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毕志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31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毕志简介

(阅读:399 次)

毕志,笔名老大、子润、老木等20余个。1967年生于辽宁,现居沈阳。发表各类文字300余万字,出版过随笔杂谈书籍。某知名杂志责任编辑,兼职《中国诗人》微刊(中诗微刊)总编辑。

毕志的诗

(16 首)

寻人启事

(请原谅我用你们真实姓名)——
王传刚,男,46岁,肺癌,农民
李大为,男,37岁,肝癌,职员
张素秋,女,41岁,喉癌,工人
黄小莉,女,39岁,血癌,无业
……
因无钱
被逐出医院的平民百姓
知道你们已在奈何桥外安身立命
过上了好日子
请马上设法回来一趟
人间,欠你们一段阳寿

请知其下落者
相互转告


无非就是——

把你的变成我的
把我的变成你的
或者,把你也变成我的
再或者,你把我变成了你的
或你我各拿出一部分
一起作乐

或者换、骗、抢。撕扯
或战争


我的眼神明显有些不够用——

年少而忧郁的妓女
俯下身,闻闻花,莞尔一笑
她心里挂记三千万光棍和酸楚的村落
把肉身拿出来,擦拭蒙尘的灵魂
迷茫又无助的盲人
被拍照的年轻人呵斥、驱赶、推搡
花粉授进他缺少眼珠的眼窝内
内心挂满憋屈的小红灯笼
入不了学的农民工子弟
掰折一根枝条作鞭子,抽打春天
抽打人心,抽碎了远眺的目光
抽疼一小块国土
垂危将死的中年人
从医院出来后,倾家荡产路过了桃林
他身虚若草,目色贪婪,内心苍凉
看桃花艳艳地替人赎罪
丈夫被人打至瘫痪,追讨公道的女人
于花前喊冤屈,又像花儿一样
被围观欣赏,之后困顿离去
遍地脚印,像凌乱的瓦砾
街心公园的桃林开花了
手捧《圣经》的人和怀揣红头文件的人
资本家、失业者,法官、刑满释放者
强拆者与钉子户。狡诈与忠厚
纷沓春风,如约而至
桃林呀,只开花不结果,每年都如此
那个手剋琴弦向树木卖唱的长发青年
把大块疾痛与悲苦从琴腔抠出
细碎的福,从眼角流淌出来
音符亡灵般逃窜在林间
花朵,像开得正艳的一句句真实的谎言


公道

公道,就是夜深人静时
狗剩子撬开药店,替奶奶偷药
被打得鼻口窜血,判了重刑
报纸电视网络铺天盖声讨
道德败坏的罪孽青年
村里人骂:窃贼,活该入狱
奶奶流着眼泪痛骂
不肖的子孙

公道,就是狗剩子的奶奶
混沌中把药盒看成人世的纸棺
把药片说成碾碎的骨渣
把胶囊读成满地滚爬的村民
把药瓶瓶口
呼喊成天堂的大门
公道,就是奶奶弥留之际
和狗剩子窃药店之前
都不忘,拜一拜
北墙的菩萨


滑翔

现在,他们令教科书
卷纸,练习册
历史、政治、语文、数学……
这些虚幻和虚伪。从十二楼
替他们跳下去,慢慢滑翔
十一楼……九楼……六楼……
他们向窗内张望
看清逐渐稚气和纯洁的自我
同桌、老师,粉笔灰
降落到原点

