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陈瑞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9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陈瑞简介

(阅读:602 次)

陈瑞,1955年3月生,山西省榆社县人。先后任晋中文联办公室副主任、组联部主任、《乡土文学》副主编、晋中市文联副主席,晋中市政协文史委主任。曾出版诗集《不到黄河》《生命如斯》《陈瑞诗歌精选》、散文集《长天数云录》。并有各种作品散见于海内外各华文报刊。先后受省、地两级3次表彰,获文学奖10余次,现为中华诗词协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诗人协会会员、曾任山西省文联主席团委员、山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山西省作协诗歌工委晋中分工委主任,山西省晋中诗歌协会会长。

陈瑞的诗

(5 首)

21世纪奇想(组诗)

壮志

历史悠久啊  悠久不是蜗牛的壳
传统美好啊  传统不是生命的渴

生命  在杂草丛生蓬勃
生命  在荆棘遍地迸发

敢与二十一世纪拼搏
便是生命嘎嘎作响的关节

撑起我们的臂膀
便是数字大王的公式

换掉电脑的中央处理器
新的运算速度便是我们的科学

向着明天的世界攀登
把诗组成了无孔不入的化学

分辨

知道拉玛努扬吗
这位哈代的弟子
这位数学大师的惊喜
这位会计算数学的天才

这位婆罗门赤贫的贵族
这位不穿鞋子赤脚的白领

这位相信神学的科学之子
这位举起隧道前行的人

他给世界留下了财富
他给自己留下了赤贫

他死的时候只有三十二岁啊
他的公式是:1729=12²+1²+10²

注:拉玛努扬,印度数学家,生于1887,死于1920.在数学史上卓有建树。出生贵族种姓,一生赤贫,是英国杰出数学大师哈代的弟子。

信仰

数数这条河流吧
它惊奇地闪着光
河这边是邪恶
河那边是善良

慈航普渡的菩萨啊
他还没有来到

庄严慈祥的释迦摩尼啊
他还在谆谆教导他的弟子

我们和世纪同行
那一抹通红通红的天边

天边不是末日
通红写满未来

世界多美好啊
我们大步向前

心愿

开辟庸俗比开辟伟大容易
开辟污秽比开辟高尚方便

天空并不存满黄金
地狱并不长满荆棘

抵御卑鄙比抵御善良困难
歌唱混蛋比歌唱英雄心疼

世界的未来正长满香草
满地希望急待我们前去播种

用诗的眼睛歌唱善良
把美丽的天空涂满纯洁

等着白衣天使的到来吧
明天的早晨,推开窗户便是痛快

宣言

写写自己的诗行吧
不属于你  不属于我

属于那个伟大的播种世界吧
纯洁是纯洁  罪恶是罪恶

给纯洁颁发奖券吧
那肯定是世界最大的

给罪恶颁发坟墓吧
埋葬它,人人都是天职

给世界人人健康吧
不再痴呆  不再神志不全
让那阴沉沉的眼睛没有市场吧
价值 属于永远的人类完美无缺。


高原!高原(组诗)

高原如是

高原在春天里矜持地陶醉了
陶醉中走来了令人黯然失色
伤神落泪骄傲不起来的小毛驴
小毛驴嗒嗒嗒嗒走来了
走来了黄昏,走来了褡裢
走来了优哉游哉的信天游
这就是高原的特色吗
一头令黄胄的国画为之失色的
小毛驴,瘦瘦
瘦得不能再瘦的骑驴人
瘦得不能再瘦的高原心
高原的脸都奇异地拉长了
沉重的声音   如雷如霆
在地心里回响   破旧  破旧
再也不能破旧了

高原矜持

高原迅速无比合上了怀抱
土太阳神奇地在黄昏里
抖抖尘土安然收缩在高原
高原收留了劳累一天的土太阳
这就是高原吗
高原寂静地什么也不说
用它前来如泣如诉
嚎啕大哭   哭天抢地
顿足捶胸,痛不欲生诉说吗
高原什么态也不能表
不能表态在黄昏里
黄昏、尘土、黑暗太多了
暮色中,我听见撕天裂地
束缚高原的绳子呛耳扑鼻断裂声

