三百万年鲜为人知的煤碳和石油
在还阳的三天中
我忘记了来路和去处
忘记了爱恨离别
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冤魂


站在庄稼的立场上

承认吧
馒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现在手里拿的这个
和二十年前书包里捎的
一样好吃
一样有麦芽糖的甜味
和面团的香气
承认吧
这二十年走过的路程并不通向别处
当我们离家越来越远
远到一定程度
就会在前面看到故乡
或许成长就是这样
二十年前需要学会怀疑
二十年后需要学会相信
相信那片曾被深深怀疑的土地
现在仍能长出庄稼来
仍是风吹麦浪
仍是布谷飞过一片澄黄
回来吧
站在庄稼的立场上
重新认识世界
检讨自己的罪和虚荣
当我们学会和麦子一样沉默不语
阳光正火辣辣地照着大地


快递员的一天

“这是我工作的最后一天!”
他这样想着,起了床
辞职计划在他脑中瓜熟蒂落之时
他的脑髓已被吸得精光

“他妈的电动车,一月修三回修不好”
尽管他骂自己的车时面目狰狞
但他本质仍是一个羞怯的人
他给一个女人送振动棒,没碰她一根手指

“待遇太低了,太低了……”
他躺在地上念着咒语
周围挤满了围观车祸的人群
他的货件洒了一地

“这是我活着的最后一天!”
——他意识到了但他已说不出来
他勉力爬起来,抽出一张快递单
写道:“始发地:郑州;目的地:天堂”


四月

站台已经飘远。错过列车的人们
你们可以安心步行了
步行到达终点,抑或,返回故乡
 
四月,放下手中的一切
领证,结婚,大办宴席
没什么好说的,春天的旨意在四月下达
 
田野被美酒灌醉的四月
城市被烟花照亮的四月
推开窗户,所有的苦难都得了到补偿
 
四月已经飘远。错过春天的人们
和错过列车的人们一样
你们只能放弃侥幸,从头再来
 
你们只能嫉妒地望着新人,分食一颗小小的喜糖
这是唯一幸福的一对
四月,春风浩浩荡荡,爱人眼中有光


被诅咒的年轻人

我是一家玻璃作坊
专业加工易碎物品

你是一辆罐装货车
专门押运易爆物资

我们的爱情是一场魔术表演
上半场沿着塔顶的光柱爬到半空
下半场以巨石为降落伞返回地面

我们的青春是一片失火的图书仓库
充斥着歪理邪说,写满了反动、暴力与色情
熊熊大火中,我们抢救出的自己面目全非


春天,向所有的好姑娘求婚

有必要在这个春天
把所有的春风吹尽
把所有的冰雪化完
有必要在这个春天
让开满野花的山坡绵延到太平洋底
让孩子们一齐吹响手中的柳笛
这是最后的春天
谁辜负了谁就是春光不共戴天的罪人
春雨已经倾巢而出洒向麦田
你又凭什么保留对姑娘们的热爱
你必须溯流而上
迎接沿河而下的情人
你必须挖地三尺
找到传说中的金矿
你必须揣着金子为她们呈上求婚的聘书
说着海誓山盟把她们约到桃园
就在这个春天
把瞻前顾后扔掉喂狗
像苏醒的野獾一样丧心病狂
“我们结婚吧
我们结婚吧”
如饥似渴的我
已经撕破了脸皮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