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西原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9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西原简介

(阅读:336 次)

西原,1985年2月7日生,江苏赣榆人。中国80后代表诗人。著有诗集《哀歌》《世界的最后一夜》。

西原的诗

(18 首)

乡村小夜曲

乡村小夜曲(一)

大地塌陷以后,马坐在村口
年幼的马,坐在村口
默默注视着,这座破败的村庄

马坐在悲伤的黎明
黎明过后是黄昏,黄昏过后是夜晚
夜晚过后是我的晚年

乡村小夜曲(二)

我出生的时候,大地陈旧
人类吃饭的大碗被飞禽叼走

大碗摔破的远方,有一条河流
河面上,坐着悲伤的但丁

乡村小夜曲(三)

病危的人们放下鱼篓,唱老鹰的歌
跛脚的妻子,捧来儿子的头盖骨
我可爱的病重的妻子
坐在田野的尽头

虎坐在天空,偷看破败羊圈
野天鹅落在水面
天空和水面之间,是一无所有的大地

倒塌的山冈,过于荒凉
山冈的远处,有一座被黑暗怀抱的村庄


悼言

山峦在微风中摇晃
秋风吹过的花园结满冰霜
纪念碑在细雨中塌陷,庄严的碑文飘到了天边

秋天的笑声密密麻麻
互相搀扶的病人,就要和天空一起倒下

野兽脱下了人皮,被神情恍惚的人代替
骑士拼命地进攻,壁画里只有鲜花和弹孔

疲倦候鸟,在南迁的途中叹息
马的表情慌乱,养马的人在训练远距离射击

大钟日夜鸣响,打钟人从心碎走到绝望
死者的肖像在白云中起伏,玩偶在白云下面低声地哭


梦游者的证言

大地悬浮在黑夜之上
月色笼罩着乡村和银行。

债主返回睡眠,在梦境中清理旧帐
破产者逃回从前生活过的地方。
 
鲜血在医院里翻滚
病人假装害病,在午夜集聚着呻吟
——太阳把自己的身体烧尽,留下头颅

盲人的生活被手中的树枝指引
收租者在泥土里疯狂地活命。
攫土者靠出卖土地为生
病人靠出卖病历为生。


在深秋的大西洋上

乱世中的浪子,对爱情感到厌倦
热衷于在热气球上练习跳崖
为了轻装上阵,需要卸下思想的包袱
重要讲话因为超重,也要抛开

浪子指出,伟大的爱情污秽不堪,像一团废纸
积压在世界废品收购站
我们垃圾一样的生活,亦是如此
通常被运送至大西洋上,用于填海造地
有时也卖给无产者,用于拉动内需

浪子强调,我们要围坐成一圈,烧光生活
轻轻地拍手,歌唱水深火热
还要心怀远大理想,在深深的大西洋上


落日照耀下的帝国

世界倚在危房下流血
对着都市排泄的浪子,在国家的酒馆里醉生梦死

猛士阵亡的讯息在世界飘远
人类病情加重,无暇顾及密密麻麻的送葬队伍

当暮色像铡刀飞快落下
我们怀着火一样的心情,被运送至千刀万剐之夜
没有时间,留给我们向仇人道别
没有赶尸人,冒着大雪为我们垒起新坟


世界会议

人类从银河中打捞出世界
世界湿漉漉地在宇宙会议室罚站

世界人民代表大会和世界在晚风中胜利解散
高速铁路上配备着高级逃生艇,在高山上拥堵

人类遗迹博物馆的卫士,挎着菜篮和比利时手枪
墙壁上贴出告示:门票上涨

世界被暴君在夜市上拍卖,一元起价
蜷缩在大街上的醉汉,形似龙虾
非营利性质的领袖遗体博览会因降雨推迟
一夜售罄的世界,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想象猛虎

想象猛虎佩戴奖章穿过礼堂
发言稿中的世界,被频繁使用
在旗帜飘扬的广场早泄

今夜,世界突然在秋风中疲软
无力劝慰他人,无力自慰
秋风也一夜疲软
今后秋风无力扫落叶

想象猛虎在光明中做爱
山冈上芳草萋萋,女公务员裙裾摇曳
想象大海,猛虎在大海中翻船

想象大雨冲洗的银行,猛虎在马车上吃马
想象你在大兴安岭的杨树林中织毛衣
我在树林中跟你做爱,做爱后剥下你的皮


魔鬼诗篇

魔鬼飞在天上
世界风干后,被古董商收

秋风扫遍尘世,将世界吹远
魔鬼提着世界的脸,穿梭在秋天的剧场

世界的纸船,撞毁在海岬上的码头
被驱逐舰逐出世界,在波涛万顷的海域检修
世界变轻,如大海中的浮萍
被污浊的诗篇辐射,在灰黄色的堤岸解体

秋天披挂着铅衣,把马群放养在幽僻的峡谷
世界在流言的刀锋上止血
时光风暴,骑着宇宙射线,冲刷世界退去后的斑痕


天使

天使在微雨中飞
在微雨中,眺望世界消尽
世界曾经激动人心
如今停止在微尘满布的地方

数学家面容悲怆,蛰伏于经卷
在空寂的山岭中饮尽泪水
在写给天使的长信中提到火红的树林
在大海弯曲之处独自巡航
在世界的焊接处练习飞行
在晚宴上回收过期的钟声
在废弃的时间里推演宇宙起源

