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马燮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3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马燮简介

(阅读:1132 次)

马燮,汉族,青年诗人、作家。毕业于甘肃天水师范学院中文系,兰州大学文学院现当代文学专业研究生深造。曾从事中学语文教师、行政单位秘书等工作。199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全国各级各类期刊和各大文学网站,入选部分选本,并获各类文学竞赛奖。主编出版诗集《聆听与倾诉》、《天涯情诗选4》、《当代散文佳作大观》(现代出版社出版)。作品主要以诗歌为主,兼攻散文、小说、影评、乐评等。进入21世纪,开始网络文学创作和研究。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17K文学网签约作家。现为嘉峪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嘉峪关市朗诵艺术家协会主席,甘肃省朗诵专业委员会会员。

马燮的诗

(11 首)

缄默或一句话的表达

天蓝或者水碧或者鸟飞
误入歧途的女人
将语言嵌进心脏
解救者  在暗处唱歌
等黑衣人
等奔腾的马蹄
踏碎迷失中的豪言壮语

就这样不期而遇
就这样把犀利的剑锋
阴冷在耳际
而天使  睡在花的梦里
啮食光明

谁给你表白的权利
谁将你拖入华美
谁将你单纯的身影
供上几案
知情者  为片刻的欢娱
埋葬良心
这是对的
求证的话早已说尽

有合谋的情节吗
关于面纱后的眼睛
暗示之后的暗示

书是厚重的
关于声声马鸣
关于片片鸟羽
关于一些轻颂和怪异
你和他们
其实没有关系
你的问候
从开始到结尾
没有一个人详读

那么  天蓝水碧和鸟翔
与你有多少距离
深入历史
黑衣人的传奇
与你没有关系
关于自由
关于堕落前的鸣叫
都在鲜花深处
你和别人一样
越走越远越空虚

旁观的我
是多余的
一直缄默
用苍白的手说话
我的背景
简单无倚
如果用一句话表达
我会说  传奇
是白纸上
一抹沧桑的泪滴  它就是
歌颂和行淫的唯一证据


面纱后的眼睛

红色的面纱黑色的面纱
红色的眼睛黑色的眼睛
面纱被书遮挡
眼睛被心遮蔽
那声枪响
该说的话都被枪闭

冷漠是平静的
欢乐是声声陶醉的
舞姿是拒绝水流的
那些方向
开始就朝着枪口的方向

我还是迟疑很深
我被眼睛嘲笑的夜晚
我说
我没有初夜
我的小鸟被别人奸淫
美丽的疼痛
被花涂在歌唱的半路
我没扯住
风中妖娆的面纱
我漏问了眼睛慌张的颜色

就这一枪
就这最后的忠告
我就被最终阻挡
眼睛在笑吗
被面纱包裹的私秘隐情
何时再被翻阅
始终堂而皇之
何事都用一个字来装饰
谁都会说
来过和挽留都是无辜


窃喜抑或叙说

在风的车轮底下,我最终逃过一劫
我赞美花的动词
越不过断壁残垣
而翅膀,而羽毛
乱了顺序

我就看着绿色蒙蔽我的梦想
蒙蔽我梦中的枝头 。破裂的眼神
我在绿浪的疯狂中暗自窃喜
我看见树叶的叹息,掠过眼眉
我猜度花的来由,无法捕捉踪影
我坐在原地,我手握一句歌词
我无法发声,我说
还有什么来自内心慌乱的真实

风想扯动我的神经
为我铺好花香深处的幽境
让一片树叶,从清晨飞向午夜
飞在浓妆的叹息里
其实,是等待得太久
想把高音挤进唱腔
我只看见青衣沉默的方向
我没听见鼓点

总不能一直没有顺序
总不能站在暗处一直迷离
我是认真的,我早就准备弯腰行礼
我的谨慎总要配上用场
我的眼睛一直没有关闭
我的赞美情真意切,然而
我远在心灵平静的水面之外

就在今夜,所有的叙说开始滴血
我看见,腐烂的羽毛
残阳中闪烁的金色光芒
我知道,花期没变
我想你,那夜从一数到十的重复安然
就在今夜,最厚的诗意
无法把握,腐烂的明天
这些,似乎全是真的


