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丰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37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丰国简介

(阅读:1692 次)

李丰国,笔名易生诗梦,1951年生,河南作协会员。有诗作发表在《河南诗人》、《诗歌周刊》、《天津诗人》等十多家刊物,《今日头条》等百余家平台推出视频音频专辑合辑,曾分别获三家网站“年度诗人”、“全国知名作家”、“远山之星”称号,获诗赛奖11次。入选《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中国诗歌大展《我在手机的那一端》、《新诗路·诗人年鉴》、《新性灵主义诗歌精选》等八本集子。

李丰国的诗

(18 首)

天空

俯视时,它沉入水中
仰视时,它压在头顶
童真的时候,看它彩练舞,白云飘,红日挂,朗月托,群星镶
神往痴迷膜拜崇敬。如今
再俯视它是虚,仰视它是空


苦等

我苦苦等待的
或许
就是这连绵不断的冷雨
心头那团火
早已经燃尽
一堆灰烬冒着火星
被雁阵卷起
其实
我觉得太奇怪
那留在诗里的千古意象
总不肯退出城市的上空
叶子
是一匹冷且无声的书签
夹在西风的黄菊里
翻阅喜鹊黑不溜秋的叫声
化进邻家传来那高亢的河南梆子腔
捧着一片斑驳的秋天
端详脉络的长短和走向
阴沉的下午
如同飞翔的归鸟
栖息在阳台的菊丛上
我摩擦一串词语
竟然起火,把我点燃
焚烧成一堆白骨
在变色的骨渣上
依然可见用心尖上写下的
探索诗句


霜降吟

种在词里的那丛菊花
无力打开自己的生命
一群鸽子凌空飞过
迎接大雁的叫声
睁眼的那首诗
饮一口雨
唤醒节令
霜降
一步步从秋的底部抵达
叶无霜不黄
枫无霜不红
雨中情思,意象丛生
不惧秋色美人迟暮
终会
听到脚步落地的
那一声

没有寒流
雨难白成霜雪
没有霜雪
只好从月亮里采摘风景
人迹板桥
鸡鸣茅店
正在忙着被时空酿制成洛夫
艾略特
忍不住斟一杯
嘬一口
等待草叶上的白霜染亮寒秋
词语就会刷新出
一首首古老的相思之泪
装扮疲软的
山风


秋从北来

秋从北来
我发间藏着一只鸣蝉
阳光下
暑热依然如火
夜晚的蛩声陡然发凉
暑已南撤

我望过的
郊外田野上的那轮月亮
依然未婚
而大片的玉米
正在养胎

菊里的恬淡,被刀枪
蚕食


熟透的梦

雄鸡将昨夜的梦唱熟透了
红艳艳黄灿灿的结满秋天
轻轻一摇
幸福坠落
黎明甜甜蜜蜜
皱纹里都写着喜悦
剝开词语光鲜的表皮尝一口
一边苦
一边涩
满口无边无际的疼痛
撞垮神经
堆积心窝


我只是一个学者

我不会低头沉思
罗丹的思想者被我无意中疏远
我虽然学着它的样子
我的眼睛比不上赶春的那只
蜜蜂
往往成为一个凋落的季节
一个远处的看客
也不错

我只是一个学者
我翻开每一个人的头颅
都能听到鸡鸣一样的钟声
每一个有每一个人的频率
我头一抬
总能望见天空里的云朵
每一颗头颅就是一个天空
每一颗头颅就是一个世界

时时刻刻
我不会忘记
将每一个人的头颅制成一面镜子
让这些镜子发现我
让这些镜子鞭策我
我在这些镜子的包围里
分蘖我
分蘖我的歌
分蘖我的面目,眼睛还有一个看不见的
骨骼

其实,你读不懂我
因为你的眼睛缺少一只蝴蝶
花里的糖不是南方的甘蔗林
也不是北方的红高粱
我盯着的是一个叫做形而上的怪物
这个怪物
把人剥离成抽象的疼,把现实
剥离成抽象的血
我酿制的文字是一支绵里有骨的箭
射不中你的伤口

有时,我描摹几笔
盗窃老师的灵魂,学习来着
我只是一个学者


叶子上的虫洞

是要装订美丽的生命吗?

