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图雅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562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图雅简介

(阅读:340 次)

图雅,中国先锋诗人,生于1964年,安徽芜湖人,现居天津。代表作《母亲在我腹中》被《新世纪诗典》三周年推选为21世纪之初(2000-2014)中文现代诗百优。2015年获第四届新世纪诗典年度大奖李白诗歌奖评论奖; 2015年获第四届葵之怒放诗歌节纪念奖诗歌节策划奖; 2015年获第二届谷熟来禽猛禽诗歌奖;2016年获新世纪诗典年度魅力诗人前十名荣誉;2017年获亚洲诗人奖。2018年策划新世纪诗典江南诗会诗。诗集有《我的忧伤没人知道》《外面有风沙》《春暖花开》。

图雅的诗

(22 首)

补妆

外面呼呼的风
海潮般裹挟着人间的
各类声音

这男性的风
席卷着她的记忆——
坐在可以当床的布艺沙发上
趁他进书房的间隙
掏出口红
像清风抹着花瓣
他出来看见——
“真性感!”

她羞涩了
花开得更好


你永远不知道这些大大小小的纸盒里藏着什么秘密

什么都有,还有寄蝈蝈的
活的?
活的。什么都有,还有仓鼠,寄到,死了

去年叫菜鸟驿站今年叫妈妈驿站的快递站
此时邮件如山
过一会儿,又呼噜一下
一堆邮件,倒在小山头上

滚下来时
像塌方一样


纪念

长相有点奇怪的
世界童话创始人安徒生
一辈子没结婚
但他有很多漂亮可爱的孩子
——童话

“我的面前有两条路
一条是童话
一条是幸福
可是作为一个丑陋的孩子
我只能选择一条路”
 
这话是不是演绎出来的
已经不重要
一个家境贫寒的孩子
最终成为世界文学的一颗太阳
付出的一定超过常人
他的爱也是


出书

她说出书是造孽
出一本书要伐多少树啊

她说有个老人
参加会议
送给与会者每人一本他的书 
可是没人带走
都丢宾馆里了

我问最近忙什么
她说申请了一个部级项目
我问结项是论文还是书
她说是书


瘦了

原以为瘦就瘦瘦脸瘦瘦腰
没想到胸也瘦了 
不过身材倒是好看了 
塌落的乳房
用胸罩兜着
还是圆的 
至于真实的样子也没人
关心了


陈娘

1962年
她在母亲的子宫里
待了七个月
来到人间
体重只有二斤九两
母亲问军医
能活吗
军医回答
大脑正常
四肢健全
母亲松了一口气
哦,只要能为人民服务
就行


替换

万人坑
看过了
再看感觉不那么强烈
觉得那些骨架
都不大
无形中把自己的头
取了下来
安在了一副尸骨上
不合
又放回自己的
脖子上


子弹憋得太久了

61年老百姓都饿
当兵有的吃
他读了一年大学就报名参军了
趴在冰冷的地上练射击
练了三个月
才发几颗子弹
子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
拼了命地飞向靶心


梦中我得了绝症
刚生下的孩子
嗷嗷待哺
我把手伸向了
他的脖子


粉色老公

儿子的窗帘
是粉色的
儿子的被子
是粉色的
我的被罩
有粉色的
我的兔毛衫
是粉色的
我的脸
偶尔是粉色的
它们
都是老公买的


寓言

吃饭的时候
骗子来了
老婆拒绝
老公说不就添双
筷子吗
骗子享受了
嘉宾的待遇
渐渐骗子成了
主人


弟弟

一个人累成什么样
才会开车开睡着了
才会在高速上睡着了
可能没睡一会儿
可能就几秒
只有爷爷知道
只有天上的爷爷看见了
在路上做了点小动作
让车咯噔了一下
顿醒了弟弟
我这样告诉妹妹
她深信不疑


撒旦自述

我的灵魂是一片黑森林
从远处,高空,飞机上看
也许很美
走进去会迷路
里面有狮子,老虎
都是吃人的兽
我自己都要绕着它走

不要走进我
不要走进我的灵魂
所谓灵魂的伴侣
只是跟你开的一个玩笑
给你这样的灵魂
你敢要吗


一根南瓜藤上结了60个南瓜

她说她明年要死了
她说我爷爷在世的时候说过
南瓜结多了会死人
她说女怕一四七
她过了年就是七十七
我怎么劝也没用
我让她做南瓜粑粑给我吃
我指着一个南瓜说
在我居住的城市它起码值6块钱
她脸上绽出了笑容
他的老头说
能卖给谁
我们这里只能烂掉


我们为何如此体弱

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男人把精子射进了我们的宫里
才陪我们买药
那已经晚了

吃不下饭
陪我们坐在产科门外等候
吓得哆嗦
那已经晚了

无论成了男人的妻子还是过客
之前或以后经历过几次
那已经晚了

那些从宫里赶出来的小鬼
总是有事没事跑来
认妈喝血

后悔已经晚了


曼谷的乌鸦

这么干净美丽的地方
乌鸦也干净得如同剪碎的黑缎子

绿地上撒一些
花树上撒一些
河面上撒一些
蓝天上撒一些

它们突然飞起
又发出撕缎子的声音


她们的房子

子宫全切后
她老公说进去后是空的
之后就不再进去

子宫半切后
她老公努力了
也进不去

他说看见她肚子上的刀疤
蚯蚓一样
就软了


杀鸡

一人持刀
另一个人抓住翅膀和腿

我就是另一个人
持刀,捏住鸡头,拽脖子上毛的人
是母亲

刀在脖子上一抹
血就下来

鸡的力大得可怕
我担心它挣开我的手掌跑了

没想到它是
用尽全身力气把自己的血
控出来


童话

他要在老家的宅基地上亲手盖一个房子
玻璃的。夜里躺在床上看星星

喜欢听美国之音的他我们已经失去联系
不知房子盖起来了没有

那时。不知道还有雾霾会来
不知道村里现在已经没人

只剩星星


清晨,我走在盲道上去上班

盲道都是黄色 
就像盲人能看见黄色

盲道都在中间
就像盲人只走中间

盲道都不打弯
就像盲人从不拐弯

盲道占去人行道的四分之一
就像人群中有四分之一是盲人

在城市二十年
在盲道上从未见过盲人

他们躲哪儿去了
留下这么好的道儿给我


过程

买一兜小鱼
花一个多小时弄干净
用盐腌上
第二天晚上拿到阳台上晾干
第三天上午阳台上
绿油油的苍蝇
勘探工一样,埋头苦干
下午,太阳照进阳台
河流一样亮亮的地面
正好容进这些鱼身
傍晚,收回它们的干身子
晚上,用我们的身子包裹它们


馒头

那时
天津把孩子生得多的妇女
叫做“英雄母亲”

有一妇女
生了十个孩子
懒得取名
就叫:
大馒头
二馒头
三馒头
四馒头
五馒头
……
晚上
数鞋子
十双鞋子都在
说明馒头不缺

故事是我同事说的
她边说我边笑
当她说
这位“英雄母亲”
没活过五十
我笑不出来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