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海因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1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海因简介

(阅读:449 次)

海因,原名杜光学。河南鲁山人。现居郑州。八十年代初开始诗歌创作。曾主持参与民刊《阵地》的编创工作,为主编之一。主要作品有《世纪末措辞》、《在身体中流浪》、《太阳和它的三堆颜料》、《生活日志》、《诗经中的故乡》、《云南纳西风物志》;诗剧《会飞的污点儿》(独幕)、《一囚之歌》(四幕)等,以及散文随笔集《有狗的童年》、寓言故事集《海因寓言》等,部分诗作被译介到国外。2018年获徐玉诺诗歌奖·诗人奖。

海因的诗

(16 首)

服装

千奇百怪的
五颜六色的
道貌岸然的
汹涌澎湃的碾压过来
一个盛大的服装世界

借助盛世余威
我挑选其中一或两件服装
据为己有,设定
一或两个角色
供今生消遣

一件服装
一段人生
光彩照人抑或
悲欢离合
慢慢的糅合在一起
就像愈合后的伤口
看似完美,但总有
说不出的萧条和失落
其中暗含的玄虚、态度以及
几经迂回改道的策略
有不可直视的距离:
这距离不针对你我
也不含影射、空空荡荡
是服装与肉体的
距离


风尘花

月光是风尘花
月光之露
从叶片滑落
响声惊动山中鸟
噗嗤嗤
飞向虚无

风尘花
年年开放
年年堕落
不在乎今夜和此时
不在乎你和我
风来花开
风去花不落
都在尘埃中
是无限、是消磨
也是等待


身体

从身体开始
到身体结束
宿命抑或轮回
问题抛给我们
答案遥遥无期

在我们身体之外还有什么
是我们五颜六色、亦正亦邪的
服装吗?修持藏密的人都坚持
身体是:留下来的东西
或者留不下来的东西
点明了身体的落寞
不知何时这本质的忧伤
转嫁给了你我
因为我们是身体
留下来或者留不下来
都是凄凉


夕阳下的茅草屋

从立假开始
我走进一片夕阳
在无限的光明中
我看到远山的渺小
小河的明亮
河面上闪闪烁烁的碎银
正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于是,我哼着小曲
回到了故乡

远远的、被孤立出来的茅草屋
就是我的故乡吗?那草丛中
像狗一样四处觅食的少年
就是我的幻象吗
土地开阔,遍地金黄
一束橙光避开我的质疑
突然就插进了茅草屋
接下来我看到的燃烧
是今生最真实的燃烧
熊熊火焰持久顽强、博大
再一次照亮了
我贫寒的童年


岁月与耀眼强光

行进中突然就失去了方向
迷茫、迷失、迷乱、迷迷糊糊
就像神志不清的孤岛在荡漾
在旋转、在突围、在蛰伏
太阳,那个疯狂的橙子
一直在头顶悬浮、熔化
只有太阳,没有方向
只有风、风中闪烁的海鸥
以及海鸥空空洞洞的歌唱声
迷茫、迷失、迷乱、迷迷糊糊
我看到了梵高,在另一个高地上
太阳烘烤我们就像烘烤
一段不上台面的历史
我看着梵高光影中动作的
扭曲与拉长、看着我静止而
又万分欣赏的姿态
或者再看看宽阔世界中
阳光浩荡而没死角
一条船在海浪里
怀抱光明之心:癫狂

此刻,也许是我们歌颂鼓浪屿
的好时候,把我们的激情
像阳光一样燃烧起来
但是不行,时至正午
阳光已夺万众之目
世间万物也都懒洋洋的
呈现逆来顺受的死相
还不如海鸥,虽然低飞
但依然强硬、叛逆
特别是在海和天的背板中
海鸥的飞行看似可有可无
虚无缥缈,但它真的
不同寻常


在山顶

我喜欢坐在山顶看人间
我喜欢把走过的路重新给规划了
或者扭巴扭巴打成一个死结
让过去成为众生的过去
让过错成为高尚的选择

更深、更细化的布局中
人事如棋,看似独立强大
的个体,都在推演中
他的得势,你的厄运
以及更大范围里的灭顶之灾
都是水到渠成的棋局
棋局中,有一只手
一直在运作、在指点
对,这不是我的手
我是坐在山顶上的闲散人
我看到的人间竟然
和我的家乡一模一样
所以我像地痞一样
怒火中烧,对着那山下:
骂骂咧咧、指指戳戳