雨夜的眼

这夜如期降临,这雨终于安静
那些手,空无一物

当书疲惫,当歌唱作假
当水中的影子,和你一样
雨夜的人,从心的悬崖跌落
准备接受爱情的语言
全部荒废

雨夜,一滴水的恩情
只是从前的长久沉默
因为寂静和黑暗
哑巴跃跃欲试的表情
异常夸张
说话的时候
所有的雨滴沉默得妖艳
妖艳背后的简单
无路可逃

就是雨夜的书,就是雨夜书的诠释
就是所有的张望和窥视
一朵花,因了邀请
从树上飘落,热情地来到你的身旁

愿意深陷雨夜的单薄或深厚吗
期望语言精致的失明
与相邻的孤鸟为邻


刺青:堕落的词汇

这朵艳红的刺青
开始不知喘息
当高空飘满各色眼睛
她才放出一丝引诱的气息
心穿过腿
分裂一些鸣叫
夜色厚呀
遮不住欲望中的欲望

就是这枚刺青
高枕欢乐
歌颂繁华
在清贫的背后
路已经堵死
没有拒绝
阳光浅呀
随便抚摸就是残疾的灵魂

我怎能不受诱惑
我的绿光
挤出角落
我和他们一样
散发相同的气味
这样一切才是平等

刺青也会烂吗
艳光中
我看不到那来自妖艳的蛆
当别人全身而退
我却常常窃喜
过多的欢歌
浮在悲吟上方
当光明开怀大笑
诗就傻傻流泪
这次
经过这一私处
我知道
腐烂全都升官发财
一些诗句
通过深深的私处
紧抱清贫
哦 刺青
这简单得堕落的词汇
已活不过今夜


悬崖

据说太过妖惑
让相识变得简单
让爱情堕落如花
据说歌唱的人
一个个眼睁睁变成了哑巴
寻路的人心甘情愿忘记回家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
堕落的花瓣没有露珠
我不相信
爱情孤守花香的末端乞求垂怜
我得进去
我不熟悉的门
对我没有诱惑
我只是想得到求证

真的  我染上了美丽的毒素
我经历了欲望的拷打
我想我已经残废
我相信让诗歌拯救的无能
我愿意紧抱低俗的真理
我说  我已经完成欲望滑落的一生
一朵花  没有香味
单薄的唇
就是我蹒跚寻求的坟墓
我的叮咛到此彻底皱皱巴巴

但是  在音乐糜烂的临界
我终于发现了蝴蝶童稚的泪花
就一滴  闪烁泉水淳朴的腰身
我开始惭愧
我终于喊出那个名子
我颤抖着双手握住了妖艳的气息
当那滴泪缓缓地将我浇透
我看见多年前  单纯的笑声
和清泉一起澷过我的心扉
那时  我和那个蝴蝶结一样
才会用一种姿势
回忆从前

这是真的  现在回忆起来
我只记得当时  那精致的唇
不能说出任何形式的一句话
我相信了
心跳禁止的诱惑就是淋漓尽致的悬崖


黑山岩画:沧桑的石头会说话

踩着传说的遗韵  走进黑山
这些朴素的沟壑
有着朴素的乳名:磨子沟 蕉蒿沟 红柳沟……

秋风习习  白草挂霜
这些沉默的崖石
沉默一如千年
只是 猎豹在飞驰
牛羊在吃草 驼铃在鸣响  雄鹿在昂首
美丽的女子长袖善舞 身姿俊俏

甚至 抚摸石壁
能闻见烟火的味道能听见牧人的鞭哨
能在滚滚红尘的午后
感受豪杰的威武信使的忠诚取经人的虔诚
那些执着的身影
坚定如磐石 永远定格在繁华后衰败的丝绸古道

是红色的浪漫是白色的淡定
是线条和深度的相依相偎
在刻制和打磨的瞬息
一些美好的愿望盛开如花
红的是爱情白的是生活金色的是迷茫后的黎明

其实 每一个脚印
都踩着先民的呼吸和呐喊
当原始的血液融入岩石
当每一声歌唱随着山间的溪流轻轻流向远方
唯有那神秘的手势
见证海枯石不烂的历史和传奇
见证牛羊成群水草丰美的上古景致
石和石相互磨损的声音
在马蹄激起的尘烟里经久不绝
在篝火的舞焰里
繁衍生息的人们
胸怀古典的惆怅和昂扬
岁月如溪
那些歌唱终将永恒