高原此时

高原流血了,此时
天空在低垂
大地在崛兀
高原在夜色里
天空大地凭借惨然的黑暗
强烈地交  着
高原在不情愿的天地扭打后
欲哭无泪,声音嘶哑呻吟着
高原,高原
高原,高原
又一个漫漫夜
不顾人愿  强烈呼喊
姗姗来到了

高原落日了

高原落日了
如此之壮烈
云霓惨重地挡住了落日
不愿意让它红起来
不愿意让它归去时
带着金色的佛一般的慈善
普照高原世人
为了这一切
高原颤抖了  沉重地用头颅
甩出了投枪   那是历史
呼啸着扑向了云霓
可都落在了云霓的黑色披风里
抖然,沉重落下了
高原在呻吟着
高原  暮色  黄昏
太沉重


冬季之吟(组诗)

1、大胆

我就是要走冰面的
而且是薄薄的冰
就有这么一个怪脾气
掉,就光荣的掉下去
毫无怨言,忙忙碌碌
活着也是受罪鬼
成天为别人做嫁衣服
还挨骂、遭冷眼:蠢才,不高明。
合上眼睛,长长的睡眠在水底
那才有诗意,并且是冬季
中国的始祖龙会衷心地祝贺我
勇敢,勇敢,可不可以为你盖座宫殿呢?
周围是晶莹、透彻
珊瑚树一株比一株高
比目鱼扁扁的,一个比一个俊
还带着花纹呢
长尾巴骄傲地抖动着,那是履历
龙宫是天堂,死神是思想
我说:谢谢,龙先生
我掉下去的原因是冒险
不是为了巧克力,在攻城炮响的时候
需要有冲锋者,冒点危险怕什么,中国需要我
一两角钱,咱小伙子还出得起
今天,主要是为历史、为我写的诗
趟开薄薄的冰层吧!
为了庄重严肃不让别人掉下去。

2、小心

我终于走下去了,那是在冬天
寒冷的湖面上结着冰
如同写着一首朦胧诗
只害怕招来一顿排子枪  射手
板着脸,脸颊上挂着两块棺材板。
我晃了晃。不甘心没有写完就倒下去
胸口上流着血,我不能倒下去
我是牛妄、塑造我的叫伏契克
走冰,我才开始
咬着牙,我也会站起来
笑着说:瞄准点,朝我开枪吧
中国不会戴瓜皮帽,不会缠小脚。

在空中,我一下子来了个转体360。
我应当是最优秀的滑冰运动员
在人生的场地上
走,太费劲,滑冰、也不失为一种开拓吧,
现代派,居然都滑到路上了,
他,妄想追汽车,旱冰
“皇冠”都在后面嘟嘟地跟着他
没有什么了不起,冰冻得很结实
我接连跺跺脚,西班牙圆舞曲
居然没反应,我高兴地挥了挥手
上帝,感谢你
没有让我掉下去

3、欢乐

一下子摔倒了
冰面上,我笑了
头破血流,不是羞耻事
尤其是冰上,走一步都像跳芭蕾
恨不得把全身的重量都提起来
让脚底轻得像蜻蜓
点一点水吧,我得意的飞翔着
冰面像明镜,照我脸
照我等待换氧的心,我太需要氧气了,
我憋闷,狠狠地用指甲掐着我的胸

爬起来的时候
我屁股上沾着雪
怎么这样疼
手掌在冰上墩得裂开了缝
皮都沾掉了,哧的一声
我看见薄薄的皮在冰上飘扬着
扬起了那么一小块旗
历史真不和你开玩笑
一不小心就沾掉一层皮
这,不能不再一次警告我,
小心,有箭、毒药在偷袭
高兴,不能过份了
不然,会有冷眼在看好看
冬天,冷眼太多了,在你流血的时候
好!我拍了拍土、雪、冰渣子
把摔倒在冰上的惬意塞进了冰窟窿里
又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大不了回家种地去
我的巢厚厚地蜷缩在无边无际的黄土地