两棵树

院里有两棵银杏树
一棵公,一棵母
高高大大地矗立在阳光中
高高大大是它们的血统纯正
有背景亦有家族积淀
所以它们有足够的底气
抗衡万众的冬天

多么幸福的两棵树
阳光照耀它们
叶片闪闪发光
那些捡拾果实的历冬者
仰望它们、纷纷演绎
它们的情爱史
说公的有来历,母的能歌唱
以及它们无所不能的
招摇技,但
渐渐忘记了
树是冬天的抵抗者
特别是在这样暧昧的
一个冬天
生命的觉醒和强硬
是多么的可喜


冬天一角

冬天有实像
只缘风吹之
看来风不仅仅是清道夫
还是及时跟进的围观者

现在,万众都站在风口上
像风一样舞蹈和思考
像风一样针对落叶
进行无情的群殴
寒冷被遗留下来
比寒冷还冷、比旷野更空阔
阳光照耀这空阔、也照耀
难以启齿的人间私情
正义的分泌物挥洒一地
携带犀利的鸣叫
群殴

结果是,冬天的风扫荡虚无
把满世界的人和物孤立起来
暴露在雪野上、阳光中
这景象看似陌生,其实
毫无新意。只能说
这仅仅是冬天的一角
这是寒冷的季节
但不能说我们都参与或者
制造了这场寒冷


阳台

风渐渐沉静下来
像冬天一样简洁而透明
像冬天一样有定力
在这低限度的温暖中
我开始回忆我所收藏的
那些冬天、那些寒冷
那些凌厉的冰挂和积雪
我看到童年的烟火
从我家低矮的茅屋里
缓缓升腾、向远处那些
同样低矮的村舍挥手致意
还有那条黑狗
收缩在高光的画面中
像英雄、像道具、更像
随处可见的败笔
但它与我如此相像
就像一段丢失的往事
多年的好兄弟不期而遇在
尴尬的快乐中
或者,就像那西北风
把我们的长发飘扬起来
却暴露了眼角珍珠般的
眼屎。唉,冬天,我是说
这里的冬天被推到远景中的童年
以及随风而去的
淡淡心事,伴随着阳光
照亮或温暖这个阳台
阳台是我好世界


当万千伤感在空中奔走
就会形成风暴和伤害
但是现在,风:不大不小
不温不火、不缓不急
永远是那该死的中庸心态
我讨厌这时间段的风
我讨厌那枯萎的、泛黄的
思想和灵魂
不由自主地失心飞舞
我讨厌我在风中所体验的
一丝丝喜乐快感
这是风的世界
风翻新生命的样式如儿戏
这是风的世界
风缔造奔跑者、跟随者

如果我是风
我将以什么样的神力
把风杀死?像这样的
设想,我一天有数万个
就像风的频率
但我真的想成为风
或者与风融为一体
从此实现自保和自律:
或者成为一阵温和的风
不伤及无辜
也不毁灭自己


行走

行走,在一个特定的画面中
与另一个画面中的行走有所不同
那里有音乐、有海浪拍打堤岸
有海鸥极富快感的鸣叫
这是农历8月17日的早上
我在厦门鼓浪屿上一个老宅内行走,我看见
大批量的海水汹涌而至,淹没头顶,或者
打碎了画面中那个绚丽富贵的花瓶
这事件,发生在我的瞭望中、听觉中
怀想另一个画面中的游人
都有青紫灰的脸庞
他们用另外的生活改良我
试图让我就范
所以我把我的“行走”悬挂到门楣上
拒绝另外的行走

孤岛上的世界是个极易消失的世界
比如被海风卷走,岛屿沉陷等等
所以“行走”一旦陷落,想象
将铺天盖地而来:
想象着一个世界终止
想象那个世界终止时
留下的巨大的气泡
想象那些围观者、他们的失落或快意
继续想象——
想象像一片云
把一批人的脸相遮挡起来
把他们改良成遁世者
成为破坏者
成为迷茫者
成为像我一样的观望者和看客