地面上满是少年苦难的残骸
被风刮着,翻阅着
发出隐隐呜鸣
他们,则像一群外星人
在高处走廊内,把头探到人间
看灾难大片


人民路

人民路零公里处是学校
一座楼,一堵围墙,一扇大铁门
孩子们独斗或合作,友好地挤掉了同桌
人民路三公里处是教堂和庙宇
忏悔的人和求佛者往往来来
他们都同样虔诚、卑微
人民路四公里处是自由市场
蔬菜粮食闪着光晕,绝望的鲤鱼在颤抖
家禽的惨叫和小贩一样虚脱无力
人民路五公里处最繁华,有
政府、公安法院、检察院、城管、税务
所有木牌被抠掉木肉嵌进文字
人民路六公里处是医院
里出外进,医生和患者、家属一样忙碌
生和死都在忙
人民路上行驶着各种车辆
公交车、私家车、公务车、救护车
警车、城管车、消防车、刑车、殡葬车
它们超车、变道,转弯、停靠、倒车
人民路十五公里处是监狱
二十公里处是墓地。人民路的尽头
左侧是法场,右侧是火葬场正面对着极乐湖


哺乳的菜贩

孩子哭叫着
摊床上的蔬菜散落了一地
电子秤不知去向
她已无力咒骂
蔬菜的汁液沾在路人的鞋底
把漆黑的马路
印上一个个扭曲的冷漠

她的私有财产只剩一对干瘪的乳房
且全部给了恐惧中的婴孩
孩子吮吸一下,她便哆嗦一下
孩子吞咽一口,她便疼一下
仿佛从她胸口抽走了血
抽走人世的悲凉
抽空了心里的光亮


加减算式

贡品摆好,香烛灼烧除夕
狗剩子跪在供桌前,堂上的族谱
像一道加法算式
祖太爷加太爷加爷爷加父亲
农人加农人加农人加农人
等于世代农人,等于命
等于逆来恭受,卑微的粮土
等于悲切的总和、汗和泪
等于草民

狗剩子磕了三个头。双手合十,跪立
族谱又像一道减法算式
祖太奶减去太奶减去奶奶减去母亲
等于年头减种子,减生活费
减医药费减化肥农药
减通胀减扭巴的税与费
减迎来送往
等于一个个勤劳的姓和名
等于北山坡债务隆起的墓葬群
等于归处

狗剩子站起身,摇了摇头
又老实巴交地做一遍混合运算
自己加媳妇减去日子,等于儿子
把儿子儿媳代入算式,再加减一圈
等于孙子。那娃儿才三个月
刚打过疫苗
襁褓里,他用哭声将一对对泪珠撕得稀碎


写在母亲节

娘啊,自从我失去了你
这世界就很少有人真心疼我了
包括空气、阳光
不紧不慢流淌的河水
崖口和天象
并不灵验且总让你抱有指望的雷

其实,你是顺着人间的路
一步步登上天堂的
途中,出示过卑微与善良的过去
和纯净的身影
你是自行放弃了
药费、房奴身,捉襟见肘的破日子
不可生食的世俗
放弃了本不想放下
左等不来右等还不来的天理
不省心的愿望

其实,你是想放弃
总在挣脱却总被捆绑的我
像放飞扑棱的翅膀
放弃百位痛苦整数,其小数点后
零星的、可省略的幸福
放弃失望的整数,小数点后,除不尽的
无限循环的希望


雕刻匠

他死后,墓碑上未留下一个字
包括姓名、籍贯
他生前刻过成千上万块碑
墓碑、功德碑、纪念碑
刻刀剜或剋进石身
把一刀一刀的灾难变成石头的宿命
又将怕风吹走和怕天看到的字
嵌进石的阴面
比如慈祥、高尚,忠善、仁义
比如伟大、崇高、胜利、盛世
他唯恐后人也像他一样
让无辜的石碑悲劫不堪
剔下石粉与石沫
就那么点真实可信的东西
都给抠掉了


