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刘俊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48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刘俊简介

(阅读:516 次)

刘俊,一九六九年生,山西榆社人,晋中诗歌协会会员。

刘俊的诗

(14 首)

我的第五十个冬天

窗外,是我的第五十个冬天
依然寒气逼人
母亲的手工越来越纯粹
一张纸的红火正和背面的苍白
相抵

雪已消融,释放更多流离的脚印
给归心似箭的人认领
星空无视苍穹之下的变数
月亮圆了还缺
沿老路径播撒星光

渐渐逼近父母的轮回
学会放苦涩一马
允许杏花开的更白
允许南瓜秧子开出谎花
允许窗花红的似火
隔一层透明张望


描写

风,又把岁月往远推了推
土地赤裸着身板
花与果实已是经年之事

草籽撒落,去寻找翅膀
几撮蓬蒿,拼了老命的摇曳
还是拎不起脚底下的故土

天地浑然一色,勾销了天际
让遥远的更遥远,卑微的更卑微

这是一群草木,招认下的来世今生
草是草,木是木
它们各自相安
被一场雪来描写


荒草

这是爷爷的坟头,长满荒草
这些草啊,想必是又抵过一场风
有的倒伏,有的柱着同伴的残肢
依然昂着头
它们披挂尘土,弱不经风
却总在经风经雨
我站立坟头,就是另一颗草
我们面面相觑,诧异彼此的完好

我和爷爷重叠的日子不多
就像坟头撒落的这些草籽
发芽的是我的,枯死的是你的
能做点什么,长跪?
我已渐老,折回的膝盖
依赖什么在收直?

又起风了!坟尖上的一撮沙蓬
依着一株剑草
像仗剑天涯的一个男人


鸡冠冠山

风,放下姿态
坏脾气温顺了许多
尽管残雪卧在阳光的背上
像癞皮狗,撵不走
苍茫的土地已释怀

僵直的肌肤,接受光的抚慰
听雷用雷声喊魂
等雨用雨滴抒情
那些根须骚动不安
暗地里拉帮结派
蔓延各自的小图谋
这些身子里插了反骨的孩子
请给它们一寸天地吧
放任它们
屯粮买马,另立山头

山溪潺潺,万千生命
同时拨响蓬勃的音符
树如盖,草如茵
你看,春风双手合十
那些矮矮的草,高高的树
齐刷刷捧出花朵来
白的,粉的,朱红的,赤黄的……
大如拳,小的如米粒
没有一朵谎言
它们开花,结果,沥尽苦涩
将在秋天,提来一枚果子兑现


禅山寺

云多起来,像在聚集什么
一坡的灌木抬起头

春光伏地,延地面修行
风,心怀执念,渡出几枚新芽

禅山寺,钟声悠远
蒲团上打坐的不是小沙弥,是安然的时光

一头被遗弃的狍羊羔,嚼着掌心里的玉米粒
僧袍宽敞,袖口临风


一些事物和父亲

1

嗨呦,嗨呦……

落日布景,秋风起奏
一条河,喊亮号子就来了

浊漳河搭在父亲肩头
拧了又拧,直至拧成一根长长的绳子

河床深陷,一寸一寸掏空勒痕
面朝黄土背朝天,弓腰向前,向前

百折千回,一个弯里打起一个回漩
拉纤的人啊!你穷尽一生拉不直一条河

嗨呦,嗨呦……

2

良莠不分,这是垄上的情节
莠子昂首,谷子低着头

秋天已动身,镰刀透露寒芒
作为草木,它将逼近一场轮回

说到庄稼,是你争来的一个响亮的名字
春夏过了便是秋,一点一点的血汗屯积成穗,交出自己

父亲,我还是一头空茫的莠子
学着你,默默低头,一粒一粒往穗里投掷石头

3

牛舍无可圈养
牛槽也好久不添草料
父亲偶尔驻足巡视
犁铧,绳套,铡草刀
不敢挪动,像在集结待命
而它们的将军
扭身离去,一令不施

草场。沟梁。布谷叫
这曾是他的江山
而今,他也被迫学会逃离


站在祖国的肩头看祖国

喜马拉雅还在堆积圣洁和高度
格桑花开,山河插满最后一簇锦绣
风雨一口一口喂饱长城的巍峨
每一块砖瓦便萌生出了秉性
塞外的马鸣清丽,南疆的海浪昂扬
戈壁犹缺一场喜雨
荒原的根部依旧发源隐痛
黄河俯下身子,拉不直九曲十八弯