黄河狂想曲(组诗)

题记:关于诗,我想重复诗人赵恺的一句话:“中华民族正在艰难的行进”。我以为,诗应当与艰难行进的民族共命运。

(1)魂灵

让我们的黄躯体,我们的黄脊背,
浩浩荡荡弓起来,苍苍天,茫茫地。
把地球踩方吧,我们要走出去,
东方在等我们的理想
早晨,真美丽啊
太阳,不要再升了,一个新的时代在等我们
就在这刚刚露出眉眼的地平线
羞羞涩涩停下来,微露不露,不是最美的吗?
就在晶莹碧透的时候,
挂在迎接生命的草叶上
在早晨清新的空气里
不是最有美感吗?
我站在黄河边,等着惠特曼
美洲虎,我的好兄长
你到过黄河吗?
看一看黄河日出图
你会来无数的《草叶集》
为我们的小木船
它摇起来吱呀呀地;
为我们的黄河浪
有风浪千丈!
为我们的号子声
五千年,震响在中华民族的版图上;
为我们磨破肩膀
跌落在浪涛里的父兄们
他们落下去,浮上来
死了,都睁着死鱼似的闭不上的眼;
为我们扬着招魂幡的妇人们
哭天抢地,她们在民族自豪感里痛苦的扭动着
毛边白孝裤周围,缠绕的是阴魂
这些男人们,死了也跟着女人们
他们为的是护卫
黄河边,有人欺负弱女子
夜里睡觉时,枕头底下
得枕着锋利的剪刀睡
有人跳窗而入室。扎穿淫贼的眼珠子。
她们没亲人,“王贵与李香香”?
那时候还哽咽着
唱不出委婉动听的信天游。
惠特曼,你写诗
难道不是为了这些默默无闻卑贱的人
他们生活在干涸的沙滩里
又跋涉在起伏的石堆中
累了,坐在炙热脱皮的阳光下
掠一掠头发,饮一碗带着泥沙的黄河水
尔后,仰头惬意地微笑着
凉风,温柔地穿过了他们的光脯子
在汗的颗粒上轻轻地打着滑
他们是黄河的明珠啊
眼里,铺垫延伸着白天和黑夜
栈道和鲜血,儿子
从山崖边上残酷地堕落了
他们脚趾,没能抠住
滑动的黄土地
父亲,一把拽住了妻子
她狼一般尖厉地嘶叫着
身后是长发,黑幽幽的,
夜一般飘洒着
扑向崖边、白云和山歌、
丈夫狠狠地甩了她一耳光
把她摁得死死的
那筋络暴跳的臂
以摁落黄河浪头而出名
他不让妻子扑过去
他是丈夫,是男子汉
待他夜晚深深地跪在河旁时,
我看见这位高颧骨汉子的眼睛里
大大的滚出了两滴泪
妻子,嘴角惨淡地流出了一缕血
顺着下巴,有声地向衣襟上滴下去
自己汁的粗布衫张开了
默默地接受了这母爱,这深情
“妈”。。。。。。脸色苍白的象纸了
只要有一星火,它,立刻会燃烧的,
而且是冲天无边的熊熊火
烧毁这世界吧,五千年
我们冶炼出了青铜,青铜在我们心窝
骄傲地狞笑着,那是一把剑
据说铸造她的是楚王
他得了剑,又割了铸剑人的头
是铸剑人的儿子
哭了三天三夜
才碰见了道人
为了报仇,道人割下了孩子的头
然后,道人果断地自刎在油锅里
不过,他是杀了楚王的
这就是有名的“三头墓”
中国的历史,充满了自己人的“血与火”
刀剑是为了扎向自己人的心窝吗?
我问着惠特曼,我问着我敬爱的父亲。

