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空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1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空白简介

(阅读:318 次)

空白,女,80后作家,2002年开始文学创作,出版有诗集《时间奴仆》等,现居北京。

空白的诗

(19 首)

秋天之死

空地上种满绿色植物
开绿色的花
秋天还会结绿色的果实
你却从来不回家
不相信它们的干枯瘦小
永远只能赴秋天之死


纸花

这个文明城市
车开出好远也没法越过
头顶上的那块儿黑云
路中央红粉月季
被弹起的碎末笼罩
奔跑的白衬衫
抖落掉身上泥土
放眼望去
牛仔裤撑起了秋天


这是一种什么象征

站在六层高的露台上向下观望
没看到什么
一名老太太
用手推车推着婴儿
后面跟着一个女人
像是孩子妈妈
楼下吆喝卖水果的
只听其声
不见人影
一切都在消逝
赶在一场暴雨到来之前消停
我站在楼上
向下观望
这是一种什么象征


微妙的时刻

睡意蒙蒙,他也不敢打个小盹儿
总统、魔术师、理头匠
所有人都有可能
是他的心腹
大患
知音寥寥
他真想好好睡一觉
直到战争结束
囚牢的头顶
也长出洁白的海棠


情人节

开放在雪里的玫瑰
注定这一天里低头
陪伴灰头土脸的男女
为了爱情
染一指血红
贩卖情人的
十字路口
印在你心上的污迹
情人的宝贝儿们
是不是也该有个牺牲的节日
弥补
和清洗
永不往复的时间真情


绿烛

照耀生活的璀璨
我一点都看不出
你害苦了这寻找明亮的瞎子
你告诉我
夜就是黑的
手要用于劳动
要走在踏实的水泥路面
眼睛里不能揉沙子
我紧紧地
将你牢记
我有一支绿色的烛火
让我在黑暗世界里
也敢放手一搏


远的地方

我怕我走远了
就找不到家
家在北方
我却时常迷失
一个小姑娘
毫无心事的
喜欢提上行李
到远的地方
更远的地方  


情不予抒

我或许得罪了一位朋友
他在我的诗中永久孤立
像片叶子
分不清四季
我不能带些许火焰
只有披上冰封
与他目光平行
孤独王国里的求胜者
何时能再去天府之国
我的抒情错误
它会化掉
一点点自尊铸成的蛋糕


致死难者

你们多么不幸
出生在残缺的摇篮
没有水
没有乳汁
干瘪地吮吸着大地的恩赐
时不时还要祈求上帝怜悯
一场事故
还未来得及辩驳
就这么结束了
活的亡魂们
带走你们的哭腔
诚惶诚恐
他们每个人都是目击证人
目击了
提前挖好的一块儿坟地
很像是留给自己的


人民公敌

这天下午
有人敲门
他们砸开了一个洞
钻了进来
你不记得有这样的朋友
神秘兮兮
你想起了国民党
心中充满问号
他们正要带走你
就像带走地下党人士
你突然意识到
自己,将有灭顶之灾
那身制服多么熟悉
飞扬跋扈
走在街头巷口
——人人认得出


秋天

秋天马路宽阔
在夜晚提早到来的过路口
探过头去看
那里有一些人
拆迁桥梁
铺就未来50年人们的薄命


情殇

她,和他是一对情侣
争吵的弦音
令房子迎来地震
危难之际
一个人留下来
另一人跳了下去
从此空旷的屋顶上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个女人的眼泪
改造成的游泳场


你是个非正常的鲜活的人
你是个A型血横冲直撞的疯子
你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揭露者
你是上帝的眼睛


二十四点

你穿着低胸的外衣
穿梭在高档夜总会里
我正和一群人
躲进糜价的迪吧
我们的理想差不多
卑微的人
挥霍底价的青春
互不冲突
理想和我
是两个方向
一点都不兼容


复活

夜,静悄悄来到我身旁
像情景剧的背景降临
时间——停滞在一杯阿司匹林水中
蓝色、红色、紫色的
药片溶于水里
你突然渴了,要把这杯东西喝下去
我开始苦苦相劝
泪水蔓延到你嘴里
你不听
和破碎的瓶子一起应声倒地
我哭得遗忘了自己
只好捡起碎片,包裹好
邮寄到你家乡
以后每年
我的白色影子都变为透明
和你品尝同一种苦味
你在我的心里复活


你真的病了

你真的病了
想把昨天的路再走一遍
想一个人呆会儿
你也不知道你在哪里
终于
你成为了笑柄
在一群正常人中间


你这个正常人

在我精神正常的时候
那时候天气也正常
我对一个正常人说
你是个太过正常的人
你永远为了存在而存在
你还是趁早了结了吧
他好像没回答
就好像知道了
我已经不正常了


命运

是一朵什么花开了
被一名小女孩儿夺取了
拿在手里
她走了
那花娇艳的
开在一个孩子的手里
开在命运这
不期而遇的掌心里


幻觉

地狱般的美好没有声音
这一刻就是毁灭也好比是美好
我们盼望的物质我们熄灭的精神
灯光一样的悬挂灯光一样的
照在一些头疼的人的身上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