这一切
仅仅是把“行走”给注销掉
就像篡改我们并不漫长的
历史


崖石上的一棵小草

生立高崖处
避开了污秽之地
所以生活单薄而清新
有随时随地的
陨落感。这是在高处的状态:
招摇、自由、而又不为所知
风风雨雨
大把时间因失去参照而凝结
像云,也像
湖面上漂浮的污秽

在我之前,小草的姿态无从想起、不可描摹
小草和我,或者我和小草:生命与生命的并立
终不成一个好,也没有任何的吉象呈现
这让我的假期变得迂回、狐疑和无所事事
一棵小草,在悬崖上和一颗小草在悬崖上被人看到了
这是一个经历或者机缘。小草是小草,我是我
当我在下面仰望的时候有风吹过,我和小草
同时经受了白云飘飘尔后没顶的感觉
此刻起,这个下午开始荒废掉
有山,有水,有花,有落日
以及一些寻常的俗世景观
其他还有什么,真的不知道
或者干脆把我和小草的对立也添加进来
成为一种时尚或风景,我和我所经营的小日子
从此进入通途
至于通到什么地方,真的一无所知


八月十九夜,细雨

我听到雨声的时候
已是下半夜。
所有人的欲念都回到躯体内
就像一坛子酒被封存起来
期待着
一个更加醇香的未来

雨势如潮、突如其来——
雨:一层层、从眼睑开始
沿着一柱白光向远方走;
有上万个雨点突然失声
幻作无边的灿烂
洞照那里的街道、田野
许多似是而非的身影
穿行在洁白或晦暗的雨世界
挣扎而匆忙

雨声再次响起时
比先前更青翠、更直接
雨水飘飘洒洒
进出我们的身体如熟客
这满世界的雨水
现在针对我们某一个身体
敲打、淹没
雨水经历了我们
但还未曾启用“洗涤”


风物说

事物的自主消失或者物件的主动丢弃已经成为习惯了
没有人再为这些承担罪责或者花费心思。这是一个遗失过剩的时代
人们匆匆忙忙的得到和放弃,匆匆忙忙的生与死。世界,这个无聊透顶的
世界,偶尔还会发出光芒来,那强烈光芒照耀人们、鼓励人们
让卑微者有了强力意志、有了目标和欲望。是时候重新打量这个世界了
尽可能用酒去描述这世界,让酒精把酒精灌醉、让世界原形毕露
与我们相依为命的只有头顶上的太阳,太阳也成了一个小人物
歪歪扭扭的浪荡在人间空洞处,把满腔的污秽喷洒在大街上
期待下一个精彩的故事来掩盖,或者是一个不合时宜的
小角色硬生生闯进画面里面来,不明就里的把这污秽清扫


青翠

一切都在青翠宫中,
青翠宫在上面,阳光放亮的时候,
他们漂浮着,像我们的理想居无定所
雾霾汹涌的时候他们也学会了隐身
从此过上时兴的高士生活:
让心愿扎堆儿、相互告密或者厮杀……
这就是那个青翠的世界、清脆的概念,
清脆的人生和空洞

所以要用更响亮的声音激活青翠
以此定格这大大小小的仰望,或者干脆
低下头来,用更巧妙的众筹向民间募集真情
这样,头顶的蓝就成了真正的蓝
与我们正在下陷的身体没有任何关联

这就是你和我的生活:
怀抱着青翠和空洞
像蓝天一样高妙无解
像青翠终于成为禁忌
好吧,就让这禁忌呵护我们的生活
高高在上 


咒语

咒语:  
一切都在缠绕
一切都留有余地
咒语所到之处,总会有一个
蒙冤身影在挣扎、在抗议
其他人都离得远远的、是背景
其他人是咒语笼罩的大众

这时,阳光吐出一抹浓绿
试图让底层变得更醒目
试图给无望的一切添加生机
但是,这是咒语的时代:
令旗一挥,万民瞬间堕落
就像落叶,秋风刚起秽影就充斥人间
就这样,烦恼和幸福伴随我们日日消沉
不留下一丝声响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