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卧夫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48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卧夫简介

(阅读:305 次)

卧夫,诗人、摄影师。原名张辉,常以“初生是人,异化为狗,落荒成狼”自况。1964年生于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曾在家乡矿区机关从事文化宣传工作。1993年移居北京,先后经营过文化传播公司、酒店、经贸公司等。自1990年代初开始写诗,并逐渐形成一种诙谐而松弛,充满戏谑感和特殊幽默感的诗风。

卧夫的诗

(17 首)

天使来过

人前人后,近处的是狗
远处的是狼。天使没忘了把翅膀带走
我推着火车追赶了一程
想把三座大山也同时推倒
天使并没感动
因为天使对自己很少信以为真
并在心里虚构了一根刺儿
以为一直都很疼痛
大雁南征或者北战撩起的风声
把天使启发得心花怒放
弦外之音也是一种音乐
爷爷说:属牛的今年不一定那么牛气
天使说:春天的早上感觉真好
我说:我只相信天使曾经来过


战斗

我正在提醒自己适应某种气候
这是一种需要戒烟的气候
我考虑的问题是,除了木偶
和尚是否也没有七情六欲
我已经成功地不那么想念我了
我把心藏在我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了
我就不回来了。我向雪很厚的地方走去
雪有多厚?可能让我深一脚浅一脚
我想,我甚至可以把脸埋进雪里
就像把脸埋进女人的山峰
我对白花花的世界欲语无言
我必须坚持着因此兴高采烈
我没准备投降。敌人蜂拥而至
我恶狠狠地打了自己一拳


在马路边坐到天亮

恐怕我走错了地方
恐怕太阳是从另外的角度心照不宣
你忽然给了我很多东西
只留下了你的城市。为此,我忍住了一些叹息
并听见了时间掉进水里的声音
我想伸伸懒腰。或去某个街头
探望曾经很依赖的第一个凳子
我不是风,所以没有风声可以给你
还在马路边坐到天亮?
我对这份工作已经寻找了两万八千公里
一边相信植物也许不死
就像我喜欢上了叶挺的囚歌
就像我在学院南路
遇到过失散多年的自己


画船听雨

眼前这个季节
其实我不知道属于谁的季节
要雨无雨要雪无雪甚至没有额外的风
一天又一天的日子堆满了别人的果子
上帝承诺的阳光几乎还有大约一个世纪的路程
这该死的季节在这个固体的夜晚
把我裁剪成了一枚落叶
任我放荡
连怀念都轻浮得不近人情
渴望化作云烟
渴望热泪横流
渴望一条久违的船载着刻舟求剑的典故逐流而去
还是画条船吧并在船上一起听一听雨
也许自己就是一个雨季


几种幻想

我曾幻想能找到一份看大门的工作
门里是一位女诗人的单位
我幻想没有翅膀我也能飞起来
我要高谈阔论:狗如果戴上帽子
比不戴帽子的狗更像职业流氓
我还幻想我能遇见但丁
我告诉他有些诗人往自己身上埋了厚厚的土
并在土里伸出五指,与拾荒者猜拳行令
我幻想人民警察如果习惯于面带微笑该有多好
我幻想是否还有谁敢大声说话
我生病的时候,你总不能让我不难受吧
我难受的时候,你总不能限制我呻吟吧
可我这个中国病人理想小得只想告诉别人
我为什么呻吟
面对南墙,我一步一步后退,一直退到床上
我掉的那颗牙没咽进肚子里
而是丢在地上找不着了
通过幻想,我打垮了一部分假设的敌人
直到弹尽粮绝
我才回到人间


水里的故事

水里的美人鱼抓着我的根部
引导我缓缓下沉。我挣扎着
窒息了几次才浮出水面
水还在流,但是没把落花载走
这让我相信了世界有多么奇妙
如果你活着,请你在地狱等我
如果你死了,请你在天堂等我
我的眼睛已经湿润但无泪水
只给我一两清风二两月光我都消受不起
稍微等我一会儿,等我把自己风干
等我形同化石,我就不怕冷了
我正在选择一种音乐准备麻痹双脚
而且为你守身如玉。那些没出土的植物
也许都想在水里引吭高歌


天使并不纯粹

话是那样说了,你可知道我为此咳嗽了好几声?
黑夜仍在弥漫,窗帘很可能失效
我把阳光奉劝到床前的力气实在太小
该如何消磨即时的颜色与远处的驼铃?
灵魂与肉体正被纷纷肢解
有人说过人是鬼在凡间走动的影子
好心好意的鬼成了失物
好心好意的人成了遗物
树下的落叶怎么办?路见不平
门关不严,景物都在途中。天使虽然来过
翅膀却不完整,因为掉了一根羽毛
最后三天的黑夜并不是夜的终结
孤苦地渴望一种纯粹
犹被一面镜子击毙


眼前的花朵

眼前的花朵比树生动
像我这种受过委屈的动物
如果总以仰视为生
或者碰壁或者失足,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在梦里等你?
但你知道中间隔着海呢
你别忘了你是一只船哦
载我去过很多地方
然后把我送回原处
空气与空气的距离只是一种假设
我用一些标点符号画地为牢
任你活在死人的余温里
也许不够取暖。可是,明天还有早晨
也有阳光