古道幽深
其实  这些身披黑衣的巨石
就是一位位身披沧桑的老人
在他们的蹒跚步履中
在他们勾勾叉叉的皱纹里
在他们永远有力的手势旁
让我们
听见历史简单而厚重的回声
让我们感受人类生存意志之永恒

沧桑的石头会说话
在荒草窸窣的脚步声里
我听见先民清晰的呢喃:
牛肥马壮  生生不息
歌之绘之  倾诉衷肠


燕鸣声声嘉峪关

衔泥筑巢,衔阳光和草
在高处,孵化一窝平安
 
飞在风里,飞在雨里
飞在白云温情的注视里
飞在月光渲染的丝绸上
飞在驼铃叮当的韵脚里
飞进,万丈高楼屹立不倒的庄严
 
有时,叼起那朵艳阳下凋零的桃花
偷听泉水叮咚的私语
有时,跃进漠风深处
跃进古道的精粹
跃上使节步履蹒跚的乐章
有时,把自己当做一支箭
射向那些一直觊觎的虎视眈眈
 
和鞭哨一起击节
和鼓声一起高扬
和金戈铁马托起边关的骄阳
和讨赖河的涛声一起,滋养塞外的村庄
 
这黑色的剪刀,这黑色的矛
将暗夜刺穿。黎明降临
欢歌笑语,喧嚣和平的彼岸
 
细水长流的日子
总会听到声声燕鸣:
或者真爱无悔,或者固我江山


在红唇张开前妥协

是在昏暗中审视的
一个陶罐
那些不穿衣服的女人
依然丰乳肥臀
我想看到
那腰部褐色的伤疤
以及伤疤掩盖的
凄婉爱情

顺着纹路
我跌了进去
笛声是诡谲的
飘荡滴水的神秘
气息是幽长的
寒意是水里的白鱼
在孩子的笑声里
我失去方向

捡拾的就是那块碎片
写着浪漫的名字
名字背后的诉说
挂着苍老的胡须
我低下头
我鞭笞我的疑问
甚至
我为我的好奇害羞

触摸是来自心底的虔诚
我想我是对的
我的感知
只有一个方向
而我又是迷惑的
那飘在我眼里的红丝带
将我的记忆切断

抓住的是古朴
闻到的是奇香
在暗淡色彩的梦里
我是失去光明和希望的罪人
因为
我的造访
泄露了秘密
因为
我不想遗忘
我说
我会洁身而退的
其实
我已满手谎言
跪在那只巨臂前
我的心是空的

是不能继续的深入
是无法祈及的真实和高贵
深入
让我没有去路
那就妥协吧
趁着黑夜
那个人还没有张开眼睛
看一次爱情中
快要褪色的红唇


四月

早就想去看看了
那个经常坐公交的女子
总会说起青青麦苗

最惊心动魄的绿
其实总是苗尖一截一截的清脆
我喜欢那些镜头的朴素

柳枝显得招摇
那些玲珑的叶子
也许早已厌倦稳坐枝头的晃荡
她们看见
放羊的小女孩头发凌乱
往年的这个时候
女孩柳枝编制的凉帽
是春天绿意清纯的风景

四月的门口
牙齿掉光的老汉
走在田间地头神采飞扬
他已经准备早些打磨镰刀
过多的麦苗向他点头致意

四月呀四月
我已打算突破自禁
陪坐公交的女子踏歌访绿
昨夜入梦
欣喜好词好句随浪翻滚相当有致


读诗

那些诗句,已经摇摇欲坠
我关注的全是动词。
我想知道,你的爱
错过修饰的藩篱
会有怎样的喘息。

意象终于击穿梦境
在街头,那个吃雪糕混小孩的男人
迟迟不肯捡起一枚硬币。

如何把一滴水,揉进那个女人的眼睛
如何让那个背影
在花的轻颦浅笑中成为结束的哨音
每个词都会意但又摇头唏嘘。

那些诗句,最终还是安然无恙。
抬起头,在树梢,在鸟鸣的前方
生活总是车水马龙灯红酒绿。
看见结尾的时候
男人轻轻一笑,会对偶遇的女人
执意地挥一挥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