你化成彩蝶走了。留下我
讲述春天的故事


过客

从一杯酒里拉出
折叠的岁月
曹孟德的壮志淡出笑谈
碣石上的符号
卧在史书里,与刘皇叔
对酌
故事都是曾经的一幅写意画
铺在江山里
看走过生命之路的人
无论贵贱贫富美丑强弱
都是过客

月亮脸上的老人斑
是否是时光留下的车辙?过客都是涸辙之鱼
他们希望彼此能够相濡以沫
而我,总祈祷
大家相忘于江河
并长出一双鸟的翅膀
水里还是天上
都能张开自己的嘴巴
呼吸、说话和唱歌
并且活着


宿命

一直弄不明白
打开花朵的力来自哪里?
一直弄不明白
关闭心扉的力来自哪里?
不明白就不明白吧
偏偏爱上春天的花朵
和喧闹中的沉默
身体里的血涌动的时候
年纪还轻
不知道顺藤摸瓜抓住答案
懂得沉默是金的时候
年老无力
抓不住精确的答案
由此可以断定
人生难得成功
其实
成不成功也没什么要紧
只要抓住快乐
谁知快乐就是节日的烟花
一现即灭
灭就灭吧
偏偏又需要灿烂前的点燃
我手握电光火石
满世界找不到回家的路
烟花在钱眼里呐喊:
我在这里
我摸摸手中的钥匙
只能打开母语的一扇小门
钻进去
却失去最后一点


死亡和笑声

昨天,我死在阵雨里
今天,我死在鸟鸣里
墓碑黑压压崛起
我抱着一棵冰冷的时光
读死亡和笑声的故事

火飘着雪烧黑激情
草原回荡涛声淹没绿色
船在岩石上远航
一棵数千年的魂魄戴着面具
蛊惑自以为聪明的眼睛

宏大的回声拨不亮头发
颂歌笑里藏刀
种植在莫大的嘲讽里
死亡纠缠着笑
成为一个绵延数千年的哲学论题

你得佩服秦始皇的一把火
把兵马俑喂养得那么雄壮
红色的笑声在我的口腔自杀
熏黑满口的谎话
踩着一块祥云
漂洋过海来看你

一朵小花顶着一座江山
坚挺着峭壁的光泽
摸摸肚皮
不知道那里还藏有多少幽默
一只燕子学着蝴蝶的色彩
把天下的眼泪都衔进檐下的巢穴里


命运

我不敢把这颗心放在
一张白纸上
绿色的麦苗走过田野
一棵树在鸟声里默默无语
两滴泪晕倒在困厄里
命运是个古怪的精灵
如何规划一生
所有的努力都是在和它抗争

最高贵的字眼落在泥土里
那颗心在雪里遇到红梅
马上燃烧成鲜活的生命
一片绿叶在水面漂成小舟
载着一条江岸
摆渡灵魂到家乡的码头
无法刻画一棵大树
我站在野外摇曳成冬天的
一棵小草