最后一分钟

我没等完最后一分钟
就把门锁上了
窗外的树在雪里并没说冷不冷
今后,我想把阴影省着点用
我想把灯关了,我扮成鬼
对死人说一些风凉话
死人不耐寒的时候
我把死人生前所渴望的一杯白水泼到地上
写一首赞歌
赞美那些死去的活人
赞美那些活着的死人
祝贺他们经历过生或死的有效期
直到这个节日的爆竹奋不顾身
惊醒另一个早春


初冬的玻璃

我只是个空酒瓶子
我只要把我失手摔到地上
我就会破碎得让你看不到了
我想,我还是应该把最后的粮食找回来
我走的虽然是一条羊肠小道
可我看见了顶峰
抽象的落叶。每当我想起那些
都恐惧得要死。但我死不过顾城
活不过海子
又做不到把红旗插在某个山头
就想去走一程弯路,并与枕头渐渐恩断义绝
我在梦里力气大得惊人。等我醒来
却对所有的故事欲语无言
我看透了一面初冬的玻璃


别把我当人

还没找到方向?
今天的烟花与明天的雪花
已经被你识破,而且你还清清楚楚地笑过
当你寂寞得把自己感动了
就很容易感动全世界了
找一个温暖的地方,把心放下
我在梦里遇到的晚霞后来转换成了日出
于是爬到床上继续担任卧夫
每次洗完澡,都相信自己是新的了
现在,我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渐渐安静下来
人类的特征我的身上也有
不写诗的时候,我却喜欢正话反说
你听见狼嗥,那是我就要变成鬼了
听见鬼哭,是我又将扮成狼了


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我的心脏
是我的坟茔
我曾深情地躺在里面睡过懒觉
偶尔觉得一阵疼痛
那是过往的车辆
把我碾成两截
长着双脚的部分向树荫的方向走去
我选择了和脚在一起
于是,眼睛离我越来越远
我的温暖的坟茔也越来越远
路灯忽明忽暗
也许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只好用脚
怀念一个空酒瓶子。


可爱的人根本爱不过来

可爱的人根本爱不过来
就不如不爱了
你尽管去和魔鬼一起念咒语罢
我已经尝过梨子的滋味
面带微笑 数了一遍我的十根手指
我不明白
美丽+残酷=?
就像两只报废的轮胎可以成为饰物
看到了画上的蘑菇云那么鲜艳
却忽略了荒芜

我想等到下个季节
在那暴风雨中
把全部的爱哗啦哗啦泼出来
直到把你淋湿
然后 我倚着彩虹弹响一把吉他
让所有的候鸟驻足
让所有的路铺满诗歌
让所有的植物
所有的果子
和你一起跳舞


说说第二人称

我很清楚你有可能并不存在
但我仍然把你视为知已
你是我所熟识的人当中
最不熟识的一位
你是我不熟识的人当中
最熟识的一位
你对我向来一语不发哪怕永远这样
我依旧很知足

我相信你最理解我
也许你也同情我
只有对你我能把自己全部展开
包括我的行程
隐私
包括被我废弃的部分
邪恶的部分
我可以把我所有给你
包括生命
哪怕你也许是我的敌人

你是我的敌人也无所谓
我喜欢你敌人般的冷漠
对你我的爱到了无法节制的程度
超过任何别的人物或者事物
恨也如此
我想把我全部的爱给你
包括疯狂
你是我唯一忘我的机会
当我想你
我追寻着无形的你飘然而行
觉得一处新天新地
于渺茫中拉开帷幕

当你使我轻轻跌回现实
我是多么空虚
也很沉重
我便开始怀疑你本来不存在
也许你就是我自己
或是我的灵魂


关于死亡的一种定义

不是自尽
不是被害
不是壮烈牺牲
不是因病医治无效
我想我的死亡不是我的毁灭
我的死亡注定是我最美丽的瞬间
我不知道随之消逝的将是什么
是无言的空想
是苍白的伤感?
如果在我死亡之际我能盛开一次


房东

我喜欢我的房东为我提供的房屋
是从我喜欢房屋周围的环境开始的
我喜欢我的房东
是从我的房东为我提供我喜欢的房屋开始的
本来我称我的房东大哥大嫂后来
我与房东的晚辈称兄道弟
我就改称房东叔叔婶婶
房东曾养一条仇视我的黄狗后来
黄狗成为我的朋友
后来我把我的狗友出卖

我的房东经常把一句话反复几遍
心肠很热
后来我空闲的时候少了
只和我的房东偶而聊上几句
我和我的房东我的房东和我仍然那么亲切
我们常以笑意相互问候
真的我很喜欢我的房东
我很喜欢我的房东为我提供的空间
我很喜欢这处我心中的别墅座落于
我的房东身边


无眠之夜

不知始于何时
我发现我已经失去知觉
虽无知觉
我知道我还没死透
尚能听懂音乐的呼吸
楼外
车以脚步之声
总来干涉我这唯一的感受
我本性垂危
只是  仍然感动于一切眼泪
淋湿我旅程的
那种沉甸甸的液体
滴滴犹在 我的记忆之库
唯有此物
我静静躺于夜的深处
等待黎明
替我拉开普蓝色的窗帘
无奈
再次翻弄往事的残骸
翻弄印象里的人们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