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黄松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5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黄松平简介

(阅读:432 次)

黄松平,笔名布客,拉须,1973年生于湖南邵阳,现居广东中山,民间诗者,作品散见刊物。

黄松平的诗

(21 首)

一群人

有这样的一群人
他们为了每一天的生计
他们为了自己地里汗水浇灌长成的蔬菜
不要白白腐烂
他们为了找一个能靠近市场且人流较好的位置
他们凌晨五点
就已经在占好的位置上
摆好了一天需要售卖的行当
坐在靠近墙角瑟瑟发抖的他们
每一缕冬日的阳光,对他们来说
都是奢侈


我们的哭声是有罪的

寒风中摇摆的野草是有罪的
荒地中爬行的蝼蚁是有罪的
被风穿行的房屋是有罪的
沿街摆摊的商贩是有罪的
留守儿童,老人,妇女是有罪的
他乡的游子是有罪的
流水线上作业的工人是有罪的
沿街乞讨的乞丐是有罪的
陕西带上绿色领巾的儿童是有罪的
贵州的六岁女孩照顾奶奶,曾祖母是有罪的
一位妇女抱着小孩在医院的哭声
是有罪的
唱悲歌的人们是有罪的
盛世之下只有赞歌是无罪的


维权论

一个人维权
就如黄叶掉落在了大地上

法院的三百二十二位职工集体维权
不知能否把罩在头顶的钟,敲响


斗争

我要和先行的祖先斗争
我要和父母斗争
我要和兄弟姐妹斗争
我要和儿女斗争
我要和自己斗争
我要和他人斗争
我要和天斗争
我要和地斗争
我要和风斗争
我要和雨斗争
我要和闪电斗争
我要和大海斗争
这斗争的次数若还不够
我还要和爬行的蝼蚁
峭壁上的野草
斗争



变天

是谁在撒布着险恶
是谁在让蓝天布满了乌云
是谁在丢弃着天真
是谁在淹没着仁慈
是谁在让落叶翻滚
是谁在让活着的心惊肉跳
是谁在用一块红布蒙住了我们的眼睛
是谁在撒着逆天大谎
是谁在,狠心的
把仅存的一点点光,扑灭


春殇

不是每一个春天、都是
想象的那般美好
有花、有绿叶、有情、有爱

你看看、你看看
这个春天里
被风打落下来的树叶、由绿变黄
被火苗带走的三十一位年轻的生命、火苗般
在爆炸声中一起炸响的七十八具尸骨、烟灰般

不是每一个春天、都是
想象的那般美好
有情、有爱、有歌声
你看看、你看看
南方的小城下起了冰雹


只相信

我只相信幼儿的眼睛
她的清澈、剔透

我只相信幼儿的咿呀学语
她的无邪、天真

我只相信幼儿的心灵
她的向善、菩萨

我只相信幼儿的纯洁
如泉水、如蓝天


行道书

患病之猪
被围剿、宰杀
无病之猪
被切割、蒸煮
谁能赐予
犯下滔天罪行的握刀者
一刀


改变

发小在监狱七年
出狱后
身材明显改变
面容明显改变
思想明显改变
谈吐明显改变
对妻子的关爱也明显改变
就像是一匹刚刚驯服过的
野马


巫婆

村庄里住了一位“神仙”般的女人
被村里有灾难的人养着
谁家有灾难或病痛
只要你带上钱或物品
好像没有她不能化祸为福的
登门避灾的人络绎不绝
只是在后来的日子里
我听说
她的老公走于车祸
她的儿子走进了班房


旧相册

翻看着
一本旧相册
有妻子
有儿子
有女儿
有我自己
有多年来亲朋好友
唯独没有
父亲和
母亲


五四

青年节
一想到这个节日
就心血翻滚
好想现在
跨着马
提着枪


夕阳落入山间
我煮
阳光、乌云、风暴、雨水
我煮
笑容、冷漠、美丽、丑恶
我煮
鲜花、落叶、月下
我煮
我的文字和诗歌
放入了时间的壶里
在满长的夜
直至一个人的房间
弥漫香味


止血贴

我写过快速长成的蔬菜
过早弯腰被割的稻穗
我写过暴雨后的泥石流、被淹的村庄
写过被乌云遮掩的天空、恐惧的黑夜
写过雾霾、患病儿童、失足的少年
写过站街女、独孤老人
我写过雪、风暴、雨
沙尘暴
我的诗被我割得满是伤口
我要止血贴


海鸥颂

我带着一颗、向往自由的心
从市区、花一元的公交
去往滇池
听人说、那有洁白的海鸥
在滇池、成群的海鸥、拥挤的人群
买粮、戏鸥、留影
在自由飞翔的海鸥面前
我显得多么的可怜


不相信

我不相信你们说的
医疗的报销
我不相信你们说的
教育的义务
我不相信你们说的
杂税的减免
我不相信你们说的
我只相信家乡的父老
他们手中的梨耙


悲伤辞

这个冬天
你有供暖的设备、你有暖阳
这个冬天
你有挡风寒的门窗、你有风衣
这个冬天
你能买上优质的煤、你有暖心的火苗
这个冬天、还有他们
面对风寒、面对雪、面对稽查、面对人情的冷漠
因燃烧劣质的煤
迎来了铁门、铁窗


处女作

丫头三岁
在幼儿园完成了她的首作
我要把它
存下来
她说画的是苹果树
挂满了她喜欢吃的苹果


黎明

黎明的曙光从窗户攀爬而来
告诉我
睡前所经历的已成旧事
告诉我
未知而崭新的一天
是充满希望和爱的一天
正在化作流星雨般
美丽而纵逝


娘说

七十岁的老娘
她一件一件的在摆着她的心事
就如在晒她剥落下来的玉米
一节一节的摆

某块地方自己去种
某某地方的一块田给你曹叔在耕
某某地方的一块地给你堂嫂在种
还有某某地方给你堂哥在种
那些都是上好的田和地
前几天你曹叔说
再耕两年他也耕不动了

最后母亲遗憾的说着
这么上好的田地居然没人想种了
要不你们回来好好把这些田地种上
这样冷落着田地娘心痛
可是回来种这田地
你能养活着田地
田地却养不活你一家老小
 
娘一直在说着
像裂开的土地在等待着下雨


离别在秋季

叶的飘落
带来了秋的信息
带不来您的归期
又是一个离别的周年

去到天堂的父亲
您可收到秋的信息
您可感觉到秋的寒意

儿在他乡
斟满了您爱的酒
就让我们父子俩
对着明月
一饮而尽
醉个畅快

您的离去
儿一生的愧意
您的抱憾
刺着儿的心

望这烈酒
弥补儿的愧意
抚平您的遗憾
温暖您的天堂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