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白恩杰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8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白恩杰简介

(阅读:310 次)

白恩杰,笔名白杰,伊斯兰后裔,现为中国诗歌会员、中国散文协会委员、中国民族学会会员、中国网络诗歌学会理事、山西作协会员、山西散文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诗选刊》《知音》《星星》《绿风》《北京文学》《朔方》《芒种》《延河》《回族文学》《阳光》《山西文学》等国内报刊。曾获得全国铜爵杯,展望杯短诗大奖,山西文学铜奖,2014年山西十佳诗人奖,2014-2015晋中文学奖,2017年《现代青年》诗歌优秀奖,2017年《西部散文选刊》金品奖。有100多篇作品收录《世界当代经典诗选》《当代诗歌精英三百首》《新时期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集》2015中国散文诗年选,2016年中国诗歌年选。著有长篇小说《趟过胸膛的女人》诗集《滴水有声》《黄昏漫过草原》《窗外有风走过》。现在是《昆仑山》副主编《天涯诗刊》主编。

白恩杰的诗

(14 首)

旅途

夜是咸的
每一个湿湿的梦里
飘浮的星星
是往日笑出的泪珠
都要走这段路
都要在这个季节里
开出洁白的花
我们不曾丢失这个日子
只是不能带走
还有很长的路
我们要走
很长的路
还会有很多的记忆留下
很多的花盛开
但旅人的脚步
却不能停留


两痤山

两座山左右耸立
同在一条河流旁
你头顶一朵白云
我头顶一朵白云
早晨 太阳从你那里升起
黄昏 落入我的怀里
同样的愿望
又同样的默默无言
同样的树木绿了又黄
树叶飘进同一条河里
厮守几千年
却是谁也没有走向谁


秋魂

天空长高的时候
我躺在了那些落叶
堆积成日月的梦幻
树影长长 没有规律
小河幽怨 没有回音
远行的,站在家门口
抬眼看看雁群
回屋又穿了一件衣服
该走的都走了
只有秋雨叮咛 叮咛的秋雨


秋天的小路

沉默的小路
是伤人故事的结局
秋天老的时候
小路到处是黄色的泪珠
偶尔飘来隐约的温柔
小路有相依的足迹
何必留下这黄昏的寂静
路上那深沉的黄色
是你编织成遗落的秋季
往日的痕迹
早已在梦幻中消失
拾起一片金黄
总有一个故事在延续


送友

听到你要走
把端起的碗忙放下
咬牙从床底拿出三十年的陈酿
为你饯行
带好眼镜
匆忙来到你的房间
行里箱早以静静的等待
你伫立窗口
注视着往反的默生
知道你在等她
我没敢惊动这幅思念的画
想着十年建立的情感
因异地而注定分开
我轻拍他厚重的肩膀
说算了
彩虹不会安乐在星空
彗星不会死在黄昏
喝完这瓶酒,上路吧
明天会有新的梦走进


感觉她在走远

天空在玻璃的正中间站着
我发呆地靠着文字的边缘
紧闭门窗无法让我把你打开
天空终于把持不住
落下了淡黄色的泪
感觉到你在走远
雨正在淋湿你飘逸的长发
也淋湿了旷野的悲伤
大概老是在北方
压抑让我经常失去安详
受伤的血总是走出心房
不再回来
窗下不远躺着静静的水塘
旁边还留有昨日的果香
感觉这时新诞生的天空
正向窗前走来
无数条路像力箭
那么迅速,想把我击垮
我到愿意快点倒去
期待在痛苦中重新发芽
重新开花
点燃季节,看那果实
看那风里飘起的长发


风铃

小小的贝壳嬴弱的心
去年在海边俘虏我的眼晴
它如一朵朵璀璨花
摇动着阳光的手
一高兴
把夏天海边的风情
带回了干旱无雨的窗檩
每当黄色的晚风响起
它总在窗口轻声的伴唱
远没有在海边那哗哗脆响
听着它万种凤情的倾诉
我感觉到离乡飘泊的孤寂
湿泠的风景
不得不让我想起诗的句子
一行微弱的暗伤


深秋黄柚

是你在季节里
让我感受秋天的真实
迷住了世界的眼睛
是绿叶融入蓝天
是白花走进云朵
是果实香透整个星球
南国不死的根啊
固执的拥抱脚下的土地
当油菜花给群山大地披上盛装时
你用绿叶花朵与美丽同行
当秋风呼唤冷的时候
你用硕大的果实
砸痛秋风
令阳光昏眩


瞬间

好像
脚陷入深深的沼泽
小路花草亭阁
瞬间全部隐没
隐没了那
弥漫于记忆的嚣尘
隐没了
视野中的一片开阔
只露出你我在一起
用焊枪点燃无拘的寄托
此时你慢慢垂下眼睫
仿佛有意掩住那
不该存留的荒凉
要象搏击的  
仿佛那汹涌的海浪
在所有苍穹下
翘盼者的瞳孔中
伫成力的雕像
一旦把太阳这请柬寄出
春天立刻应邀
挤破所有的空旷
默默无言
留下那动听祝词
于是
塔吊徐徐拉开帷幕
这尊被旷野举了多年的圆月
将要被斟满


坐在草地的姑娘

草地上静坐着一个姑娘
托起一双亮丽的眼晴
眺望天空的深远
看晚风折叠夕阳
折叠云儿的忧伤
远处牧归的牛羊
搅动绿色的波浪
一个快乐的小伙
马背上踩着秋的诗眼
一高兴,套马杆向前飞扬
踏响草原牧歌的委婉


清晨的树林

清晨的树林
寂静而美丽
一缕缕晨雾
在手掌大的叶面中穿行
飘黄的落叶象毛茸茸的鸟儿
在沙沙的晨风中争鸣
露珠落了
一滴一滴的晶莹
我望着那不恳消失的露珠
寻找一双流泪的眼睛


病房窗前

落日像一枚沉重的画印
最终没被远山挂住
国道那没休止喇叭声
荡起层层的雾霾
被过早离去的白天用黑夜罩住
我不在渴望有奶香的飘过
也不想家属院过家家的幸福时光
更不想那微信飘来的问候
以及美女那永恒的微笑
吸引我的倒是那庭院里斜挎的伴侣
医院旁小河边行走的步履
楼前微弱的亮光能看见影子的重叠
一道车灯闪过
让我看见雾霾的拥挤
几个发亮的星星无声走来
收集一天的典故
楼前只有我的窗户黑着
听着流动的钢铁
守着疼痛的孤独


母亲的爱

听不清
母亲说什么
昏暗的灯光里
母亲颤颤的声音
一遍一遍把我拽回她的身边
想起小的时候
我是那放飞的风筝
越飞越高,想抚摸太阳
可母亲的手中的线
总是系着我
长大后我是出海的船
开出港湾
即使行走的再远
母亲如同一尊塑像
在岸边招手跳盼
岁月在母亲脸上刻上太多的皱纹
即使母亲是西落的太阳
她依旧把余光微笑
洒落在我们渴盼她健康的脸上


石膏山印象

秋风摘落果实
抛下山底
眼神搁浅在石膏山的风景
一排云雾踏风而来
林子里有了欢快的歌
拨动一群人的心房
解说员嘴里的传说
很难再让这群人
走出记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