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曹东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37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曹东简介

(阅读:320 次)

曹东,1971年生,四川武胜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许多灯》《说出》及长诗《大风》;曾获四川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四川省十大青年诗人奖,2019全国十佳诗人奖。

曹东的诗

(16 首)

疫城记

一边在死去,一边在歌唱
山河何其壮美
联欢越过高潮
不眠之夜,荧屏开放一个盛世
疫区封闭
高楼探出多少黑暗的人头
烟花易冷,世界安静得可怕


一只乌鸦是天空的僧人

是的,只有天空才是它的道场
一只乌鸦是天空的僧人
用乌黑之躯
缝补落日的破碎
野地汹涌,人兽迷失
在悬挂的天空面前
向一只乌鸦
行跪拜礼
一具人骨也在黑暗中翻了翻身


我一直在顺从  在向你们举手同意
差一点就举起了双脚
我一直失眠  像一罐摇晃的玻璃
忽左忽右  走着
像走那样
现在  我终于说不
我一定要说一次
用额头  在冷冷的墙上说
如果额头碎了
用脚  在扭曲的路上说
如果路删除了
用手  在苍茫的纸上说
如果纸都成了碎屑
用眼睛  在漂浮的光线里说
如果光全部消逝
用耳朵  在声音里说
如果声音不能倾听
用牙齿  在木头上说
如果木头成灰
用血  在泥缝里说
如果血也被冻结了
那么  我要用一小块骨头
在夜里
敲出一丁点声音


一点用处都没有

一点用处都没有,她好像
已经死了
她的身体是她的墓穴
在锯齿形的夜里,扒掉衣服
省略爱
省略孤单
不断深入地
抚摸自己
用一次虚假的潮汐
证明内心的灰烬......


铁皮水管

趁着夜色  铁皮水管向前爬行
缓慢地
像怀孕的母蛇
揣着卵  小心警惕
掠过路灯的幽暗
拐弯
进入一栋普通楼房
底楼  娱乐场所通宵娱乐
液体丰盈
新笑复制旧笑
警察复制流氓
执政者复制小民
二楼  看见一位老者
病了
坏了的肺咝咝喘气
墙头挂着女人的黑白照
说不出话  目光里有等待
有尘埃
三楼  住着一个退休妓女
玻璃窗晃荡着
一只大号情趣性具
假得同真的一样
四楼  有人梦游
一张沼泽的脸
离人类愈来愈远
五楼  一对男女终于决定
手寻找着手
身体寻找着身体
从嘴唇上撕下吻
把迷你型内衣丢失
六楼  进入诗人房间
它想和诗人说话  但锈蚀的喉咙
打上了死结 


献辞

黄昏从四面包围
天空垂落
一棵树抱起整个旷野
只有好人压低翅膀
回到裂缝中的人世


有问

我不曾陪伴过自己
我究竟去了哪里
总是在夜色中打着伞
赶赴一条陌路
梦醒时才猛然发现
高高举起的
不过是一根落发


多么漂亮的雨水,椭圆的
菱形的
每朵都闪亮,柔软
缓慢
在窗口自由飞
变成逗号,句号
感叹号
省略号
一封只有符号的信
被天空攥着
在另一扇窗后
有个人会读懂


你们太拥挤了

你们太拥挤了
而我自成一列
我是那个在暗夜里
独自守候的人
被灯火照耀
结出锋利的果子
远处机声隆隆
穿过天空的漏斗
一列火车满载着
人类的模糊面孔


许多灯

许多灯,在我身体的房间
亮着。我轻轻走动
它们就摇晃
影子松软,啮咬一些痛觉
我上班下班,挤公交车
陪领导笑谈。十年了
竟无人发现
只在一人时,我才小心地打开
并一一清点,哪些灯已经熄灭 


一个疯子也不是自由的

一个疯子也不是自由的
他被一条街道捆绑着
他问大家好
他比大家还好些
疯子  疯子  人们叽叽咕咕
指头缠着阴影
但疯子听不见
他的耳朵套起两只旧袜子
他说那是角
他说只可以向一只麻雀致敬
突然他吼了两声
人们惊惶地
向后退
他又吼两声
人们又退
空气就静止了
就真的有一只麻雀
像锋利的针  穿过人群
疯子笑了
疯子说  我并不想抛弃你们


江陵寺

抱着自己的阴影,云给风戴上面具
那庙宇虚化,被一群鸟抬着
在云涯间倒退
扫地僧脱去法袍,露出肚脐上的红痣
阳光太薄,晒过来往的古人
也晒着今人的空壳
寂静像粉尘,万物都在剥剥速朽
我有一具滚烫肉身
悬浮时光玻璃中


落日区

在落日区,孤寂是一粒灼心的药丸
他喜欢沿着天空的影子
骑自行车向落日发疯
深入到黑暗的颗粒里去
一边奔跑一边减少自己
哦,黑暗正在加速
把皮肤划出血来


送葬

一群人抬着一个人的尸体
走在离开的路上
也可以说,一个人的尸体带领一群人
走在回去的路上


一场寂寞盛大的欢爱

突然悲伤得满面盐粒
当一切结束,好像进入空门
从房檐坠毁的雨水
边角锋利
是空壳的

有人还在伪装
在消失前,亲吻爱情的额头
做得就是爱情
......


如是愿

选择一个小国
选择一座小山
选择一间小庙
庙里一个人
人身上养一粒虱子
虱子立在头顶
被满世界的月色照得
透亮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