陪葬的报纸

患尘肺病被憋死的狗剩叔
现在,他像餐桌上啃剩的一小堆骨头渣
与生前一样,困在城池里
蜷缩成终结者。下葬时
儿子在他身旁供上一份当天的报纸
按民俗,新鬼要向上帝张布人间现状
我快速浏览报纸标题——
我市召开年度大会表彰各业先进劳模
市委书记发表讲话,部署“五做五为”工作
8部门联合整治街头摆摊和夜间烧烤
打地摊罚没货物,烧烤者拆炉具搬餐桌
我市发生100年一遇洪灾,市领导慰问灾区
强调要把人民生命财产放在第一位
患者无知非法团购印度抗癌靶向药被擒
每人省4至12万元,或将获刑
昨日市政府拍卖208号地块再现新地王
副市长强调要抑制房价上涨过快
市民政局会同物价、公安整治公墓乱象
惩治高价墓、乱收费,还市民公道
我市重拳出击关停24所打工子弟学校
教委称未经审批不符合办学标准
中国希望工程落地非洲
10年内将建成1000所希望小学
台风登陆美国,死4人经济损失过亿
国民问责救援不利,总统支持率持续下降
……
这些汉字,分明是从《康熙字典》
爬出的黑蚂蚁,啃着雪白的纸
狗剩叔的儿子对报纸内容很是自信
他说,父亲到天堂见了上帝后
会有足够证据
证明自己来自哪里


倒行

一粒弹头,从头颅退出,倒着飞
飞回枪膛,重新组成子弹
运回兵工厂。拆分成
弹头、弹壳、炸药
退回钢铁公司、炸药厂
变成铁、农肥。变成矿石
变成佛一样敦厚、慈悲的大山

被击穿头颅的人,站起来
倒着走
一步步经过时空、时代
退回娘的子宫
变成精子、卵子
再退,变成粮食蔬菜
继续退,变成善良的水和土

忽然,他们停止倒行
继续向前走,义无反顾
故事已无法反转,坍塌和毁灭
哦,我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摔成花瓣状


小山坡

父亲活着时常去小山坡
种树、打柴,种植高粱和玉米
只为了养活妻儿
也顺便薅一些野菜山草
养活一群家禽和牲畜
随手养活了故乡和国家
他死以后,最终还是被这面山坡
球一样踩在脚下
草籽将根须伸进坟土
像要把父亲抠出来一样


倒计时

五月份时,他在没有窗户的工棚里说 
一股旋风在楼角打旋儿 
不知是谁的灵魂 
六月份时,他蹲在雨朦的医院前说 
闪电是从月亮上逃亡的光 
被许多雷追赶 
七月份时,他蹒跚在农田里说 
你们这些混蛋的高粱水稻 
把人养育成了恶魔 
八月份时,他指着满天的星星说 
这群野狗们冲上了天庭 
绑架了上帝 
九月份时,他跪在荒芜的祖坟前说 
他怕有太多的人和他一样死法 
死得憋屈、猥琐、无望 
十月份时,他在北京故宫门前说 
这墙真高真红 
像血刷的一样 
十一月份时,他躺在昏暗的农宅里说 
这一场雪下得很薄很薄 
比人情还薄
十二月份时,我还想听他说 
癌症湮没了他,享年76岁 
多半年来,他共花去320元医药费 
都用在了止疼上 
他怕世界,也跟着他疼


是的,黑夜

是的,黑夜。这满世界黑得无边无际
这将是我一生用不尽的墨汁
把头磨秃,发磨尽

是的,黑夜。我需要多少白纸
才能把所有的黑涂完
或者,需要多少响晴的白天
才能把黑稀释到无
是的,黑夜。痛苦已发黄、卷边
各色悲凉用美好包裹
空气、水和时空正在流亡
一些人,从黑中抽出春的颜色
告诉我那是全部

是的,黑夜。我只能期待阳光
今晚早些睡,明天必须早起
把角落剩余的黑收拢、晾干、压成墨块
做成一块纪念碑或墓碑
上面写着:故乡


请原谅我

那群散布春天的雨
向我求救
甚至把窗户敲得啪啪直响
我摇头,再摇头
此前,被通缉的山风
扯住我的裤脚
声嘶力竭,乞求进屋藏身
也被我拒之门外

请原谅我见死不救
就在几天前
我已告知蟋蟀、蚂蚁
朝夕相处的伙伴们
各自逃命去吧
魔鬼状的挖掘机正在逼近
其实,我也正在等待
神灵营救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