生命在生命的行程里灿烂
爱情在爱情的甜蜜时鲜活
用一生酿造一首诗
覆盖在那颗心上
看命运的花朵
能否在鸟声里打开
种子深深地埋在那颗心里
等待春风绿过那张白纸


断桥

只有把你嫁接在我的记忆里
才能将我的词库激活
我不偷你的春风
花朵照样打开在冬月

我不过是只蜜蜂或者蝴蝶
恋着吐蜜的颜色
一座小桥与驿站重量相当
陈旧的寂寞隔着时空

在几册诗的背后
花瓣花蕊俏过桃花
断桥在我的家谱里
第一当属西湖那座

那里细雨霏霏。一把伞
开出一个优美的传奇爱情
桥和路联手穿越古今
把那枝孤独改变模样

寂寞度过断桥,走到对岸
繁华渗透纸背亮在正面
无数的血点在白雪里盛开
石头带来千古笑颜

梅笑在山崖的百花丛中
把几个符号牵出驿站断桥
开在我坡度上的梅花
让爱在香的零落里延伸到远方


老了

算不算成功,都脸上开满春风
我却面无表情
开始腰酸背疼
祸来了
无悲
福来了
无乐
成功了也没有得意和喜悦
老了,老了


回归

累在高高的禅心里
放任鞋子下滑
落入世俗喜怒哀乐的漩涡

回归了。久别的生活
一觉伸进鸡鸣的时候
一个懒腰牵来泪雨
灵魂湿漉漉的


扶着阳光,让小舟载我驶过麻木

多想坐在无知无觉的椅子上度过
这个季节
没有喜乐。没有疼痛

扶着秋天的阳光,麻木地一步一步
迈向孤独
酒无味。烟无烟

让一阵风拂过睫毛
蟋蟀在月光下,蹦到心灵的窗口
路是直是弯?

一枚果实烂在泥土里,归宿召唤
秋还没有离去。春越过冬
已经在种子的核里,准备伸展懒腰

树叶和小草摇动的是风的肌肤
湖面粼粼的波光是舒展的眉头
我的橹是去年的一个长句

花开时如心脏打开
叶落后似魂魄蜷缩
风波晃动。矫正小舟的方向

枕着山河做一个梦吧。让那片白云
飘过院墙
带我到遥远的平线

地平线从不打弯。那笔直
适合停泊我的人生
和我深沉的爱,我耿直的个性

星星在遥远的空洞处
把媚眼抛到大海的浪花里
我正漂泊在湖心


无法复制昨日失去的你

手指一点,你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玻璃的那面
你不慌不忙,悠闲地摇动着你的风采
驶进眼睛里的那辆车
再也不会开回来

我开始在秋声里一节节变黄
如铁砧上锻造的农具
用火塑形
你带走我昨日的诗情
在一个月夜,纺织成唐宋绵绵的长句
贮存生命的花朵

你在手指下就这么悄悄溜走
我懊悔无益
就让手指敲击符号
重新复制昨日的那个你
印象深在

你从玻璃的那边瞧着我
陌生的眼神
我知道,再用心制作的赝品
也不是那个失去的你
没有两只相同的蝴蝶

我只好点亮一轮明月
借用一束玫瑰
将基因植入笔画
我反倒钟情变异的部分
与天性无关


你把我抛弃在写意画里
一个人到五月的绿色里逍遥
孤独把我砸一个洞
流出撕心裂肺的疼

画里的树叶摇动阳光
误听成你的动静
阵阵喜悦穿透留白
远去秋雁的踪影

梁上的燕子归巢了
还没衔回你的消息
我在水墨里肝肠寸断
向蝴蝶发誓不再理你

我把画里的山水等成叹号
发誓以戒毒的意志忘却你
你的笑容一出现 我所有誓言
都土崩瓦解成碎片


可恶的雨

我没有在江南生活的经验
此时应该是插秧的时节吧
披着蓑衣在雨中描画秋收的农民
插出一幅优美的水墨画

北方麦收季节的雨是灾害
成熟的麦子在雨中叹息
饱水的麦田机器不能进入
农民束手无策只剩下焦急

你怀抱着绿色的创业希望
把开业的日子算了又算
结果算进连绵的雨里
无人的街道嚼碎你的喜悦

花朵不顾麦子和你的感受
张着美丽的小口饱饮甘霖
绿叶摇着碧绿的新装洋洋得意
它们竟然不懂你和麦子的心

一粒粒的雨滴下无边的阴暗
把麦子和你的梦毁成一地泥泞
我挖空心思为你抒情
那个长句也被雨水无情地浸泡

请神灵赐我一支神奇的横笛吧
我要把可恶的阴雨吹到江南
让北国的农人和你都在晴空下
擦亮你们金色的未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