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段久颖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38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段久颖简介

(阅读:379 次)

段久颖,哈尔滨市作家协会理事,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西南军事文学》《民族文学》《小说选刊》《北方文学》《满族文学》《岁月》《辽河》《小说月刊》章回小说》《小说林》《诗林》《诗刊》《诗潮》等杂志发表作品。短篇小说《玩家》中篇小说《水货》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作品多次获奖,入选多种选本。

段久颖的诗

(14 首)

托尔斯泰的墓地一直向北

托尔斯泰的墓地一直向北
他被人为的搁置在白桦林里
不远的地方是他活着时候的墓地
里面如今只有观察的人和研究他的人
另外还有他用过的生活的道具
他的沾满草屑的皮靴正躲在角落里
除此之外我们看见的只是
托尔斯泰的墓地一直向北
他埋没在深秋里
落叶和荒草遍布周身
托尔斯泰主义早已经远去
在伏尔加河大桥下的河流里
人们在驾驶着独木舟
追逐着远去的白鹅和波纹
莫斯科的红色城墙
挡住了一条河流的去向
他们只好最后回到托尔斯泰的家园
看着托尔斯泰的墓地一直向北
秋日的阳光透过树枝的缝隙
散在墓地
那长满荒草的土丘将一个老人早早的淹没
在一个乡下的火车站
站长手里持着灯盏发不出任何的信号
就像躺在木椅上的那个孤独的老人
在一直向北


这个城市的麦子全部在地里

这个城市的麦子都在地里
他们共同的组成山坡河流村庄
他们把炊烟变成了洁白的麦粒
他们在一年里
忙着收获
这个城市的麦地都在山坡上
他们一概的朝向阳光
朝向河流的方向
广漠的麦地
没有牛羊和木鞭的响声
他们全部的潜伏在青草的尽头
把对主人的爱都变成了脂肪和庄稼的佐料
这个城市是我一年生活的痕迹
我全部的过去现在都在这里
他淹没在麦地的阴影里
就像我淹没在古老的诗歌中
这个城市的麦子
全部在地里


一般的故事

水有时候会错过河岸河岸有时候
会错过渡口上等待的人
就像一生未婚的二叔
在早年错过了远嫁邻村的二婶
天空在那一天
下了一场阴霾的雨
二叔在后面追了十里山路后
跳进了水坝里
人们在三天后发现他的时候
他的身体正好在二婶嫁过去的村子
浮上来 嘴巴张着
像有话要说


父母

活着
他们在一起争吵了四十年
她亲眼看着他出轨一个年轻的女人
他亲眼看着她一点一点的病死
死后
两具白骨并肩躺在那里
只有墓碑在告诉我们
活着他们组成的婚姻
死后也还算数


家事

月一年只圆一次
只在八月十五这一天

我们一年只见一回
只在清明节这一回
其余日子
我攒下
只为在这一天
跟说你家事 
跟你说三毛钱一斤的玉米
跟你说村头那条苦不堪言的河水收小琴
也收小琴家的二嫂
跟你活着的时候一样
我们不谈国事
我们只谈家事
谈王勇贵的二小子
因为包工头欠钱
最后将自己悬挂在三十米高的烟囱上 
临死还跟工友们说  我挂在这里   死也要包工头还钱   
爹知道消息后
去城里给他收尸 
怎么也掰不开他的手 
到死他手里都攥着包工头的名字 
他说死也要掐死你


祖坟

一家人厮守在一起
从来没有这么近
活着他离他的父母最近
在这里
他跟她离得最近
活着的时候
她走的早
只四十一岁
这些年
她在那里一直在等
五十年后
他跟她在一起了
却再也听不到一句很近的话


贩卖

她是来贩卖的就像雪跟大地贩卖白
冬天跟庄稼地里
收玉米的人贩卖手相
算命的先生跟苦难深重的人贩卖情报
她是来跟要命的社会贩卖她的贞洁
二十万卖处
救治得白血病的哥哥
救治父母不可救药的眼神
救治妹妹的一口廉价的饮料
她的身体仅有九百六十万分之一
仅为十三亿的总和
在双十一这天  她发下毒誓
花掉了身上仅有的三十元
只要了一张医院里证明处女的病例
仅仅因为自己病着
仅仅因为 自己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学生
最后她被警察带走
仅仅因为她没有资格贩卖她跟北国雪一样发霉的青春
跟教科书一样的课本
跟屠宰场一样的手术台
跟天下为公的法典


黄河

黄河的水有时候是快的
他一来
整个的春天就过去了
他一去
一年就过去了
黄河的水有时候是慢的
窝在滩涂
卷缩在堤岸
一停就是一辈子
就像是在等年迈的爷爷
睡下后
再也起不来


又年

去年的今天
有人跳河
有人畏水而走
我要给地里的麦子
穿上一件嫁衣
镰刀来时
就嫁给他吧
我要给自己准备一段岁月
这段日子我只和你在一起


野种

莫干山的峭壁直通天阙
莫干山的水真冷
沐浴的女人赤身洗漱
等一个令她寒心的男人
女人刚插完秧
三亩水田 她干了一年
女人刚喂过孩子
那是一个男人留给他的野种


王石匠

王石匠凿了一辈子石碑
为了帮助别人将自己的名字留下
村头的本家王老栓
用的是魏碑
村西的寡妇吴二妮
用的是汉体
到最后
本想将自己跟三婶凿在一起
在他动锤子的头一天
三婶子的孩子找到他说
帮我把娘跟我爹凿在一起
虽说离婚了 也还是一家人


哀牢山

像一个病人躺在土炕上
哀牢山的水
躺在两条瘦弱的山缝之间
因为嗜睡
已经多年未起波澜
因为贪吃
常跟一些稻谷的幼苗在一起
跟一群光脚的农妇在一起


夙愿

天空该有他的辽阔
大地该有他的远
一个出嫁的女人
也该有她一件上好的嫁衣
我呢,也该有一个平整的墓地
用来安葬
也用来祈福


草原

一片草原住着一户小院
小院里住着一个女人
跟一个孩子
他们在一起相依为命
摘野菊花嗮茶
捡拾干牛粪给冬天取暖
他们牧羊在凸凹的山坡
就像黎明里的露水
被太阳一晒就没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