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也也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9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也也的诗

(15 首)

站在别人的墓前哭自己

我在很多人的坟墓前哭过
亲人的,朋友的,勇士的,

我是个矜持的男人
我的哭是无声的
我的泪水在我生硬的脸颊吝啬的滑落

我羡慕这些人。无论如何
他们静静的在这里躺着
哪怕只剩下被粉碎的骨头

摸摸自己软塌塌的肉身,我的哭欲罢不能
想那被我典当了的二百零六块骨头
临死前能否赎回?


冬至日的轻蔑

它站了起来
气势汹汹抢到我的近前
用苍白的手指点着我的鼻尖儿
“你所有关于春天的描绘,
都是传播谣言的呈堂证供

算了。我想放弃这种
口舌之争
我已经成年。我已经能够独立思考。既然赞美春天已被判定有罪
我懒得与你分辩。事实上
我会信心十足的等待
等待桃花盛开,草长莺飞


取向

他杀了一百个无辜的人
你说他是个杀人犯
他杀的第一百零一个是你的敌人
你说他是个英雄

他救了一百个垂死的病人
你说他是个良医
他救的第一百零一个是你的对头
你说他是个叛徒

谁在海啸中咒骂
谁正在踏浪而歌


失火的旗

习惯了两手举着火红的旗
像举着两团火焰

数不清的飞蛾扑进路人的七窍
七窍不再生烟
被欺骗的何止是飞蛾,还有满腔的血
----如何的沸腾都是回光返照
----多么高的热度都不能燃烧

卖火柴的小女孩死了
然后的一定是诗人
一个点燃自己骨头的幻想者
在那微弱的火光里看见了什么

釜底抽薪的人来的太迟
失火的旗从一面蔓延到另一面
围观的人愈来愈多,无从施救
口水不是水,是火上的油
风可以吹灭火,风可以让火更大


我的汗水比田里的雨水还多

从五月到八月,我的田老的真快
我的田愈来愈丑
比村东头的二侉子还丑

我也老了
我挑来的水比洋娃子抹脸的水还贵
我看见缸底的我像个鬼

天爷爷啊
不靠你我还能靠了谁?
在这片土地上,汗水越多的人
一定是越穷的人


我的一次悲伤

我曾经一个人在他乡的一片丛林中行走
其实我不想去哪里,只想走出这个夜晚

多么安静啊。看不见的晨露打湿我的裤脚
当我走出这片丛林
我的脸上也是湿湿的


我的妹妹

我的妹妹在六月最好看
她把打碗花丁香花系在辫子上
红的紫的蓝的粉的黄的
你看她的头发就是斑斓的夏天
她还把红蜻蜓虎斑蝴蝶绿蝈蝈养在笼子里
储蓄了一屋子的美丽

我宠着我的妹妹
我掏喜鹊窝摸螃蟹偷香瓜都带着她
我和别人打架就先把她送回家
我让妹妹变成池塘里的莲花

可是我的妹妹死了
什么是死了
什么是死了?
就是夏天的花不开了
蜻蜓蝴蝶蝈蝈都飞走了
我也不和别人打架了


牛角尖里的安慰词

太挤了。

这么多年来,一想起死去多年的妹妹
我和妈爸就钻进牛角尖
越来越窄,越来越窄
前胸贴后背,鼻子撞眼睛

我说,妈妈,
芳若是没死,可能会患乳腺癌
会难产,被家暴,出车祸毁容,
这些都生不如死

我说,爸爸,
芳只是走失了,只是再不会跟着收音机唱歌
不会对着蝴蝶说话,不会给你点烟,
不会赖在你背上,不会在雨天
瑟瑟地给打碗花擎伞

我自己偷偷的想
妹妹啊妹妹,哪怕看见你一分钟
我们的牛角尖里就敞亮啦


跑不跑

能跑的都跑了
没跑的在想办法跑
跑不了的在骂跑了的
不想跑的在制造跑

海风吹进我的门缝
恰巧打击了我的眼睛
不由自主的泪水
竟然比海水还咸

这的空间,谁说不新鲜?
剩下四脚的鸟
剩下割脚的镰刀
剩下窄窄的脸


怎么没人道歉

饿死了那么多人
斗死了那么多人
怎么没人道歉
怎么没人道歉

父债子不还
孙子也不还
这是什么逻辑
这是什么逻辑

苦楝树下有遗骸
遗骸下有地铁
地铁里塞满了健忘的人
一站又一站
一站又一站
上来的人不看下去的人
下去的人不看上来的人


狗日的万岁

我养过一只笨笨的鹦鹉
刚学会说人话就死了
享年九个月
我养过一只憨憨的狗
刚学会忠诚也死了
享年三岁零七个月
小时候在后院儿栽的那棵桃树
一想就流口水的水蜜桃树
今年春天不开花了
享年四十二岁

最心疼我的奶奶也死了
最宠着我的爷爷也死了
姥姥死了姥爷死了大舅死了三舅死了
四姨死了三叔死了妹妹死了发小大强子也死了
……他们都没过百岁

总听人说总跟人喊
这个主义万岁那个思想万岁某某某万岁
我那死掉的亲人呐!
我那死掉的鹦鹉啊狗狗啊桃树啊
你们怎么不万岁?你们怎么不万岁!
狗日的万岁


胆小鬼

鬼节又到了
我一如既往的来到
岐山中路
希望在这条路上
与一个亲鬼
撞个满怀

大街上人来人往
所有的鬼都不出现
太蹊跷了……
既然有神就一定有鬼
 
天黑下来了
纸钱也烧起来了
火光照亮了一张张
悲伤或不悲伤的脸

它们一定是
看见这些脸了
它们一定是
被这些脸吓坏了
这些惧怕人,惧怕人间的
胆小鬼啊


遥远的死也是死

走在沈阳的街头
我嗅不到巴黎香水的芬芳
正如嗅不到巴黎此刻的血腥
太遥远了。那里的死
漂洋过海到我的眼前
轻如一只白鸽刚刚抖落的羽毛

我真的不那么悲伤
我为什么不那么悲伤
我只是有一点点悲伤
我应该悲伤

走在沈阳的街头
一大团雾霾笼罩下来
砰!不知道是什么落地的碎响
我缩了缩头
俨如后背中了一枪


遍地谣言

让我说什么好能呢,在这个
言论自由的国家
我不能说风是风,雨是雨
要说风调雨顺
不能说乌云,不能说夕阳
要说霞光万丈
不能说鹿是鹿,马是马
要指鹿为马

我们把舌头完全交出来
我们把舌头脱光了列成方队
首长,请检阅
……明白了,有眼睛的舌头不行
有鼻子的舌头不行
有痦子有伤疤有阴毛有脚气的舌头不行
……好了,差不多了
立正,向前看,齐步走!

看见了,听见了
遍地鹦鹉
遍地雄鸡
天,莫非是被叫亮的


又捅破了一层窗纸

没有肋骨可捅了
就去捅窗纸
透过纸洞看真相
那惊心动魄的,瞬间又模糊

我这个偷窥狂真是活该
世界很大很明亮
有一些隐藏,只要看见了
就是对你的伤害

没有永远藏在屋子里的怪兽
最近处的噬杀永远是最远处的围观
有一种预告被命名为危言耸听
有一种危机是温水里的青蛙

又捅破了一层窗纸
能捅破的窗纸已经所剩无几了
现在,所有的窗口
都是彩蝶翩翩
你只要轻轻叹口气
它们就都飞走了啦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