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潘漠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9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潘漠华简介

(阅读:1672 次)

潘漠华,(1902—1934) 浙江宣平(今属武义)人。原名训,又名恺尧,笔名田言等。1920年开始文学创作。曾参加组织晨光社和湖畔诗社。1924年考入北京大学。1926年到武汉参加北伐军。1927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四一二政变后,曾领导宣平农民起义。后在杭州、上海、河南、河北等地任教,并从事地下革命工作。1933年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是北方左联发起人之一,并任中共天津市委宣传部部长。同年12月被捕。1934年12月在狱中的绝食斗争中牺牲。主要作品编入《应修人潘漠华选集》、《漠华集》。

潘漠华的诗

(6 首)

祈祷

在你门前来回地走着,
今夜是第七夜了,
这回是今夜的第九回了。
他望不到你出来,
他将会走到天明。
明夜也仍将会走到天明,
他将会永远的每夜都走到天明。
你痴心可怜的情人。


问美丽的姑娘

晚天扯破了云裳,
美丽的姑娘,你告诉我,
织女将织些锦霞来补去。
夜半天星崩颓了一角,
美丽的姑娘,你告诉我,
那地上阴森的丛林下,
鬼火将飞蓬蓬的升上来补去。
假使我扯破我的网呢,
那网内是放着我一切美丽的梦,
日的梦,夜的梦,
太阳正当午时的梦;
美丽的姑娘,你告诉我,
我将采撷些什么来补呢?


月光

月光撒满了山野,
我在树荫下的草地上,
踯躅,徘徊,延伫;
我数数往还于伊底来路,
想着飞蓬的发儿,
将要披在伊底额上看见了。

我心儿慌急,
夜风吹开我衣裳。
月儿光光了,
这使我失望了。
伊被荆棘挂住伊底衣了。

我垂着头儿,
噙着泪珠,
双手褰着裳儿,
踏过茂草,
将月光也踏碎了。

我跑到溪边,
睁大我底眼眶,
尽情落下我底眼泪,
给伊们随水流去;
明天流经伊底门前时,
值伊在那儿浣衣,
伊于是可以看见,
我底泪可以滴上伊底心了。


怅惘

伊有一串串的话儿,
想挂在伊底限角传给我。
伊看看青天上的白雁儿,
想请他衔了伊底心传给我。
眼梢弯了,挂不住;
白雁儿远了,不能飞回;
伊于是只有堆伊底忧虑,
在伊四披的乌发上了。


再生

我想在我底心野,
再扌离拢荒草与枯枝,
寥廓苍茫的天宇下,
重新烧起几堆野火。
我想在将天明时我的生命,
再吹起我嘹亮的画角,
重招拢满天的星,
重画出满天的云彩。
我想停唱我底挽歌,
想在我底挽歌内,
完全消失去我自己,
也完全再生我自己。


离家

我底衫袖破了
我母亲坐着替我补缀
伊针针引着纱线
却将伊底悲苦也缝了进去

我底头发太散乱了
姊姊说这样出外去不太好看
也要惹人家底讨厌
伊拿了头梳来替我梳理
后来却也将伊底悲苦梳了进去

我们离家上了旅路
走到夕阳傍山红的时候
哥哥说我走得太迟迟了
将要走不尽预定的行程
他伸手牵头我走
但他的的悲苦
又从他微微颤跳的手掌心传给了我

现在就是碧草红云的现在啊
离家已有六百多里路
母亲底悲苦从衣缝里出来
姊姊的悲苦,从头发里出来
哥哥底悲苦,从手掌心里出来
他们结成一个缜密的悲苦的网
将我整个网着在那儿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