(2)思想

惠特曼,这位胡子老大哥
嗖地跳起来,当胸给了我一拳头
这就是你的问题吗?
是啊,黄河,我该问什么
问问我五元五角钱的特丽灵
问问我老婆四元七角钱的派力司
还是问问我这值一元五角钱的诗
问问巴颜喀拉山
黄河是如何从石缝中蹦出来、挤出来
问问三门峡,黄河为什么
平平静静地,只是咕嘟咕嘟打着旋,泛着泡
她为什么没有滔天浪
她为什么没有飞流瀑
在这思想的平原上,
黄河,你浩浩荡荡航行吧
我们,为你开条路,
说真的,我已经准备改行了
去造炸药,诺贝尔
炸死冷眼,诽谤,小心眼
阴沟里,有苍蝇在看好看
我恨呀,
战士流着血,
蛆在寻求圆润美,
去做炸药吧,
炸毁民族道路上的礁石丛。
祖先早就学会了
可是,我不懂,我在学1、2、3、4的时候
忘掉了火药、造纸术、指南针
我们的手表从来都是转圈子
一刻也不停,说句玩笑话
西洋发明影响了中国人,我们,
却在磨道里转圈子
转来转去,不知道怎么样,
转得很起劲,并且
还让老太太给做了“揞眼”①
干脆,连路也不看了
对于盲了心理的人来说,
揞起眼更方便
低着头转吧,也不要爬山,
也不要过海,反正会给你吃草的
尽管都是些圪截草②
好草都喂马了,驴只能吃剩下的草
等级,这不也是教训吗?
在黄河畔的一个古老窑洞里
我眼睁睁地看着瘦骨嶙嶙的驴
套在磨道里转圈子
心里滴血声嘶力竭,“你还不觉醒吗?”
今天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了!
真可悲,我想哭,为那些家乡的特产
那些老实巴交的农夫们的驴
可是,我该怎么办
来一身健美衣,跳一段霹雳舞,
中国的上空,霹雳太多了
一会儿响一个,人造的,天生的
眼花缭乱,有时简直分不清。
夏天,天真热,烤的人火烧火燎的
心都在冒火,游泳池在煮饺子
这是本世纪第一号旧新闻
去年就有了,有个好心的记者
还煞有介事地照了一张像
可是今年还是煮,“认一力”
锅开了,饺子都破了,
而黄河却闲着,
没人敢去闯黄河,
这不是悲剧吗?

(3)感情

黄河的子孙
却躲得黄河远远的,
在那儿悠闲地吟着诗,唱着歌,
议论着“玄学”、星球大战、“kiss  me”
放下你的扇子,“巴拿马”,太阳镜
勇敢地来到黄河吧,
我在离开家乡的时候,听见黄河呜呜咽咽对着垂柳说,
“我想你”,啊,我们也想黄河呢,
夜晚, 抚摩着亲爱的妻子说:
“黄河,我真爱你”,
妻子给了我一巴掌,
“我是黄河吗?”她是黄河吗?
但愿她不可能是黄河,
如果她发怒我就危险了悠悠哉哉顺水漂去,
那还有我的活命吗?
在沉渣泛起的水面上
咕咚鼓动尽情地不情愿地喝着黄河水
返回来,我对黄河说,
尽管会送命,我也愿意的,
我已准备了游泳衣
和妻子一起去,穿上鲜红的游泳衣,
她比我好看,诗神!
她是最伟大的,活生生的为维纳斯。
黄河啊,如果我想写赞美诗,
那么,第一个赞美的,当然是妻子
她一笑,我会把魂都丢掉的,
就象在灵魂里,骨髓里,
都渗透着,黄河,我爱你!
这意识,大概小时候就有了吧
小学时,学语文,“混沌之初
盘古开天地“,开出的河流
有一条叫黄河,因此,
我以盘古的后来人自居
我也是要开出黄河的
当然,那时不知道,黄河已经蜿蜿蜒蜒地
流淌在可爱的祖国大地上
只是到了三十而立的时候,
我才看到了黄河
那是在黄昏,风陵渡
我只来得及说了一句话:
“让我看看黄河吧。”
从此,我写了一首诗
歌颂我们这中华民族神圣的维纳斯
真想把她搂在怀中啊
黄河,你是妻子,我是丈夫
我是黄河的丈夫吗?
真想在黄河的旁边
勇敢地生出黄河的第二代、第三代
让我们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都浩浩荡荡走着黄河威武不屈的儿女们
他们都挺着胸,
男子汉,大卫,米开郎琪罗雕塑的
少女、花神,乔尔乔纳绘就的
我们周围有铜墙,有铁壁,
打开我们的万里长城吧
我们的大脑里,“万里长城永不倒
千里黄河水滔滔“
“睁开眼吧,挥手上吧,”③
我们大踏步地上来了,
集合在黄河的旗帜下
集合在祖先的旗帜下
集合在中华无限光辉、灿烂夺目的旗帜下,
总有这一天,
总有这一天,
总—有—这—天!
黄河,你听见了吗?
告诉你,在我人生的字典里,
只刻着三个字:
我相信,我相信,我相信
黄河啊,黄河,我相信
魂灵啊,魂灵,我相信
妻子啊,妻子,我相信。