灰暗的语言被推举为谓语,安装在尘世
宇宙荒郊,时间变旧,在天使的沉默中霉烂
落日提着小橘灯,在世界边境散步,虚弱而感伤


天空的遗址

世界的尸体堆在春色里
春天的密度变高,需要诗篇去稀释

春天不被收养,被巨人和鹰隼遗弃
蒙面的队伍推开国家,奔驰在春风的刀口

大约是虎群在暮日苍茫中溶解,让黑夜猛烈
世界死于暗疾后无人认领

天空的遗址,布满灰尘
像陈旧的钟,悬挂在无风的山顶
山脚下有无名的野花
不远处是无尽的天涯


二十二世纪

秋天空了。秋天的尸体被蝗虫退回来
世界空了,留下灰烬

爱恨交织的世界犹如冰山
沉寂而灰暗

鲜血与疾病为争夺世界,在远山上赌博
魔鬼抱来积木,献给人类的童年

我们面容破旧,声音嘶哑
无法说出彼此的名字
我们没有伴侣,疲倦至极
无力撕毁生死的协议

大船仍在码头运送帝王与珠宝
世界空了,留下猛禽
盯着我们把一生献给这座布满风暴的世界 


世界滑进血泊的深渊里
钟声停下来,停在你和秋天的面前
你和秋天谈论寒暑与生死,和秋天一起枯黄

你因枯黄而显得苍凉
你的爱情苍凉
那爱情的一半是我,我主要由歌声构成
你被我浇灭你同时浇灭我
你的皮筏难以起飞
你的皮筏漂浮在天池里,天池是我
让你双手搁置在天边又身陷深渊

你的头发化为河流,缠绕在大地上
你的双眼化为星辰
一颗是彗星,和世界一起沉入深渊
一颗钉在天穹照耀我,我给它取名叫太阳
你被命名叫宇宙


故乡

故乡漂泊在大雪里
马群倾颓后,只有额头变亮

镜中的脸突然陌生,悬挂于多年前的一个良夜

浪子在大雪中赶回故乡
禽类披挂着病容,行走在灰暗的路面

当我们的队伍在钟声里化为灰烬
燕子的翅膀变成雷霆,在天空滚动
故乡像一滩血,注满了秋天

而故乡在寂寞中坍塌
远处停着浪子和他的病马。


失败之歌

太阳的独轮车疯狂地碾过秋天。
从远方赶来的马群在半路被当地人驱散。

白马伏在远处流血。
流落异乡的人神色怔忪,佯装受惊

山间的劳动者举止蹊跷
在被识破之前换上假牙,不停地说着假话

言辞绝望的人,你怎么还对着大地的遗像痛哭
大地只是一块被弃置的裹尸布

如今,对生活的幻想和大地一样残破
你还担心什么?

哦,生命就这样轻易地飘逝!


黑夜的叹息

世界进入了黑夜。
少年被绑在大树下,默默地流血。

此刻谁在造访我的阴影?
夜色中的马车冲向未被命名的大河。
而月光击打大地的声音沉重
星星在大地上的投影被大海运走

山峰跪在天边,被红色闪电抽打
但它的满身伤痕被黑夜掩埋
黑夜被谁奋力抛远?

我又听见宇宙深处传来弃婴的啼哭。
大地的儿子骑着黑夜在时空隧道里迁移
而宇宙荒原风雨未止,整整一万年。


挽歌

玩偶表情停滞,失去希望
孤零零地躺在黄昏的广场
 
草坪上端坐着鹰,大树上摇曳着风铃
失去希望的人,把病历贴在天空
 
秋天穿上鲜血,回到了三月
三月的夜晚漆黑,挂满彩色的挽联
挽联上的悼词密密麻麻,全是天空的谎言


哀悼日

燕子独自飞远
暮色降临,远风吹动水岸
 
今天,夜幕低垂
水边坐着一对美丽的小姐妹
 
我们表情静穆,坐在山岭上
不停地为他人悲伤
 
有时我们凝视飞来的燕子
送给它歌声和美好的祝愿
 
有时我们也为自己悲伤
手拉手围着白杨树,面庞被远风吹拂
 
暮色深了。
我们低声唱起悲伤的歌谣
晚风吹动着发梢


夜游

赶马的人笑声爽朗。从秘密的山顶出发
雪山在不远处连成一片,映照黑夜的脸

河谷宽广,鲜血明亮
白杨树在水边孤独地长
 
鹰曾看见涉水人心怀仇恨
涉水人的眼睛里是漫长无期的路程
 
鹰无数次练习穿越。无数次在悬崖边停歇
看盲目涉水的人深埋着头,白杨树站在风口。
 
山顶的涉水人神色凝重,在暮色中隐去异乡口音
秋天加紧了步伐,把埋头涉水的人封锁在山下。
 
最危险的旅程是穿过秋天,到处都是鹰绝望的叫喊
走兽在峡谷中不幸地呼啸
黄昏的星,淹没在最后一次宇宙风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