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鬼啸寒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49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鬼啸寒简介

(阅读:505 次)

鬼啸寒,原名杨伟,土家族,90后,祖籍四川酉阳,贵州沿河人。作品见《诗选刊》《中国诗歌》《民族文学》《山东文学》《贵州都市报》《西北军事文学》等。入选《2012年自便诗年选》《2017年自便诗年选》《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贵州90后诗选)》等。被网络评为“2010年度中国90后十大先锋诗人排行榜”之一,被自媒体评为“新世纪贵州十佳90后诗人”之一。民刊《地头蛇》主编。

鬼啸寒的诗

(15 首)

雀场

雀场里没有鸟雀
场地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
几个少男少女不厌其烦的
扔起单张扑克牌
飞起又落下
又捡起扔
让人烦躁不安
心里冒火

随后集合做操
我不会
于是做假动作
看见天上和深水里
有两艘船舰
在飞奔起浪

我们从平地掉进一个洞
进入地底的古树与沟
都在想着如何逃身
有的得以奔回


黑烟

满心欢语   这落窠臼了么
火车在向前奔涌
带着马匹与烟突
勃起部分成了望远镜
一盆水冲击着灵魂
跨越世纪的孩子
在招聘共谋的场所
于深睡中醒来
于醒来中深睡
倒腾危险的线路
在无边里联接
大于晦暗的那部分
在闪现的边缘
尽显天赋之光


面对

在前行中
怀想黑夜里的事物
看见小屋的异端
一幢还没安灯的房屋
在对话中翻了一个身
像没穿衣服的鸟婴
侧头睡去四五次
而飞翔的穿透
似睁眼开口的迷晃
我在羊群灵牛的磨砺中
看见了灰色的李子
被我折断在
持续的缺憾中


天降之音

在梦中把做的梦说出来了
这让我欣喜、恐惧
近来经常做一些恶梦
当然除了近几日
白天睡午觉后
晚上的酸痛疲软
还有一些感觉平衡
这让我沮丧
天赋的走神
不在降临的
或又继续凌迟的
瞬间节奏
长久铺垫


可恶的转变

多年后的一棵松树
用一根木棒的撘入
就可以晾晒衣物
我们跑上陡坡
又沿着一字形
重新跨过
来到一片桔园
摘了一个未熟的柑子
放进了包里

看见一排新生的微小坟墓里
有自己的名字在里面的竹块上
走了一会便扔出柑子
用以祭奠自己

后看见一座纪念碑
纯白色的
一溜烟的功夫
来到了一个台阶
翻越过去

撇下一个人
光着膀子
拎着三件衣服
扫视周围
走进了一条巷子的
早餐摊里的点点之光


落下

用秧苗和冷水打闹
宽敞与坦途的马路上
绘着完美的线条
铺成坚硬的软凼

踩着绵延的下陷
终是抵达了
不绝期的灰调欢乐

我们看见的
是四周的暖色
那一排预料中的站立
在那里存在着


召唤

热闹非凡的院里
人们在打扫流水
在搬运黑色的木柱
我是神,我给他们施了法
他们竞相在水面
搭成地上人梯
有的倒体行走
有的飞奔起来
这都是我一手造就
还有的抬着晒天
有的就不能抬起
只好好奇的问
为什么他们一抬就碰撞
就落下
我手一挥
房屋开裂倒下
但别处除外
我穿着大衣
飞过大地之上
忙碌的人们正在各种播种
我看见了长江
船只千发
我被此方向吸住
向此靠近
后来得拉住哑巴一手
才摆脱  
否则沦陷
听见召唤
可无力在飞


杨老二

我们在水洞里四人遨游
看见有一出口
进入了喇嘛庄的地下通道
杀了条蛇并吐气风干了它
我们准备进入某庄艺术地域
可是害怕不能
说是不允许
有晦气
于是进入了肮脏的殉葬场地
有人追来
我们连关了几扇门
见都被打开
于是用法术封了一扇铁门
还是被打开
出来三人
不让我们走
进入他们的禁区
左说右说
我们用薄掌把其中一人打下绳索
让一人成佛
一人说他是自找
我们出来了


切忌在这十月的天空飞翔
这算什么呀
我对她说
可是她玩兴尽浓
两次跌入公路我未能接住

我只好绕她飞
我想拉起她的手
可就是循环着
翩跹

只有那么一会儿
我快拉住了
还往半空地洞飞着

可是她还是消失了
我问了其他人
都没遇见

只是我觉得
她面对的
恰是某场暴雨
或某一短冷的雪月


余热

我们互相用针伤害
又在胸脯上弹硬币
直到飞到木质,地上
我们上了公交车
吵了起来
硬着头皮
被骂为强盗
下车后才知我的脚
蹬坏了她的袜
我们在骂咧中分别
远处在排练王二麻子
我的鞋掉了
刚想到可能在车上
一看,车开走了
我穿过木屋
用手接水洗脸
看见地上有钱
仔细一看
还是旧币
准备去买鞋
一老板娘上楼去
检查漏水


我被鬼牵了

看着看着
它就玩着变了形
我知道
它哭出了声
听见死人堂中
有人哭丧
它附身与我
他们都在追逐
他们各做各的
我在努力挣扎
抛开一切
与人与鬼斗争
我乱说了一通
以求醒
又问了三个鬼想干什么
还有一个
似乎是专门负责执刑的
我觉得
我摸着它的脸
赐它为总管管
就要醒来
可是这时来了两人
我问他们我是在哪里
答非所问
人只管说他们的
还灌东西
我就要醒来
可是鬼拉住了我
它说这个快要到期了
叫我重写
我就问总管管到底是什么
它想要做什么
它说相当于人间的皇帝
我愤怒了
与它搏击
可是人还在说个不断
最后我安全醒来
抚着蓬脸


仔细观察

我们逃开水的淹没
来到一块干净坟地
可是地下走出两人
他们说地下全然无水
没有被淹过
我们准备进去
可有的只哈气
有的不说话
后来我看见墓碑上
写着巫茶
中间还有一个小字
我想我遇见了什么
一个沉默的人
我们问他
在这墓地热闹非凡的时刻里
最想表达什么
他说
得到一把薄刀
于是我们随便捡起一把
给了他
仔细观察


灵恶

死肉漩抱着我的脚裸
我只好使劲脱开袜领的地方

挣脱后我飞了起来
撞到了黑皮电缆线
又迅速逃离

我大舅舅家的二儿子
在死的无息中醒来

我丢掉四根缸豆
生的有被我嘴含一截

外公在叫我
从第一匹梁子回来
我向他招手
他好像听见了我在马路上的说话
他好像走出了死亡之埋伏
我们当中
有谁要折寿?

我被狼狗咬住手
我被吓得快哭了
熟悉的经验之音


海面

海面上来了四只鹅
我们喊捉住它
它们有些惊慌
可是要是他们到达这陆地
水也许就会枯
后来我最先捉住了一只
我们只有抓住它
让它带我们离开这疆域
我首先飞奔了起来
抱着一把剑
其余两组也在路(且称为路吧)上
飞奔了起来
最后一组有些吃力
于是他们抓住我
带他们飞
离开这河沙满天的
世界


微拂

在某角落
我听见有人要制造假碟
据说还会犯罪
在研究主创人员去了哪里

我抓住一只蟒蛇的颈部
另外几个人从口中抓出了王八

我拿着闯王的短剑
看见了四个字
和一个闪现的短念
他们呢  

随后,走了出来
我以为会下无关的暴雨
在一角洗了粘稠的手
听见有人在唱国之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