①揞眼是做给驴子戴的,防偷吃。
②圪截草:草的关节,不能吃,咬不动。
③电视连续剧《霍元甲》主题歌。


父亲组诗

1、父亲

他弯着腰,空隙里蕴藏了
历史、人生、真谛和辛酸,
佝偻着背,
上下流淌着黄河和长江
历史该他背负吗?
错误该他背负吗?
压的他腰弯了,背驼了。
我知道,总有一天,
他会奋不顾身直起腰
宣告道:我——不是挑夫,
我不是奴隶,这些都不属于他
都不属于父亲弯了一辈子的背,
我呼吁:为老了因而显得迟钝的老人
为拐腿、跛脚,需要搀扶的老人
写一首关于生活道德、义务
以及关于良心的诗,
在艺术的宫殿里,
“父亲”两个字,永远闪烁着光芒

2、心情

他老人家揉搓着眼
眼里的东西太多了
使眼迷糊成一片,
眼真的迷糊了吗?
我听见,他的声音响彻在
祖国那晴晴朗朗的天空里,
大地有时宽,有时窄
人有时生,有时死
水有时热,有时冷
那有百分之百的纯洁呢?
凭鼻子,我也能嗅出什么是狐臭,
什么是艺术
让它回到山乡吧,
至理名言,我怀着极其尊敬地心情
挡住了老人家
让他坐下吧,坐在我
日夜苦思冥想
梦寐以求的属于诗歌艺术的
殿堂上
即使我飞驰,
也要把父亲背负在沉重的翅膀上,
不把他甩掉
这是中国传统的观念、情操与行为
我只为我父亲的真诚写首诗
以便让他老人家听见看见也能笑一笑。

3、叮嘱

我的爸爸
为我一生的可怜而歌唱
他们走了一生的路,战火风云
为了欢迎儿子
今天蹒蹒跚跚走到大门口
我想安慰:“爸爸,请你休息吧!
你老了。”
爸爸使劲顿了顿拐杖,
“把孙子给我引回来,
我给你们看”。
肃穆,山里一尊老树巍巍峨峨
莽莽苍空,闪烁光芒。
用不用现代派的“意像”,
给“爸爸”一词
积淀了多少文化?
我的诗,为我山间的父亲而歌唱,
为我山间的父亲而呐喊,
恢复他的地位吧,爸爸是农民,
敢肯定,几千年的史册上,
他比所有人都强。

4、送行

他抖抖索索出门了
我真后悔,不该让他走出来
天下着雪,路面上尽是冰
我说:“回去吧!”
他说:“小心脚底下”
这就是父子之间充满隔阂
被人称之为“代沟”的对话。
他怎么能和我对话呢
我在太平洋彼岸“Du ling”的时候,
爸爸才在家拍打着他的光板子羊棉袄,
五千年,厚厚的蔓延着,
他咳嗽,想把积淀、沉重
都拼命吐出来。
我呢?跨进卧车的时候想
该不该认他呢?
我昂起头,曲颈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他能理解艺术吗?
艺术需要的是纯净
玻璃瓶,一点杂质都没有,
没有的时候就有了
大道不可言,不能告诉他老人家
土里叭叽,他懂什么?
我茫然了,我不知道
会把他滑倒,会把我滑倒?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