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藏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9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王藏简介

(阅读:1467 次)

王藏,先锋诗人,独立作家,自由思想者。2003年开始自由创作,曾创办《中国话语权力》论坛。先锋写作代表诗人,其创作在民间和海外不断产生影响,曾获海内外几个文学奖,其诗行艺术事迹被美联社、美国之音、纽约时报、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邮报、德国之声、法广、每日电讯报、英国独立报、BBC、卫报、NHK、福克斯新闻、artnet新闻、联合早报、苹果日报等世界著名媒体及多国电视台电台报导过。

王藏的诗

(15 首)

深入监狱

不断老去的他
对不断老去的她
说了真话
以前我觉得是深入故乡
如今怎么感觉是深入监狱
我是不是心理有病

她一骨碌翻身爬起
也不爽地说了真话
我想将你关久一点
关久了就有故乡的感觉
可你老不争气,每次只是短暂探监
然后灰溜溜逃跑


抓起一把雪

抓起一把雪
一捏,捏出一手的玻璃

再抓起一把雪
一捏,捏出一手的鲜血

抓了第三把
没敢再捏,松手看
是一把骨灰,还烫呼呼的


生与不生都被计划

养殖场,换了红色标语——

「一人超生,全村结扎!」
「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

换成

「早睡觉,莫打牌,勤造孩!」
「让全村都怀上二胎是村支书不可推卸的责任!」


蝴蝶煽动

我把苍蝇当成了蝴蝶
也没去买粘蝇板,灭害灵,电蝇拍
我知道这是没大用的,弄趴几个,又来一群
看它们飞来飞去,飞去飞来。抢救着
人间最后的蝶意


关于车轮和事故的一种描述

一排车轮压过一隻蝼蚁
一具尸体成形前没有清脆响声

一只蝼蚁和一群蝼蚁构成车轮
它们的尸体压过自己

一次叫事故,多次叫日常生活


黑色失败者

红得发黑,黑得发白,白得无形的黑中
黑色注定成为绝对的失败者,比起灰色甚至不算颜色

熔炉中,它体内的熔炉曾不断尝试
将关于黑的证据打造一双眼球,即便是灰烬形状

一双双眼球不断被铺天盖地的荒诞
覆盖,洗涤,反覆窒息。清算一词,越洗越亮

用舌头割断灰烬的刀锋,从一场场虚构的理想壮举
逐渐蜕变,明确:只是精神分裂者的日常自虐

一刀下去:一半舌头脱离口腔
再一刀下去:一半舌头又成两半

他虐是不起眼的,自虐更不起眼。但可让
白色夜景琴弦紧绷,每一根毁灭倒计时的指针
显出挣扎倒影——

血的无形无色中
红的血与血的红,逼近截然有别
随便一丝风吹,这黑色的稻草,就可能升腾
钢铁的血债


一种城乡纪事

乡村和城市被进化成两极
标语和文件将它们捆绑成一根稻草上的蚂蝗

枯井吐不出蔬菜需要的血
下水道流淌避孕套的快餐之爱

丧妻老汉夜里边啐痰边偷看苍老师
白天把地当作天挖,挖来挖去只挖出苍天无眼
村长拆除最后一方祠堂,掏出块块祖坟棺材板
就和留守的幼女少女妇女研究计划生育

城中村,好客的小姐无处藏身
美酒加不进咖啡,哼不出一曲舞女泪
挖掘机和扫黄才是让人兴奋的阳具
她修图,晒美颜,玩直播,随后悄悄发呆
手机这头,对那头病重的亲人再也无能为力

打工男人的工厂失了火
回家过年的工资被烧光
他和工友爬上楼顶,学鸟人把最后一点自尊
在楼下开成除夕之夜的鞭炮,礼花

被赶出病床的母亲就要去追赶埋进煤矿的老伴
她自言自语:
孩子还是成器的,正陪老板领导喝酒
不久就带药回来


最后的秋天

最后一拨头颅和韭菜收割完
秋天就继续冬眠四季

最后的秋天
风也耍刀,霜也舞剑

最后的秋天,屠杀熟透
亮晶晶,明晃晃
红雪从刀锋滴落
废墟包揽完整的收获

脱离祭奠的菊花火辣辣
远离广场的广场舞牛哄哄
一切硝烟迈着鬼步,悄悄发生
随即熄灭

最后的情书显得虚构
——回避强暴和直言约炮才是硬道理
落叶的灰烬是虚构的
——再大的毁灭大不过生存账单和历史血债

绝望和希望也是虚构的
最后的秋天,最后的虚无统治万物

还剩一丝刺耳的喘息
仍在哑叫
救命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我早已死去
我的干尸却还顶着坦克的重量
日夜行走

一丝雨露的降临
我就在无声无息的抵抗中
重生 

没有硝烟的战争
让我激情四溢 

我的每一句话
成为一次孤独的旅程与
刀锋上的漫步 

我拖着一条路
我走出一条路
我不断把一只无形的手
追逐


机器轰鸣

游戏,言论,政党的天空
物质的脸
肉体的贩卖

机器轰鸣
声音占据每一个梦境

机器在轰鸣
病毒显得自然,一颗头颅构不成理想

轰鸣,轰鸣



心在轰鸣
机器在轰鸣

成千上万的机器跳动
成千上万的心脏运行


我说不出我的爱

以低空飞翔的姿势
我躲到这扇窗子的下面
一种辽阔的伤痛
只有我的影子能够理解
窗外的祖国和大地
正陌生地沉重
我说不出我的爱
在死亡的空气
拒绝呼吸的黑白胶卷中


病态的向日葵

再也不能扭转脖子
追随太阳的光芒了
它低着头
确实厌倦了燃烧
悄悄咬断自己的舌头

它却需要你
含着露水
哀悼


黑白

黑是我的白
白是我的黑
分不清黑白
我又黑又白
我又不黑不白
我白了又黑
黑了又白
我要一直黑下去
我要一直白下去


生命程序

接上统一的插座
连通机器的电源
打开生命的机子
输入身份证的用户名
与我们编造的自私密码
刷新谎言桌面
排列权力图标
冷却的精卵
僵化的手脚
新建成一个文件夹
复制的问候
粘贴的笑脸
发送到身体的另一个
硬盘保存
错码的心灵
打包压缩
定期删除
放入回收站等候清空
思想经常被
新的国家指令
全盘格式化
精神的病毒
通过盗版软盘
侵入大脑的驱动程序
系统感染
世界黑屏
然后强行关机
人生资料因此
全部丢失


虐待

是谁把我的春天偷走了
是你吗,站在阳光下的人
挡住我的阳光不算
你们的双腿还要
把自己的影子凶狠地
钉紧我的头颅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