和万物,享用同一个名姓
和草木相拥
给山川作揖,给大地叩首
我们皆为孩子
五千年呵!为一位母体攒岁
献上泪光里清澈的祝福
安好,安好
一一脚下栓人的寸土,眼睛上飞翔的辽阔


清明时节

苍茫空泛,浮云轻薄
天意里没有一滴雨水
燕子还在南国作别
柳丝闲晃,无意缝合稀疏的阳光

寸土之上,皆有香烟
春风疏而不漏
翻遍旷野上的荒草
没有找回一个故人来


雪是前天下的

雪是前天下的,仿佛扑了个空
它们悄悄退至山顶
老槐树枝丫干扁,侧耳倾听风声里的寓言
瓦楞之下,二只麻雀正在商讨
今年的巢,来年的爱
而我呢?又一次焚烧一支烟的长度
在午夜流离失所
人到中年,骨质里流失的坚忍
足以让自己沦为藤蔓
一定还有读诗必然流泪的女子
供人攀附
噢,再不敢碰杯,欠下月光多少冰凉的债
有人于椎间盘处埋下伏笔,供养余生,算作交代
有人捂着牙龈一声不吭,以为坦白
都有一枚暗藏针刺,横穿体内不同的部分
分分合合,描述一种疾苦
感谢那些喊我为诗人的人
让我的笔尖尚存呼吸,草纸之上依旧生发漩涡
一个字搀扶一个字,抵达伤口
罢了,终有委身于我的村落
给我留了一分余地,安放我的孤独
一定离杏树远不过几米
它们不会放过任意一个春天,开的白白净净


回乡偶书

1

此刻,是又一次幸福的开始
虽然我流着泪
依次清点
一座矮屋对应的一个人名
瓦楞上荒草又挺过一次轮回
房舍十有九空
它们为一些人和事守着口风
只字不提

2

岭上的杏树
又有一拨长大成人
风喊着号子,老幼一齐齐的开
雪天雪地的白
努力填满人间的空

3

母亲七十有六
她和以往一样
总在清晨撒几把米粒
等三五只麻雀
来争相啄食
在她看来
这无异于背井离乡的孩子们
争到了一碗饭吃
唯有此刻
她才是安逸的

4

一个不缺的
是那些从未修饰过的石头
各负其职
标示一个村庄的本份
尽管石缝里已长出草木的哭声

5

这里不在盛产粮食和人烟
土地被荒芜重新认领
耕牛把它的主人归还给土地
布谷鸟来的早,说了几句空话
多年之后,谁会泪流满面
操一口方言喊出故乡


山菊

挤在草木里长
春天漫的那么大
却没有肆意的开
你也是大地的孩子
心藏一介草本的操守
喧嚣四起,放不下你花开的声音

山也高不过人间
那些学会行走的花草
开的规规矩矩
像被押解的流民
赶赴一出盛大的排场

你还在山顶哭泣吗
秋风瑟瑟
开出你的肝胆吧
一朵朵,一声声
喊响空茫


逝去的天空

那时天空湛蓝
云朵是白的
鸟儿撑起羽翼行走,自由鸣唱
镰刀尚未生锈
和太阳一起亮出光芒
绿色的麦浪起伏抒情
蛙鸣如鼓,点点有序
村庄炊烟耿直
城市楼宇平和

那时,人间怀有童心
雪,白的动人
大地如纸
适合鸟儿落脚写诗


天渐冷,河床日渐深刻
佛摊开掌心
放飞一汪秋水
相信一条河是有翅膀的
深隧的蔚蓝才是它的天空

此生少不了托付
清冽的河流低吟祈祷词
搬运秋的荒废
草木,树木以及衰败的蛙鸣
这些花朵,果实和成长脱落的胎衣
依然沾满分娩春天的血迹

风吹响离乱的箫
霜也落笔轻描淡写
走吧,用一生唯一一次的行走
不依不赖
与一头浪花赶海


老屋住着神

一队人马,一支揪了心的唢呐
老屋被清空了
爷爷走后
小杂院塞满荒草和秋风

灰瓦片,紧紧相扣
屋脊,摆开抵御风雨的阵脚
三尺墙沿,抖擞精神
圈养着一方领地

三十八个年头
我把岁月垒成三十八层台阶
盘踞的老屋
是我节节供俸的神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